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關註我@華府小透明蘿貝貝,美國國會&選舉專傢,帶你在華府一線看美國政治。公眾號同名

2018年中期選舉,民主黨有四位有色族裔女性第一次進入國會:來自紐約,最年輕的國會女議員,拉丁裔的Alexandria Ocasio-Cortez(AOC);來自密西根的巴勒斯坦裔穆斯林Rashida Tlaib;來自明尼蘇達的索馬裡移民穆斯林奧馬爾(Ilhan Omar);來自馬薩諸塞的黑人Ayanna Pressley。

政治立場相近,關系非常好的她們四個在國會組成聯盟協同作戰。四朵金花“成團出道”,有個響亮的名字:“The Squad”。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四朵金花(從左到右:AOC、Tlaib、Pressley、奧馬爾)

然而由於她們四人在共和黨和民主黨建制派心中都不討喜,她們的連任選舉也是處處坎坷,民調甚至曾一度被對手翻轉。今天就為大傢介紹四朵金花的連任之路。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成團出道”發佈會

01成團出道

民主黨這四位新人眾議員始終是話題人物,成為政壇網紅,左派流量明星。

四朵金花的主要政治主張有,支持全民醫保,15美元最低時薪,大學教育免費,免除學貸,廢除移民和海關管理局。

因為她們堅定的反川普立場,激進的言論立法,清新的形象,新潮的網絡營銷方式深受廣大年輕人的喜愛,人氣高漲,成為民主黨新時代極左自由派的代言人。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但同時,她們引發的爭議也不少。面臨川普共和黨和民主黨建制派的雙面擠壓。

川普經常攻擊她們仇恨美國。“既然她們這麼厭惡美國,幹嘛還賴在美國,為啥不回到她們原來的國傢去?”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川普說你們要是不愛美國,從哪來回哪去吧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四朵金花回擊川普:你種族歧視!我們哪都不去!

佩洛西也對四朵金花頗不以為然,經常擱置拖延四朵金花的立法提案,給她們的活動設下限制。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佩洛西心裡著實不怎麼喜歡四朵金花,但表面上還得裝得和和氣氣

因為佩洛西擔心她們的極左傾向會把民主黨帶到溝裡,也擔憂這股新勢力會對佩洛西極其建制派盟友自身黨內領導地位造成的動搖。畢竟這裡面很多人都是通過將民主黨建制派老將拉下馬才上任的。

A. Alexandria Ocasio-Cortez(AOC)

AOC是我們的老熟人,之前有多篇文章提過她,具體可以跳轉:「紐約州初選」民主黨大佬慘敗,32年眾議員生涯戛然而止

年輕、漂亮、單身,讓AOC一躍成為炙手可熱的網絡紅人。在國會當議員助理的朋友說:太瘋狂瞭,所有人都想跳槽到AOC的辦公室為她工作。

當然瞭,國會幕僚們想要跳槽也不全是因為她魅力十足,主要是因為她“前途可期”。眾議員,參議員,副總統,甚至是總統寶座,她的超高人氣都將這一切變為可能。作為華府的投機客,誰不想找一個有前途的老板?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AOC甚至形成瞭自己的粉絲圈文化

B 伊爾汗·奧馬爾(Ilhan Omar)

2018年奧馬爾創造瞭歷史,成為頭兩位進入國會的穆斯林女性之一(另一位就是Tlaib)。現在已經成為國會進步黨團的黨鞭,躍居領導層級別。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但奧馬爾也是四朵金花中爭議最多,黑料最多的。

奧馬爾在任上多次發表反猶言論,對譴責亞美尼亞大屠殺決議投棄權票,甚至對911事件都有不恰當尊重的發言,輕描淡寫地說“Some people did something.”,招致瞭猛烈的攻擊甚至死亡威脅,保守派認為奧馬爾根本就是恨國黨,完全不愛美國。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Some people did something.”

