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引子:

看過柳雲龍主演的諜戰劇—《勝算》的小夥伴們,肯定會對裡面的那個中共特工唐飛——代號“瓦吉姆”這一角色,印象特別深刻。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勝算》中的唐飛

唐飛被捕之後,在敵人的嚴刑拷打之下,將計就計,假意變節,讓日方誤信己方一眾高層軍官全部叛變,最終在獄中幫助我方,成功除掉瞭遠東地區日軍鷹派高層。

劇中情節驚險曲折,令人嘆為觀止。然而,柳雲龍卻對自己飾演的傳奇特工唐飛,有著這樣的評價:

唐飛的故事雖然驚險曲折,然而比起抗戰時期,那些曾經戰鬥在刀鋒之上的紅色特工人員,我們所演繹出來的敵我之間復雜程度,甚至還不如他們所經歷過的萬一。

接下來我們要講的這位紅色特工人員,他的經歷就和唐飛比較相似,也曾被俘入獄,還在獄中將計就計,利用敵人的弱點,最終除掉瞭對我方危害極大的偽軍漢奸。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任遠

他就是曾任中共“冀東軍區聯絡部”部長的任遠,一位有著傳奇經歷的紅色特工。

熱血青年

我們的青春之歌,不僅在課堂上唱響,更多的鳴奏實在戰場上回蕩,那是何等壯麗的交響樂章。

1919年10月,任遠出生在綏德城內的一戶貧苦人傢當中,父親當初給他取的名字叫馬嘉善。

“任遠”這個名字,是他後來他做情報工作之時所改,而對於情報人員來講,名字不過是個符號和偽裝,時間長瞭,先前的那個真實名字,反倒變得愈發陌生起來瞭。

窮人傢的孩子早當傢,任遠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操持傢務,幫助富戶挑水、掏爐灰掙錢,不過貧窮並沒有讓他放棄對未來的追求和希望。

當別人傢的孩子坐在教室裡聽課的時候,小任遠便踮著腳、悄悄地站在窗外偷聽老師講課。

有一天,他父親撞見瞭任遠偷聽課堂的一幕,考慮再三之後,任遠的父親決定,砸鍋賣鐵,也要送這個渴望學習的孩子上學。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省立第四師范學校

1934年,任遠考上瞭陜西省立綏德師范學校(原省立第四師范學校),成為瞭一名官費生,學費不用傢裡出不說,每個月學校還會發放一些生活津貼,這讓傢境貧寒的任遠頓時輕松瞭不少。

就這樣,年輕的任遠背著包袱、離開瞭傢鄉,獨自一人來到瞭師范學校。

他沒有料到,自己將要踏入的這所學校,將來不僅饋贈瞭自己豐富的知識,更重要的是還凈化瞭自己的靈魂,讓他自此開始接觸到瞭先進的革命思想和理論知識。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陜西省立綏德師范學校

在綏德省立師范學習時期,任遠在校友張振聲的介紹下,秘密加入瞭共產黨,自此開始積極參與革命活動,並為日後踏上革命道路,奠定瞭堅實的基礎。

“七七事變”爆發之後,去延安,成為瞭所有進步青年的共同願望,1938年1月,懷揣著救國夢的任遠也來到瞭革命聖地——延安。

在延安,他看到瞭革命地標寶塔山,也見到瞭心中的偶像“毛主席”,隨後還進入瞭日後培養出大批共和國將帥的傳奇大學——抗大之中,進修“偵查保衛”學科。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革命聖地延安

畢業之後的任遠被派往晉察冀革命根據地從事情報收集工作,當他到達根據地的那天,“馬嘉善”這個名字便被改成瞭“任遠”。

從此這個全新的名字伴隨著他,開啟瞭一段嶄新而又充滿傳奇的人生歷程。

聽風者——永不消逝的電波

我們這群聽風者,終於將那看不見的風聲和永不消失的電波,從冀東無聲地滲透進瞭號稱大日本帝國的天下——偽滿洲。

在晉察冀革命根據地熟悉瞭四年之後,任遠便被派到瞭冀東地區,這裡緊鄰偽滿統治的東北地區,更是被日方視為偽滿洲國與中國的國界線。

同時,關東軍精銳部隊常年駐紮在此地,對此地實施高壓政策,在這裡開展敵後工作,困難程度可想而知,不僅異常艱難,而且充滿危險。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抗戰期間,偽冀東政府地圖

