癡等丈夫27年,丈夫卻在外偷歡,她77歲抱憾離世,可恨深情被辜負

癡等丈夫27年,丈夫卻在外偷歡,她77歲抱憾離世,可恨深情被辜負

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蘋洲。 —唐·溫庭筠

看多瞭歷史的人,大多都會明白:歷史的真相往往是殘酷冷漠的,歡歌笑語的背後,總是有著常人所看不到的心酸與落寞。就像國學大師錢穆歡笑的背後,可曾有人知道,是一個婉轉的女人在低沉的哀泣,這個不幸的女人名叫張一貫。接下來,請讓我們走進這個不同尋常的女人,去揭開那一段令人心痛的歷史。

自古以來,人們常說一個成功男人的背後,一定有一個默默付出的女人。我不知道這句話正確與否,但我知道的是:國學大師錢穆的背後有很多女人。不幸的是,張一貫就是其中一個。為什麼我將她稱為不幸,因為在我看來,這段苦澀的愛情,終究是令人痛苦和不幸的,它帶給張一貫的,是一生的等待與傷痛。

提及錢穆,可謂是眾所周知,傢喻戶曉。他是我國現代有名的歷史學傢,曾擔任過燕京、北京、清華、四川、齊魯、西南聯大等大學教授,被稱為中國最後的“士大夫”,是我國文壇上舉足輕重的大人物。錢穆的一生,深藏功與名,在我看來,這樣的一生不可謂不完美瞭。相比於錢穆的鼎鼎大名,他的第二任妻子張一貫卻鮮少有人知。

甚至你去百度上搜索張一貫,竟然連她的一個簡介都沒有!與她相關的文章,都是再講她與錢穆的種種,都不由自主地將她與錢穆綁在瞭一起,渾然忽視瞭對她自身的介紹。這一切的種種,令我感到憤怒。

癡等丈夫27年,丈夫卻在外偷歡,她77歲抱憾離世,可恨深情被辜負

我憤怒的不僅僅是人們對她的忽視,我氣憤的更是,這個忠貞堅韌的女人終究成瞭別人的附屬!在我看來,這是對張一貫最大的詆毀。所以,我想寫下這篇文章,不僅僅是為瞭贊美張一貫,歌頌她平凡而又高貴的品德,更是為瞭還原那段歷史的真相,那痛苦冷漠的真相。

可能是鮮少有人知道張一貫的緣故,有關她的資料非常少。我查閱瞭很多歷史記錄,才找到瞭一些關於她的記載。張一貫,1901年出生在蘇州一個中產階級傢庭,她曾擔任過教師,也曾經歷過特殊時期,她的一生過得十分艱難,善良頑強是對她樸實而又真誠的評價。

她的一生肯定不會平凡,因為在那個動蕩的年代,沒有一個人可以平凡地活著。但她同時又是平凡的,平凡的愛著一個不平凡的人,近乎於卑微。這段平凡又不平凡的愛情,正是她與錢穆跨越幾十年的愛情。

張一貫與錢穆的相識,源於巧合也源於天命。當時,張一貫在一所小學任教,錢穆與她恰好成為瞭同事,二人便正式見面相識。當時的錢穆,第一任妻子剛剛難產離世,正處於極度的悲痛之中。二人相識後,張一貫給錢穆帶去瞭慰藉,幫助他漸漸從痛苦中走瞭出來。

癡等丈夫27年,丈夫卻在外偷歡,她77歲抱憾離世,可恨深情被辜負

由於錢穆的幽默風趣以及紳士儒雅,再加上兩人之間不言而喻的默契,張一貫對錢穆產生瞭極大的好感,不久二人便墜入瞭愛河。在朋友的介紹下,兩人正式走入瞭婚姻的殿堂。在張一貫看來,前面等著她的,將會是美好的愛情,溫馨的傢庭以及充滿希望的未來。可是新婚的她永遠也不會料到,這段婚姻的開始,便是她痛苦的緣起。

由於當時的中國,時局動蕩不安,再加上錢穆總是外出訪學,張一貫和錢穆這對新婚戀人往往是聚少離多,但這並不妨礙兩人相愛。在此期間,張一貫為錢穆生下瞭四個孩子。懷胎的辛苦,育子的艱辛,張一貫全然不在乎,她隻是以她的方式,陪伴並深愛著這個在她看來,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世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麼?在我看來,或許就是一對戀人的別離。就像羅密歐與朱麗葉,梁山伯與祝英臺。當時的中國,正處於黑暗動亂時期,中國人民飽受戰亂之苦。由於妻子和四個孩子實在是無暇兼顧,錢穆便獨自一人去瞭西南,沒想到這一別,竟是幾十年的光陰!離傢後的錢穆一直漂泊在外,為瞭學術也好,為瞭遊玩也罷,張一貫被他放在瞭腦後。

癡等丈夫27年,丈夫卻在外偷歡,她77歲抱憾離世,可恨深情被辜負

丈夫的離開,並沒有讓張一貫灰心,她一直報著希望,期盼著自己的丈夫能夠回來。在此期間,她一個人默默地為他照顧著四個孩子,不辭辛勞。在那個年代,一個單身母親獨自撫養四個孩子,其中的艱辛可想而知,但是,張一貫扛瞭下來,她用她的善良與堅強,熬過瞭一切苦難,隻為等待曙光的降臨。

她耐心而又深情的等待並沒有等回他的丈夫,等到的隻是日漸衰老的容顏,以及一個令人心痛的消息。等瞭二十七年的張一貫,終於等到瞭錢穆的消息,他已經在外成傢二十年的消息,六十一歲的錢穆已有瞭二十七歲的嬌妻。我不知道張一貫聽到這個消息後會有怎樣的感受,是埋怨?後悔?還是痛苦?我隻知道她七十七歲便抱憾離開瞭人世。

我想,更多的應該還是看破人生的淡然吧。縱然錢穆負瞭她一輩子,我相信這樣的女人也不會表現出恨意,因為她骨子裡傳統的善良,讓她的形象熠熠生輝。故事講到這裡我覺得已經夠瞭,相信看到這裡的人,心中都會產生對她產生自己的評價,一個公正的評價。

癡等丈夫27年,丈夫卻在外偷歡,她77歲抱憾離世,可恨深情被辜負

我喜歡民國那個美好時代,數不盡的風流人物,道不清的名人軼事,構成瞭那個鮮活的時代。我也同樣討厭那個黑暗的時代,因為總是有著說不完的別離與辜負。正是這些別離與辜負,為那個時代蒙上瞭痛苦的烏雲。

就像詩人徐志摩辜負瞭張幼儀,漢奸胡蘭成辜負瞭張愛玲,歷史大傢錢穆最終也逃不過辜負張一貫的命運。每當想到張一貫執著又深情的等待,心裡總是惆悵鬱結,我明白,她的等待,代表的是一個時代的哀思與情愁。別瞭,張一貫,自古深情總是留不住,我隻希望,下一輩子,你能遇見那個不再讓你等待的人。

文/笙簫盡陌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