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二世:寧可寄人籬下,也不願同納粹合作的德國末代君主

跟中國史書上描繪帝王出世之時“山河震動”或者“紅霞遍天”的各種異象不同,威廉出生時,英國女王維多利亞的長女,德意志第二帝國皇儲妃遇到瞭難產,足足折騰瞭兩天多。最終,威廉因為臀位生產(屁股部先出來的),引發瞭厄爾佈氏麻痹,左臂萎縮,落下瞭個先天性殘疾。

威廉二世:寧可寄人籬下,也不願同納粹合作的德國末代君主

“歐洲祖母”和孫輩們的合影。前排坐著的男子是威廉,他仰望著自己“女神”——當瞭尼古拉二世皇後的小表妹

這對整個德國皇室而言,實屬一個沉重的打擊。

威廉的老媽帶著英國人那股子冷酷又不服輸的勁頭,開始執著的嘗試各種手段,試圖來“矯正”威廉的左臂。比如,傳統的捆綁療法、時髦的“電擊治療”,甚至還有民間“偏方”動物浴——將手臂浸泡在新鮮的動物內臟當中….

結果呢,可想而知,小威廉遭瞭不少罪,不但沒出效果,還愈發加劇瞭左臂的萎縮,這讓威廉的左胳膊比右胳膊明顯短瞭一大截。

所以啊,後來咱們看到的威廉二世的畫像或者照片,無論是個人獨照還是合照,角度都差不多——側著身子,右臂對著鏡頭,拿配劍、拐杖、有披風遮擋或者被人挽著的,則是永遠是那隻“不夠長”的左手。

威廉二世:寧可寄人籬下,也不願同納粹合作的德國末代君主

更糟糕的是,對於兒子肢體上的缺陷,皇儲夫婦並沒有流露出半點同情或者憐愛,反而無所不用其極的對他進行異常嚴苛的教育和訓練。尤其是英國公主出身的皇儲妃,對於小威廉的各種努力和進步,永遠抱著失望和不滿的態度,好似自己的兒子就是個loser,沒有絲毫優點一樣。

威廉被綁在馬上學會瞭騎馬,而且還掌握瞭高超的馬術,能用健康的胳膊開槍打獵,槍法也相當不錯。

隻是,在驕傲自負的表面下,隱藏著他的內心難以磨滅的陰影及強烈的自卑感。這也為整個第二帝國的悲劇,埋下瞭伏筆。

威廉二世:寧可寄人籬下,也不願同納粹合作的德國末代君主

威廉二世唯一的一張正面照片,姿勢是這樣擺的

1888年,29歲的威廉繼任德意志第二帝國皇帝,開始瞭他的作妖之路。

威廉二世最先做的,就是把自己爺爺威廉一世和老爸腓特烈三世的大掌櫃——俾斯麥給一腳踹走瞭。

要知道,早前,俾斯麥不斷在背後挑撥英俄關系,造成兩國在東方問題上的的敵對,給德國創造瞭發展空間;不僅如此,他又忽悠法國參與海外殖民地的擴張,間接加劇瞭英法矛盾,消除瞭兩國結盟,一致對德的可能。

對於幾乎同時期完成統一的意大利王國,俾斯麥又打又拉,搞得德、意之間,眉來眼去,就差直接宣佈結盟瞭。

然而,失去瞭這位政治外交高手的輔佐後,生性沖動自負的威廉二世很快憑借自己糟糕的外交能力,把歐洲各強國給得罪個遍。

威廉二世:寧可寄人籬下,也不願同納粹合作的德國末代君主

威廉和自己的大表弟,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合影後沒幾年,這哥倆就反目瞭。

他高調行事、大放厥詞、瘋狂擴軍及還試圖和老牌帝國爭搶海外殖民地,毫不掩飾其稱霸世界的野心,很快引來其他歐洲強國的忌憚,竟然迅速的“促使”原本互相牽制,矛盾重重的歐洲各國順利團結到瞭一起。

同時,威廉二世還大肆鼓吹“黃禍論”,雖然主要攻擊對象是清帝國,但順便把新崛起的日本,也給得罪瞭。

再往後,就是維多利亞女王孫輩們互相廝殺的第一次世界大戰瞭。

威廉二世:寧可寄人籬下,也不願同納粹合作的德國末代君主

一戰中閱兵的威廉二世

大戰的最後一年,1918年秋,德國工人起義,隨後引發瞭反君主制的“十一月革命”。威廉二世被迫宣佈退位,攜帶傢眷和自己收藏的上千件軍服一起流亡到瞭荷蘭,居住在烏得勒支省一個舒適的鄉間大別墅裡。

後來,《凡爾賽條約》把威廉二世直接定為瞭戰犯,要求將他引渡並進行審訊,被荷蘭女王威廉明娜直接拒絕瞭。

實際上,當年的威廉明娜跟威廉二世的血緣並不算近,所謂“親緣關系”,同沙俄和英國王室比起來要遠太多。

所以,威廉明娜女王之所以能頂住壓力堅持給流亡的德皇提供庇護,除瞭她本人的強勢性格外,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德皇當年尊重瞭荷蘭中立的要求。女王的收留,就是對早前威廉二世信守承諾的回報。

