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地攤背後:書記的勇氣 市長的作秀 企業傢的不要臉

中國地攤背後:書記的勇氣 市長的作秀 企業傢的不要臉

  文| 華商韜略 巴圖海

  宰相起於州部,猛士起於卒伍,企業傢卻曾來自地攤。

  馬雲從義烏進瞭鮮花和踩踏來賣、任正非借保健品、柳傳志賣過電子手表……

  很多企業傢都曾在大街上練過攤,或為自己解困,或積累創業的第一桶金。

  今天,網絡對地攤經濟不乏輕松調侃,但對第一代開疆拓土的中國企業傢而言,地攤並不是輕松詞匯。

  回望40年,今天談笑風生的地攤,隻有擺過地攤才知道個中辛苦。

  而且,今天的所謂擺攤,與其說是地攤經濟,不如說室外經濟。

  【1】

  擺地攤,隻是被城管轟走?錯瞭!曾經,這叫投機倒把,可以入刑的。

  這不是你情我願的買賣,而是姓資姓社的爭論。

  溫州女人馮愛倩,就成為撞破這層桎梏的引子,當年如果沒有她把縣委書記堵在店裡,可能義烏就沒有瞭小商品交易這塊金字招牌。

  馮愛倩傢裡的5個孩子以及老母親都需要她養活。“日子太苦瞭,有一次傢裡沒米,我借瞭7戶人傢都沒借到。”

  1982年5月,調任義烏縣縣委書記剛一個月的謝高華,就被這個堅強女人堵在瞭縣政府旁邊的理發店裡,她責問謝高華說:“你就是新來的謝高華書記嗎?我們做點小買賣,養傢糊口,政府為什麼趕我們?”

  這個舉動,卻換來瞭謝高華的允諾:“你先去擺好瞭,我會告訴有關部門不來趕你。

中國地攤背後:書記的勇氣 市長的作秀 企業傢的不要臉

  馮愛倩前腳剛走,謝高華後腳就把領導班子叫過來開會。會上,他明確表示:“尊重老百姓需求,開放義烏小商品市場,出瞭事我負責,寧可不要烏紗帽!”

  隨後,義烏縣頒佈瞭“四個允許”:允許農民經商,允許農民進城,允許長途販運,允許多渠道競爭。

  上任4個月,謝高華還推出瞭一項大“政策”:在義烏縣稠城鎮湖清門劃出一條長約1公裡的街,鼓勵小商小販都到這自由交易。

  而他和義烏縣委,是這條街的“保護神”。

  開街的那天是1982年8月25日,日後揚名天下的義烏小商品市場由此誕生。

中國地攤背後:書記的勇氣 市長的作秀 企業傢的不要臉

  擺地攤是勇氣,允許擺地攤,也是勇氣。

  幸虧有瞭謝高華這份擔當,否則1991年創業遇阻的馬雲,就沒法一邊從義烏進貨買東西,一邊養著自己艱難創業公司。

  往遠瞭說,但或許也正是這段在義烏走貨的經歷,在他心裡種下瞭“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的願景。

  【2】

  1992年,又一個市長站出來做瞭個秀。

  中俄口岸城市,黑龍江省綏芬河市市長趙明非,在市場裡擺瞭個攤位。

  一件夾克、兩個飯盒、一臺收音機、一罐蜂王漿,就是這個市長的全部買賣。

  為啥要做這個秀?

  因為沒人敢擺攤!

  一時間,“連市長都擺攤瞭”,傳遍瞭綏芬河,老百姓才有勇氣出來討生計。

  正是在民間和官方一步一步地努力下,才讓姓資姓社的桎梏瓦解,有瞭今天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繁榮。

  中國第一代的企業傢們,也是從這條小攤販的路上殺出來的。

  當時,擠破腦袋擺攤的人,渾身是膽,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也渾身是窘迫,但凡有點生機也不會拉下臉練攤。

  這哪是一般人拼得過的?

  今天的楊國福、張亮,也是從東三省的路邊攤裡打下瞭今天江山,開店數量完虐肯德基。

  新榮記,這傢中國內地唯1的米其林三星中餐廳,也是從臺州一個大排檔起步的。

  馬化騰畢業時曾想過在路邊擺攤為人組裝電腦,但卻發現路邊攤的競爭很激烈,於是隻好老老實實去找工作。

  知難而退,才成就瞭騰訊的今天,否則華強北,也隻會多個馬師傅。

  地攤,承載著企業傢艱辛怒放的商業探索、野蠻生長的生存突圍、記錄著中國商業從混到秩序刻痕,是沖破枷鎖的先鋒符號。

  40多年間,中國市場秩序已經從混沌初元,走向秩序,給予商業和企業空間與尊重。

  符合這個時代地攤經濟,應該是給合法的小商販擴展低成本的存量空間!

  重提地攤,絕非是要讓過往拓荒的野蠻重演一遍,撂地擺攤混亂是仍是需管的。地攤,並非一種正常的交易模式,天然不具有可信任性。

  所以,城管叫你來擺攤,不是可笑而是嚴肅,因為這不是失序的發展,而是管理下有序繁榮。

  中國不需要的是再重來1次地攤,而是需要有股擺地攤的精神和勇氣,沖過經濟增長的關隘。

  一一END一一

  圖片均來自網絡

  歡迎關註【華商韜略】,識風雲人物,讀韜略傳奇。

  版權所有,禁止私自轉載!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