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窮小子,為躲債遠走他鄉,成梅州首富,身價680億,憑啥

廣東窮小子,為躲債遠走他鄉,成梅州首富,身價680億,憑啥

1989年元旦,在江西景德鎮的一處出租屋 ,幾個人正在使勁打門。

聲音震耳發聵,整條街都能聽到“砰砰”地回響。

他們嘴裡飆著臟話,手裡夾著煙,架勢像是香港電影裡的黑幫大佬。

良久,見屋裡還是沒有動靜,這幾人才罵罵咧咧地走瞭。

門裡立著的年輕人此時心都要提到嗓子眼跳出來瞭,聽到漸漸走遠的腳步聲,才敢長舒一口氣。

他在屋裡踱來踱去,左思右想覺得這麼多錢哪裡能還得上,與其在這裡等死,不如出去闖闖看。

當天夜裡,他登上瞭去往成都的火車。

誰能想到,這個為瞭躲債而出逃的窮小子,日後會成為歐派傢居創始人,身價超過680億,人稱“中國櫥櫃大王”。

他就是姚良松。

廣東窮小子,為躲債遠走他鄉,成梅州首富,身價680億,憑啥

1964年,姚良松出生在廣東省平遠縣的大柘鎮。

那是一個極其落後的地方,傢裡也不例外是個貧寒之傢,他是傢中長子,下邊還有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

從小姚良松就知道,隻有讀書能改變他和這個傢的命運,也知道錢有多重要:

小時候和妹妹吵架,她有時會說我是‘錢鉆子’,就是幾分錢我也很在乎。

廣東窮小子,為躲債遠走他鄉,成梅州首富,身價680億,憑啥

1981年,姚良松以全縣第二名的成績考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學。

錄取通知書寄到傢裡,村子裡炸開瞭鍋。

老實巴交的父親老淚縱橫,母親燒火給姚良松煮瞭碗面,裡面臥著一個少見的荷包蛋。

那是姚良松吃過最好吃的一碗面,至今記憶深刻。

上大學後,傢裡拿不出生活費給他,姚良松隻能自己想辦法賺錢。

他抱著一個紙盒,穿梭在宿舍樓裡,順著門縫擠進別人宿舍:

“同學有需要的嘛?零食,衛生紙,日用品都有。”

別看是個小買賣,賺錢卻不少,最多一天能賺到80多塊錢。

賺的錢不光可以維持自己的生活,還能給傢裡寄回去貼補傢用。

姚良松在采訪時回憶:

