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鵬論:反脆弱就是不斷地打怪升級 不能停

上天給瞭你太多崎嶇的路,就註定會給你更多的才華。

——坤鵬論

坤鵬論:反脆弱就是不斷地打怪升級 不能停

有人在看過塔勒佈的觀點後,會說,反脆弱沒那麼玄乎,也不新鮮。

不就是梅花香自苦寒來、一將功成萬骨枯嗎?

沒錯,塔勒佈自己也表示,他是一個經驗主義者,他的思想其實傳承自一些古老的智慧,那些曾經人人都知道的智慧。

隻是越來越驕傲的現代人,已經將這些全部拋棄,從而迷失瞭自我。

所以,塔勒佈不是先知,他更多是在引導人們回歸那些真正值得珍視的傳統。

這個傳統是——放棄機械化的舒適性,挑戰隨機性,從而獲取反脆弱性。

正如《孟子·告子下》中那篇膾炙人口的名言:

“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還有人說,反脆弱的核心是​可選擇性。

​錯!

反脆弱指的是​系統本身,比如:我們每個人都具有反脆弱性,隻是強弱不同。

隻有你的反脆弱性越強,你在波動、不確定、隨機中可選擇性才大。

可選擇性​是反脆弱的特征,而不是核心。

這就跟“想要得到什麼,​首先要讓自己配得上才行”,是一個道理。

還有人說,別長篇大論,直接告訴我​答案!

凡是這樣的人,請您走吧,​不送!

如果是坤鵬論其他文章,您說這話,我會反省。

但是,這種分享名著的文章,如果還嫌長,咱們還是直接分道揚鑣吧!​

為什麼反脆弱比脆弱和強韌更厲害?

這裡面就牽扯到《反脆弱》中的核心思想——穩定和無壓力是人生大忌,隻有一直處於一定壓力之中,人才會越挫越勇,才會打造出自己的反脆弱系統。

簡言之,如果讓坤鵬論用一句話總結反脆弱,就是:

——壓力是反脆弱的核心動力,且不能停!

人的最大特點就是在壓力中成長。

當然,壓力也分好與壞,後面會詳細和大傢分享。

遊戲世界不斷的打怪升級就是反脆弱最好的比喻。

每一次讓你升級的怪物,都是那些級別和你相近的怪物。

級別太低的怪物,打瞭不漲經驗,級別太高,過去就是找死,基本就是被秒殺。

今天,坤鵬論就專題講講《反脆弱》中的壓力。

坤鵬論:反脆弱就是不斷地打怪升級 不能停

一、毒物興奮效應

昨天講的米特拉達梯式解毒法,通過持續不斷攝入不致命的有毒物質,最後對該物質產生免疫力。

這小劑量的毒物就是壓力,它實質上有利於機體健康,能起到藥物的治療作用。

後來,藥理學傢為這種攝取一定劑量有毒物質會使你更強壯的現象,起瞭專有名詞——毒物興奮效應。

一點點危害,一定的壓力,隻要不是很多,隻會造福機體,使其成為更好的整體,因為它會觸發一些過度反應。

對,過度反應,請記住這個名詞先。

1888年,德國毒物學傢雨果·舒爾茲發現,小劑量的毒藥能夠刺激酵母發酵,大劑量毒物則會造成傷害。

二、人類吃蔬菜是因為它們有毒,中藥也一樣

再比如:有些研究認為,蔬菜的好處可能並在於提供我們所說的維生素,而是因為植物往往用體內的毒素來保護自身免遭傷害,特別是抵禦食草動物的侵害。

而人類如果攝入適當數量的植物,那麼這引起毒素可能會刺激我們的肌體發展,其實也就是有限的低劑量毒素有益健康。

從這個角度,中藥的原理就可以講得非常通暢瞭。

神農氏勇嘗百草,其實就是在驗證各種植物的毒性。

而中醫的草藥則是,經過世世代代臨床實驗證明,含有消滅或是抵禦相應病毒毒素的植物。

老話說——凡藥三分毒,如此看來,真是再智慧不過瞭。

那為什麼現在的中醫和中藥似乎不太靈驗?