然而此時的革命情形,又迫切要求我方更多、更及時的瞭解東北地區的情況。

因此盡快建立、拓展冀東情報聯絡系統,以打通與東北地區的情報聯系,成為瞭中央方面的迫切要求。

為此,1942年10月,晉察冀北方分局書記聶榮臻和分局社會部長許建國聯名給冀東特委書記李運昌寫信,希望盡快建立成立冀東東北情報聯絡站。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抗戰時期的聶榮臻將軍

這個建立聯絡站的任務,最終落在瞭任遠的肩上。

很快,他便被任命為聯絡站主任,帶著一個電臺和一個連的兵力,來到瞭撫寧縣和臨榆縣西北山地螞蟻溝附近,悄然隱蔽瞭起來。

自此,東北、秦皇島、山海關、海陽鎮等地的情報便源源不斷地匯集至此,由任遠將消息甄別、分類後,逐一發送回根據地。

後來,鑒於敵人的反掃蕩越來越頻繁,這麼多人在村鎮之中攜帶電臺轉移,目標太大。任遠決定隻保留一個班的守護兵力,進入敵人內部,進行潛伏。隨後,他將目光盯到瞭一戶人傢——漢奸偽鄉長傢。

在旁人看來,這戶人傢是個貨真價實的大漢奸,而隻有任遠知道,這個看起來令人恨得牙癢的偽鄉長,其實是個:“白皮紅心”的自己人。

不久,任遠等人便將電臺悄悄轉移到瞭鄉長傢中,藏在瞭墻內的夾層內。

白天,眾人扮作鄉長傢的長工,辛勤勞作,晚上,所有人都睡下瞭的時候,任遠等人悄悄取出電臺,繁忙、緊張的工作這才剛剛開始。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就這樣,任遠在日偽、關東軍的眼皮子底下,建立瞭一支龐大的情報聯系網,山海關、秦皇島、奉天、吉林、新京等地的不少情報經過任遠這裡,源源不斷地被送到瞭敵後根據地,為我方抗戰決策,提供瞭極為珍貴的消息。

正當任遠等人在冀東隱蔽戰線之上日夜奮鬥之時,一場巨大的危機突然襲來,這場危機深刻地改變瞭任遠今後的人生軌跡,也讓他的傳奇攀登到瞭頂峰。

在楊傢鋪突圍之戰當中,任遠身負重傷,不幸被俘,落入敵手。

華北戰場上損失最大之戰—楊傢鋪突圍

從戰爭中走來的軍人,總有場決定人生死軌跡的戰鬥嵌植在自己的生命裡。

對於任遠來說,這場影響他一生的仗就是楊傢鋪突圍之戰。

1944年10月15日,因我方情報泄露,敵人抓住瞭第四地委書記丁振中的一個偵察班班長,並在他身上搜到瞭共產黨方面,舉行幹部會議的時間、地點等絕密信息。

獲此消息的日軍如獲至寶,為瞭保密,敵人沒有召集任何偽軍,連夜集結瞭裝備先進的獨八旅團,準備一舉殲滅冀東抗聯副總司令李運昌的首腦機關。

結果在17日拂曉,日軍行進到楊傢鋪時,與撤退到此地的八路軍方面遭遇並交火。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行進中的日軍

數千日軍將楊傢鋪內的八百共產黨幹部、機關人員、警衛部隊團團圍住,而此時的任遠,也是被圍困在其中的一員。

這一仗,敵軍占據有利地形、先進武器,同時仗著兵力絕對壓倒性優勢,對包圍圈內的八路軍,進行著嚴密的火力封鎖,許多向外強行突圍的八路軍同志們,紛紛倒在瞭敵人的槍口之下。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楊傢鋪犧牲的烈士,前三個分別是周文彬、呂光、丁振中

