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金庸仙逝,扼腕嘆息,似是一個武俠時代的終結

這兩天有太多文章懷念金庸,懷念“笑書神俠倚碧鴛,飛雪連天射白鹿”

這是大多數人眼中的金庸,一個俠義金庸。

然而在我眼中,我懷念的,不是金庸,而是查良鏞

查良鏞才是真正的金庸

金庸是一個武俠的幻想

查良鏞是一個現實的理想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不真正瞭解金庸的朋友可能不太明白我這話

什麼叫

金庸是一個武俠的幻想

查良鏞是一個現實的理想

那可以打個比喻,在歷史上,也有這麼一個人物,與金庸的幻想和理想很像。

那個人,就是詩仙李白

杜甫曾嘆李白,道

李白一鬥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傢眠。

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

李白以詩傳世,成為千古詩仙

但李白並不是真的想寫詩

李白真正的理想,真正想做的,是“齊傢,治國,平天下”

李白真正想的,不是天子找他作詩,而是天子他問怎麼治國

簡單講,李白最想做的,是一個政治傢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李白即便被貶,被趕,還是一直在長安附近徘徊,目的就是不想離開唐代的政治中心,從政才是李白的真正理想。

到後來安史之亂爆發,李白終於有機會“從政”,被永王李璘看上,隻不過李白站錯瞭邊,永王李璘戰敗,在永王身邊當官的李白,也隨之入獄。

李白是一個寫詩的,但他從來不止想成為一個詩人,詩人隻是李白的一個幻想,而非理想。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金庸也一樣

金庸是一個寫武俠的,但他從來不止想成為一個小說傢,武俠小說,隻是金庸的一個幻想,而非理想。

筆名金庸,原名查良鏞

他真正的理想,同樣是“齊傢,治國,平天下”

金庸的武俠,和李白的詩歌一樣,同樣是他們從幻想邁向真正理想的踏板。

不幸的是,李白在政治上一事無成

但我們的查良鏞先生,在政治上卻是有其影響力的。

金庸先生一生,創造瞭武俠世界

查良鏞先生一生,創造瞭明報世界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明報》是查先生在1959年創辦的,一開始是一份不入流的小報,寫的東西都是香港市民好奇的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哪裡發生車禍瞭,哪個明星和商人又鬼混啦,另外還有一些賭馬報道。

但這種八卦小報銷量不佳,查良鏞就開辟瞭一個版面,開始在明報上寫武俠小說。

雖然查良鏞每天晚上都熬夜到兩三點寫武俠,可明報的銷量還是一直上不去,它還是在報攤上最不起眼的一份小報。

讓《明報》真正發展起來的,並不是“金庸的武俠”而是大陸的政治局勢。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明報1959年創辦,而從1960年開始,大陸發生瞭一系列的事件,大躍進,三年困難,然後文革,這一系列的事件,造成瞭大量大陸人湧入香港。

此時《明報》的風格陡然一變,從天天寫“張三傢偷情,李四傢賭馬”的三流報紙,一躍成為討論大陸問題,大陸來港難民的“先鋒報”

大量對於當時狀況的報道,以及查良鏞個人對於時局的評論,才是《明報》的主流,而金庸的武俠,不過是附著在查良鏞身上的外衣。

查良鏞針砭時弊,他的《明報》與當時香港的媒體巨頭《大公報》在大陸各種問題上,展開瞭長時間的激烈戰鬥。

其中最著名的問題有兩個

一個是原子彈

一個是鄧小平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中國當年成功試爆原子彈後,查良鏞先生立刻在《明報》上發表關於原子彈的評論

查先生說“我不贊成……制造核彈,決不認為那是中國人的光榮。做一件有害人類的事,何光榮之有?”

三天後査先生再次奮筆疾書,在明報發表題為

《贊成全面毀滅核彈》的文章

文章中寫道,核子武器危害人類,不論美蘇英法中的,都應當全面、徹底、幹凈地予以消滅。”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查良鏞的這幾篇文章一出,立刻被當時與明報發生激烈爭論的大報紙《大公報》視為眼中釘。

這裡多提一句,查良鏞之前是任職於《大公報》的,因為和《大公報》的政治理念多為不同,憤而辭職,自己創辦《明報》。

針對查良鏞的“原子彈罪惡論”,大公報立刻展開激烈反擊,並且反擊的矛頭直指,查良鏞,是叛國賣國的走狗。

當時的《大公報》社論如此寫道

查良鏞和他的明報,“反共反華、親英崇美、背叛民族立場。”

直接把查良鏞定性為“賣國賊”。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與大公報筆戰時期的金庸

連續一個禮拜,《大公報》連發五篇社論,篇篇戳著查良鏞的脊梁骨罵,罵他是美國狗,是英國犬。

罵他“裝出中國人的口吻來講話,一味淆亂是非,顛覆黑白。到瞭這種田地,人們從《明報》裡能夠嗅到一點點中國人的人味嗎?”