許多老中醫明確表示過,草藥都人工養殖瞭,藥效降低。

其實也就是溫室裡,沒有傷害下,植物自然也會變得越來越安穩,不斷遺傳進化下,毒素越來越稀少。

這也是為什麼沒事別吃亂中藥,但凡能夠有效治療某種病癥的草藥,自然其中的某種毒素就會更強,食用過量,就相當於服毒過多瞭。

在看完這部分後,坤鵬論也基本算是懵懂瞭一件事:

以前有位同事,因為看電視養生節目說西紅柿如何如何好,於是一天三餐全是西紅柿。

結果卻得瞭一種皮膚怪病,令很多醫生束手無策。

同樣,我們也該知道,最好的食療就是五谷雜糧均衡地吃。

原因——隻要是植物,都有毒素。

坤鵬論:反脆弱就是不斷地打怪升級 不能停

三、想健康?保護好自己寶貴的饑餓感吧!

而定時過量攝入食物,則是讓人們沒有瞭饑餓的壓力,剝奪瞭人類的饑餓壓力源。

其結果就是造成卡路裡超標,阻止人類的肌體充分發揮其潛力。

實驗也早已經證明,限制卡路裡的攝入量能夠使人活得更健康。

我們對饑餓的反應,也就是人體自身的反脆弱性,但它被低估瞭。

我們的父母一直告訴我們,早餐要吃飽,這樣才能足以支撐半天的操勞。

實際上,這是錯的。

首先,將谷物和其他類似食材作為早餐主食的想法,正逐漸被證明有害於人類健康。

吃早餐並不能帶來什麼好處,除非你在吃早餐前已經辛苦工作過。

人們還沒有辛苦工作之前就供應食物,無異於迷惑瞭他們的身體信號系統——我已經勞動過瞭。

有充分證據表明,間歇性的剝奪食物可以對許多機體功能產生有益影響。

比如:集中營的囚犯在食物限制的第一階段反而很少生病。

人類的反脆弱性往往會在饑餓的壓力下通過某些基因的升級來顯現。

很久以前,俄羅斯就開始采用嚴格的饑餓療法刺激病人機體系統,治療糖尿病。

我們一直沒有找到讓我們在健康狀態下增強體質的藥品,原因隻有一個,大自然早就給瞭我們這個神奇藥丸。

四、創新由壓力之下的多餘能量成就

塔勒佈認為,創新同樣也需要壓力才能激發——“首先,嘗試惹上麻煩,我的意思是嚴重的但並不致命的麻煩。”

有句拉丁諺語說,藝術傢成長於饑餓之中。

古羅馬詩人奧維德認為,困難喚醒瞭天才。

人類對於壓力和挫折的過度反應所釋放出來的多餘能量成就瞭創新。

真正的創新不可能在溫室中誕生,更不是來自於體制的資金支持,或是通過規劃來實現,比如:把員工送到名牌大學深造;由知識創新和創業學教授進行培訓;聘請顧問等。

從工業革命到矽谷的誕生,真正的創新,屬於那些從未受過高等教育的技術人才和創業者,是他們對各類技術飛躍做出瞭絕大部分的貢獻。

所以,挫折、困擾甚至苦難,一直是推動個人和人類社會進步的動力。

當遇到適度壓力時,人會產生過度反應,比如:身體機能產生變化、力量和智力迅速達到峰值、甚至還提升峰值。

曾經C羅的宣傳海報上有這樣一句話:上天給你瞭太多的才華,就註定不會給你太平坦的路。

坤鵬論認為應該改為:上天給瞭你太多崎嶇的路,就註定會給你更多的才華。

永遠牢記,人是因為努力而優秀,不是因為優秀才努力。

愛好也是做瞭之後才知道是不是愛好,它從來不會在沒做過的時候就被提前預知。

五、還有哪些例子?

人在壓力之下過度反應迸發力量的例子還有:

▶就像好馬與劣馬一起賽跑,最終隻會越跑越慢,人隻有和更優秀的對手比賽,才能越戰越勇。

▶如果你有急著要完成的事,最好交給辦公室任務最繁忙或第二繁忙的人去做,因為人一旦忙起來,往往會在其他任務上也更為積極。

▶演講時最好是輕聲細語,甚至稍微降低音量,不那麼響亮,這樣才能讓觀眾必須努力才能聽清,有助他們切換到積極的思維模式。

真正的實力從來不用嗓門來證明,反而越是虛張聲勢地呼喊,越是心虛的表現。

建議大傢去看看管理學大師德魯克的演講,他的講話風格完全不同於裝腔作勢的演講傢,自然、親和力。

▶人在有一點點背景噪音的地方才會更好地集中精力,就像許多人喜歡坐在咖啡館寫作,甚至有人會在類似海浪聲這樣的白色噪音下睡得更香甜,而這些小小的幹擾就像毒物興奮效應一樣,但過瞭一定的臨界點就不妙瞭。

