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拍農村情景劇:《咱村來瞭個新支書》,看似簡單,拍好太難瞭

大傢好!請關註一下回村歇歇,我是一個在農村生活創業的河北老農民。

從2013年開始創業,到2018年失敗;然後開始第二次創業,第二次創業剛開始不久,一個合夥人消失,我積攢的幾萬元花光。連路費都沒有,第二次創業暫時擱淺。

手機拍農村情景劇:《咱村來瞭個新支書》,看似簡單,拍好太難瞭

左出演老村幹的農民,右出演村支書肖楠的大學生村官,一位音樂老師

我是個喜歡搞事的農民,我想趁這個時間點,把我2019年末開始構思的長篇小說《上帝派來的村支書》,用手機來拍出來。有不是文友非常支持。可我要拍的內容距離生活太近,太真實,但拍攝就要回避一些東西,隻能拍攝“正能量”的東西。

向@劉宅宅老師討教後,一直感覺“上帝”這個詞不妥,劉老師直接說別用。於是我更改成一個平淡的名字,請您動動手指,關註一下:@咱村來瞭個新支書。

短視頻名字確定後,尋找瞭半年的參演者也找到瞭,那就開拍試試。

手機拍農村情景劇:《咱村來瞭個新支書》,看似簡單,拍好太難瞭

(新支書肖楠還在懷抱中,媽媽從河北突然回瞭四川;肖楠剛會走路,爸爸在工地上因故身亡。於是,當村幹的叔叔肖勝文傢長大。肖楠大學畢業後,在北京一傢知名農企工作,熱愛傢鄉熱愛農村的肖楠,在鄉村振興的大形勢下,2019年春天,辭掉北京的工作,回到生她養她的,冀南平原上,一個很平常的村莊:君子寨村,開始瞭她的村支書生涯……)

手機拍農村情景劇:《咱村來瞭個新支書》,看似簡單,拍好太難瞭

(圖片是穿插的回憶片段:肖楠變身為當年拋下她的媽媽)

手機拍農村情景劇:《咱村來瞭個新支書》,看似簡單,拍好太難瞭

5月28日,是我的生日,我也給自己選擇瞭一個特別的日子開始手機拍攝,農民拍農民,農民演農民的實驗。我構想得很完善,兩部手機固定,一部手機跟拍。

誰來“說戲”呢?誰來拍攝呢?誰來提示臺詞呢?全部是問題。雄心勃勃要一上午拍攝三集,搞得我滿頭大汗,汗水流進眼睛裡,說話說得口吐白沫。

拍瞭第一段,就暫停瞭。剪輯出來看看是啥效果。在剪輯時,我非常感動,這些年,由於短視頻在農村的流行,農村裡不少喜歡出鏡的人,不懼怕鏡頭,這就是很好的基礎。

手機拍農村情景劇:《咱村來瞭個新支書》,看似簡單,拍好太難瞭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創作者,文案內容隨時調整,誰說的對,就聽誰的

怎麼拍好?我感覺出,不能盲目追快,要放慢速度一次拍兩段。並且要把拍攝文案細化到便於操作。包括桌子安放位置,座位等等全部要體現在文案裡。這樣拍起來,不合適可以小調整,不能到現場拍攝瞭,文案中的“道具”不知道何處安放。

老農我這個文學愛好者,不怕內容。但是拍攝就要規避很多內容不能進入鏡頭裡,包括人物設計還不能映射到村裡的某個人,因為現在農民幾乎都刷手機。如果拍的內容讓村民認識到是村裡某個人,那就有麻煩,這就必須要繞開“負面的”,這是沒有辦法的。

手機拍農村情景劇:《咱村來瞭個新支書》,看似簡單,拍好太難瞭

今天朋友來幫助拍攝

好歹,試拍瞭三段,我們這些農民出演得不錯,就是我拍攝的不行,剪輯的不行。

好歹,咱不是要拍網絡劇,因為網絡劇是藝術。

好歹,我的目標就是要通過視頻場景人物,要講述邯鄲東部平原上農村裡發生的事情,並不是要拍大片,拍藝術片。

感謝這個偉大的時代,有瞭互聯網,有瞭手機,才有瞭這樣的拍攝嘗試,您說是不是,歡迎你也拿起手機,組建一個小團夥,一起用短視頻這種自由的形式,來為鄉村振興鼓噪吧!

手機拍農村情景劇:《咱村來瞭個新支書》,看似簡單,拍好太難瞭

拍攝搞一段落,三位還在討論。是的,我們是農民,但我們會像農民對待土地一樣,對待短視頻創作。如你有建議,可留言可私信,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