此役,430名幹部戰士犧牲,被俘150餘人,突圍出去的不足120人,晉察冀軍區總司令聶榮臻後來曾為之感慨道:

楊傢鋪戰鬥,是我軍在華北抗日戰場上的一次罕見且損失重大的戰鬥。

任遠跟著戰友一起向外面沖鋒,身邊的戰友越打越少,不斷有人倒下,而敵人的機槍就堵在村口,瘋狂的火舌不斷地吞噬著沖鋒的戰士們。

在交戰過程中,任遠右臂被機槍子彈擊中,傷口頓時血流如註,身旁的警衛員雖然掏出瞭毛巾想要堵住任遠的傷處,無奈鮮血如泉湧一般冒個不停。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反掃蕩油畫

在警衛員架著他繼續突圍的時候,任遠左右兩臂再次中彈,其中還有一枚彈片擊中瞭任遠的前胸,很快,任遠便陷入瞭昏迷當中。

當任遠再次醒來之時,眼前的一幕讓他心涼瞭,身邊周圍全部都是日軍,而自己也被綁縛著放在擔架一起同行。

“自己被俘瞭。”

當任遠確認瞭這個很難接受的現實之後,湧入腦海裡的第一個念頭是,“我該怎麼盡快結束自己的生命呢?”

被俘自殺未果

對於情報人員,特別是像任遠這樣高級情報人員,一旦被俘沒有抵抗住,最後變節,那對組織的影響,將會是非常巨大。

在學情報課之時,任遠的老師就曾叮囑過,一個優秀的情報人員,在任何時候,都不能背叛自己的底線,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價,也要堅守自己的理想。

因此,任遠決定,盡快自盡。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獨八旅團長竹內安守回憶的楊傢鋪戰役

此時的任遠失血過多,渾身無力,他聽說過受傷後喝涼水很快便會死亡,便掙紮著向旁邊看押自己的鬼子要點涼水喝。

結果卻被對方直接識破,敵人對他大聲吼道:“你的,自殺的不行,涼水的不給。”

因為敵人識出任遠可能是位高級幹部,因此,押送途中,夜裡專門將他關押在瞭一個馬廄當中,隻留下四個抬擔架的老鄉陪他住在一起。

夜裡,任遠艱難地摸索著胸口的一個隱蔽小口袋,這個口袋裡面的東西讓他的心再次懸瞭起來。

這是一個記事本,裡面記載著很多重要情報和聯絡代號,幸虧剛開始敵人搜的匆忙,隻是拿走瞭自己身上的鋼筆、槍支,沒有發現這個小本子,但一旦自己入獄,恐怕也很難不被發現。

任遠想要將小本子取出,但手指沒有力氣解開衣扣,掙紮瞭兩三次,最終還是沒有辦法將小本子順利取出。萬般無奈之下,他隻得將希望寄托在瞭旁邊的一個抬擔架的老鄉身上。

都是中國人,賭一把吧。任遠輕聲將靠自己最近的那個老鄉喚醒,說自己身體難受,想要解開扣子舒服一下,那人不疑有他,便幫忙將他衣服扣子解開。

任遠趁他睡著之後,吃力地掏出小本子,將記錄信息的那幾頁慢慢撕下,艱難地送入嘴裡,一點點嚼爛,最終咽瞭下去。

這一刻,任遠第一次體會到,被俘後保密工作的艱難,而誓死保守黨的秘密,也成為瞭今後支撐著他活下去的唯一信念。

再次自盡

帶鐐長街行,蹣跚復蹣跚,市人爭矚目,我心無愧怍。

一天後,150餘名八路軍俘虜被日軍押送到瞭豐潤縣城之內,在日寇的強逼之下,徒步入城遊街示眾。

重傷的任遠也在同伴的攙扶之下,緩慢地向前走著,看著周圍圍觀如堵的人群,任遠此刻的心中,充滿瞭不甘和悲憤。

對於日方的審問,任遠剛開始用已經犧牲瞭的警衛連連長—劉建華的身份進行搪塞,然而沒過多久,就被先前投降的叛徒給指認出來瞭。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日軍北支那特別警備隊檔案中第十三軍分區聯絡部部長劉傑(抗戰時期任遠的化名)

