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導語:在原著中,有句話是這樣說的“藍傢自古出情種”,除瞭一位不解風情的藍老先生外,藍氏雙璧也好,藍曦臣的父親也好,都是因“情”之一字,鬱鬱一生。魏無羨死後16年,藍忘機面壁三年,滿身戒鞭的傷痕,從禁室被放出來後,得瞭一個“逢亂必出”的美名,為的也不過是尋找魏嬰的足跡,一找就是13年。

可是,無論是藍父也好,藍忘機也好,他們的執著困守,都有瞭回報:藍父好歹還有孩子,藍忘機好歹把魏嬰給盼瞭回來,可是,對於藍曦臣而言,金光瑤最後的“原諒”,是他一生都難以走出來的夢魘。

藍曦臣曾經說:他究竟想怎樣,從前我以為我很瞭解他,後來發現我不瞭解瞭,今夜之前我以為我重新瞭解瞭,可現在我又不瞭解瞭!

金光瑤呀,金光瑤,宛如一位心地善良的“惡童”。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這一腳,從蘭陵臺往下踹,被碾碎的是強撐的尊嚴:

金光瑤的母親是一位從良的“妓女”,也是一位才女,他就像韋小寶一樣,從小跟著母親長大,在妓院內,大多數人都追逐著聲色犬馬,大多數人都強顏歡笑,他見慣瞭人性最底層的惡,母親曾經被一群妓女扒光瞭衣服,扔到大街上,除瞭一位名叫思思的潑辣妓女,出手相助,所有人都冷眼旁觀,看他們笑話。

可是,那個時候,母親對金光瑤的指望不同:他註定是窮鄉僻壤裡的“貴公子”,所以,在聶懷桑最後的回憶裡,出現瞭一個畫面,一位女子替孩子撿起瞭帽子,並且告訴他說:君子正衣冠,小孩點瞭點頭,哪個時候起他一直以“君子”的要求,來規范自己的行為。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從小,他就背負著母親的理想和愛情,母親去世後,他就踏上瞭尋親之旅,在金子軒的生辰,他爬上金陵臺,一身佈衣看起來很窮酸,一開口便是將金光善認作“父親”,可惜,這一聲父親,沒有換來金光善半點溫情,而是被一腳從蘭陵臺上踢下去——從最高的臺階往下掉,一層一層地,連續翻瞭好幾個滾,活脫脫像是一隻小醜,在金子軒的生辰上,鬧瞭一個天大的笑話。

金光瑤似乎哭瞭,卻沒有掉眼淚,而是拍瞭拍身上的塵土,撿起地上的包袱,彎起嘴唇向金光善作揖,強撐起一身的驕傲轉身離去,從那一天起,“娼妓之子”的罵名便永遠追隨者他。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溫氏也好,聶氏也好,不過是金光瑤掌中任意擺佈的棋子:

從蘭陵臺離開的金光瑤,開始下瞭一盤大棋:也許金光善做夢都想不到,被他嗤之以鼻的私生子金光瑤,今後在某一天,會突然以他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現,一手將蘭陵金氏推向至高的巔峰。

金光瑤搖身一變,成瞭清河聶氏的客卿,化名孟瑤,忍受著別人的奚落,給一群落魄的修士打水,被聶明玦撞見在樹下吃幹糧,不肯進山洞和別人共處。聶明玦陪他一同進去,卻撞見瞭那一群修士奚落金光瑤的身世,貶低他的自尊,聶明玦當即將金光瑤提拔為聶氏最得力的客卿,那一刻,孟瑤對於聶明玦是感激的,所以在他放走薛洋的時候,哪怕殺瞭侮辱他母親名聲的人,哪怕聶明玦要處置他,他依然走上去替聶明玦擋瞭一劍——算是償還瞭聶明玦對他的賞識。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隨後,孟瑤投靠溫氏,成為溫氏客卿,那段時間,溫氏天怒人怨,藍氏的雲深不知處被燒毀,蓮花塢成瞭一片廢墟,聶傢受到重創,所有人決定聯合討伐溫氏,於是才有瞭射日之征——所謂亂世出梟雄,孟瑤抓準瞭這個時機,下瞭一盤天大的棋,偷偷救下逃亡在外的藍曦臣,給瞭他攻打溫氏的地圖。

一旦幾大傢族攻破溫氏,他成瞭臥薪嘗膽的英雄,一旦溫氏勝利,他成瞭溫氏剿滅幾大傢族最大的功臣。無論是哪一種結局,最大的獲益者都成瞭金光瑤,魏無羨死而復生,利用陰虎符誅殺溫氏一族,是金光瑤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是他依然靠著殺死溫傢傢主這一天大的功勞,成瞭他認祖歸宗的敲門磚。

孟瑤,正式被金光善接納,成瞭金光瑤。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一代梟雄金光瑤的崛起之路:

