惺惺相惜,榮辱與共——每個成功作者的背後都有一位默默奉獻的編輯

惺惺相惜,榮辱與共——每個成功作者的背後都有一位默默奉獻的編輯

關於閱讀,每個人都有著不同的記憶。每年世界讀書日的到來,也是在提醒我們,用閱讀豐富內心。2021年3月,人民文學出版社迎來瞭她七十歲的生日。作為新中國成立最早、歷史最長、規模最大的文學專業出版機構,她也在不斷豐富著中國人的精神世界。

惺惺相惜,榮辱與共——每個成功作者的背後都有一位默默奉獻的編輯

為迎接4·23世界讀書日,央視《我的藝術清單》欄目組邀請到人民文學出版社資深編輯何啟治、張福生做客節目(於4月15日晚在CCTV3綜藝頻道播出)。在有限的節目時限裡,兩位資深編輯與主持人朱迅暢談多部經典文學作品,分享它們出版背後的故事;還向觀眾們展示瞭珍藏的與作傢、譯者間的往來書信,著者與編輯相互信任、共同進退的感情令人動容。

今天分享節目的對談部分,以下內容據節目視頻整理。

惺惺相惜,榮辱與共——每個成功作者的背後都有一位默默奉獻的編輯

主持人(朱迅):介紹一下,這位是人民文學出版社原副總編輯何啟治先生,何老師好!

何啟治:大傢好!

主持人:何老還曾經是人民文學出版社《當代》雜志的主編。這邊為大傢介紹,這位是人民文學出版社外國文學編輯室的資深俄語編輯張福生老師,張老師您好!

張福生:朱迅好。

主持人:歡迎兩位,請就坐。何老今年高壽啊?

何啟治:我1936年生的,八十四歲瞭。

主持人:精神矍鑠!

何啟治:不敢當。

主持人:張老師還年輕,正當壯年。

張福生:我也七十(歲)瞭。

主持人:您哪兒看著像七十(歲),您也就二十七(歲)。真好,您看今天是不是我們覺得書香撲鼻?這都是咱們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一些經典的圖書,有很多都是出自兩位老師之手。

何啟治:其實在當代文學方面呢,可以舉的例子很多。但是張煒的《古船》跟陳忠實的《白鹿原》,是有典型意義的。

主持人:(展示書籍)1993年《白鹿原》。這個是1986年、1987年第一版《古船》。

何啟治:1987年出書,1986年第五期的《當代》就發表瞭。

主持人:對,很有代表性,直到現在。您看電視劇瞭沒?

何啟治:我都看瞭。《白鹿原》後來改編成電影、電視劇、舞劇,甚至有陶俑。

主持人:對,各種形態。現在全方位也是頂配的狀態。

何啟治:它的基礎就是文學作品。

主持人:張老師,您跟我們說說您編輯的作品。

張福生:當然是《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大傢比較清楚。

主持人:《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我們節目太熟悉瞭,其實在我們節目已經不下十次,它出現在各位大傢的藝術清單上。

張福生:還有《靜靜的頓河》,這也是我特別喜歡的一部作品,肖洛霍夫的代表作。

何啟治:《靜靜的頓河》對《白鹿原》的影響實在是太大瞭。

主持人:(展示書籍)《肖洛霍夫文集》。您給我們解讀,編輯在出版行業,在一個出版社當中,他是什麼樣具體的工作,他到底是做什麼的?

何啟治:編輯如果首先從搞當代文學來說,他(張福生)搞外文的、古典的,可能還會有另外一些特點。就當代文學來說,原來最簡單的表述是六個字:組稿、審稿、發稿。把稿子組來,審查夠格不夠格出版;夠格瞭,發稿,文字上處理一下。但是現在就越發展就更復雜一點,比方說要計算成本,你要考慮經濟效果,還有宣傳。

主持人:我不知道這樣的對標是不是正確,就是有一點類似電視臺的導演。你想一個什麼樣的選題,組織瞭什麼樣的人來,組織來瞭之後,我們錄制完瞭還要審片,要編輯要剪輯,然後要播出。是不是就是這個概念?