此時是查良鏞和他的《明報》最艱難的時刻,因為政治立場的極為不同,查良鏞和他的《明報》成為眾矢之的

當時大公報那一派人士,對查良鏞的評價是這樣的

一、祖國有困難,他幸災樂禍,嬉笑怒罵,無所不為。

二、祖國有瞭不可否認的成就時,他立刻加以歪曲,企圖造成錯誤的印象……

三、如果中國的成就為人人所共見,使他難以肆其搖惑,則不惜亂拉硬扯,憑空造謠……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查良鏞從來不是一個舒舒服服坐在書桌前,給你寫什麼武俠故事的小說傢,他是一個社會評論傢,是一個極為關心時政,和老百姓疾苦的社評人。

寫武俠,對他來說更像是一種暫時的解脫和放松,從來不是其生活的主軸

我們可以想象一下當時查良鏞先生的艱難處境

他被罵成賣國賊,被罵成美英走狗,隻要祖國有一點成就他就看不慣,就要抨擊。祖國有點困難,他就立刻冷嘲熱諷,幸災樂禍。

被當時的人如此誤解的查良鏞,用我們今天的話來講,他不就是“公知”嘛?

公知的特性不就是整天被罵成賣國賊,整天被罵成美英走狗,祖國有點成就就看不慣,祖國有點困難就幸災樂禍

這不就是公知嗎?

但查良鏞是公知嗎?

查良鏞先生是一個真正心懷百姓疾苦的俠之大者

金庸筆下的俠,是幻想

查良鏞筆下的俠,是理想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當大陸出現大躍進和三年困難時期,以及後來一系列的政治///鬥爭時,查良鏞在明報的4500篇社論中,講的最多的還是最艱難的百姓。

因為大量大陸來的百姓湧入香港,查良鏞看到瞭當時百姓的困難和疾苦,他一邊忍受著被罵成賣國賊,英美走狗的污名,一邊專心撰寫批評錯誤政治的文章,還要化身金庸,熬夜去寫那些能讓人暫時從痛苦中解脫出來的“武俠小說”

對於底層百姓來說,那些針砭時弊的政治性文章,他們不會感興趣,他們也看不懂,但換成瞭“武俠小說”那就不一樣瞭。

金庸在明報上連載的武俠小說,成為瞭當時大陸湧入香港的百姓,最好的消遣讀物,誰的生活都不容易,在勞累瞭一天隻賺到點糊口錢後,躺在床上看看金庸的“武俠”,進入那個武俠世界,對底層百姓來說,就是最大的樂趣瞭。

但是大傢千萬別認為寫武俠小說,才是金庸的人生核心,那就太輕看我們的查良鏞先生瞭

到瞭1968年,文開始

文的發生,讓查良鏞奮筆疾書,他無法接受自己熱愛的祖國整天陷入政治惡鬥之中,此時的查良鏞,他的筆,立刻轉為瞭一把批判文革的倚天劍。

他在《明報》上痛批江青,林彪等人禍國殃民

也是在此時,明報出現瞭以查良鏞為核心的,一大批優秀知識分子,他們在明報上開辟專欄,對於當時文革中給與知識分子極為低下的錯誤觀點予以批駁。

以查良鏞為首的這一群人,樹立起瞭當時知識分子的良知。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而也正因此,《明報》完成瞭他創辦以來的重要蛻變

他從一份報道“張三偷情,李四賭馬”的小報,成為瞭聚集起大批當時最重要知識分子的,觀點鮮明的社會報紙。

並且開始瞭一場與《大公報》之間,長達十年的政治觀點之戰。

也是在這一時期,查良鏞成瞭林彪和江青眼中的,香港頭號“反動文人”,他成為瞭暗殺名單中的第二人。

第一人已被暗殺。

香港當局,當時為瞭保護查良鏞不被暗殺,為他準備瞭整整十四塊車牌,他每天都要換。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被打倒下放後的鄧小平

在文革中,鄧小平被視為“資產階級的總後臺”和“國內第二號走資派”,多次被打倒後,鄧去瞭南昌郊區一傢拖拉機廠當勞工

鄧小平的被打倒,讓查良鏞痛心疾首,他多次在《明報》上撰文,高度評價鄧小平的才華和風骨,稱鄧小平處變不驚,處驚不亂,是一位真正的英雄人物。

隨後查良鏞預言,鄧小平日後必然“東山再起”。

另外查良鏞還預言瞭江青和林彪的下場,也都非常準確

他評江青時,文章題為《不知你往哪兒躲》,文章中明確指出,當毛去世後,江青很快就會被逮捕處理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林彪墜機