正式進入金傢的金光瑤,有瞭正統的身份,但是在金光善的眼裡,這個私生子充其量不過是自己的“一條狗”,未來的金傢,註定要交到金子軒手裡,所以,但凡是惡毒的事情,金光善都交給金光瑤做。

金光瑤為瞭進一步鞏固自己的位置,求娶瞭秦愫,秦愫是金光瑤最器重的手下之女,從來也不曾看不起金光瑤,反而非常尊敬他、愛他,金光瑤為避免夜長夢多,提前和秦愫“圓房”,卻在婚禮前夕被秦愫的母親告知“秦愫是金光善的私生女,自己是被金光善酒後玷污”,金光瑤說:那一瞬,就像是有一道雷,從頭頂霹下來!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比起年少所受的侮辱和苦楚,這些並不算什麼,金光瑤到底是咬碎瞭牙娶瞭秦愫,冷遇她三年,為瞭掩埋秘密,不惜親手殺瞭兒子阿松(因為阿松是癡兒),可笑的是,金光瑤和金子軒同齡,同日出生,金子軒卻在大肆慶祝自己兒子的生日,那個小金凌,是金子軒與他最愛的女人所生,普天同慶。

而與此同時,金光善已經察覺到金光瑤的危險,開始試圖架空這個兒子,可惜,金光瑤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被他一腳踹下蘭陵臺的落魄少年瞭,反而成瞭金傢真正的掌權人。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為瞭替母報仇——金光瑤用極端不體面的方式,殺死瞭自己的父親!

同年,當他登上仙督之位時,以亂魂抄害死瞭屢次找他麻煩的大哥,聶明玦,這個一手提攜他的恩人,曾經真心將他視若三弟的哥哥。

殺父、殺妻、殺子、殺兄——在金光瑤的人生中,殺戮是尋常事,為瞭得到權力地位就沒有什麼是他不敢做的,可是,他偏偏,將人生僅有的溫暖和善良,給瞭兩個人,這兩個人一個叫做金凌,一個叫做藍曦臣。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金凌回憶裡的金光瑤:

在金凌的印象中,小叔叔是一個極溫和的親人,從小沒爹沒媽的金凌,脾氣很差,每次和別人打架,哪怕打贏瞭也很不高興,自己的舅舅江澄又經常擺個臭臉,說話沒輕沒重,某一次金凌把自己藏在屋子裡,誰也不敢靠近,小叔叔走進來,金凌正好把一個東西砸出去,小叔叔故作驚訝:好兇哦,真可怕。結果第二天,就帶著一隻名貴的小狗送給她,取名叫做仙子。

當金光瑤事情敗露後,被迫出逃,挾持瞭金凌當人質,可是當聶明玦那一柄刀劈過來的時候,金光瑤毫不猶豫推開瞭他,結果自己被砍斷一隻手臂。

金凌想起這一切的時候,小叔叔已經死瞭!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藍曦臣呀,藍曦臣:

在金光瑤灰暗的人生裡,藍曦臣是他僅有的光!記得第一次在藍氏聽學的時候,孟瑤作為聶氏的客卿,奉上謝禮的時候,周圍的人議論紛紛,嘲笑他的身世,而這個時候,一向愛打抱不平的魏無羨閉瞭嘴,小主人聶懷桑袖手旁觀,藍老先生正襟危坐,唯獨藍曦臣出言維護,一向不愛管閑事,且素昧平生的藍渙藍曦臣,對一個被人人唾棄的私生子孟瑤,禮遇有加。

從那一天起,金光瑤記住瞭藍曦臣,於是在拜別的時候,特意向他道謝。

隨後,兩人的緣分似乎一直斬不斷:雲深不知處被燒,藍曦臣受傷,逃竄在外,孟瑤作為溫氏的客卿,卻私下收留瞭藍曦臣,日日照顧他,並且送上溫氏的地圖,盡管這是他計劃中的一部分,但是金光瑤對藍曦臣,從來都與旁人不同!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隨後,幾大傢族開始瞭射日之征——金光瑤、藍曦臣和聶明玦歃血為盟,義結金蘭成為瞭至交好友,一聲“二哥”,拉近瞭彼此的距離,那個時候,金光瑤恍惚有瞭一種錯覺,自己真的有瞭一位“親哥哥”。

後來,金光瑤設下毒計,害死瞭聶明玦,成瞭仙督:藍忘機為瞭魏無羨的事,觸怒仙門百傢,藍老先生閉關,藍曦臣成瞭傢主,這段時間,金光瑤拼命壓下仙門百傢對藍氏的不滿,對藍曦臣鼎力支持,全力維護,幫扶著藍曦臣坐穩傢主之位。