何啟治:對,這些文學作品,就是各種藝術體裁的基礎。

主持人:您給我們講講您和《白鹿原》的故事吧,好不好?您和陳忠實老師的故事。

何啟治:《白鹿原》到今天,在當代文學裡邊已經成瞭一個(經典)幾大奇跡。第一個奇跡,《白鹿原》從約稿到成書接近二十年。我的崗位在小說北組,就是長江以北。我夏天回來,冬天我就到我的管區西北去組稿,西北的中心就是西安。

主持人:您還要去當地是嗎?

何啟治:我當然要到當地去。(到瞭)就在當地“作協”的支持下,其中提到陳忠實是有潛力的作者。

主持人:那時候他多大呢,陳老師?

何啟治:他是1942年生的人,1973年你看還年輕。

主持人:那這正當壯年。

惺惺相惜,榮辱與共——每個成功作者的背後都有一位默默奉獻的編輯

陳忠實(1942年—2016年)

何啟治:很年輕。他沒上大學就直接在農村工作,教中小學,做農村的(工作),領著大傢去搞農田水利。他摸爬滾打瞭十幾年瞭,我到那裡就向他組稿。我首先跟他提到,你現在還沒有長篇,但是我希望你寫農村題材的長篇小說,給我們人民文學出版社。他當時才發表第一篇短篇小說,他聽起來就說“像老虎吃天一樣不可思議”。然後我就說,我看瞭你的短篇小說《接班以後》,這個可以慢慢擴充。這是第一次約稿,到成書是1992年底。你看從1973年到1992年,接近二十年,這第一個奇跡。第二個奇跡就是,沒有想到發表以後影響那麼大。《白鹿原》在《當代》發表出書以後,到現在發行量是三百二十多萬冊。

惺惺相惜,榮辱與共——每個成功作者的背後都有一位默默奉獻的編輯

《白鹿原》最初發表於《當代》1992年第6期以及1993年第1期

主持人:瞭不起!

何啟治:《白鹿原》就在1997年12月底獲得瞭“茅盾文學獎”。

主持人:出版是1993年,1997年獲獎。

何啟治:對。《白鹿原》的出版和獲獎,我認為首先當然是作者的功勞瞭(作品好),但是同樣中間有編輯的勞動、有編輯的堅持,有宣傳、各方面的幹部的理解,還有最主要有廣大讀者的欣賞。

主持人:對。

何啟治:(展示書信)他給我寫的一封信。這就是他當時完稿以後很興奮。

主持人:我看看(讀信):“我隻想說幾句概要的話。作品未成之前,我不想泄露太多,以免松勁。所以我想告訴您,這個作品我是傾其生活儲備的全部以及藝術的全部能力而為之的。究竟怎樣,尚無把握,隻能等寫完後交您評閱。全書約四十五、六萬字,現剩下不到三分之一,我爭取今冬拼一下。大致情況如此,待成稿後我即與您聯系,您不要惦記,我已給(朱盛昌)應諾過,不會見異變卦的。畢竟是我第一次搞長篇。”是的,“傾其所有生活的儲備”。

何啟治:對。

主持人:我剛看到這是您寫的《永遠的》。

何啟治:對,沒有領導派任務,這是自覺的。因為喜歡這本書,覺得這個一定要我認準的優秀長篇小說,我就一定要跟這樣優秀的作品共榮辱,跟它的作者同進退。所以有爭論的時候我自動參加,等於我也參加瞭。

主持人:其實編輯是與作者同進退、榮辱與共。

何啟治:“共榮辱、同進退”,這六個字我深有體會。

主持人:那張老師,這是我們當代文學《白鹿原》。在外文編輯的過程當中,是不是也有類似這樣的跟譯者的合作?

