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劇"四大花旦",平均壽命僅35歲,劉翠霞7孕7流產堅持上臺

自古佳人多命薄,閉門春盡楊花落。——蘇軾《薄命佳人》

中華文化素來傳承悠久、璀璨輝煌,中國戲曲更是凝聚著中國傳統文化的美學思想精髓,作為五大戲曲劇種之一的評劇更是深受大傢喜歡。

跟其他劇種相比評劇產生的時間並不長,1930年以後,評劇藝術湧現出瞭一批優秀的女藝術傢,其中最出彩的當屬”四大名旦”李金順、劉翠霞、愛蓮君和白玉霜。

她們的藝術造詣極高,還創立瞭自己的門派,為評劇的發展做出瞭重大的貢獻,可惜天妒英才,紅顏終薄命,四人一生歷經挫折,平均壽命才35歲。

白玉霜

早些年間的戲子被稱作是下九流的行業,所以大多數戲子都是小時候傢裡窮困潦倒才被送去學戲,好讓孩子不至於餓死。但白玉霜的童年沒有那麼淒慘,她的父母自己有劇團,所以白玉霜免除瞭被買賣的命運。

十四歲的白玉霜師從孫鳳鳴開始學評劇,雖是同門但白玉霜跟師姐的風格完全不同,她唱腔低回婉轉,開發瞭低弦低唱的方法,火遍全國,被稱為”白”派。

白玉霜的演藝生涯非常坎坷,她為瞭能夠順利演出隻能每次都去陪侍漢奸走狗,結果有一次漢奸剛巧被殺,白玉霜就這樣被卷進瞭無端的災禍。

敵人對她嚴刑拷打,一個弱女子怎麼就經得住他們的酷刑,等到白玉霜被贖出來的時候,已經沒有人樣瞭,1942年病逝在天津,年僅35歲。

李金順

十六歲的李金順被用一百塊贖買,此後便在落子館跟著孫鳳鳴唱小段。1920年,李金順首次來到哈爾濱演出,這也是李金順第一次登上這麼大的舞臺,大舞臺意味著要求更高的演出和品位更高的觀眾。

李金順從小學雜瞭,顯然沒有滿足觀眾們的要求,有人評價說:”唱的根本就不是落子,倒像是大鼓,更不如金菊花。”李金順自尊受挫,一氣之下回到天津拜師學藝。

七年後,李金順回到哈爾濱,這一次,她要為自己正名。那一天,慶豐茶園人聲鼎沸,歡呼叫好聲經久不息,李金順以其純正的嗓音,清晰的吐字以及新穎的唱法使得觀眾耳目一新。

自此以後,李金順越唱越紅,她以唱腔高低兼優,剛柔並濟征服瞭大批觀眾,形成瞭李派風格。她的李派唱腔對劉翠霞、白玉霜、鮮靈霞等人的表演方式都產生瞭重大的影響。

人生總是充滿瞭起起落落,1931年,事變以後,國內形勢急轉直下,李金順被脅迫做瞭東北財閥張冠英的姨太太。心系戲曲的李金順曾多次參加義演,幫助梨園裡的苦難戲子們渡過難關,但最終還是在兩年後徹底告別瞭舞臺。

1952年,李金順因心臟病死於天津,享年56歲。李金順從小被當做一件物件兒買賣,在梨園辛苦多年終於出人頭地卻在藝術生涯的黃金期被迫告別舞臺,實在是可悲可嘆。

劉翠霞

劉翠霞算是李金順的徒弟,相比於師傅,劉翠霞的命運更加淒慘。劉翠霞1911年生於天津武清,三歲就開始要飯,十歲被賣給撂地藝人何子醜學習大鼓,次年劉翠霞進瞭李金順的落子班學習評劇藝術。

由於劉翠霞天資聰慧,又有名人指點,十七歲的她就已經能夠獨當一面,與李華山兩人組建山霞社,常年在福仙茶園、北洋戲院、天寶大戲院等大舞臺演出瞭。

她的唱腔高亢寬廣,節奏勁烈緊湊,舞臺張力非常強,很快火遍華北地區,還被譽為評劇女皇。

可能與劉翠霞從小的經歷有關,一路苦過來的她對於底層勞動人民非常客氣,班子裡的雜工龍套等等都對她敬愛有加。婚後劉翠霞因為身體不好,導致她七次懷孕,七次流產。

人人都知道流產對於女性來說是非常傷元氣的,一般人都要休息幾個月才能工作,但是劉翠霞不行,整個劇班子都靠她開張吃飯。為瞭讓班子裡的人能掙到錢,劉翠霞顧不上休息,每次即便流產瞭也要上臺演出。

就這樣劉翠霞身體越來越差,繁重的工作更加透支瞭她本就不硬實的身子骨,1941年僅30歲的劉翠霞逝世,她下葬那天送葬隊伍綿延數裡,所有人認識劉翠霞的人都替她惋惜。

愛蓮君

愛蓮君是這四人中壽命最短的,1918年出生的她,從小就被賣給瞭趙連琪做養女,說是做養女,其實這趙連琪是開煙花院的,這夫妻二人可以說是喪盡天良豬狗不如,不僅對愛蓮君整日打罵,居然還讓年僅十一歲的愛蓮君去接客,小小的愛蓮君在這人間地獄受盡折磨。

她實在是受不瞭瞭,跪求養父母放她去學唱戲,保證以後賺錢都給養父母,這才暫時逃出那骯臟的煉獄。

愛蓮君天資聰慧,兩年便學成出師,14歲成立愛聯社挑班主演,她善於填詞唱譜,唱腔細膩婉轉、清新俏麗,形成瞭柔美的”愛”派。

然而哪怕愛蓮君在評劇界已經頗有聲望,她也還是逃不出養父母的魔爪,她們把愛蓮君當做搖錢樹,不給愛蓮君一點私人空間,愛蓮君的兩次戀愛都被她們攪散。後來愛蓮君抑鬱成疾,憂鬱不振,還患上瞭肺結核,養父母為瞭這顆搖錢樹不倒就逼她抽大煙緩解病痛。最後一次上臺的時候,愛蓮君是被人背著上臺的,最終暈倒在臺上。

1939年,年僅21歲的愛蓮君離開人世,四人中她是最可憐的,可以說是從出生到離世,終其一生都在飽受折磨,實在是淒慘。

評劇”四大名旦”的人生並沒有普通人想的那麼光鮮靚麗,反而充滿瞭苦難坎坷,讓人心痛無比。

我們一直在鼓噪著要如何如何關註傳統藝術,然而真正喜歡並且願意傳承的人又有幾個呢?在這個娛樂至死的時代,明星小鮮肉的雞毛蒜皮的小事充斥在整個網絡世界,令人目不暇接。

我們應該作出檢討和思考,我們要永遠記住這些舊時代藝人們曾經經受的苦難,更要記住的是她們為評劇發展做出的偉大貢獻,逝者已去,我輩當前赴後繼,前輩留下的輝煌文化,我們要傳承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