▶學習外語最好的辦法是,到使用該語言的國傢去,生活工作上半年,“囚禁”掉你的母語,將自己完全置身於全是外語的壓力之中。

▶反脆弱性能夠喚醒人們肌體的應激反應,對壓力和傷害做出過度反應,生活中最常見也最具反脆弱性的事情莫過於愛恨情仇。

塔勒佈在《反脆弱》中還舉瞭個他自己的例子。

在其《黑天鵝》出版後,由於披露瞭金融界的不少內幕,他收到瞭各式各樣的威脅。

他自己也曾很擔心,經常懷疑有人跟蹤他。

有人建議他雇幾名保鏢。

後來,塔勒佈經過思考後決定,“與其雇用保鏢,倒不如自己變成一名保鏢,或者看起來像一名保鏢。”

他找到瞭一名已經60歲的教練,體重130公斤,因為體重和喜食蛋糕,所以被人起瞭個名號叫“蛋糕”。

但是,塔勒佈並沒有和“蛋糕”直接學習,他靠的是看人傢訓練偷學。

簡單來說,“蛋糕”采取的是極限健康法,就是在健身房內先利用一小段時間專門於提高過去的舉重紀錄——曾經舉起過的最大重量。

這種鍛煉方式以嘗試超越紀錄一兩次為限,全力以赴做到極致,但不需要重復嘗試。

隨後把剩餘的時間用於休息和享用巨無霸牛排上。

塔勒佈堅持練瞭4年後,他驚喜地發現,生理狀況不僅超越過去,而且不斷改善。

不過,這件事也有個缺點,就是在讀者見面會的時候,讀者都難以相信這個長得像保鏢一樣的傢夥就是作者嗎?

顯而易見,極限健身法就是典型的通過不斷增加壓力,使得人的身體機能更強大。

坤鵬論:反脆弱就是不斷地打怪升級 不能停

六、貓和洗衣機,有機體和機械體

塔勒佈認為,任何有機體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反脆弱性。

什麼叫有機體?

塔勒佈用瞭一個比喻——貓和洗衣機。

貓代表有機體。

洗衣機則代表與有機體對立的機械體。

而且,有機體不一定非得是生物體,但它必定與生物體有著某種程度的類似。

組成有機體各部分之間的聯系也不是單向的,而是復雜如蛛網,還會互相傳遞信息。

社會活動、經濟活動、市場活動,甚至觀點、謠言的傳播,都是有機的,更接近於貓。

所以,這些有機體都有著一個共同的特點——在一定壓力之下,可以受益。

但是,機械體,卻會在壓力下衰竭或折損。

就像1892年德國一位外科醫生揭示的沃爾夫定律,他證明如果定期給骨骼以一定的壓力則有益於骨密度的上升。

但是,盤子、汽車或其他非生物體則沒有這種特征。

其實,塔勒佈所說的有機體,就是坤鵬論介紹過的復雜性科學的復雜性系統。

在《反脆弱》分享之後,坤鵬論會總結一下復雜性系統,到時我們兩相對比,你的認知會再次提升。

總的來說,凡是有機體,越敲打越壓它,越增加它的波動性,越給予它隨機性和不確定性,它越茁壯地成長。

那句話怎麼說來著?

——壓力(困難)像彈簧,你弱它就強,你強它就弱。

坤鵬論:反脆弱就是不斷地打怪升級 不能停

七、人為什麼最終難逃死亡?

人具有自我修復能力,這個毋庸置疑,但是,那為什麼最終難逃死亡呢?

坤鵬論發現,這個問題我們從來沒有認真思考過。

有人說,人類的死亡是符合物質守恒定律的,沒有任何生物能夠違背這個定律。

既然如此,為什麼造物主不直接創造可以永生的人呢?

首先,塔勒佈認為,衰老是功能失調和老化的結合,其中老化無法避免,但功能失調是可以避免的。

而功能失調就是一種舒適生活下的文明病。

現代人的血壓指標會隨著年齡的增長而惡化。

但在狩獵采集時代的人類,並沒有這個現象,除瞭在他們終老前的一小段時間。

塔勒佈表示,現代人的衰老,很大程度是因為缺少壓力,從而壓抑瞭生命內在的反脆弱性的結果。

對於為什麼一切生物或本質上類似於有機體的事物的生命都是有限的?

