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之前江淮汽車突然接連漲停,重大內幕或被提前滴漏

公告之前江淮汽車突然接連漲停,重大內幕或被提前滴漏

混改利好和減持利空消息公告之前,江淮汽車的股價都出現瞭極為明顯的異動。難道,這並不意味著內幕消息出現瞭跑冒滴漏?

文丨呂行 編輯丨杜海

來源丨正經社(ID:zhengjingshe)

四天之內三度漲停,江淮汽車成為近期汽車板塊的熱門股。然而這個熱門並非源於江淮汽車自身的業績改善,而是市場炒作的外部戰略投資者疑雲。

連續兩個漲停後,5月22日,江淮汽車發佈公告稱,經向控股股東江淮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下稱“江汽控股”)書面問詢,引進戰略投資者尚未形成最終方案,尚存在重大不確定性,對江淮汽車目前的生產經營也不構成影響。

這就意味著,如果內幕消息出現瞭跑冒滴漏,至少提前瞭兩個交易日。

01

或提前泄露內幕消息

江淮汽車堪稱汽車產業的混改先鋒。早在四年前,就通過吸收合並的方式,實現瞭整體上市。然而,持續下滑的銷售業績,導致混改成效並不顯著。

近期,江淮汽車的“二次混改”利好發酵,德國大眾成為市場的猜測對象:雙方此前已有多年合作,2019年相關傳聞就流傳開瞭。

與江淮汽車在動力電池領域有深度合作的國軒高科,在江淮汽車因為神秘戰略投資者而暴漲之時,也宣佈因籌劃股權轉讓事宜而停牌,背後的入股對象雖未明說,但傳聞也指向瞭德國大眾。

令正經社不解的是,國軒高科面對大股東股權轉讓事宜,及時進行瞭停牌處理;江淮汽車卻在連續兩個漲停之後,公告才姍姍來遲。

眼下,新證券法已經大幅提高瞭對證券違法行為的處罰力度。對於上市公司信息披露違法行為,從原來最高可處以60萬元罰款,提高至1000萬元;對於發行人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組織、指使從事虛假陳述行為,或者隱瞞相關事項導致虛假陳述的,最高可處以1000萬元罰款等。

對於內幕交易,即“證券交易內幕信息的知情人或者非法獲取內幕信息的人,在涉及證券的發行、交易或者其他對證券的價格有重大影響的信息公開前,買賣該證券,或者泄露該信息,或者建議他人買賣該證券的”,責令依法處理非法持有的證券,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以違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罰款。

那麼,江淮汽車控股股東將要引入戰略投資者的消息,是誰泄露瞭?又是誰在得利呢?

就在投資者還沉浸在混改利好的興奮之中時,占公司總股本7.10%的二股東建投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卻潑來瞭一盆涼水,宣佈將自本次公告日起十五個交易日後六個月內,以集中競價方式減持不超過公司股份總數的2%,減持份額達到持股總量的四分之一。

不得不讓人心生疑惑的是,這份減持公告25日晚間發佈,但當天江淮汽車股價就提前出現瞭較大波動,收跌4.55%。難道,這一信息又被某些內幕人士提前知悉瞭?

5月26日、27日,江淮汽車又是連續兩個漲停,但這主要得益於混改利好的繼續發酵:消息稱,德國大眾正就並購江淮控股50%股份展開最後談判,並購額至少為35億元;前者還將成為國軒高科的最大股東。

公告之前江淮汽車突然接連漲停,重大內幕或被提前滴漏

02

合資燃油車挑起重擔

德國大眾跟江淮汽車的緣分起源於2017年成立的江淮大眾。這傢合資車企的目標雖然指向新能源汽車領域,但首款車型嘉悅A5依然是燃油車,並於2019年11月上市。

根據江淮汽車公佈的消息,嘉悅A5是共線生產,預售價8.48萬至11.58萬元,2019年12月的銷量突破6000輛,2020年一季度累計批發銷量達到9197輛,占據瞭江淮汽車乘用車批發銷量的41%。

江淮大眾的逐漸崛起,反襯出江淮汽車過往產品的潰敗:旗下已經難有一款車型能承擔起銷量重任瞭。

從近幾年的經營業績來看,2016年是江淮汽車的分水嶺,此後歸母凈利潤在2017年、2018年連續兩年出現虧損,2019年,終於依靠政府補貼扭虧為盈,但扣非凈利潤依然虧損。

公告之前江淮汽車突然接連漲停,重大內幕或被提前滴漏

2020年一季度,由於銷量繼續下滑,江淮汽車虧損加劇:一季度營業收入為91.2億元,同比下滑37.7%,凈利潤虧損3.56億元,同比下滑650.70%。

2020年4月,得益於嘉悅A5以及後來推出的嘉悅X7兩款新車,江淮汽車乘用車銷量達到14363輛,同比增長11.4%,遠遠超出行業平均增速:同期,中國乘用車零售銷量為153.6萬輛,同比下滑2.6%。

然而,正經社認為,嘉悅系雖然靠低價打開瞭市場,但於整體業績卻並無大益。低迷途中的江淮汽車,急需更大力度的突圍。

03

26萬新能源積分待嫁

在國內新能源汽車發展早期,江淮汽車就用IEV系列占據瞭部分市場份額。2016年,江淮iev5更是用4門5座的小身材,擠入瞭新能源汽車銷量前五位。

隨著補貼退坡和裡程要求提升,對新能源汽車的投入不足以及江淮汽車的品牌劣勢都顯露瞭出來,逐漸從行業的領先者變為瞭被超越者。2019年,江淮純電動乘用車銷售5.8萬輛,同比下降8.87%,跌出瞭市場前十。

正經社認為,江淮新能源的發展雖然並不順利,但卻擁有新能源造車資質,也積累瞭足夠的市場經驗和供應鏈——同樣傳出德國大眾入股消息的國軒高科,就是江淮汽車的動力電池供應商。

此外,江淮汽車還有一個令德國大眾垂涎的優勢,就是充足的新能源積分:2019年,江淮汽車已經積累瞭26萬積分,入榜積分前十;大眾系則處於尾端,一汽大眾更是以-145274分排名倒數第一。

公告之前江淮汽車突然接連漲停,重大內幕或被提前滴漏

《乘用車企業平均燃料消耗量與新能源汽車積分並行管理辦法》規定,新能源正積分不可結轉,但在新起草的修正案中,擬規定NEV正積分可以結轉,這不僅利好積極生產研發新能源汽車的企業,也會對負積分的企業產生壓力與動力。

這就牽出瞭一樁雙方皆有渴求的買賣。對迷途中的江淮汽車而言,亟需新鮮血液的註入。對德國大眾而言,一旦入股,江淮汽車的正積分,將是補充積分的最佳選擇。【《正經社》出品】

責編|唐衛平·編輯|杜海·校對|然然

聲明:文中觀點僅供參考,勿作投資建議。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喜歡文章的朋友請關註正經社,我們將對上市公司持續進行價值發現與風險警示

轉載正經社任一原創文章,均請完整保留文首和文尾的版權信息,否則視為侵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