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我能有今天,是因為我無能

提到任正非,相信大傢都不陌生。

任正非:我能有今天,是因為我無能

這位76歲的創始人,33年來做牛做馬,僅擁有華為1.01%的股份,財富不到馬雲的6%。

沒有金錢和權力,卻是無數企業傢心中的楷模。

每每有人問到他的成功經驗,他總是笑笑說:“不要在網絡上神話我,我能有今天也許是因為我的無能。”

大傢都以為他在謙虛,但是你尋根問底會發現,這句話還真不假。

作為華為的創始人,任正非做錯瞭很多判斷。而且是最為關鍵的決策失誤。

2019年華為手機銷售2.4億部,收入數千億,而在華為打算做手機這一點上誰是最大的反對者?

是任正非。

2001年,華為的員工曾數次三番提出做手機,他拍著桌子大喊:“誰再提做手機,誰下崗。”

還有,任正非曾多次在采訪中誇耀:華為不僅在5 G方面做得很好,在微波方面也做得很好,兩者的結合華為在世界上是最好的。

但在早些時候,覺得微波沒什麼用,就提議把整個生產線砍掉,是誰?

還是任正非

其結果是,兩年後,華為開拓非洲市場,發現埋光纖不現實,建基站成本過高,微波成瞭成本最低的工具,任正非隻能啪啪打臉般地又做起瞭微波相關的項目。

這位老者,常常在媒體上檢討:“我是一個無用的管理者,不懂技術,不懂管理,我隻是一個傀儡。”

這樣一個經常犯錯誤的任正非,是如何走到今天的?

或許,我們可以從他剛開始的那句話找到答案:“我能有今天也許是因為我的無能。”

任正非:我能有今天,是因為我無能

“無能”的任正非

回首任正非的創業的歷程,那時候他非常崇拜項羽,老覺得自己“天生我材必有用”,滿滿的個人英雄主義,也確實做出一點小成績,出瞭點小名。

結果物極必反,因為決策輕率,一出手就人被騙瞭兩百萬,一傢五口都住進瞭10平米的房子。每次出門都下大雨,傢裡頭都下小雨,妻子忍無可忍,提出離婚。

為節省開支給兒子還債,任正非的父親和母親隻買死瞭的魚和一些挑瞭剩下的青菜。

經過這一人生大劫,任正非大徹大悟,個人的力量再大也敵不過一個團隊的力量

“一個人無論怎麼努力,總趕不上時代的步伐。你隻有把幾十個,幾百個,幾千個人組織起來一起奮鬥,你站在這上面,就能摸到時代的腳踝。”

從此,任正非不再想著出風頭,他甘心做個傀儡,籠絡天下的人才。

華為第四代分佈式基站是誰研發的?是誰讓華為基站成為世界第一,讓愛立信這個百年轟然倒下?又是誰讓華為手機脫離瞭低端市場,並在8年間實現瞭全球數千億營業額?

是餘承東。

是誰在任正非的眼皮底下,從自己的預算中擠出瞭幾十個人,繼續研究微波,讓華為擁有和5 g匹敵的技術?

是彭智平。

這些行業內的頂尖人才,各個都是華為的猛將。甚至連華為員工的第一梯隊都擠不進去。

造就瞭如今華為人才濟濟的現象,正是任正非的“無能”與“無為”哲學。

事實上,“無為”不是無所作為,而是能使別人有為。

隻要周圍的人都因你有為,你就會自然會成為一個無為的領導者。

任正非:我能有今天,是因為我無能

在新冠疫情爆發的時候,每個老板都在發愁,任正非卻像個沒事人似的,一會兒看電視劇,一會兒去逛公園。有人問他:“你怎麼整天無所事事的,難道疫情對華為沒有影響嗎?”

任正非回答:“有,但我在華為,就是一個管堤壩的。”

“長江沒有發洪水就沒有我的事,而且大傢都不願遭受水災,所以華為早已有瞭防范計劃,一切按計劃執行,還是沒我的事。”

可見一個“無能”的任正非,身後卻是英雄輩出。

如今,洪水又一次逼向瞭華為的大堤:孟晚舟依舊被拘,美國二次制裁。

這一次,“無能”的任正非背後,除瞭19.4萬的華為人,更有14億的中國人力挺華為。

相信華為仍能披荊斬棘。

華為必勝!中國必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