威廉二世:寧可寄人籬下,也不願同納粹合作的德國末代君主

威廉明娜(1880-1962),年輕是顏值非常高,中年發福後,就一言難盡瞭

客觀看,隨一戰崩塌的三大帝國之中,跟被全傢被滅門的沙俄羅曼諾夫傢族,流離失所的奧斯曼土耳其蘇丹、被放逐到大西洋孤島上的奧匈帝國皇帝一傢比,威廉二世在荷蘭的生活,算是最穩定和安逸的瞭。

威廉二世:寧可寄人籬下,也不願同納粹合作的德國末代君主

威廉的小女兒,露易絲公主,比羅曼諾夫傢的表姐妹們命運要強太多

退位後的德皇夫婦和六個子女、貼身仆從們,一大傢子整整齊齊的團聚於荷蘭小鎮。威廉除瞭日常欣賞軍服藏品,一天換四次衣服(老皇帝是典型的制服控)、打獵,玩弄花草外,還保持著當皇帝時候的老習慣,按時聽自己秘書做“國際簡報”,每天都穿戴整齊的在地圖上——“指點江山”。

電影《例外》(The Kaiser’s Last Kiss)就非常傳神的還原瞭這個情節。

威廉二世:寧可寄人籬下,也不願同納粹合作的德國末代君主

電影截圖。

甚至,遇到興致好的時候,威廉二世還會穿上軍服,坐著敞篷車去周邊“巡遊”,接受荷蘭小鎮市民的“致敬”。

一晃到瞭1930年代初,希特勒上臺後,德國迅速崛起。開始的時候,威廉二世對他復興國傢的“成果”大為感動,甚至拿出瞭自己壓箱底的200萬馬克,捐給瞭希特勒和納粹黨。

當然,威廉二世也有自己的小算盤,他甚至天真的幻想希特勒執掌大局後有可能將其從荷蘭接回,重新登基。

不過,隨著局勢的發展,威廉二世逐漸改變瞭對希特勒的立場。

開始的時候,他曾經讓自己的一個兒子回到瞭德國,試圖打入納粹的內部。

然而,隨著愈發深入的瞭解,威廉發現,這個打著復興德意志民族幌子的納粹黨,就是一幫出身低微的街頭混混、打手和投機者組成的“黑幫”,並不能真正代表德意志民族,甚至說的上是在侮辱和敗壞德意志人的口碑。

威廉二世:寧可寄人籬下,也不願同納粹合作的德國末代君主

電影《例外》截圖——威廉二世對納粹“大佬”們的評價,相當輕蔑

他那回到德國的兒子,也自始至終沒有加入過納粹黨。

當威廉二世得知希特勒在迫害猶太人後,更是勃然大怒,他罵希特勒是德國的恥辱,還說:“德國發生瞭如此許聳人聽聞的暴行,我為自己身為德國人而感慨羞恥”,並開始公開跟納粹唱反調。

要知道,此時的老皇帝,在不少德國人心目中,還仍舊有點分量。

考慮到這個“糟老頭子”的影響力,希特勒和戈培爾曾試圖每年提供威廉二世一大筆津貼,用作“封口費”,但遭到瞭威廉二世毫不猶豫的拒絕。

威廉二世:寧可寄人籬下,也不願同納粹合作的德國末代君主

晚年的威廉二世本尊。這堆丁零當啷的配飾,充分說明瞭,所謂的德意志式的審美,並非納粹獨創,屬於歷史傳承

二戰爆發後,荷蘭曾經試圖像一戰那樣保持中立,威廉二世也不斷喊話希特勒,呼籲德軍不要進攻荷蘭….隻是,不久後,僅僅用瞭四天,荷蘭就淪陷在瞭第三帝國的鋼鐵洪流之下。

兵荒馬亂之中,威廉二世的保護人,荷蘭女王威廉明娜流亡英國,繼續抵抗。德軍則以“保護皇帝”為由,讓一支“儀仗隊”駐進瞭威廉二世居住的莊園。

很顯然,高調反對納粹黨的威廉二世就此被“軟禁”瞭起來,甚至可能面臨生命危險。這時,丘吉爾曾主動請威廉二世去英國避難,但遭到瞭威廉的斷然拒絕。高傲的德皇不想在早年敵手的護衛下糊口求生。

威廉二世:寧可寄人籬下,也不願同納粹合作的德國末代君主

強行“拜訪”老皇帝的納粹德軍

被納粹軍隊“保護”瞭一年零一個月之後,1941年6月5日,威廉二世因肺栓塞病逝荷蘭。臨終前留下瞭兩條遺囑:一是葬禮上不許出現任何納粹相關的標識、或旗幟;另一條則是在王朝復辟前,他的遺體絕不運回德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