惺惺相惜,榮辱與共——每個成功作者的背後都有一位默默奉獻的編輯

張福生:老何說得很對,我們就是這種工作。首先要跟譯者、作者要有溝通;然後做,確定到譯者人選,然後再來翻譯。

主持人:我看是不是還有一本叫《安徒生童話選》,是嗎?

張福生:這個《安徒生童話選》是那本,但是它現在是新版瞭,我做那一版是網格本的小本。

主持人:您做的《安徒生童話》是哪年?

張福生: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吧。

主持人:你看,那正好是我們這一代人讀安徒生童話的時候,就出自您編輯而成的這本書。

張福生:安徒生童話它是這樣,1955年我們社就出版瞭。但是到我們進入這叫“三套叢書”本,就是“外國文學名著叢書”本,現在有人管它叫網格本。進入到這時候,我們要重新修訂,就一字一句的。這個葉老師啊,葉君健先生,他非常認真。老先生那時候已經有七十多歲瞭,他又從(倉庫)自己的那個箱子裡把丹麥女王給他的那個丹麥本,還有他最早用的英文本,找出來對照。他說:“小張你放在這兒,一個星期以後你來取。”我再取的時候我很感動,他不僅把我提出那些問題全部解決瞭,他還又發現瞭很多。等於我們就大傢都互相信任瞭。

主持人:您今天帶瞭什麼寶貝?您翻開來給我們看看。

張福生:這個是他給我的信。

主持人:當年都是這麼著互相溝通聯系,真太厲害瞭,有心人。您看,這都是譯者的手稿。還有什麼寶貝?您今天帶來瞭《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這部作品,您跟譯者之間出現瞭什麼?

張福生:這是梅老寫的。

惺惺相惜,榮辱與共——每個成功作者的背後都有一位默默奉獻的編輯

旁白:梅益,新聞出版工作者、翻譯傢。尼·奧斯特洛夫斯基的《鋼鐵是怎樣煉成的》被譯介到中國後一直深受讀者喜愛。在各種翻譯版本中,梅益譯本的成就最高。他對該書生動、傳神的翻譯,激發瞭廣大讀者對英雄的想象,使我國讀者獲得瞭與原作相同的閱讀美感。

張福生:這一篇是最重要的,就是他怎麼翻譯《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的經過,是我要求他寫的。他後來寫得詳細,中間還病瞭一次,然後筆跡不一樣。

主持人:這都是史料啊。

張福生:非常遺憾,特別遺憾,他就是沒有看到這本書。他隻看到瞭這些(展示書籍),我在病床上給他的,他隻看到瞭這個封皮、這個殼子、還有這個(扉頁),他沒看到整書。

主持人:你看,它是梅老,就是《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這位翻譯傢,最後留下的幾行字。他說:“福生同志,今天下午你談的意見很好,很細很深,完全同意。你對《鋼鐵》的關懷令我感動,留下的一頁我看瞭看,改瞭幾個字,現付郵,希望明早上能見到。太謝謝您瞭——梅。”這個就是編輯和譯者這份情誼,他在病床上,這也算是一份托付吧,是不是?張老師,一定保存珍藏好。(展示收藏書信)您看,這都是準備好瞭,您不愧是編輯,老編輯這種細致的工作。

何啟治:他很熱愛工作,熱愛自己的工作才能做得這麼(仔細)。

主持人:一生能做熱愛的事情是幸福的,因為您熱愛的事情是人類靈魂的建築師。非常感謝兩位,也再次祝賀人民文學出版社七十歲生日快樂!

何啟治:好,我們都祝賀人民文學出版社七十歲的生日。

主持人:這也是您二位的節日,人民文學出版社的節日,也是中國讀者的節日!謝謝何老,謝謝張老師。

惺惺相惜,榮辱與共——每個成功作者的背後都有一位默默奉獻的編輯

20多年來,各版本的《白鹿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