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演愈烈的人才爭奪戰

愈演愈烈的人才爭奪戰

“高端科技人才個人所得稅15%,差額深圳市政府補齊,100萬年薪應繳個稅45萬,現在可以少繳30萬。”

深圳市副市長王立新近日在2019年未來論壇·深圳技術峰會上的發言,引爆峰會現場,也迅速沖上熱搜。

而這,僅僅是城市搶人大戰的一個縮影。

2018年以來,以北京、上海、深圳為代表的一線城市,以及南京、天津、杭州為代表的二線城市,圍繞著人才展開瞭一場轟轟烈烈的爭奪戰。

需要指出,這裡的人才既包括學富五車、年富力強的專傢教授,也包括小有成就的職場白領,以及初出茅廬的大學畢業生,高、中、初級人才的搭配和梯隊建設成為各城市建立人才體系的目標。

時至今日,戰況如何?各城市又是如何吸引和安置人才的?搶人大戰意義如何?本文嘗試給出一些解答。

栽下梧桐樹,引得鳳凰來

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我國的人才流動已經完全放開。良禽擇木而息,人才會根據各地的政策、機會和發展,理性地選擇更加適合自己的環境安傢立業。如何栽下梧桐樹引來金鳳凰,成為各地人才搶奪戰的焦點。

據筆者觀察,各地的人才政策主要圍繞戶口、補助和稅收三個方面展開:

1、戶口:逐步放開,門檻降低

對於初到一個城市的人才,戶口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無論是購房買車,還是子女教育,再到社會福利,小小的一個戶口本見證瞭多少人間冷暖。

在人才落戶方面,各地政策逐步放開,門檻日漸降低,大有“開門迎客”之感。

愈演愈烈的人才爭奪戰

傳統意義上,北京、上海的戶籍門檻最高,戶口成為在這兩個城市工作多年的許多北漂、滬漂的心病,然而情況在這兩年悄悄發生著變化。

在北京,除瞭針對博士後人才和海歸碩士的傳統人才引進政策之外,在2018年,首次開啟瞭積分落戶政策。雖然,條件仍然比較嚴格,但是對於長期在京工作的老北漂來說,著實看到瞭希望。

上海則表現得更加開放,對於老滬漂,積分落戶和居轉戶政策,圓你一個做上海人的夢;對於上海市特需的11類人才,根據《引進人才申辦戶口試行辦法》,攜妻帶子直接落戶;另外,2018年,上海也在試點應屆畢業生直接落戶,目前僅限於清華和北大的本科應屆畢業生。無論你屬於哪一類人才,總有適合你的那一款。

如果說北京、上海的戶籍政策還有“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覺,其他城市則更是求賢若渴。深圳對於本科及以上應屆生實現落戶秒批,而非應屆生,隻要在深圳繳納社保也可以迅速落戶。天津和南京,考慮到人才初來乍到,工作不一定有著落,允許先落戶再就業,無論如何先請進來再說。杭州和西安更是把人才引進的落戶標準放到瞭大專和中專。

總之,在人才落戶政策方面,“開放包容”成為主旋律,各城市敞開懷抱,擁抱有意定居的人才的到來。

2、補助:高低兼顧,真金白銀

優厚的人才補助拿出來的是真金白銀,體現瞭當地的經濟實力,以及對人才安傢立業的關心。

愈演愈烈的人才爭奪戰

綜合以上政策,各地的人才補助主要分為以下三類:

(1)住房補貼:人才初到當地,首先考慮的當然是住房問題。各地也都會根據人才的層次,給出相應的補助標準。從針對高端人才的數十萬的購房補貼和人才公寓,到針對應屆生每月上千的租房補貼。隻有妥善解決瞭人才“安居”問題,才有後面的“樂業”。

(2)生活補助:除瞭安居,有些地方還會給予人才一定的生活補助,如杭州給予新引進到杭州工作的應屆研究生和歸國留學人員2萬-3萬的生活補助,幫助他們迅速在當地落地生根。

