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皇帝的摯愛,一代賢後,卻是清朝唯一一個死在宮外的皇後

導讀:在清朝後宮史上,妃嬪無數,皇後就有二十八位,作為帝王的後妃,他們常年居住在高墻深宮之內,不得到紫禁城外走動,除非是隨皇帝出巡。在清朝的皇後中,有一位竟然死在瞭外地,她就是乾隆帝一生摯愛的元後——孝賢純皇後富察氏。

孝賢純皇後(1712年3月28日-1748年3月12日),乾隆帝原配妻子,富察氏,滿洲鑲黃旗人,察哈爾總管李榮保之女,太保大學士公贈郡王傅恒姊。皇後姿容窈窕卻性格恭儉,平居冠通草絨花,不禦珠玉。乾隆對其“每加敬服,鐘愛異常”。乾隆十三年,隨帝東巡,崩於德州舟次,乾隆深為哀慟,作《述悲賦》悼之。皇後的去世對乾隆的情緒及個性造成相當大的影響,繼而引起朝廷內外一場不小的風波。

孝賢純皇後富察氏,生於康熙五十一年(1712)二月二十二,比乾隆小一歲。孝賢皇後的傢族極為顯赫,在努爾哈赤時期,富察氏的祖上旺吉努率族歸附瞭後金,在後來統一東北和開創帝國的過程中立下瞭赫赫戰功。

這位皇帝的摯愛,一代賢後,卻是清朝唯一一個死在宮外的皇後

富察氏的祖父米思翰在康熙年間擔任議政大臣,做過七年的戶部尚書,主管全國民政和財政,米思翰還堅決支持康熙的撤藩,在平定三藩的過程中立下瞭大功。富察氏的伯父馬齊和馬武也在康雍乾三朝時期位極人臣,在索額圖和明珠黨爭失敗後,甚至出現瞭“二馬吃盡天下草”的說法,足見富察氏傢族的顯赫。

這位皇帝的摯愛,一代賢後,卻是清朝唯一一個死在宮外的皇後

孝賢皇後富察氏出身於這樣的權貴之傢,從小就接受瞭系統的教育,端莊秀麗,嫻於禮法、深明大義,是一位標準的大傢閨秀。雍正五年(1727),清宮組織瞭一次選秀,雍正帝在眾多秀女中一眼就看中瞭端莊秀麗的富察氏,雍正決定將其指配給皇四子弘歷為嫡福晉,雍正相信這位少女將來會成為大清的一代賢後。弘歷和富察氏婚後,相敬如賓、舉案齊眉,很是恩愛。

這位皇帝的摯愛,一代賢後,卻是清朝唯一一個死在宮外的皇後

乾隆帝繼位後,富察氏作為其原配妻子,順理成章地成為大清的皇後,入主中宮,平常富察氏並不在坤寧宮居住,她的住所是西六宮之中的長春宮。身為皇後的富察氏將後宮打理地井井有條,並且受到瞭其他妃嬪的敬重。富察氏平常不喜歡用金銀首飾來打扮自己,而是用通草絨花,她還用鹿尾絨毛搓成的線繡成荷包送給乾隆帝,乾隆看到皇後如此賢淑,甚是高興。

這位皇帝的摯愛,一代賢後,卻是清朝唯一一個死在宮外的皇後

孝賢皇後富察氏為乾隆生下瞭兩子兩女,他們分別是皇長女、皇次子永璉、皇三女固倫和敬公主和皇七子永琮。但是,唯有皇三女活瞭下來,其他兒女都是早夭,尤其是皇次子永璉曾一度被乾隆秘密立儲。皇子的接連夭亡令富察氏心力交瘁,終於在乾隆十三年(1748)三月十一日病逝於山東德州的船上,終年三十七歲。孝賢皇後成為清朝唯一一位死在宮外的皇後,據說,乾隆帝對孝賢皇後的死特別傷心,甚至對其本人的性格都產生瞭影響。

皇後去世時所乘的青雀舫曾保留瞭她最後的體溫,皇帝命令把這艘大船運進北京城。這在當時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因為船舶體積十分龐大,而城門門洞狹窄,在沒有起重機械的古代根本無法進城。為瞭保留這艘船舶,皇帝想把城門樓拆掉。還是禮部尚書海望最後想出瞭一個方法,他命人即搭起木架從城墻垛口通過,上設木軌,木軌上滿鋪鮮菜葉,使之潤滑,千餘名人工推扶拉拽,費盡力氣,終於將禦舟運進瞭城內。

這位皇帝的摯愛,一代賢後,卻是清朝唯一一個死在宮外的皇後

乾隆詩由多次由衷贊美和懷念富察氏姿容“窈窕”,這在其後妃中是絕無僅有的,足見其風姿綽約。但做為一個有深度的男人,乾隆對女人的要求當然不僅是外表,他更在乎的是內涵和性格。乾隆詩歌中對她有“絕倫軼巾幗”的褒揚,“絕倫”表示同類中獨一無二的無可比擬者。在乾隆帝心中,她是他的知音,因此他在詩中一再提到二人彼此相知親密的情形:如“愁喜惟予共,寒暄無刻忘”、“山亭水榭間,並輦同舟所”、“一日不見如三月”、“深情贏得夢魂牽”、“憶昔室傢賦琴瑟”等不一而足。

乾隆對於皇後傢人的賜封更是超出常制,傅恒與福康安是清代少有的非宗室王,時人載福康安“生平所受恩寵,亦復空前曠後,冠絕百僚。”富察氏一族也是清代外戚恩澤最為優渥的傢族,事見《清宮詞》所載:“列戟通侯十四人,外傢恩澤古無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