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婉約柔美中的錚錚鐵骨,從她前後期的經歷解析她的一生

宋神宗元豐七年(公元1084年)的一個春天,山東濟南章丘明水鎮有一戶姓李的人傢生下一女,此女名喚清照,沒有人知道李府中的那道哭啼聲連著怎樣的聚散離合,更沒有人知道,在許多年以後,李清照的名字會被刻在歲月之上,時常被人們提起。

李清照出生於書香門第,父親李格非是宋神宗熙寧年間的進士,李格非對詩詞歌賦都有著很深的造詣,對儒傢經典同樣有過研究,其文筆優美,被譽為司馬遷在世,生在這樣一個傢庭,李清照的一生註定是不平凡的。

李清照:婉約柔美中的錚錚鐵骨,從她前後期的經歷解析她的一生

李清照蠟像

這樣一個奇女子,在出生後不久母親便去世,好在父親李格非續弦的王氏也是一位知書達理的女性,將李清照視如己出。

周歲那天,李格非按照當地習俗進行抓周,在李清照的面前擺放瞭十多種物品,例如針線、玉佩、絹花、經絹、毛筆之類,然而李清照伸手就拿起瞭毛筆,雖說是不經意的選擇,也正是這樣一個舉動,註定瞭她不平凡的一生,她的一生始終離不開這毛筆,她不知道,即使是數百年後的今天,依然有人讀著她寫的詞,還唱著她的那首“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她的奇和別的女子不同,她總是在不經意間走進姐姐們的繡房,被拉著學一些刺繡女工,其實對於她這樣一個奇女子來說,女紅之事甚是繁瑣,不如書香筆墨來的自在。

隻要有書,李清照就可以樂不思蜀,在這樣的環境下,李清照不知不覺已經長大,無論是身姿還是心思,都變得窈窕起來,她許許多多的少女心思無處傾訴,隻有將這些埋藏在書香之中。

李清照:婉約柔美中的錚錚鐵骨,從她前後期的經歷解析她的一生

圖片來源於網絡

十幾歲的李清照,亭亭玉立,任性、灑脫、倔強、感傷,看著這曼妙的身影,我時常幻想要是能以同樣的年紀,在宋朝和心中的奇女子來一場邂逅,不,不是邂逅,是看,是聽,我想看看這宋朝詞人、婉約派詞宗究竟是怎樣一個女子?

少女時期的李清照,她似乎並不喜歡拘束,更不會和我們想象中的那樣沉默,時常望著窗外,她向往外面的世界,她與其他女子不同,她不僅好酒還好賭,這樣一個才女,後世人每每談及此事,都會感慨,在當時那樣的環境,李清照是如何做到的?

李清照應該慶幸自己生活在宋朝,雖然從她的詞中看出的盡是悲傷,但是卻不曾知曉,她的詞依舊在宋朝裡綻放,倘若是在秦朝亦或是清朝,滿腹才華的奇女子怕是會入世枯萎。

一日閑遊,京城繁花似錦,李清照第一次在相國寺和一個叫趙明誠的男子相遇,趙明誠也僅僅隻是和李格非打瞭個招呼,雖是匆匆瞥見,但是少女的心已經動亂不安,心中泛起漣漪。

李清照:婉約柔美中的錚錚鐵骨,從她前後期的經歷解析她的一生

這個男子,溫文爾雅,書生氣息,某天,李清照寫下瞭《如夢令·常記溪亭日暮》,京城的文人看見後大為贊賞,隨後又寫下

《如夢令·昨夜雨疏風驟》

昨夜雨疏風驟,濃睡不消殘酒,

試問卷簾人,卻道海棠依舊。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未曾想,這首詞成瞭人們談論的焦點,是什麼樣的奇女子才能寫出這樣的詞來?

李清照的才名不脛而走,十七歲的李清照就這樣“紅瞭”,在文壇中聲名鵲起,她聰明活潑,開朗大方,博覽群書,婉約中帶有豪氣,然而此時的李清照依舊想著那個翩翩男子,期待下一次的偶遇。

席慕蓉寫的一句話正是李清照此時此刻的心情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求瞭五百年,

求佛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這年,京城大旱,整個七月份都未曾下一滴雨,李清照來大佛寺看求雨,在這裡再一次遇見趙明誠,這次父親李格非向趙明誠引薦瞭自己的女兒。

這一次算是正式見面,二人四目相對,如驚鴻般,未曾看清彼此,趙明誠比李清照大三歲,也是山東人,自幼聰明,被譽為神童,同樣博覽群書,喜愛詩文,唯獨比李清照多瞭個愛好,就是收集金石書畫,難得的是這愛好竟然成瞭他以後的事業。

李清照:婉約柔美中的錚錚鐵骨,從她前後期的經歷解析她的一生

趙明誠同樣是一見鐘情,他拒絕瞭父親給他說的婚事,夜裡編出一個夢,說自己夢見三句話“言與詞合,安上已脫,芝芙草拔”,在那個善於解詞的年代,趙明誠的父親一看便知是“詞女之夫”之意。