日方得知自己抓住瞭冀東軍區聯絡部長,頓時大喜過望,當天下午便派1420部隊宮下大尉、憲兵隊長川上大尉前來審問。

日本關東軍華北特遣隊方面一心想要在任遠這位冀東地區情報負責人身上,找到突破口,進而從他的口中,獲取重要信息,徹底摧毀冀東地下聯絡組織。

因此敵人剛開始對任遠還算客氣,希望能夠“感化”、誘降對方,但這些都被任遠嚴詞拒絕瞭。

當晚,回到牢房之內的任遠,望著窗外寥落的寒星,陷入瞭沉思。敵人既然已經認出瞭自己,那麼今後肯定還會想盡辦法要撬開自己的嘴,酷刑之下,自己到底能不能挺過去呢?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說實在的,任遠有些擔憂,他更怕自己在昏迷過程中,不小心吐露瞭黨的機密,那將會令他悔恨終身,考慮再三,他覺得是時候作出最終的抉擇瞭。

下定決心之後,任遠低聲叫醒瞭同一牢房的交通員李永,低聲對他說道:

“敵人已經查明我的真實身份,必然不會放過我,我不可能出去瞭,為瞭保護組織,免除同志們的危險,我必須一死,我現在命令你,用那個掛毛巾的繩子,把我勒死,要快。”

李永當時就哭瞭,他流著淚勸任遠:“首長,你不能死,一定會有辦法的。”

任遠在黑暗中摸索著,在牢房的墻壁上寫瞭四個字——為國盡忠,然後低聲命令道:“快動手吧!”

李永流著淚,雙手顫抖著將毛巾繩摘下,套在瞭任遠脖頸之上,然後用力一勒,任遠頓時便失去瞭知覺……

不久,任遠又聽到牢房一陣喧嘩聲,原來任遠被勒住的時候,出於本能身體進行瞭強烈掙紮,發出瞭較大聲音。再加上李永作為一名忠誠的下屬,實在下不瞭勒死領導的狠手,隨後這次自盡事件被監獄看守發現,他們將李永拖走,關到瞭另外一個牢房之內。

任遠的這次自殺,最終以失敗告終,在後來的日子裡,日軍方面加強瞭對任遠的監視,連上廁所都有專人監視,以防止其再次自殺。

既然死不瞭,那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潘漢年

任遠在絕望之中,突然想到瞭當年在延安時,潘漢年同志曾經講過的話:

情報人員的使命並不是在被捕之後就告以終結,被捕後要學會在法庭上、在監獄裡同敵人作殊死鬥爭,善於用狡猾的手段對付敵人,當敵人沒有充分掌握確鑿證據時,機智地采取假供、亂供,來應付敵人的審問。

任遠最終下定瞭決心,既然逃脫無望,那麼自己就盡可能地發揮餘熱,利用敵人想要情報的迫切心情,提供假情報,趁機除掉幾個冀東地區的心腹大患。

反殺漢奸

在隨後的日子裡,敵人對任遠采取瞭軟硬兼施的策略,一方面精衣美食地供應著,企圖軟化他的抵抗意志,另一方面在他面前,故意當著他的面槍斃抗日戰士,想用鮮血和恐怖來嚇退他的堅持決心。

任遠也伴隨著他們勸降的節奏,假裝慢慢地流露出來合作的態度,這讓日方感到十分欣慰。

隨後,當日方詢問我方的地下組織之時,任遠便精心編造瞭一張偽滿洲地下情報網,這張假情報網從情報專傢任遠口中說出,難辨真假,讓人聽後,感覺可信度十分高。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偽滿洲國地圖