而對於藍曦臣而言,金光瑤這位三弟,比親弟弟都更親近依賴自己。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藍曦臣一向被譽為“讀機弟”:雖然和藍忘機一同被譽為藍氏雙璧,但是前者溫和,後者冷酷,藍忘機成熟到不需要依靠任何人,每次對待藍曦臣,也是冷冽多過於依賴,話也不多,後來藍忘機的世界多瞭魏嬰,藍曦臣和藍忘機之間的羈絆,就更加寡淡瞭。

藍忘機赤子心腸,藍曦臣卻多瞭一份“圓滑溫和”,更擅長處理廟堂之間的事情。

藍曦臣似乎對所有人都是一樣的,溫和謙恭,時常笑著,哪怕討厭誰也絕對不會讓人輕易看出端倪,也一眼就能瞧出來,金光瑤被世人奚落是,笑容下搖搖欲墜的尊嚴;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十六年的相交——藍曦臣是真的把金光瑤當成瞭親弟弟!

所以,在魏嬰揭穿金光瑤真面目的時候,他選擇不信,所以當金光瑤向他下跪,請求他寬恕憐憫時,他動搖瞭,他想要問清楚金光瑤坐下這一切惡事的原因,一樁樁一件件,他任由金光瑤親口辯解,直到金光瑤說出父親之死——是他用很不體面的方式殺死他,金光瑤臉色露出瘋狂的笑,藍曦臣狠狠打瞭金光瑤一巴掌,心痛至極地喊:阿瑤!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謙謙公子藍曦臣,這一巴掌不是因為痛恨金光瑤,而是“心疼”和“憐憫”!

金光瑤斷臂後,藍曦臣看見他痛苦模樣,哪怕知道他罪大惡極,哪怕知道他屢次欺騙他,依然想要用藥救他,隻是口頭上警告他“若他再動歪心思,一定會殺瞭他”。

直到他被聶懷桑欺騙,本能戰勝理智,回頭刺穿金光瑤那一劍,金光瑤難以置信地看著藍曦臣:為什麼,為什麼你和大哥一樣,容不下我?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藍曦臣愕然——

可是,這一劍,早已覆水難收。

藍曦臣是金光瑤最後的光,他將藍曦臣當成唯一的親哥哥,哪怕金光瑤知道自己罪該萬死,可是這一劍,不該由藍曦臣來刺,“以正義之名,鋪就你的飛黃騰達路”。

金光瑤將藍曦臣帶到棺木邊緣,強行啟動陣法:二哥,你陪我一塊死吧!那個時候,藍曦臣本來有能力掙脫他,卻最終垂下瞭手,決定陪金光瑤赴死。

藍曦臣從來不虧欠金光瑤什麼——可是即便如此,藍曦臣依然決定陪金光瑤赴死,可是在最後一刻,金光瑤強行推開藍曦臣,放他離開。

在最後一刻:金光瑤不是恨二哥,僅僅是想要帶他離開,因為他害怕失去唯一的親人,可是當藍曦臣決定陪他赴死那一刻,他又突然收手瞭,這是人性極復雜的一面。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金光瑤可以天下人動手,卻唯獨對藍曦臣狠不下心——可從那一刻開始,藍曦臣也就廢瞭。

在此後的十幾年裡,藍曦臣閉關,每次匯報夜獵的情況,也屢屢出錯,將藍老先生氣瞭個半死——在魏無羨時候,藍忘機也閉關瞭一段時間,都是藍曦臣相勸,現在反過來瞭。藍忘機尚且“逢亂必出”,到處尋找魏無羨,可惜金光瑤被封死在棺木之中,永世不得超生!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也會拼命護著他:

在《陳情令》中,有一處伏筆:藍曦臣的母親,曾經犯下大錯,與仙門百傢為敵,藍曦臣的父親深愛她,於是背叛天下人救瞭她,卻將她和幾個孩子囚禁起來,也將自己囚禁起來,在藍氏一脈的骨血裡,都烙印著“深情”二字。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藍忘機曾經說:我想帶一人,回雲深不知處,藏起來!

對於藍曦臣而言:金光瑤就是他的生死劫,哪怕金光瑤真的罪無可恕,可從他掌摑金光瑤,心痛至極的喊那聲“阿瑤”開始,他註定會走上父親的老路,哪怕與天下人為敵,他也一定會保住金光瑤。

陳情令:若金光瑤不死,藍曦臣哪怕背叛天下人,也會拼命護住他

有些人很好——真的很好,所以金光瑤不想毀瞭他,他希望藍曦臣活成一道光,就像兩人剛見面時那樣,所以他在生命最後一刻,選擇推開藍曦臣,可是,從那一刻開始,藍曦臣這一輩子都活在愧疚中,一如金光瑤“永世不得超生”一樣,永不解脫。

有些人——流放瞭自己的靈魂,永不寬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