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始人跑路 債主忙著瓜分資產,誰為1300萬小黃車用戶做主?

從2018年12月17日ofo實施新的退押金政策以來,一個月過去瞭,外界幾乎對具體進展一無所知,ofo官微僅發佈三條信息,無一與用戶押金有關,但壞消息還是一個接著一個地傳來。

債主加速與用戶爭奪小黃車資產

上個月初,北京ofo總部大樓的退押金隊伍經多方幹預,轉為線上退押金處理後,當漫漫長龍分散到中國的無數角落後,即便超過1300萬的龐大用戶群也無法匯聚當初的憤怒,漸漸變為無數個體的無奈,不過,精明的債權人、股東們在此期間卻沒有閑著。

創始人跑路 債主忙著瓜分資產,誰為1300萬小黃車用戶做主?

據全天候科技報道,2019年以來,ofo運營主體—-東峽大通(北京)管理咨詢有限公司已被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蘇州工業園區人民法院、西安市長安區人民法院等多個法院列入多個案件的被執行人名單。

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1月1日-21日,東峽大通被列為被執行人的案件高達26起,涉及的執行標的從數千元到數千萬元不等,總金額高達1.41億元,其中,僅1月16日立案的一起案件涉及執行標的就近8100萬元。

得到消息較晚的海外合作夥伴也迅速加入這場討債大軍。去年12月底,新加坡當地媒體Today報道稱,至少兩傢公司向ofo索取物流欠款,金額超過51.1萬美元。

這些後知後覺的債權人雖然沒有趕上2018年10月的那趟早班車,現在醒過神後,也在悄悄加緊瞭這場與用戶爭奪資產的步伐,且話語權也較後者大得多。

聯合創始人關鍵時刻離場創始人跑路 債主忙著瓜分資產,誰為1300萬小黃車用戶做主?

在小黃車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人事又現震蕩,1月17日,小黃車另一個運營主體、戴威任法人代表的北京拜克洛克技術服務有限公司發生重大工商事項變更,ofo兩位聯合創始人張巳丁、薛鼎退出股東。

張巳丁系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2015屆碩士,薛鼎則為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2015級碩士,四年前,二人與戴威等人共同創立瞭國內第一傢國內共享單車企業。張巳丁被譽為ofo“文案大拿”,在2017年第四屆世界互聯網大會上,他曾公開表示,作為全球最大的共享單車平臺,ofo要做一傢百年企業。大話言猶在耳,斯人已抽身而去。

ofo官方對外表示此“系子公司正常業務調整”,但明眼人很清楚,最核心的股東已經開始跑路。事實上,近期動作頻頻的拜克洛克也不得不讓人浮想聯翩。

2018年12月19日,拜克洛克參與設立瞭新公司北京玖銀未來信息咨詢有限公司。玖銀未來註冊資本為9000萬元,拜克洛克、玖富集團旗下北京九狐時代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認繳出資金額分別為3690萬元、3600萬元,占比分別為41%、40%。戴威顯然擔心原有公司賬戶存在被凍結風險,而新公司的股權結構以及資產更加清晰,有利於撇清過去的責任。一周後,拜克洛克又將股權質押股權給九狐時代,但所獲款項卻不知去向。

至於東峽大通,由於主體為OFO (HK) LIMITED,後者股權結構不明,目前無法瞭解到其股東層面是否有變。

創始人跑路 債主忙著瓜分資產,誰為1300萬小黃車用戶做主?

戴威:你欠用戶一個說法!

當財大氣粗的債權人拿起法律武器維護自己的權益時,當好友兼股東可以動用私交從容跑路時,戴威卻一再發佈“安民告示”,“請廣大用戶耐心等待,我們承諾依序妥善處理好押金事宜,請廣大放心!” 在接受媒體公開采訪時,戴威甚至親口表示,ofo目前很困難,但資金情況正在好轉,退押金沒有問題。然而,這樣一位已經被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采取限制消費措施、列入“老賴”名單的特殊人士卻缺乏任何實質性的表示。

創始人跑路 債主忙著瓜分資產,誰為1300萬小黃車用戶做主?

當前的ofo資產與負債到底處於什麼樣的狀況?小黃車正在采取哪些積極措施處理有關問題?進展如何?用戶退押金到瞭哪一步?多少人已經拿回自己的押金?其他用戶還需要多久才能拿到?ofo處置資產所獲款項去向如何?兩位聯合創始人跑路時,雙方到底作瞭怎樣的交易?如何有效防止資產轉移……

這一系列問題至今沒有任何人作出過正式回應,上千萬正在無奈等待的用戶有權利知道真相,而不是聽任ofo的所有資產在極其不透明的處置過程一點一點流失殆盡,空等一場。

與小黃車陷入危機的同時,主要的共享汽車玩傢之一途歌亦宣佈結束運營,處理用戶押金事宜,不料,待用戶安定之後,很快表演瞭一出人去樓空的戲碼。就目前的表現來看,戴威似乎並沒有比途歌拿出更多的誠意,ofo會成為下一個途歌,一夜之間莫名其妙的銷聲匿跡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