一個杜撰出來的夢,竟然真的成就瞭二人的婚事。

很幸運,雙方長輩都同意瞭這門親事,他們不僅僅是兩情相悅,更是彼此相知,李清照的愛情告訴我們,一對才子佳人不僅僅是物質上的門當戶對,更多的是精神上的,他們彼此都喜歡琴棋書畫,詩詞歌賦,趙明誠懂她的喜怒哀樂,李清照亦知他的興趣愛好。

李清照的奇在現如今很多女子是做不到的,他善解人意,趙明誠與她結婚前曾擔心李清照不喜歡自己的金石愛好,婚後才發現自己的擔心多麼多餘,李清照在趙明誠的帶領下,也喜歡上瞭收集金石和書畫,不僅如此,但凡發現有趣的東西都會拿出來給趙明誠看。

李清照:婉約柔美中的錚錚鐵骨,從她前後期的經歷解析她的一生

圖片來源於網絡

這就是所謂的愛屋及烏吧。

李清照在《金石錄後序》內提到過,為瞭收藏文物,他們夫妻二人時常典當衣服,每次趙明誠回到傢中,二人都結伴而行,興高采烈的去當鋪,冬天當夏天的衣服,夏天當冬天的衣服,試問如今有幾個女子有這般出奇?

其實李清照喝趙明誠的幸福本就是亂流中形成,他們的婚姻隨時會因為政治世界而遭遇風浪,後李清照的父親被打壓,她前去求公公趙挺之幫忙求情,然而李清照還是太年輕,朝堂是多麼冰冷無趣的地方?

趙明誠也束手無策,因為這事二人也梳離瞭一段時間,但是李清照一直都知道他是愛自己的,她因為種種原因不得不回到自己的傢鄉明水鎮。

李清照變得更加憂鬱、感傷。

趙明誠的父親去世後,二人在歸隱田園,也給自己取瞭個名字“易安居士”,他們就是如此,說著風雅的故事,過著簡單的日子,不辜負二人在一起的每一段時光。

就在此時,趙明誠收到瞭朝廷的詔令,出任萊州太守,本不願前往,但是身不由己,盡管萊州與青州相隔不遠,但是依然聚少離多,李清照時常忍不住惆悵,獨自度過無數個黃昏和深夜,她變得愈發的憂鬱和感傷。

李清照:婉約柔美中的錚錚鐵骨,從她前後期的經歷解析她的一生

再後來經歷瞭戰亂,趙明誠又被任命為湖州太守,二人就連隱於山水之間,不問世事都成瞭奢望。

都說來日方長,然而生命中給每個人都是過客,何來的方長,趙明誠在的時候,這個奇女子還有依靠。

建炎三年,趙明誠去世,他指著桌子上的一疊稿紙,李清照示意他不要說話,因為她明白,眼前的這個丈夫是想要自己將這部書稿《金石錄》整理完成,這是他們愛情的結晶。

這個男子才給瞭她二十幾年的快樂時光,他們真心相愛卻不能白頭偕老,來日有多長?並不長,珍惜眼前人吧。

正如沈從文寫的:

“我這一輩子,走過許多地方的路,

行過許多地方的橋,看過許多次數的雲,

喝過許多種類的酒,卻隻愛過一個正當年齡的人。”

趙明誠去世之後,李清照悲傷許久,開始放逐自己,在悲傷裡放逐自己……

這段日子,李清照如行屍走肉一般,迷失在黑暗之中,許久之後才從黑暗中走出來。

後因生活所迫,改嫁張汝舟,此人一開始面和心善,時間久瞭才知道是想圖謀她身邊的文物,最後也是一拍即散,隻是這段婚姻讓李清照更加狼狽不堪。

喜歡李清照,隻是因為她的才華背後,還有那率真孤清的性格,悲天憫人的心腸,還有那憂國憂民的情懷,年輕時的豐盈,老去後的沉靜,容顏老去,她早已看破。

李清照:婉約柔美中的錚錚鐵骨,從她前後期的經歷解析她的一生

李清照的人生,經歷的苦難太多,晚年隻想清靜度日,最終還是不得安寧,她困窘的生活,可無論如何,她始終不舍得變賣那些物件,可畢竟是個女子,隻有滿腹才華卻無安身立命的本事。

晚年的李清照幾乎都是靠親朋好友資助度日。

紹興二十五年,公元1155年。

這一年,秦檜去世。

這一年,辛棄疾還在刻苦讀書。

這一年,抗金還在進行。

這一年,千古第一才女,婉約派詞宗李清照去世,世人也許會有些淒涼,也許會有些不舍,但終究她還是走瞭。

【文/羽評郡主,歡迎關註】

參考資料:

宋代詞人李清照生平

《李清照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