情報網內,精確到瞭人名、住址、代號、建立時間,聯絡方法,聯系人名及其具體任務,雖然沒有一個是真的,但因為太詳細,太精確,還是讓審訊他的宮下大尉大感吃驚,他也沒有料到,被日本視為銅墻鐵壁偽滿洲國內,竟然會有如此多的地下黨組織。

收獲不小的敵人立即接著詢問冀東方面的地下組情況,對於這個地區的情況,敵人也瞭解不少,因此不好用假信息糊弄。

於是任遠便利用敵我交戰時,雙方互相派遣人員打入對方的情況,交代出瞭幾個自己知道對方是假裝革命的日偽,但一直利用對方獲取信息的漢奸;同時還交代瞭幾個墻頭草,左右搖擺的不堅定分子;以及幾個自己被捕之後,組織上會立即轉移的幾個聯絡站,以此迷惑日方信任。

這裡面就包括偽軍時任山海關警備團團長張愛仁。

這個人先前兩面三刀,抗戰後期,一看日軍方面有些要完的節奏,便想要投降我方。

然而中途卻被日方發現後,為瞭茍活,又打著起義需要接援的借口,幫助日方誘騙我方主力踏入圈套。

約定的時間過瞭半小時,都不見張部的影子,老天也不知趣地下起瞭大雨,這時偵查員急報,附近據點突然增兵,朝北邊壓瞭過來,派去和張愛仁聯絡的同志一個也沒有回來。

李運昌同志立即召開會議判斷,可能起義有詐,敵人企圖用張做誘餌,吃掉我們主力,部隊隨後緊急撤退,約摸半個小時左右,就遠遠看見敵人的大部隊人馬一齊向我平市周圍包抄瞭過來。

當初李運昌將軍就差點兒被他給騙瞭,幸虧任遠派出的諜報人員及早發現瞭附近日軍主力增加的情況,才最終將我方主力拉出瞭圈套。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抗戰時期的李運昌將軍

經此一事,張愛仁成為瞭我方必除之而後快的大漢奸,然而此人一直躲在軍隊之中,有著日偽部隊保護,難以下手,因此讓他一直沒有被懲罰。

此刻任遠覺得,機會終於來瞭。

任遠對日方交代,這個偽軍團長張愛仁表面上與我軍一刀兩斷,其實依然保持著和我方的私下聯系,對方表示願意繼續長期潛伏,等待時機,屆時反戈一擊,為國效力。

為瞭加強敵人的信任,任遠還將突圍前已處決的來自張愛仁處的叛徒江東,描繪成瞭張愛仁的一個秘密聯絡員,在楊傢鋪突圍時,為瞭保護自己,壯烈犧牲。

由於先前任遠的積極配合態度,再加上對比冀東方面,日軍掌握的一些地下情況和任遠交代的比較契合,敵人對任遠吐露張愛仁這個“臥底”,既吃驚,又慶幸。

日方本來就對偽軍不太信任,又得到任遠這個情報之後,便毫不猶豫地張愛仁關押瞭起來,最後送到瞭東北勞改,讓其落瞭個極慘的下場。

這個甘為日軍走狗,喪盡天良的大漢奸,最終被任遠在獄中,借敵人之手,除掉瞭。

艱難的逃脫

失而復得,重獲新生的感覺是心底永遠抹不去的劃痕。

對於已經“變節”的任遠,敵人將他從牢中帶出,給他安排在唐山市富商苗圃如的住宅,這裡面有十幾個小院子,還住有不少先前投敵的漢奸。

在這裡,任遠表面看起來獲得瞭自由,其實日夜都被漢奸所監視,受到著敵人的特殊照顧。

然而,令敵人沒有想到的是,這附近還住著一個地下黨人——張傢聲。此人先前曾因掩護冀東黨委書記李楚離被捕,出獄後假意與組織脫離關系,實際上一直暗中繼續從事地下工作,並被委任為唐山情報站站長,由任遠單線領導聯系。