他評林彪時,文章題為《林彪漸露跋扈相》,文章中同樣預言,林彪這個“接班人”不可能有好下場,他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因為自古以來,“接班人”,的第一品質是低調,是讓人覺得沒有威脅。

可林彪這個“接班人”卻漸露跋扈相。

事實也果如查良鏞先生所言

鄧小平東山再起

江青很快被處理

林彪死無葬身之地

查良鏞對政治局勢的敏銳程度很高,所謂的“預言”是其對時事的判斷和把握,對政局的瞭解和剖析,並且結合瞭中華五千年歷史,所作出的結果。

他不是一拍腦門就能得出來的,就像金庸的武俠總體現其豐厚的歷史學識一樣,對時政的判讀也是如此。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四人幫”被審判

1978年,文革結束,中國走入瞭改革開放時代

1981年,海外知名人士受邀訪問大陸,其中就有查良鏞(金庸)

查良墉曾經說:鄧小平,是我這輩子最佩服的人

我一直很欽佩他的風骨,欽佩他剛強不屈的性格

所以在受邀訪問大陸後,查良鏞就提出,我能不能和鄧小平見一面。

鄧小平當時已經是國傢最核心的領導人,但一聽到這消息後,立刻邀請查良墉來北京。

鄧小平和查良墉見面,兩人可謂是英雄惜英雄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鄧小平這人人生經歷過太多大起大落,講話也十分平易近人,不講官話,講官話顯得生疏。

鄧小平對金庸說,我這人讀書不多,馬克思恩格斯全集也沒看過,看的都是選集,不過我喜歡讀歷史書,《資治通鑒》《二十四史》《三國志》看瞭很多遍

1973年的時候,金庸的小說在大陸還是禁書,可我就是最早讀禁書的人,我有一套金庸小說集,最喜歡裡面的《神雕俠侶》

鄧小平說,看武俠小說啊,是看它不用動腦,看的輕松,不累,看著看著就睡著瞭。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但鄧小平和查良墉談武俠,不過就是一個寒暄,鄧很清楚查良墉的志向根本不在武俠,而在時政時局,在國傢大事。

所以武俠,隻是鄧小平與查良墉兩人的“開場白”,隻是一個暖場

鄧小平真正要和查良墉談的

是香港回歸。

查良墉和鄧小平見面是在1981年,香港回歸還是個“未知數”,雖然簽訂租約是99年,但等租約到瞭,英國人會不會耍什麼花招,誰也不知道。(1982年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才訪華)

所以鄧小平需要香港人民的支持

而要獲得香港人民的支持,查良墉和他的《明報》就是一個最好的渠道。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當時的查良鏞是華人圈人盡皆知的“金大俠”,而他的《明報》則已是香港一份舉足輕重的大報。

所以獲得查良鏞和明報的支持,從公眾輿論上營造“回歸”的氛圍和香港人民的支持就非常重要。

金庸筆下的大俠郭靖,誓死守衛襄陽城,一寸河山一寸血,中華國土豈容他人侵占。

而現實中的查良鏞,更是如此,他堅決支持香港回歸祖國,並且在香港以自身的影響力和明報的影響力,為回歸做出瞭眾多重要貢獻。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在1985-1989年間,中央任命查良鏞擔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的委員

到瞭1995年,香港即將回歸,查良鏞72歲高齡,擔任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委員,進一步為香港回歸出策出力。

2000年為表彰查良鏞先生為香港回歸祖國而做出的卓越貢獻,特區政府頒發香港最高獎章,大紫荊勛章給他。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查良鏞獲頒大紫荊勛章

查良鏞這一生與李白類似,但又與李白不同

兩人都以文詩而享譽中華,心中的抱負同樣是兼濟天下

但不同的是,李白終其一生,政治理想從未實現,也未對國傢和當世百姓做出什麼貢獻。

而查良鏞先生,創辦明報,心懷天下,針砭時弊。

真正的倚天劍不在江湖,而在查良鏞的筆尖

如果說

金庸這一生最大的成就,是十四部武俠小說的話

那查良鏞這一生,最大的成就,就是助力香港回歸祖國。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我們懷念金庸,但更不應該忘瞭,金庸隻是一件衣服,他穿在瞭查良鏞的身上

金庸隻是一個虛構的江湖

而查良鏞兼濟天下,心系國傢的7500篇社論,500萬字社評,才是真實的世界。

微觀系列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喜歡“微觀”的朋友,點擊右上方“關註”,獲取更多內容

你不知道的,金庸的另類江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