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回傢途中意外身故,兇手竟是一條狗,主人態度讓人心寒

文稿來源於《晚間800》

記者:廖要要

原創發佈禁止轉載

42歲婦女不幸喪命,元兇竟是一條黑狗

劉某是江西宜春靖安縣人,2019年10月1號下午六點多,劉某42歲的妻子肖某娥在下班回傢的途中遭遇一條黑狗撞擊,不幸身亡。事發地點附近一傢汽修店的公共視頻記錄瞭事發當時的情況,視頻顯示,當時肖某娥駕駛著一輛電動車行駛在沿河路上,當她行駛到沿河路地上組路口時,道路右邊突然竄出瞭一條黑狗,黑狗將駕駛電動車的肖某娥連人帶車撞倒後,迅速朝著馬路對面躥去。10月7號,在醫院搶救瞭七天後,肖某娥最終不幸身亡。

女子回傢途中意外身故,兇手竟是一條狗,主人態度讓人心寒

狗撞死騎車人,是否屬於交通事故呢?葉小芬和繆宏韜兩位律師認為,這是一個非常經典的交通事故案例,根據我國道路安全責任法規定,車輛在行駛過程中,因為過錯或者意外發生的人身傷害或者財產損傷均屬於交通事故。

女子回傢途中意外身故,兇手竟是一條狗,主人態度讓人心寒

不過,另一位歐陽林律師卻認為狗撞人不屬於交通事故。因為道路交通安全法中,所涉及的交通三要素是人、車跟道路。狗是沒有路權的,它並不是法律認可的道路參與者和交通參與者。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七十八條規定:飼養的動物造成他人損害的,動物飼養人或者管理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但能夠證明損害是因被侵權人故意或者重大過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擔或者減輕責任。律師們認為,由於死者肖某娥駕駛電動車時沒有戴安全帽,對自己的死亡後果應當承擔一定的責任,但是主要的責任,還是應當歸責於這條黑狗的主人。

目擊者道出實情,案件陷入僵局

肖某梅是死者肖某娥的二姐,案發當時,她也騎著電動車行駛在事發路段。肖某梅說,當時她看到妹妹肖某娥的手拉著一個年輕女孩。事發後,他們四處打聽,想要搞清楚悲劇發生的前後經過。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們得到瞭一段行車記錄儀拍下的視頻。視頻顯示,肖某娥被撞倒在地後,身旁出現瞭一個身穿白衣的年輕女孩,而在馬路對面,站著一名中年婦女。

女子回傢途中意外身故,兇手竟是一條狗,主人態度讓人心寒

行車記錄儀裡出現的那名中年婦女叫舒某,肖某娥的傢人找到她,詢問事發經過。舒某

說,當時她正在散步,路旁突然竄出瞭一條黑狗,正好撞上騎電動車路過的肖某娥,肖某娥連人帶車倒地後,黑狗迅速逃向對面,消失不見,而距離黑狗從路邊竄出不到兩秒鐘,那個年輕女孩緊跟著黑狗從路邊跑出來。汽車修理店的公共視頻,也隱約能夠看到年輕女孩的身影。

舒某的證言效力如何,律師們有著各自的看法。但是對於死者肖某娥的傢屬來說,他們已經認定,視頻中的年輕女孩就是肇事黑狗的主人。最終,在交警部門的努力下,找到瞭年輕女孩蘇某,她就住在距離事發地點兩百米左右的地方。在蘇某的傢中,交警也發現瞭一條大型黑狗。

女子回傢途中意外身故,兇手竟是一條狗,主人態度讓人心寒

隨後,交警提取瞭蘇某傢黑狗的狗毛,將其與發生碰撞時的黑狗殘留在事發電動車上的狗毛進行鑒定。但卻沒能找到能夠做動物毛發基因比對的機構。而接下來一件事情的發生,更讓肖某娥的傢屬難以接受。劉某說,妻子肖某娥生前在靖安縣城的一傢手機商城工作,發生意外時屬於下班途中,依法可以申請工傷認定,但由於交警沒有出具交通事故認定書,隻出具瞭一份交通意外事故證明,導致他們無法啟動工傷認定程序。交警表示,由於鑒定結論還沒出來,他們無法出具交通事故認定書。

女子回傢途中意外身故,兇手竟是一條狗,主人態度讓人心寒

疑似肇事黑狗消失,律師支招維權

由於交警沒能出具交通事故認定書,導致傢屬無法申請工傷認定,獲得賠償更是遙遙無期。而這一切的根源在於,相關的鑒定結論還未出來。這讓死者傢屬十分焦慮,後來,又發生瞭一件讓他們憤怒的事情,那條黑狗突然消失瞭,而黑狗的主人也無法聯系上。

繆宏韜律師認為,從事發地點附近汽車修理店的公共視頻裡可以看到,肇事黑狗是在下午六點零六分十二秒從路邊樹叢中竄出來的,兩秒鐘後的六分十四秒,白衣女孩緊跟著從樹叢裡走瞭出來。如果說蘇某不是狗的主人,她不太可能在短短幾秒之內出現在現場。除此之外,繆宏韜律師認為,從這隻狗逃竄的方向和現有證據看,基本能夠認定狗主人的身份。受害方始終認為,蘇某就是撞死自己親人的那條黑狗的主人,但在狗毛鑒定結論出來之前,當地交警部門卻難以認定狗主人的身份。

女子回傢途中意外身故,兇手竟是一條狗,主人態度讓人心寒

最終,在繆宏韜律師的幫助下,受靖安縣交警大隊事故處理中隊委托,江西求實司法鑒定中心對電動車上提取的狗毛以及狗籠裡采集的狗毛進行瞭同一性認定。2019年12月31日,江西求實司法鑒定中心公佈瞭鑒定結論:認定電動車上采集的狗毛與狗籠采集的狗毛具有同一性。這就可以認定肇事的黑狗是蘇傢的,根據法律規定,侵權人要承擔侵權責任。

女子回傢途中意外身故,兇手竟是一條狗,主人態度讓人心寒

繆宏韜律師建議受害方傢屬直接向法院,就動物侵權提起民事訴訟,持生效的民事判決書再到交警部門出具事故認定書,交警出具認定書之後,再進行工傷認定的申報,按照工傷的流程進行賠償。如果侵權案敗訴還是可以向工商部門去提起工傷認定申請,如果工傷部不予認定,就向上級部門或者是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