任遠被捕之後,組織上一直在外線組織、安排營救工作,張傢聲則一直負責兩面傳達消息、積極安排營救任遠的任務。

因此,任遠雖然被困在敵營之內,卻始終沒有放棄逃跑的希望。

1945年2月,日本方面對任遠的監視逐漸放松,然而對他始終不願在公開場合宣佈投降,越來越沒有耐心。

2月17日晚,日軍大佐將任遠叫到辦公室,委婉提示瞭他,應該識時務,不要再存在任何僥幸心理。而感到日方不善之意的任遠,也下定決心,明日便盡快伺機逃跑。

2月18日,吃過早飯的任遠走出宅院,轉瞭幾個彎之後,來到瞭張傢聲的傢中,想要趕緊出城。然而不巧的是,這天張傢聲並不在傢,這使得任遠出逃的希望,頓時落空。

出瞭張傢大門,任遠有些無助,萬般無奈之下,他將希望寄托在瞭王新民的身上。這個人曾經是共產黨,後來被捕變節,不久再次回歸黨內,曾經向任遠透露過,組織也安排他配合營救自己,如果自己有危難,可以找他。

此刻,任遠不知道王新民是否可靠,但此時自己也別無選擇。

他敲開瞭王新民的門,匆匆地向他說出瞭自己的請求,聽瞭任遠的請求之後,王新民立即表示,當下情況,應該趕緊出城,否則兇多吉少,組織上之前已經安排自己必要時,幫助任遠脫困,因此,他願意協助任遠出城。

為瞭掩護任遠出城,又不打草驚蛇,王新民最終選擇帶著任遠,兩人一起出城,因為事發突然,王新民來不及帶走自己的妻子和女兒。

臨走時,王新民的妻子拿出瞭一個金戒指,遞給王新民,告訴他,以後若是想自己瞭,就拿這個當個念想。

任遠流著淚,叮囑道:

“大嫂,你放心帶好兩個女兒,我們會時刻惦記你們的,多保重,根據地見。”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人力車

王新民出門不久,找來瞭兩個人力車夫,這兩個人也是組織上安排接應自己逃亡的同志,兩人整裝待行,王新民的小女兒就站在門口為他們兩人送行。

後來,任遠回憶道,

“多少年過去瞭,至今我都對小女孩兒的那聲“爸爸、叔叔再見,早點回來。”

記憶猶新,孩子是無辜的,當時我倆都不敢回頭答應,王新民更是用手捂著嘴,低聲說瞭句“走”,兩人這才頭也不回地邁出傢門,誰能想到這一去,竟成瞭永別。”

兩位車夫帶著他們出瞭城北,繼續走瞭七八裡,到瞭通向豐潤的公路上後,任遠和王新民便下車,改為從小道步行。

期間兩人碰到一隊日本巡邏兵,王新民以開灤煤礦礦物局出來催貨為由,用一張假名片,騙過瞭敵人的盤問。

兩人就這樣,一直走到下午四點,才走到瞭劉傢營根據地,這才獲得瞭重生。

隨後,經過組織上的多重審查,任遠得到瞭組織內的信任。解放戰爭時期,任遠先後擔任冀東十八地委,南口軍管會副主任,北平市公安局二處偵查科科長。

1949年4月,任遠調任鐵道部公安局二處任處長,期間曾秘密護送毛主席首次訪問蘇聯。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毛主席訪問蘇聯

1964年,曾擔任二機部八局副局長,核二院院長、黨委副書記,肩負“兩彈一艇”的秘密使命。

2019年9月30日,任遠先生逝世於北京,享年100歲,他那傳奇而又曲折的人生隨之落下瞭帷幕。

任遠:冀東版的特工“瓦吉姆”,被俘後借刀殺人,除掉日偽軍團長

任遠老先生

謹以此文紀念傳奇特工——任遠先生,哪有什麼歲月靜好,隻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今日的幸福來之不易,不忘先烈,砥礪前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