奧馬爾的個人婚姻生活也是個謎團。婚姻史存在若幹不連貫和矛盾之處,她自己也沒辦法給出解釋。

2002年奧馬爾嫁給第一任丈夫Ahmed Hirsi,兩人2008年分居,2018年又復合。

2009-2017年奧馬爾又嫁給瞭第二任丈夫Ahmed Elmi,Elmi很可能是奧馬爾的哥哥。當時還是索馬裡難民的奧馬爾通過這個操作獲得瞭美國綠卡。這期間奧馬爾並沒有和第一任丈夫離婚,還在2012年給第一任丈夫Hirsi生瞭個孩子,有重婚嫌疑。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奧馬爾的前兩個黑人丈夫之謎

2019年奧馬爾又和第一任丈夫離婚,然後迅速搞上瞭自己的競選顧問,一個已婚白人Tim Mynett。然後Mynett迅速離婚和奧馬爾在一起。

近期又被媒體曝出挪用160萬競選資金支付給她丈夫Mynett的政治咨詢公司用於投放廣告,被認為有貪污公款之嫌。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奧馬爾最新的白人丈夫

C 拉什達·特萊佈(Rashida Tlaib)

Tlaib出身於巴勒斯坦移民傢庭,是14個兄弟姐妹中的老大。

Tlaib可能是四朵金花中最暴力激進反川普的。

她在當選眾議員前就多次瘋狂暴力砸場子大鬧川普集會。成為眾議員後Tlaib成為最激烈的川普彈劾者之一。剛上任國會幾個小時,就帶臟字叫囂著要彈劾川普。後面也是領先眾議院,獨自一人率先發起對川普彈劾。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因為出身巴勒斯坦,Tlaib和奧馬爾一樣也是最激進的以色列批評者,她支持“抵制以色列”運動。

最戲劇性的是自導自演瞭一場祖母拜訪事件。

一開始Tlaib寫信給以色列內政部長說自己和奧馬爾要去以色列訪問,同時自己要去約旦河西岸去探望90歲的祖母。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川普這時候加入進來煽風點火,說以色列如果放Tlaib和奧馬爾入境就太軟弱無能瞭。根據以色列法律,政府有權拒絕“抵制以色列”運動支持者入境,於是以色列決定禁止Tlaib和奧馬爾入境以色列。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川普發推暗示以色列不要讓Tlaib和奧馬爾入境

但最後以色列內政部長還是決定發給Tlaib簽證,允許她探望祖母。

結果Tlaib又說自己不去瞭,因為這是以色列政府對巴勒斯坦人歧視和羞辱。。。

然後戲精上身,非常誇張地面對鏡頭崩潰大哭,說自己這時候本來應該在去探望祖母的飛機上,這本來很可能是最後一次見到90歲祖母的機會瞭。。。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真·“演技派”

整個過程看下來,明顯Tlaib根本就不是想要探望親人,完全是一場政治作秀,把所有人,包括川普、以色列政府和自己祖母在內耍得團團轉。

D 阿雅娜·普萊斯利(Ayanna Pressley)

Pressley是馬薩諸塞第一位非裔女議員,2018年擊敗連任20年的民主黨建制派議員Mike Capuano當選,代表當年肯尼迪的波士頓選區。

作為非裔的Pressley反而成為瞭四朵金花中最溫和的存在,相應的曝光度也不高。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月,Pressley突然以光頭形象露面,公開自己長期受脫發癥困擾,之前一直戴假發,現在不想再隱藏秘密瞭。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02初選過關

四朵金花的選區都是深藍,隻要贏得民主黨初選就能鐵定連任,因此黨內初選更有看頭。

共和黨人恨他們入骨,不惜一切代價希望她們下臺;建制派民主黨人也討厭她們標新立異的言行立場,希望恢復傳統秩序;另一些激進左派則嫉妒她們的名氣,也想取而代之。

一般而言,因為根基不牢,新人議員的第一場連任選舉都是比較艱難的。但四朵金花若能挺過這一關,憑借她們的人氣,很有可能在國會就此紮根,地位將來很難會被撼動。

受疫情影響,今年的初選過程拖得非常長。

6月23日,AOC輕松獲勝;

8月5日,Rashida Tlaib擊敗對手;

8月12日,Ilhan Omar逆轉取勝;

Ayanna Pressley甚至都沒有挑戰者,初選沒有民主黨人挑戰,11月大選時也沒有共和黨人挑戰。。。

之前我們介紹過紐約州初選,四朵金花之首AOC輕松贏得初選。傳送門:「紐約州初選」民主黨大佬慘敗,32年眾議員生涯戛然而止

今天我們來看看其他金花的初選情況。

A

拉什達·特萊佈(Rashida Tlaib)

