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隨著科技的進步,政治模式也會隨之進步,舊時代的制度在碰撞新時代的科技時,總能擦出別樣的火花,而那些火花,並不都是絢爛的。

當今的世界政治,有一個最顯著的特征,就是政治人物有機會直接訴求他的群眾,通過臉書,推特等社交網絡,百萬千萬計的群眾,能在第一時間與他們的支持者或反對者進行交流。

這在過去是難以想象的,過去群眾想要直接訴求政治人物,唯一的方法是在演講大會上,可如今社群網絡,改變瞭政治的交流方式,並且當它植根於民主政體的土壤之上時,會直接出現一個令人不安的結果。

即,強人政治崛起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因為每個政治人物都會利用社群網絡來和群眾“直接溝通”,那麼政治人物A,要怎麼比政治人物B,獲得更多關註呢?

那最好的方法,有兩個

一個是放狠話,一個是戳痛點。

它就很像我們現在的媒體

過去的媒體,憑借的是良心來報道問題

而今的媒體,憑借的是流量來報道問題

每傢做媒體的公司都要求下面的編輯,給我狠狠戳社會痛點,因為隻有社會痛點,才能帶來流量,才能帶來關註。

政治人物也一樣,植根於民主制度的社群網絡體系,也日益呈現出這個問題。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政治人物A說,看那些好吃懶做的難民,他們除瞭偷竊和強奸外什麼也不會做,選我,選我,我幫你們把那些蛆蟲統統驅逐出去。

政治人物B說,我們必須要打貿易戰,中國在欺負我們,日本在欺負我們,德國在欺負我們,全世界都在欺負我們,選我,選我,我幫你好好教訓教訓那些占盡我們便宜的國傢。

當千百萬選民可以直接面對一個又一個政治人物時,隻有那些最會放狠話,最會戳痛點的政治人物才能獲得最多關註。

於是,強人政治逐漸崛起。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南美民粹典范,阿根廷裴隆主義

強人政治所代表的東西,在拉丁美洲叫做裴隆主義

在德國則是以希特勒為代表的國傢民族主義

而當這些東西再伴隨著科技的進步而演變後,就成瞭我們今天所說的民粹政治。

在當下,由政治強人所引導的民粹政治,揉搓進瞭國傢民族主義後,被美國總統特朗普稱之為“國族主義”

國族主義這個詞,特朗普在公開場合說過很多次,為瞭不讓自己這個“國族主義”和希特勒的“國傢民族主義”混淆,他刻意進行瞭一點變化。

但既然特朗普那麼喜歡宣揚“國族主義”這個詞,我不妨給他冠一個新名字,叫

特朗普主義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特朗普主義的核心,簡單講就是借助社群網絡時代,狠戳百姓痛點,快速而廣泛的宣揚其民粹政治理念

我們可以想象一下,希特勒當年通過演講煽動全德國,如果希特勒也有推特,那他是否可以煽動全世界呢?

我們難以否認,特朗普主義,是成功的

他最直接的成功,是能夠獲得選票。

也正因為它在獲得選票上的“成功”,它才可以往全世界擴散。

如今,特朗普主義終於擴散到瞭德國,那片曾經爆發一戰和二戰的土地,和那個曾經誕生瞭希特勒的國傢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上個月,德國總理默克爾所率領的基督教民主聯盟(簡稱基民盟),在德國地方選舉中迎來歷史性失敗。

選舉結果出來後,默克爾作為政黨領袖,第一時間站出來承擔瞭所有責任。

默克爾在記者會上說

黑森邦和巴伐利亞的選舉結果是壓倒性的,它令人失望,更令人苦澀

這個德國黑森邦,是基民盟最重要的票倉,也是基民盟最重要的支持者。

可是在上個月的選舉中,基民盟在這個大票倉獲得的選票僅剩27%,創下二戰以來的最低得票率

看起來基民盟依舊是第一大黨,但實則上,基民盟是兵敗如山倒。

因為它衰退的速度非常,非常快。

各地選票流失的速度更是高達10%-30%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默克爾在這次記者會上,顯得非常冷靜和幹脆

默克爾不像特朗普,說所有的錯都是民主黨和假媒體的錯

意大利的薩爾唯尼說,所有的錯都是歐盟的錯。

默克爾說,失敗,是我的錯。

在就選舉結果承擔瞭責任後,默克爾話鋒一轉,立刻說

我將不再參加基民盟主席的競選

另外這屆德國總理,也將是我最後一個總理任期。

當任期結束後默克爾將卸去一切政治職務。

默克爾隻用瞭30秒就結束瞭自己的政治生涯,講的清楚明白,毫不拖泥帶水,更沒有一點點催淚煽情的演出。

默克爾宣佈退出政壇的消息,比基民盟在選舉中失敗,更讓整個歐盟震撼。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默克爾來自東德,柏林墻倒塌後,她從1998年擔任基民盟秘書長職位

2000年當選基民盟主席

2005年開始瞭第一任德國總理的任期

默克爾是世界上任職時間最長的民主國傢領袖。

她任內一共經歷瞭

三任美國總統

四任法國總統

四任英國首相

五任希臘總理

七任意大利總理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默克爾的存在,長久以來代表著西方民主政治的最優模式,她的持續執政保證瞭國傢政策的連貫性,並且讓德國保持著歐洲領導者地位。

