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毀瞭朱元璋的1件遺物,明朝皇帝不敢管他,乾隆卻砸爛他的塑像

明朝開國初期,朱元璋在治理朝政時,偶然發現宮中的宦官勢力有抬頭的跡象,讓他深感憂慮。歷代王朝因寵信宦官禍國殃民的慘劇,讓他心驚肉跳。朱元璋本人雄才大略,自然不會辦這樣的糊塗事。但他深謀遠慮,料及自己百年之後,難免會有不肖子孫被小人所蠱惑,寵信奸邪宦官,導致不測之禍。

他毀瞭朱元璋的1件遺物,明朝皇帝不敢管他,乾隆卻砸爛他的塑像

為瞭防患於未然,洪武十七年,朱元璋在皇宮宮門之上的顯要位置,掛瞭一個鐵牌,上面鐫刻一行字:內管不得幹預政事,犯者斬。從此,這塊鐵牌就成為朱明王朝的傳傢之寶,歷代皇帝視之為祖宗傢法,無人敢違背。但到瞭若幹年後,國傢承平日久,文恬武嬉,皇帝們也一代不如一代,這塊鐵牌漸漸不被人關註。

他毀瞭朱元璋的1件遺物,明朝皇帝不敢管他,乾隆卻砸爛他的塑像

明英宗在位期間,終於出現瞭明朝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閹禍。明英宗朱祁鎮幼年時,他老爸明宣宗給他找瞭一個伴讀加侍從,此人名叫王振,河北蔚縣人。王振早年做過秀才,知書達理頗有文采,因參加科舉考試屢屢落第,最終心灰意冷,進攻做瞭宦官。由於當時宦官中有文化者極少,飽讀詩書而又聰明狡黠的王振,受到宣宗註意,因此得到瞭這樣的美差。

他毀瞭朱元璋的1件遺物,明朝皇帝不敢管他,乾隆卻砸爛他的塑像

明宣宗萬萬沒料到,他給太子朱祁鎮精心挑選的侍從,日後竟會成為大明江山的一大禍害。王振自從到東宮服侍太子後,馬上意識到,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進身之階。因為眼前這個不懂事的娃娃,日後就會成長為大明皇帝。王振於是刻意培養與太子朱祁鎮的親密感情,使他對自己產生極度的信任與依賴之心。

王振的十餘年苦心終於開花結果。朱祁鎮繼位後,對這位伴隨自己長大的王師傅,視之亦師亦友、如兄如父,但凡王振所言,朱祁鎮都會當成真理,幾乎無原則聽從。並非他傻,而是十幾年的心理依賴習慣已經養成。在明英宗朱祁鎮心中,這位王師傅既博古通今無所不知,還對自己忠心無二,時時刻刻向著自己,遠比那些大臣更為可靠。

他毀瞭朱元璋的1件遺物,明朝皇帝不敢管他,乾隆卻砸爛他的塑像

隨著德高望重的張太後和大學士楊榮陸續辭世,朝中有能力壓制王振的勢力已不復存在,王振利用明英宗對自己的寵信,一邊獨攬大權把持朝政,一邊拉幫結派排除異己,一邊貪婪納賄營私舞弊,好好的大明朝被他搞得烏煙瘴氣。昏庸軟弱的朱祁鎮卻依舊不聞不問,總認為王師傅所做一切都有道理。

在皇帝縱容下,王振膽子越來越大。他進出宮門時,經常會註意到朱元璋留下的那塊禁止宦官幹政的鐵牌,覺得刺眼無比。正統七年,王振居然膽大包天,命人把它拆下來,暗中銷毀。明英宗對年來已經養成對王振惟命是從的心理定勢,對王振的胡作非為不願問也不敢管,怕惹王師傅生氣。

他毀瞭朱元璋的1件遺物,明朝皇帝不敢管他,乾隆卻砸爛他的塑像

正統十四年,明英宗縱容王振胡作非為,終於釀成慘禍。在王振一手安排下,明英宗禦駕親征塞北的瓦剌,結果被人傢打的潰不成軍,英宗朱祁鎮被抓走成瞭俘虜,王振死在亂軍之中。數年後,朱祁鎮被放回京師,重新復辟登上皇位。可笑又可悲的是,此時的朱祁鎮仍然執迷不悟,認為王振一心效忠,為國捐軀,在智化寺中為王振樹立塑像和石碑,當成明朝大功臣隆重紀念。

二百多年後的清朝乾隆七年,山東監察禦史沈廷芳進京陛見,閑暇時信步走進智化寺中遊玩。結果進去之後,他看到王振的塑像和紀念碑赫然聳立。沈廷芳是飽學之士,曾參與《明史》編修,熟知王振的奸惡醜行,當即上奏乾隆皇帝:“逆振之像,儼居高座,玉帶錦衣,香火不斷。”

他毀瞭朱元璋的1件遺物,明朝皇帝不敢管他,乾隆卻砸爛他的塑像

乾隆皇帝知道後,也大為不滿,認為當眾供奉奸臣塑像,實屬敗壞世道人心,流害無窮,降下諭旨,批準砸毀王振的塑像和石碑。才算瞭卻一樁公案,替當年明朝人出瞭一口惡氣。

他毀瞭朱元璋的1件遺物,明朝皇帝不敢管他,乾隆卻砸爛他的塑像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