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梨渦,我喜歡你(1)

6年後,邢瀾還是遇見瞭柯姚瑤。潔白的禮服,精致的妝容,柯姚瑤甜蜜地偎傍在別人懷裡。邢瀾凝視著眼前的女孩,周遭的一切仿佛都被抽空瞭一般,無比安靜。“邢總……”身邊的人提醒瞭邢瀾,“晚宴在三樓,您這邊請。”邢瀾回過神來,走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回頭看瞭一眼柯姚瑤。他知道,那是她的婚紗照,她的婚宴,就在二樓。

01

是怎麼認識柯姚瑤的呢?直至今天,邢瀾每每想起柯姚瑤,嘴角總是不自覺地上揚。

故事的開始,就發生在朱心館。

作為澤陽第一中學附近最元老的一傢小飯館,朱心館的消費群體一直都是澤陽第一中學的學生,因為客源穩定,館裡生意向來極好。不過,也總有不大好的時候。

比如那天中午放學,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讓朱心館變得異常冷清。邢瀾在收碗筷的時候被椅子絆瞭一下,手中的東西悉數落地,清脆的聲響立即換來朱爺的大罵:“這點事情都做不好,我養你做什麼!”

“那你不要養好瞭啊!”剛想飆出這句話,餘光便瞥見門口站著一個人,隻聽那人小心地問:“老板,豬心燉罐有嗎?”

“沒有,我們店倒瞭。”邢瀾大聲而沒好氣地說著,果不其然,廚房又傳來朱爺的怒吼:“倒個鬼!晚上再和你算賬!”不過幾秒鐘的時間,朱爺就拿著燉罐出來瞭,“有的有的。”滿臉的笑容,和氣的語調,這差別和速度堪比京劇變臉,邢瀾聽著朱爺諂媚的聲音,雞皮疙瘩都起來瞭。

轉身想去拿掃帚,卻跌進女孩嵌著梨渦的笑容裡,邢瀾恍惚瞭很久,才硬生生地擠出一句:“隨便坐。”

隨後,邢瀾把地上的碎瓷渣收拾幹凈,就坐在收銀臺前核對館裡的賬單並做點餐數統計。結果,水筆在他指間轉瞭一圈又一圈,卻遲遲未能落筆——他全部的註意力都集中在那個女孩身上。

邢瀾想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突然這樣,但是又給自己找瞭一個合理的解釋:大概是自己不愛笑的緣故,所以看見那樣陽光般的笑容,就深受感染,總想多看幾眼。

而這一看,就是半年。

在這半年的時間裡,她都是身穿校服,把馬尾紮得很高,很愛笑,笑起來有兩個小巧的酒窩。邢瀾不知道她叫什麼,便在心裡給她起瞭綽號“小梨渦”,小梨渦很喜歡吃豬心燉罐,每次來館裡,她都必點這道湯。

不過也難怪,畢竟朱心館的豬心燉罐在坊間那是出瞭名的好吃。在邢瀾的印象中,幾乎每年都有城裡的人出高價來買朱爺的配方,但是朱爺從來都是冷臉回絕。

隻是讓邢瀾沒想到的是,朱爺的豬心燉罐好吃到讓小梨渦居然在放假的時候也來到瞭館裡。

小梨渦,我喜歡你(1)

02

那是國慶長假的第3天,不帶一片雲彩的天空格外湛藍,正午的陽光投射在朱心館門口,給人一種暖暖的感覺。天氣雖好,但是恰逢學生放假,來朱心館吃飯的顧客寥寥無幾。邢瀾搬瞭把長木椅放在門外,慵懶地躺在上面曬太陽。

10月的日光,柔得讓人心生幻覺。邢瀾把眼睛閉上,一時間黑壓壓的腦海裡竟逐漸浮現出小梨渦的模樣。

男生的嘴角微揚。

“老板!”

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邢瀾轉動瞭下眼球,這一定是幻聽,他想。

“豬心燉罐有嗎?”

猛地睜眼,果然是她。

第一次見到她不穿校服的樣子,第一次見到她手裡拿著的不再是書本的樣子,也是第一次,她來館裡吃飯不是因為放學需要飽腹。

要不要和她打聲招呼?邢瀾的目光直視窗外的街道,餘光卻一直停留在她所在的位置上。

“老板,能問下你們這湯是怎麼調的嗎?”小梨渦的突然開口,讓邢瀾有點猝不及防,“內臟都有點腥,但是老板傢的豬心湯喝起來很香。”

邢瀾淺淺一笑,正想回答,結果被朱爺搶在瞭前頭,他冷聲道:“小姑娘,要是告訴你瞭,我們還開店做什麼?”

“也對。”小梨渦尷尬地笑瞭。

為瞭緩解這讓人渾身不舒服的場面,邢瀾隻好接過朱爺的話:“沒上學還過來,看來這湯還真合你口味。”

“沒上學?”女孩的眼光突然亮瞭一下。

邢瀾一愣,才反應過來自己好像暴露瞭什麼。許久,他才回她:“一般來我們館裡的都是一中的學生,難道你不是?”

“哦……”付好錢後,小梨渦就走瞭。

我當然知道你沒上學,也知道你上高二,之前你來吃飯的時候基本都帶著高二的課本。高二,是很重要的一個學年,你該好好讀書,你會有一個特別明朗的未來。邢瀾看著小梨渦的背影,突然註意到她手裡拎著的是幾株綠植,以及,她手裡撐著的太陽傘也是碎花佈紋。

你一定很喜歡花草,對吧?

這個中午,是邢瀾過去無數個中午裡頭最耀眼的中午。

小梨渦,我喜歡你(1)

出自《故事林》雜志

2019年05月下半月刊

原標題:小梨渦,我喜歡你

作者:南北

圖|來源網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