(3)技能補貼:對於存在一技之長的人才,政府也會給予一定補助,如天津市對於在津工作的9類資格型人才(律師/註冊會計師/精算師等)給予3萬-10萬的一次性補貼。以此來鼓勵專業型人才向這些城市聚集。

總之,在人才到來的前幾年,各地政府真金白銀地提供住房、生活補助和專業技能補貼,幫助人才安居樂業,落地生根。惜才愛才之心,由衷而發。

3、稅收優惠:探索性嘗試,張馳有度 

關於稅收優惠,最亮眼的當然是深圳市對於高端科技人才的稅收優惠政策。15%的最高邊際稅率,僅僅為現行最高邊際稅率(45%)的三分之一,對於高端人才存在較大的吸引力。

深圳稅收優惠政策的大背景是2019年3月由財政部和稅務總局發佈的《關於粵港澳大灣區個人所得稅優惠政策的通知》。根據《通知》精神,“廣東省、深圳市按內地與香港個人所得稅稅負差額,對在大灣區工作的境外(含港澳臺,下同)高端人才和緊缺人才給予補貼”,但僅適用於粵港澳大灣區,包括廣州、深圳、珠海在內的九個城市。

根據相關的信息,筆者判斷,類似深圳市將最高邊際稅率降至15%的政策仍處於探索性嘗試階段,在短期內不會在國內大面積推廣,理由如下:

(1)所得稅連續改革的可能性不大。2019年初,我國剛剛完成一輪所得稅改革,除瞭個稅起征點增加,各級邊際稅率調整以外,還增加瞭子女教育、贍養父母、大病醫療等六項專項附加扣除,惠及瞭廣大百姓。筆者認為,任何政策的推出一般存在一定的持續期和穩定期,因此,在短期內,大面積推進連續所得稅改革的可能性不大。

(2)稅收優惠基礎有限。本次深圳稅收優惠的大背景為粵港澳大灣區個人所得稅試點,根據《通知》精神,僅限於粵港澳大灣區。其他地區並不存在相關的政策基礎。有地區通過退稅的方法,將個人所得稅中地方留存的部分返還給納稅人,但此次,深圳不但將地方留存全額退稅,還向人才補貼應繳中央部分的差額,實屬罕見。這一次特區又走到瞭前面。

(3)城市定位差異。本次稅收優惠僅限於年薪百萬的高端人才,根據測算,對於稅前年薪在30萬以下的人群基本上沒有作用,對於30萬以上的人群有作用,但效果有限。薪酬越高,所處的最高邊際稅率與15%的差距越大,減稅效果越明顯。顯然,根據《通知》精神,此政策以(粵港澳地區)吸引境外高端人才和緊缺人才為主要目標,並不一定適合所有城市的定位。盲目減稅,還會誘發政策套利,也是監管所不希望出現的。

綜上所述,鑒於我國個稅改革剛剛完成,連續大規模稅改可能性不大,以及稅收優惠基礎有限,城市定位存在差異的大環境,深圳稅收優惠政策是一個不錯的嘗試,短期內大面積推廣的可能性不大。

人才興則國傢興

記得清華大學老校長梅貽琦曾這樣評價辦學,“所謂大學者,非謂有大樓之謂也,有大師之謂也”。

小到一個城市,大到一個國傢,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支持一個城市乃至國傢繁榮的不是高樓大廈,而是組成這個城市乃至國傢的一個個活生生的人!他們的素質水平,他們的安居樂業,他們的喜怒哀樂影響著整個城市乃至國傢的發展。

城市搶人大戰,競爭與摩擦,看似消耗瞭各城市大量的資源,卻反映瞭各個城市對於人才的求賢若渴,對於可持續發展的不斷探索。人才通過市場機制實現不斷的優化和配置,對於整個經濟起著積極的作用。這場轟轟烈烈的人才爭奪戰不正是我國市場機制不斷深化,經濟持續增長的一個縮影嗎?

人才興則國傢興,願普天下的人才都能夠找到適合自己的城市,安居樂業,實現價值,人盡其才,物盡其用,國泰民安。

本文由蘇寧財富資訊原創,作者為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陳嘉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