因為一個物種作為整體,它喜歡壓力、隨機性、不確定性和混亂。

而其中的個體生物則相對脆弱,不喜歡壓力,喜歡確定性、穩定。

顯然整體和個體是有矛盾的。

但是,胳膊拗不過大腿,整體利用進化來不斷增強自己的反脆弱性。

這個進化就是通過基因傳遞。

基因其實就是一種信息,壓力和隨機性對個體進行沖擊,確保優勝劣汰,適應不瞭壓力和刺激的個體會死亡,但它完成瞭利益輸送,其他個體生存瞭下來,這些生存下來的個體特征改良瞭整體。

基因傳遞的信息就叫遺傳代碼。

而基因像物種整體給每個個體植入的芯片,雖然存在於個體身體裡。

但它根本不關心所在個體本身的利益。

甚至恰恰相反,它會破壞周圍許多東西。

羅伯特·特裡弗斯意識到瞭基因與生物之前的競爭關系,提出瞭著名的“自私的基因”概念。

遺傳代碼是一代一代復制、繼承的,並在下一代會有改進。

我們看到,大自然的成員一旦不再具有生育能力,也就是無法再復制遺傳代碼,它的用處就不大瞭(特殊情況除外,在群居動物中,比如:人群和象群,需要祖母幫助其他傢庭成員撫育後代以統領族群)。

《反脆弱》中這樣認為,大自然更喜歡在信息層面,也就是通過遺傳密碼讓遊戲繼續下去。

所以,有機體需要死亡,以確保大自然的反脆弱性——大自然是投機的、無情的、自私的。

坤鵬論:反脆弱就是不斷地打怪升級 不能停

八、什麼樣的壓力對反脆弱性最有效?

既然壓力這麼重要,那什麼樣的壓力對反脆弱性最有效呢?

塔勒佈認為,壓力源的刺激頻率非常重要。

人在急性刺激下會比在慢性刺激下表現得更出色。

什麼是急性刺激?

比如:一條蛇突然從你的鍵盤中爬出來,你肯定會產生強烈的情緒沖擊,在一番搏鬥並將其處理後,你肯定需要足夠長的恢復期,也就是要好好地壓壓驚,比如:喝點茶聽聽音樂,才能重新控制自己的情緒。

這種急性刺激會對你的健康有利。

什麼又是慢性刺激呢?

它們是可預期的,往往是讓你在生活中感到壓抑的東西。

比如:貸款、考試壓力、一堆瑣碎破事等,它們是如同你生活中永不停息的背景音樂一樣的存在。

其實,這些都是文明帶來的壓力,重嗎?似乎也不重,絕對比不上前面所說的急性刺激,但是它們永遠會壓在你心裡,讓你無法舒緩。

你從這些慢性壓力中得不到任何鍛煉,意志反而被消磨,這就造成瞭慢性應激損傷。

而以上那些壓力就是整個現代生活的縮影,它們正在對人進行著長期的慢性應激損傷。

神經生物學傢表明,急性刺激是必要的,慢性刺激則對人的健康有害,因為它們不給人以恢復的時間。

而赫拉克勒斯最終戰勝九頭蛇怪的方法就是對其脖頸傷口進行灼燒,阻礙蛇頭再生,從而抑制瞭九頭蛇怪的反脆弱性。

換句話說,他幹擾瞭九頭蛇怪的恢復過程,釜底抽薪。

急性壓力突如其來,不可預測,恰如一場小型的“黑天鵝事件”,說明它發生的概率小。

用信息論的術語說,信息熵比較大。

如果人有意識地訓練自己應對這樣的突發事件,就會逐步獲得更強大的反脆弱性。

什麼叫信息熵?

熵,以前坤鵬論在復雜性科學中講過,它是個熱力學的概念。

信息是個很抽象的概念。人們常常說信息很多,或者信息較少,但卻很難說清楚信息到底有多少。

1948年,香農提出瞭“信息熵”的概念,解決瞭對信息的量化度量問題。

信息熵的大概意思是,變量的不確定性越大,熵也就越大,把它搞清楚所需要的信息量也就越大。

一個系統越是有序,信息熵就越低。

反之,一個系統越是混亂,信息熵就越高。

所以,信息熵也可以說是系統有序化程度的一個度量。

(未完待續)

本文由“坤鵬論”原創,轉載請保留本信息

請您關註本頭條號,坤鵬論自2016年初成立至今,創始人為封立鵬、滕大鵬,是包括今日頭條、雪球、搜狐、網易、新浪等多傢著名網站或自媒體平臺的特約專傢或特約專欄作者,目前已累計發表原創文章與問答6000餘篇,文章傳播被轉載量超過800餘萬次,文章總閱讀量近20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