在她13年總理任期內,德國GDP持續增長,2017年經濟成長率2.2%,德國失業率從她接任時的11.7%,下降到2017年的5.7%

當金融危機沖擊世界,導致所有發達國傢的國傢債務快速上升,德國則是裡面恢復的最快最多的國傢。

德國薪資成長超過通貨膨脹,德國股市在金融危機後的恢復速度,也超過美國和法國。

默克爾在金融危機和歐債危機中扮演瞭關鍵角色,讓德國的經濟實力在歐盟和世界上擁有瞭前所未有的份量。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然而即便如此,默克爾還是在政治上“失敗瞭”,在選舉中黑森邦和巴伐利亞地區的得票率大幅降低,給瞭默克爾沉重一擊。

默克爾的失敗並不在經濟上,而是在難民問題,以及由美國刮起的特朗普主義旋風,所引發的一系列民粹浪潮。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默克爾與難民親切合影

2015年秋天,默克爾決定開放德國邊境收容近百萬來自中東和北非的難民

默克爾說,德國,曾經傷害過這個世界,如今我們不想讓更多人再受到傷害。

默克爾的這一大開邊境,收容難民的舉措,讓她成為瞭2015年《時代雜志》的年度風雲人物。

默克爾的“善舉”更進一步讓德國人擺脫瞭二戰以來的沉重形象包袱。

但是這個“善舉”,卻在德國國內引發軒然大波,它直接激起瞭德國人民的內部對立。

難民,成瞭德國人的“痛點”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那既然痛點誕生瞭,政治人物們,就會不斷借助社群網絡,去“戳痛點”

而人民群眾也會通過社群媒體,迅速集結起來,本來可能隻有幾百幾千人的聚會,通過社群網絡“一聲吼”,十萬甚至幾十萬人民,迅速而高效的響應。

這種快速響應,對政治影響重大。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德國極右翼政黨,“另類選擇黨”就是一個極會戳痛點的政黨,這種原本無人問津的,小的不能再小的政黨,借著“反難民痛點”,迅速崛起。

痛恨難民,從一件因政治正確隻能小聲討論的事情,變成瞭一股擁有大量人民支持的龐大政治勢力。

既然“反難民”可以從小聲討論到集體遊行

那“反移民”可不可以?

移民雖然不是難民,但我一樣看著不爽,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反瞭難民我就要開始反移民。

既然“反移民”也可以瞭

那,“反歐盟”可不可以?

是歐盟害得我們本國經濟萎靡不振,大量年輕人找不到工作,是歐盟害的我們國傢的優勢蕩然無存,因為歐盟成員國之間沒有關稅,自由流通,那我們本國的產業就慢慢土崩瓦解瞭。

所以在“難民痛點”,“移民痛點”後

“反歐盟痛點”也自然而然的誕生並崛起。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因為歐洲大批的政治人物看見,隻要通過“反”,反這個反那個,我就能得到選票。

總之反就行瞭,不用從自己身上找原因,那多簡單愜意啊,通過煽動人民情緒,制造矛盾對立,來獲得支持,實在是太有效瞭。

二戰前,希特勒用的不就是這一招嗎?

而如今,特朗普用的不也是這一招嗎?

打著“我為人民著想”的幌子,摧毀民主制度,使得正常的民主討論與理性思考蕩然無存

特朗普主義,所要讓人民做的,不是思考,而是憤怒

人民越思考,對特朗普主義者越不利

相反

人民越憤怒,對特朗普主義者越有利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如今的歐洲,如今的德國,正越發朝著這個方向邁進

默克爾的離開代表瞭什麼?

代表瞭民主政治的沒落,以及特朗普主義者的勝利

眾所周知,默克爾極度厭惡特朗普

但她厭惡的,不是特朗普這個七十多歲的老頭,而是特朗普主義正在無情的摧毀那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民主堡壘。

劣幣驅逐良幣

憤怒總是比思考簡單

戳人民痛點,永遠比做實事容易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而在明年,2019年5月,歐盟將迎來最重要的歐洲議會選舉,歐洲議會的目的,是讓每一個國傢,除瞭有每個國傢的國會之外,還有一個全歐盟一體的議會,將各個國傢的壁壘消除。

因為曾經的國傢民族主義崛起,是造成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的主要原因

歐洲經歷瞭這兩場慘烈的大戰後,方才意識到“國族主義”的恐怖,故而設立歐共體,隨後成立歐盟,設立歐洲議會,為的就是打消歐洲各國間的文化和交流壁壘,避免歐洲各國間沖突和戰爭的興起。

而明年5月的這場歐洲議會的選舉,極有可能最後當選的,都是各個國傢的“特朗普”

意大利特朗普,保加利亞特朗普,希臘特朗普,羅馬尼亞特朗普……

這些高舉極右派旗幟的特朗普主義者,堂而皇之的進入歐洲議會

而他們進入歐洲議會的目的隻有一個

反歐盟

這就會造成一個很諷刺的現象。

打個形象的比方就是

你們都是這個傢庭的成員,可你們的目的,都是毀瞭這個傢。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當反難民,反移民,反歐盟,成瞭歐洲各國政治人物最佳的選票催化劑後,那這個歐洲,最終的結局,就將是分崩離析。

如今連德國也抵禦不瞭特朗普主義的侵襲,默克爾的離開就具有很大的象征意義

她象征著一個政治正確時代的結束,一個特朗普主義時代的開啟

去他的難民,去他的歐盟,去他的全球化,我們被這些東西害的夠慘瞭,我們原本優渥舒適的生活現在全沒瞭

去他的,去他的。

默克爾離開後的歐洲,將是一個更不穩定,更分裂的歐洲。

微觀系列, 點擊右上方“關註”,獲取更多內容

世界需要一個強大領導人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