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傷人致死逃24年後自首:沒有綠碼,我走投無路瞭

5月3日當日杭州氣溫最高達到34度,下午五時許,太陽還沒落山,天氣還是十分悶熱。一名中年男子邁著沉重的步伐走進瞭杭州喬司派出所投案自首。

“警官,我要來投案自首。”這句話引起瞭在場民警的註意,“是什麼事情要自首?”民警引導他坐下後,他還沒有開口敘述,就忍不住崩潰的情緒,抽噎起來。男子自稱為時某,甘肅省清水縣人,24年前因為一件瑣事夥同他人將同村村民傷害致死後就一直潛逃。時某,1972出生,今年48歲。而眼前的男子看上去有60多歲,平頭短發已有大半花白,身上所穿衣物也是十分破舊,黑色皮鞋更是積滿瞭塵土,顯得又舊又臟,整體是十分落魄。

男子傷人致死逃24年後自首:沒有綠碼,我走投無路瞭

原來這二十四年來,時某就一直沒有身份證也沒有手機。當年犯案出逃時,身上也沒有帶行李和隨身物品。這麼多年就是四處打打零工,因為害怕被抓也沒有深交朋友,更不敢和傢裡人聯系,多年來一直是獨身一人。之前在溫州打工,後聽工友說餘杭這裡好找工作,於是便前往這裡。

男子傷人致死逃24年後自首:沒有綠碼,我走投無路瞭

5月1號到杭州餘杭後,因為沒有身份證和綠碼,所以在找工作時四處碰壁,想要出去找個地方住宿也要這兩樣,就是進個商店買點生活用品也需要出示綠碼,可以說杭州城內你隻要出門,綠碼就如同手機一樣,是必不可少的。而時某卻恰恰沒有這兩樣,他找不到住處,也找不到工作,隻能在街頭流浪。杭州城對於他而言可以說是銅墻鐵壁,讓其無處藏身,最後被逼的沒辦法隻好到喬司派出所投案自首。

男子傷人致死逃24年後自首:沒有綠碼,我走投無路瞭

擁有綠碼,本身需要填寫一套詳細個人信息,作為潛逃殺人犯而言,這正是他最懼怕的,以至於流浪街頭,生命和自由如何選擇,經過權衡之後,其選擇瞭後者,綠碼的‘通行證’作用值得借鑒推廣。或許健康碼自己都不知道,也能辦到張學友演唱會才能辦到的事。從整個案件來看,該逃犯是‘走投無路’選擇自首,而不是良心發現,該嚴判還是得嚴判。

男子傷人致死逃24年後自首:沒有綠碼,我走投無路瞭

疫情期各種各樣的逃犯,有的因心理崩潰自首,有的海外逃犯擔心國外疫情嚴重天天擔驚受怕,主動回國自首,有的因為查看綠碼而被逼自首。逃犯:算瞭,綠碼算你狠,我逃過瞭太多防線,終究逃不過你的掌心……據說前段時間隔離時期,那些熱情的大爺大媽志願者把間諜,逃犯還有婚外情的都給揪出來瞭,你說厲不厲害,這給本來沉重的疫情添加瞭不少詼諧幽默。

男子傷人致死逃24年後自首:沒有綠碼,我走投無路瞭

筆者認為這次疫情期間,因為增加瞭卡口,加強瞭全國人員檢查密度,很多多年未破獲案件,或者在逃嫌疑人都被相繼告破或者抓獲犯罪嫌疑人。我想這是之前大傢所沒有預料到的,到這正詮釋瞭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的那句話,所以作為公民應該遵守國傢法律法規,千萬不要因為一時沖動觸犯法律!綠碼的作用遠遠超乎想象,大夥覺得“綠碼”制度是否可以長期堅持執行下去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