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書,作者是朱元璋,寫的是朱傢子侄的惡行醜事

這本書,作者是朱元璋,寫的是朱傢子侄的惡行醜事

​明洪武二十年(1387年),朱元璋將各位王爺的罪證一一搜羅起來,集中編寫瞭一本《禦制紀非錄》,以警示他們改過自新。

皇子們犯下瞭什麼滔天大錯,值得朱元璋竟不在乎後世清名,鬧到如此田地呢?

《紀非錄》完整的保留到瞭今天,讓我們得以一窺究竟。

1368年,南京舉辦瞭一場盛大的即位典禮,農傢兒朱重八經過數十年的征戰,終於開創瞭大明王朝。

皇子們被分封到全國各地,開府領軍,成為當地權勢滔天的“藩王”。

朱元璋本意是讓親王們鎮守險要之地,“藩屏傢邦,磐固社稷”。

誰料這群皇子,不但不體諒父親的心意,還偏偏要反其道行之。

皇帝在宮中力倡節儉,器具多以黃銅替代真金使用。但兒子們卻在地方上擾民胡鬧,毫無底線。

01 潭王朱梓

潭王朱梓(1369-1390),朱元璋第8子,封地湖南長沙,因胡惟庸之獄牽連到其嶽丈,朱梓遂恐懼自焚而死。

因為清修《明史》中用“英敏好學,善屬文”來誇獎朱梓,我們很容易便會據此腦補出一個文質彬彬的書生形象。

可惜,腦補終究隻是腦補。

《紀非錄》序言中,朱元璋就痛心疾首的指責道:“周齊潭魯擅敢如此非為,此數子將後必身亡國除!”

到底真實的朱梓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到底做瞭什麼惡貫滿盈的事情,讓父親朱元璋如此憤慨呢?

翻開《紀非錄》,隻能說觸目驚心!

首先,這位潭王爺心理十分扭曲。

他命王府中的宮人、老婦們將人的大便做成丸子狀,然後強迫她們把這等排泄物當做美食一顆顆吃下去。

每吃一顆,朱梓都要問上一句:“好吃嗎?”

宮人們自是不敢逆王爺的意,隻能忍著惡心回答:“好吃”。

“既然好吃,那你就再吃一顆吧,哈哈哈哈哈……”

還有,朱梓酷愛欣賞人獸搏鬥。

他下令用磚砌墻,“四面縱虎其中,令軍士於內搏殺”,儼然古羅馬鬥獸場重現人間。

此外,朱梓對待不合己意的王府府官,更是毫不留情:典仗被“鐵骨朵”打死、典簿被用皮鞭抽瞭一千下而死、護衛指揮被繩子綁住腳,“倒懸井中”等等。

這本書,作者是朱元璋,寫的是朱傢子侄的惡行醜事

​02 秦王朱樉

除瞭太子朱標之外,朱元璋年紀最長的兒子便是朱樉,就藩西安開創秦王府。

作為馬皇後的次子,朱樉身份自是非同一般,就如秦王府大門上懸掛的“天下第一藩封”匾額,貴氣四溢。

馬皇後與太子朱標,一向以仁德寬大著稱於世。

不過秦王似乎絲毫沒有繼承母親與兄長的仁慈,卻在寬大方面“有過之無不及”,以至於都不在乎自己會戴綠帽子。

為什麼這麼說呢?《紀非錄》中收錄瞭當時秦王府發生的幾個案子:

“某年月日,秦王縱容元宮舊婢王婆子她兒子王二、王六任意出入秦府。”

“某年月日,秦王縱容范師婆出入宮內,以至其子范保保“假裝內官”在王府宿歇。”

“某年月日,秦王容留醫人趙小兒、劉鎖兒、杜虎兒在府內“夜宿看病”,“以至為非”。

“某年月日,秦王府打掃宮殿,搜出男子一人,在龍床上睡著。”

“某年月日,秦王喚瞎眼男子在宮門上唱詞。喚唱琵琶詞人汪德亨在宮內唱詞,過夜方出。”

隨便什麼男人,都可以輕而易舉進秦王府過夜。

而秦王對此不以為意,甚至主動邀請人傢來~

真想知道秦府王子們都長得像誰。

這本書,作者是朱元璋,寫的是朱傢子侄的惡行醜事

倚天屠龍記中趙敏郡主的原型正是秦王朱樉的王妃

​除此以外,秦王還在各地尋訪美人,鬧出瞭不少笑話。

比如他嫌棄西安的女人腳大,特地差人“於蘇杭收買女子”。

還特別交代前去辦事的陳婆子和太監吳泰,買美女一定要買“似紙上畫的一般模樣女子”。

秦王審美要求這麼高,任務自然是很難完成,惱怒的朱樉便將辦事不力的吳泰的膝蓋剜去,將陳婆子直接在杭州打死。

還有“抬取寡婦入宮”,找瞭6名妓女入府伺候的橋段。

後來,秦王終於得到瞭他日思夜想的杭州美女王氏,便將王府內大小事務盡數交予這位美女裁決:凡有事務,她說可行便行,不可行便不行。

《紀非錄》頒佈4年後,1391年,秦王因為在藩國荒淫無度,被朱元璋召還京師,後因太子朱標求情才得以放還。

03 齊王朱榑

“指揮5人,千戶9人,百戶20人,鎮撫3人,知府1人,王府官2人,舍人12人,生員4人,軍人27人,校尉200人……”

這不是明朝哪個地方的官員名錄,而是被青州的齊王朱榑所殺害的受害者清單!

自從洪武十五年(1382年),齊王就藩青州之後,這座歷史名城就變成瞭煉獄。

與同母弟潭王朱梓一樣,但他的殘暴遠非潭王能及。

上文所列的名單正是出自《紀非錄》,前後共有官吏及他們的傢屬482人被齊王和他的手下殺害。

另外,齊王在封地“起蓋僧寺”“築土山”,山東與湖南相距四千裡地,卻派人“往長沙放筏”,如朱元璋所寫“如此勞人,自古所無”!

甚至於,山東各地送交朝廷的文書,齊王都強令必須要他驗過之後,“方許入遞”。

包括山東州縣官學裡的生員,都免不瞭被齊王征召入府當“使喚奴仆”。

這本書,作者是朱元璋,寫的是朱傢子侄的惡行醜事

魯荒王“九旒冕”

​04 魯王朱檀

一同胡鬧的還有山東曲阜的魯王朱檀,年紀輕輕沉迷煉丹,“服食龍虎固真等丹”,以至於中毒失明,不過20歲便“燥毒致死”。

朱元璋對朱檀這個兒子深惡痛絕,在他死後賜“荒”字為其謚號,稱魯荒王。

荒王墓已被考古發掘,現陪葬品陳列於山東省博物館。

有意思的是,墓中還出土瞭元朝魯國公主祥哥剌吉所收藏的宋代書畫。

這本書,作者是朱元璋,寫的是朱傢子侄的惡行醜事

​05

即便六百年之後的我們,看到這群天潢貴胄的所作所為,都不免一陣心驚,朱元璋當年的心情可想而知。

正如他自己所說:“使吾垂老之年,皇皇於宵晝,驚懼不已”。

經歷過元末農民戰爭的朱元璋,深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的道理。

潭、齊諸王“將所封軍民一概凌辱”,將來恐怕“有累於傢邦”。

所以他將兒子們的罪行編為《紀非錄》一書,希望他們“朝暮熟讀,以革前非,早回天意,庶幾可免”。

隻可惜終明之世,藩王為害地方之事,始終未能解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