進大學的時候是自卑,出大學的時候是自負。

學校的小買賣經歷讓他有一種“我天生就是塊做生意的好料子”的觀念,並牢牢紮根在心裡。

大學畢業後,姚良松分配到景德鎮一個飛機制造廠的技校當老師。

學校看他頗有才情,就讓他做學校團委副書記,並且擔任校刊主編。

廣東窮小子,為躲債遠走他鄉,成梅州首富,身價680億,憑啥

這份工作很對從小愛讀書、文藝青年姚良松的胃口,不過時間久瞭,他漸漸感覺到吃力。

2個弟弟1個妹妹都還在讀書,他需要負擔起他們弟妹三人的生活費。

當時他的工資隻有60幾塊錢,自己不吃不喝也養不瞭三個學生,沉重的負擔讓姚良松焦頭爛額。

人在困境時,總會做出一些不恰當的決定。

姚良松也即將為自己的年輕和冒進買單。

廣東窮小子,為躲債遠走他鄉,成梅州首富,身價680億,憑啥

為瞭緩解經濟壓力,他在毫無經驗的情況下,和同事一起開瞭個僅有15平米的蒼蠅館子。

姚良松苦心經營,但最後還是以失敗告終,這次創業讓姚良松虧瞭1000多塊錢。

當時的1000多塊錢對於姚良松來說,是1年多的工資,也是一筆壓在他心頭的巨款。

廣東窮小子,為躲債遠走他鄉,成梅州首富,身價680億,憑啥

姚良松想到讀大學時候自己的“輝煌戰績”,那個時候就可以一天賺80塊,他不相信自己會一直賠錢。

他決定從哪裡趴下就從哪裡站起來,一次偶然的機會,景德鎮四大飯店之一的翠雲飯店開始走改革路子。

姚良松認為自己已有餐飲經驗,又恰逢改革好時機,就跟別人借瞭一萬多塊錢,跑去競標。

店鋪拿下後,姚良松一邊上班,一邊開酒樓,兩邊奔波讓他整個人處於緊繃狀態。

正焦頭爛額,姚良松收到瞭開除信,當時學校不允許員工發展副業。

同事早已議論紛紛,意見頗多,學校隻能殺雞儆猴拿他開刀。

工作沒有瞭,等於沒瞭退路,不豁出去都不行。

姚良松開始想辦法拉客人,給回扣、提高菜品質量和服務質量。

很快飯店的營業額從300元增加到瞭1000元。

看著飯店業績節節攀升,姚良松分外得意,他在日記裡寫道:

爬過瞭雪山,走過瞭草地,金色的秋天就要來瞭。

然而金色的秋天還沒到來,寒冷的冬天突然而至。

姚良松還沒來得及松口氣,趕上國傢嚴打公款吃喝,而酒樓的客人大都是一些公職人員。

生意一落千丈,苦撐幾個月後,房租一拖再拖,他懇求房東能不能再寬限一段時間。

房東一句話沒說,把店裡的桌椅板凳都扔出門外。

工作沒瞭,酒樓關瞭,追債的天天堵在門口,2個弟弟一個妹妹還在等著他寄錢交學費。

姚良松像是一下被抽幹瞭骨血,瞬間沒瞭魂,看著農民開農傢車從路邊經過,他呆呆地想:

農民都可以賺幾萬塊錢買一部車,我這輩子還能不能賺1萬多塊錢還債呀!

廣東窮小子,為躲債遠走他鄉,成梅州首富,身價680億,憑啥

1989年元旦的凌晨,屋外燈火闌珊,屋內隻有一根點著的煙頭忽隱忽現,姚良松耷拉的眼皮忽然一震:

與其這樣像個乞丐一樣活著,不如出去闖一闖。

說走就走,他買瞭一張火車票,登上瞭開往成都的火車。

一天沒吃飯的姚良松看到有列車員售賣茶葉蛋,他叫住列車員:

“茶葉蛋多少錢一個?”

“五毛。”

姚良松窘迫地摸瞭一遍口袋,發現自己身上隻剩下2毛錢,列車員罵罵咧咧地走瞭。

火車搖搖晃晃地載著肚子空空的姚良松開往未來,明天會變好嗎 ,他一無所知。

廣東窮小子,為躲債遠走他鄉,成梅州首富,身價680億,憑啥

姚良松來到成都後才知道,來投靠的同學自己都自顧不暇,更談不上給他一個容身之處。

無奈他一邊打零工一邊尋找機會,姚良松回憶說:

最苦的時候,我連毛巾都沒錢買,就用手捧著水洗臉。衣服開縫瞭,我就用白色的線自己縫補,然後再用墨水把線塗黑。

當天空黑暗到一定程度,星辰就會熠熠生輝。

廣東窮小子,為躲債遠走他鄉,成梅州首富,身價680億,憑啥

在姚良松26歲那年,他迎來瞭一個轉機,他給在西安的同學發瞭一個電報,同學給他回瞭四個字:

我在,速來!

