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性疼痛不能忍,及時診治是關鍵

作者:李惠鈺

疼痛是所有疾病中最常見的癥狀之一,同時慢性疼痛更是一種疾病。目前,疼痛已成為繼心腦血管疾病、腫瘤之後的第三大健康問題,嚴重影響人們的健康和生活質量。但是,目前公眾對於疼痛的疾病知曉率隻有14.3%,慢性疼痛患者的就診率不足60%,經過治療後,完全緩解率不足20%。

2020年是全球預防疼痛年。6月13日,由輝瑞普強主辦的首屆“普道•無痛”疼痛峰會在線上召開,諸多國內外專傢圍繞疾病機制、臨床實踐、患者管理等多個維度探討疼痛相關內容,並聯合疼痛科、骨科、風濕免疫科、神經內科四大科室,共商中國疼痛領域發展未來之路。

疼痛表現復雜多樣,及時診斷治療很關鍵

數據顯示,全球慢性疼痛的患病率約為38%,其中發達國傢患病率為37%,發展中國傢患病率為41%,且女性慢性疼痛患病率均高於男性,頭、肩、腰是慢性疼痛的主要部位。

在我國,慢性疼痛患者超過3億人,且每年以2000萬的速度增長,從1990年到2017年骨關節炎患病率增加瞭2.35倍;2016年腰痛患者約有6730萬人;2017年頭痛患者約有4.83億人;16%的住院患者具有神經病理性疼痛;超過60%的癌癥患者存在疼痛,其中又有超過65%的患者為中重度疼痛。

中日友好醫院疼痛科主任樊碧發教授表示,疼痛是繼呼吸、脈搏、血壓、體溫之後的第五大生命體征。慢性疼痛患病人數多,可導致患者情緒、睡眠障礙。由於慢性疼痛治療時間長、花費大,帶來沉重的經濟和社會負擔。中國患者疼痛控制不足,患者和醫生觀念有待提高,使得我國在疼痛領域存在著巨大的未被滿足的治療需求。疼痛需要多學科、多維度進行管理,同時需要倡導科學規范化鎮痛觀念。

根據疼痛持續的時間,疼痛可分為急性疼痛和慢性疼痛。急性疼痛通常由創傷、手術或者疾病引起,持續時間較短;慢性疼痛則持續時間較長,一般在三個月以上仍無法緩解,被稱為“不死的癌癥”。臨床上,疼痛可由多種原因引起,發生機制復雜,表現具有多樣化和差異化,即使病因相同,每個患者癥狀也不盡相同,並會隨時間而變化,為臨床診斷帶來諸多挑戰。

四川大學華西醫院骨科裴福興教授表示,急性疼痛往往是疾病的一個癥狀,通常提示人們及時就醫看病,它會隨著原發病的治愈而消失。手術後出現的急性疼痛是組織損傷和炎癥反應引起的疼痛,應當積極進行預防性和多模式鎮痛緩解疼痛、促進康復。如果術後急性疼痛,不能在初發時有效控制,將會發展為慢性疼痛;術後慢性疼痛的發生率約為10%。多種因素可促使急性疼痛轉變為慢性疼痛,其中中樞和外周敏化是主要機制。因此,術後應采取積極的疼痛管理和多模式鎮痛預防慢性疼痛的發生,是醫護人員的職責所在。

近年來,隨著對疼痛疾病的深入研究,炎癥反應與中樞敏化在慢性疼痛的發生中越來越受到關註。北京協和醫院風濕免疫科李夢濤教授表示,慢性疼痛是風濕免疫科常見癥狀且病程長,可由多種因素和機制引起,常難以治療。炎癥和中樞敏化是炎癥性疾病疼痛發生和維持的主要機制。炎癥性疼痛應采取綜合治療與管理,藥物治療是疼痛管理的核心組成部分。

與會專傢還提到,鑒於目前在慢性疼痛診斷和治療方面存在的挑戰,需加強對其規范診斷和治療的推廣。在使用藥物治療時,盡量選擇起效快,安全性佳,藥物相互作用少的藥物。對於骨關節炎疼痛管理,如何平衡抗炎、止痛作用及避免藥物副作用,是非常重要的。

多學科聯合診治,開啟疼痛管理新時代

盡管慢性疼痛在治療上取得瞭長足進步,但因疼痛可發生於身體任何部位,病因復雜多樣,治療上仍需要加強骨科、疼痛科、風濕免疫科、神經科等多學科團隊協作,通過整合各科室的優勢資源,更及時明確地診斷疼痛,制定最佳治療方案,推進疼痛的精準化、規范化管理,從而改善患者預後,提高疼痛治療的整體水平。

此外,與會專傢表示,為瞭更好地管理疼痛並幫助患者加速康復,在多學科共同努力下,有必要加強對疼痛規范診斷和治療的推廣,提高標準化鎮痛管理的臨床能力;與此同時,也需向大眾積極普及疼痛相關知識,引導大眾樹立科學鎮痛理念,當出現不明原因的疼痛時,及早就醫,積極給予有效治療,以防身體遭受更嚴重的損害。

輝瑞普強大中華區首席醫學官於巍表示,接下來,輝瑞普強將繼續推進疼痛相關疾病的防治事業,通過積極與有關政府部門、醫療機構、學術組織等各方面合作支持“中國疼痛藍皮書”“中國疼痛健康綜合指數”“普道·無痛”系列學術會議等項目,開啟無痛中國行,助力中國疼痛患者管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