之前媒體預測四朵金花中守位壓力最大的會是Tlaib。

Tlaib今年面對的還是2018年的老對手Brenda Jones。2018年Tlaib隻是將將險勝瞭900票。而Tlaib的密西根13選區涵蓋瞭大城市底特律的部分地區,而底特律78%的人口都是黑人。同為黑人的Brenda Jones希望借此吸收更多選票。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Tlaib VS Jones

結果這次身份政治沒奏效,沒想到Rashida Tlaib在今年大勝瞭32個百分點。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Tlaib得票一倍於對手

B 伊爾汗·奧馬爾(Ilhan Omar)

由於和Tlaib初選日期相近,而民主黨極左派認為Tlaib的選情更危險,因此投註瞭更多力量幫助Tlaib,使得奧馬爾收到的援助非常有限,而對手Antone Melton-Meaux來勢洶洶,造成瞭奧馬爾選情突然亮瞭紅燈。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Omar VS Melton-Meaux

兩個人募款能力相差無幾,都募得瞭超過400萬資金。這對於眾議員選舉來說已經是很大一筆錢瞭。有意思的是她們的錢大部分都是來自州外,91%奧馬爾的捐款和85%Melton-Meaux的資金都不是來自於明尼蘇達。這說明這場選舉得到瞭全國范圍內的關註,背後有很強大的力量在佈局較量。

Melton-Meaux是一名律師,也是政治新人。他主要攻擊奧馬爾成天就想著自己出名,心思根本不在服務明尼蘇達選民身上。

Melton-Meaux的背後則是親以猶太人團體,民主黨建制派,甚至還有共和黨在偷偷支持他。尤其是親以色列團體狠奧馬爾入骨,灌註瞭大量資金在Melton-Meaux身上,瘋狂投放廣告,使奧馬爾民調一度落後,情況岌岌可危。

奧馬爾背後最主要的支持力量自然是極左派的精神領袖桑德斯和核心大將沃倫。礙於奧馬爾的超級政治正確的身份膚色宗教,建制派大佬佩洛西也不好公開反對她連任,也隻好為她背書。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看見黨內兩派大佬都支持奧馬爾,明尼蘇達當地的民主黨州長Tim Walz,州議長Melissa Hortman,州總檢察長Keith Ellison也紛紛表態支持奧馬爾。

然而有意思的是,民主黨大佬的“力挺”,看起來更是紙上談兵。據媒體爆料,奧馬爾籌集的用於國會選舉的資金隻有60萬美元,遠低於對手Melton-Meaux的100萬美元。大傢想象一下,如果民主黨大佬真的力挺奧馬爾,她怎麼可能隻有這麼點錢呢?(舉個栗子,AOC今年連任籌集瞭1000萬美元的競選經費。。。)

最後所幸有媒體爆料,Melton-Meaux接受瞭共和黨的資金,是共和黨的“傀儡”。之後奧馬爾漸漸穩住陣腳,最終大勝18個百分點逆轉對手。

民主黨四朵金花通過初選考驗,改朝換代浪潮正在聚集?

隨著民主黨初選的落幕,四朵金花也成功連任。這次勝利雖然可喜可賀,但離他們站穩腳跟還為時尚早。不過顯而易見,在桑德斯、沃倫等左派大佬的加持下,還有Justice Democrats等左派Super Pac的支持下,四朵金花和她們所代表的的民主黨極左激進勢力在各方絞殺下仍然在逐步擴張,未來很可能會成為一股人數眾多,不容小覷的政治力量,以年輕風暴的形式席卷美國政壇。

關註我@華府小透明蘿貝貝,美國國會&選舉專傢,帶你在華府一線看美國政治。公眾號同名

更多閱讀

拜登為什麼“不計前嫌”地選擇瞭賀錦麗?

最後三選一?難產的拜登副手選擇,誰將突圍而出

特朗普特赦“通俄門”主犯,贏得大選的一步好棋

詳解華為的公關遊說:從孟晚舟案最新裁決說起

一篇文章讓你讀懂,美國打壓華為的原因、現狀和未來發展

我在華府當說客,共和黨領袖麥康奈爾女兒是我同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