姚良松穿一身洗脫色的衣服,連個行李袋都沒有,就跑去瞭西安。

同學看著姚良松一副狼狽樣子,二話沒說給瞭他20塊錢,還把他介紹進一傢醫療器械公司做瞭業務員。

雖然後來因為同學與公司發生矛盾,姚良松受到牽連,失去瞭工作,但在工作中他已經結識瞭自己的人脈。

他又去瞭另外一傢醫療器械公司,那位老板很看好姚良松。

請他吃瞭一頓飽飯,又給瞭他兩箱產品和1000塊錢,叫他去廣州開拓市場。

此時早已在社會上摸爬滾打出經驗的姚良松,既能吃苦又會察言觀色,業績很快就上去瞭。

廣東窮小子,為躲債遠走他鄉,成梅州首富,身價680億,憑啥

4年時間他賺到瞭人生的第一個200萬,賺到錢的姚良松,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景德鎮的債主還錢。

他給債主寫瞭一封很長的致歉信,言辭懇切,讓人不忍苛責。

從那天起,姚良松說:

我再也沒有欠過別人一分錢。

很多時候多走兩步,多堅持一會,黎明就在不遠處。

廣東窮小子,為躲債遠走他鄉,成梅州首富,身價680億,憑啥

本以為姚良松會在醫療器械行業深耕,沒想到又一個偶然的時機讓他選擇改行。

當時他和妹妹去逛傢居店,他們在樣板間裡看到一組櫥櫃,妹妹對此贊不絕口,感慨道:

要是我能有這樣一個廚房該有多好!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姚良松心想,一個打工妹都想要擁有漂亮的櫥櫃,說明大傢都對這個很有興趣。

廣東窮小子,為躲債遠走他鄉,成梅州首富,身價680億,憑啥

不過這次姚良松沒敢貿然行動,之前的激進做法已經讓他吃瞭不少虧。

他先拿出瞭20萬,買瞭一套機器,招瞭十幾個木工,模仿香港的設計做瞭三組櫥櫃,放在展廳展銷。

沒想到短短五天時間,來的客人絡繹不絕,一共定出去60多套、總價超過50萬的櫥櫃。

姚良松喜出望外,他立刻把全部身傢都投入進去,買機器、租廠房、雇傭工人…

然後讓他沒想到的是,命運又甩他一個大嘴巴子。

剛擴大規模的姚良松發現,銷量下滑厲害,曾經一天可以出幾十單,如今一天一單都困難。

他開始懷疑自己的選擇,嚴重的時候甚至上升到自我懷疑。

姚良松再次想起當時藏在屋裡躲債的情景,整夜整夜的失眠、焦慮讓他迅速憔悴下去。

然而,熬到9月份生意忽然好瞭起來,這個時候姚良松才反應過來,不是自己的選擇有問題,而是傢具行業的淡旺季太明顯。

廣東窮小子,為躲債遠走他鄉,成梅州首富,身價680億,憑啥

2000年,歐派有瞭自己的廠房,姚良松站在屬於自己的廠房裡,佇立良久,呆呆的不發一言,妻子和他說話都沒聽見。

多年後他回憶起來仍然難掩興奮:

那是我這輩子最激動的時候,流浪瞭這麼久,終於有瞭根。

廣東窮小子,為躲債遠走他鄉,成梅州首富,身價680億,憑啥

2017年3月28日,歐派傢居在上海證券交易所完成掛牌上市。

2020年,歐派傢居的市值超880億,年銷售額超過150億。

在最近發佈的胡潤全球富豪榜上,姚良松以680億元財富值位列第224名,成為梅州首富。

姚良松說:

坎坷和挫折,或者說災難,它是一道坎,邁不過去,就會摔傷,摔殘,甚至摔死。

邁過去瞭,它是人生的一筆財富,是受益一生的財富。

這些坎坷、挫折和苦難,都是留在血液中,生長在細胞裡的記憶,刻骨銘心,永遠無法抹去,而且會影響到你一生的思想和行為。

誰的成長不帶傷,誰的人生皆順暢。

最怕的是,你配不上你的野心,也辜負瞭所受的苦難。

路還在繼續,夢還在期許,且不論成敗,隻需走好腳下。

對於姚良松的故事,你怎麼看呢?

-END-

作者:秦曉寒

參考資料:

中國新聞報:“櫥櫃大王”姚良松

南方日報:姚良松: 客傢人的低調沉穩, 讓我走得更遠

華娛衛視:《CEO實話實幹》

壹訊財經:《姚良松的上下求索之路,宛如雨後彩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