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放早春枝,與梅戰風雪,讀古詩詞,欣賞舊時光裡凌寒盛開的茶花

《花月令》說,十二月,梅香綻,山茶灼,雪花六出。

寒冬臘月,瑞雪紛紛,蠟梅飄香,山茶灼灼,這樣的冬天是多麼富有詩情畫意。

月淡玉愈瘦,雪深紅愈然。

玉梅,紅花,白雪,這三者組合在一起,真是絕配,因為它們都具有高潔的品質。

相比於梅花和雪,山茶花自又不同尋常。

它常年枝青葉綠,艷如桃李,大如牡丹,是花中的精品,深得文墨客的推崇,也留下瞭許多膾炙人口的詠茶花佳作。

現在,就和我一起讀詠茶花的古詩詞,去邂逅那些搖曳在舊時光裡的山茶花。

獨放早春枝,與梅戰風雪,讀古詩詞,欣賞舊時光裡凌寒盛開的茶花

01

山茶孕奇質,綠葉凝深濃。

往往開紅花,偏在白雪中。

雖具富貴姿,而非妖冶容。

歲寒無後凋,亦自當春風。

吾將定花品,以此擬三公。

梅君特素潔,乃與夷叔同。——明.歸有光《山茶》

賞析:山茶花的氣韻是自帶的,它葉片凝綠,花色鮮艷,不懼嚴寒,在雪中盛開。

它雖然和牡丹一樣有著雍容華貴的姿容,但卻不似牡丹那般輕佻妖冶。

它艷麗多姿,亦如松柏一樣凌寒而不凋,最早把春天迎到人間。

它真是花中的極品,一如那輔助國君掌管軍政大權的“三公”一般尊貴,亦如梅花一般高潔,堪與伯夷、叔齊比肩。

雪花飛舞,天地間一片蒼茫。忽然,一樹怒放的山茶花映入詩人的眼簾,那翠綠的枝葉,火紅的花朵,是如此的璀璨奪目,不由得令詩人眼前一亮心生歡喜。

這首詩的前四句寥寥幾筆就把山茶花的豐姿神韻刻畫得栩栩如生,像一幅畫一樣呈現在讀者眼前。

而山茶花的品性都凝聚在此詩的後八句中,它艷而不妖,凌寒迎春,尊重不遜三公,高潔不輸梅花,此處可謂境界高遠,是詩意的升華。

詩人信手拈來,有感而發,沒有刻意的抒情和修飾,樸實無華,卻散發著無限的生機和活力,流露出詩人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還有他曠達高遠的胸襟和抱負。

詩人簡介:歸有光,字熙甫,號震川,明嘉靖四十四年間進士。

與其仕途相比較,他的文學成就較高,尤其是他的散文,獨具風格,現有《震川先生集》存世。

獨放早春枝,與梅戰風雪,讀古詩詞,欣賞舊時光裡凌寒盛開的茶花

02

長明燈下石欄幹,長共松杉守歲寒。

葉厚有棱犀甲健,花深少態鶴頭丹。

久陪方丈曼陀雨,羞對先生苜蓿盤。

雪裡盛開知有意,明年開後更誰看?——宋 蘇軾《開元寺舊無花,今歲盛開》

賞析:詩的首聯點明山茶樹的位置和耐寒的品質。

山茶樹長在開元寺的庭院裡,就在那長明燈處的石闌幹旁。

它和那些耐寒的松柏一樣在嚴冬裡長青不凋。

頷聯寫花的顏色和姿態,它的葉片厚重堅硬有如鱗甲,花色有如丹頂鶴的冠子一樣紅艷。

頸聯描寫茶花的花期長和品性高。

山茶花從入秋一直開到來年春未,花期如此之長,足可以和寺院裡的曼陀羅花一樣長久地陪伴著方丈。

而山茶花又是高尚的,雖然它的雍容富貴是生來就自帶的,但是當它面對先生簡陋清貧的生活時,還是深感羞愧。

詩的尾聯感慨聚散匆匆,這棵山茶已經很久不開花瞭,今年在大雪中怒放,好像有意在迎接詩人的到訪一樣,可是,明年的此時再開花,那樹下賞花的人又會是誰呢?

獨放早春枝,與梅戰風雪,讀古詩詞,欣賞舊時光裡凌寒盛開的茶花

凌寒的山茶花是高尚的,樹下賞花的人亦是不俗的,花與人可謂互為知已矣。

隻是,人生無常,聚散苦匆匆。

今年花勝去年紅,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

詩人簡介: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嘉祐二年進士及第。

他是北宋中期的文壇領袖,唐宋八大傢之一。

其一生著述頗豐,有《東坡七集》、《東坡易傳》、《東坡樂府》、《瀟湘竹石圖卷》《枯木怪石圖卷》等作品存世。

獨放早春枝,與梅戰風雪,讀古詩詞,欣賞舊時光裡凌寒盛開的茶花

03

雪裹開花到春晚,世間耐久孰如君。憑闌嘆息無人會,三十年前宴海雲。——宋 陸遊《山茶》

賞析:從冬天下雪的時候一直開到次年的暮春時節,山茶花的花期足夠長,它的經久耐開世間的又有哪一種花能和它相媲美呢。

獨倚闌幹感嘆不已,可是又有誰人懂得詩人的憐惜之情呢。

想起在海雲的宴會上初相識,時間過得真快,轉眼間就已經過去瞭三十年。

獨放早春枝,與梅戰風雪,讀古詩詞,欣賞舊時光裡凌寒盛開的茶花

東園三月雨驚風,桃李飄零掃地空。唯有山茶偏耐久,綠叢又放數枝紅。——宋 陸遊《山茶》

賞析:風雨交加的春三月,東園裡的桃李花都已經零落成泥。

隻有這些花期長久的山茶花還在綻放,你看那濃綠的枝條上又新開出瞭許多艷麗的花朵。

陸遊的這兩首詩都是在贊美山茶花不畏嚴寒不懼風吹雨打經久不凋的美好品性,同時也是詩人自身高尚品質的真實寫照。

詩人簡介:陸遊,字務觀,號放翁,南宋著名的文學傢、史學傢和愛國詩人。

其一生筆耕不輟,詩詞文都具有很高的成就,尤以詩的成就為最,存世作品有九千三百餘首。

有《渭南文集》50卷、《老學庵筆記》10卷及《南唐書》等著述存世。

獨放早春枝,與梅戰風雪,讀古詩詞,欣賞舊時光裡凌寒盛開的茶花

山茶花的美麗和氣韻無可比擬,楊萬裡贊它歲寒不受雪霜欺,王十朋則說不是尋常兒女花。

明代的王應華則這樣吟詠茶花:亦知春已近,不畏臘猶寒。競茲艷陽色,明霞信可餐。

山茶花知道春天的腳步近瞭,它從容地綻開艷麗的花朵迎接早春的到來,並不畏懼嚴冬臘月的寒冷。

樹頭萬朵齊吞火,殘雪燒紅半邊天。

它迎著朝陽綻放,璀璨奪目,明媚鮮妍,是多麼的熱烈奔放生機盎然,春天就快來瞭……

獨放早春枝,與梅戰風雪,讀古詩詞,欣賞舊時光裡凌寒盛開的茶花

本文劉玲子candy原創,謝絕搬運和抄襲,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聯系立刪,謝謝您的關註和支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