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願軍無辜受過,無良奸商售賣假藥,毛主席聽聞震怒:“該殺!”

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奔赴朝鮮抗戰。秋風蕭瑟,凜凜寒冬將至。新中國剛剛成立不久,國內百廢待興,物資匱乏,然而美國武器精良,氣勢洶洶。在這樣一個環境下,作戰艱難,可想而知。

黑夜沉沉,天邊未有一絲曙光,正是人們睡得昏昏沉沉的時候,戰爭卻悄然打響,前線戰壕裡死傷無數,對面槍林彈雨接踵而來,軍醫慌慌忙忙地在一個小白帳篷裡救治受傷兵,軍醫拿起一個急救包,裡面本該白花花的醫用棉卻透著黃色,裡面本該亮蹭蹭的消毒器具卻生瞭銹。這可是從沒拆封過的啊!

一旁是痛苦哀嚎的戰士,軍醫拿著會讓人傷口感染的器具,心裡悲憤交加!

這樣的事情不止發生在醫藥,戰士們的鞋子是爛的,鐵鍬是脆的,連入口的罐頭都是餿的!

這是從敬愛的國傢運來的,給保衛國傢的將士們用的東西,卻被奸商以次充好,這是罪人,這是朝鮮戰爭的罪人,是民族的罪人!

在朝鮮戰爭苦苦支持的時候,戰士們用血肉抵擋敵人的槍炮的時候,王康年,這個建國時期最大的奸商,為瞭錢財無所不用其極,竟然在志願軍的救命藥上動手腳!那麼,他的下場又是如何呢?

志願軍無辜受過,無良奸商售賣假藥,毛主席聽聞震怒:“該殺!”

投機倒把王康年

1924年,是歷史上不平凡的一年,它是國共第一次合作的開始。在這一年裡平凡的一天,浙江杭州出生瞭一個的孩子,王康年。他日後的日子,並沒有隨著共產黨的崛起而輝煌燦爛,而是隨著國民黨的衰落,一步步走向深淵。

當你凝視深淵的時候,深淵也凝視著你。

王康年17歲時,憑借著不錯的智力考進瞭上海大亞電臺當電臺報告員。他接觸的電臺是商業電臺,於是跟著電臺學到瞭不少的生意經。

電臺人員的工資並不高,勉強夠養活一個人在上海的開銷。但是男孩子不光養活自己就夠瞭,還得娶媳婦生孩子,這點工資,無論如何都是不夠的。

當我們老瞭,回顧一生的時候,就會發覺,什麼時候做第一份職業,什麼時候戀愛,什麼時候結婚,都是命運的巨變。你以為的普通的一天平凡的選擇,其實都是命運的巨幅震顫。

王康年如普通人一般,娶妻生子。嶽父是公共租界的巡捕。在巡捕房裡有四種巡捕:西人巡捕,華人巡捕,印度巡捕,越南巡捕。

毫無疑問,西人巡捕的地位最高,其次是印度巡捕。印度巡捕的工資是華人巡捕的兩倍。地位最低的是華人巡捕,常常受欺負。

印度巡捕在上司面前畢恭畢敬,對其他人員惡聲惡氣。因為印度巡捕見瞭英籍上司總會敬禮,喊道“Sir!”,長此以往,上海的群眾就把印度巡捕喊為“小a san”。

受壓迫的人們想翻身的欲望總是格外強烈。王康年的嶽父就在其中之列,電臺工作的女婿,最初是很得他歡心的,但是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傢裡的日子的開銷越來越大,他對王康年的死工資,明顯不滿意瞭起來。

而王康年也想多賺取些錢財,恰好王康年做電臺聽瞭不少商業知識,二人一拍即合,嶽父幫助他在西藏路的生吉裡,租瞭一個堂間,做小百貨生意。

百貨生意雖然不差,但是也沒有特別紅火,賺取的錢財,僅僅夠日常開支。這與王康年的設想不同,於是他琢磨著另外做點賺錢的行當。

這個機會沒讓王康年等太久。當時國內的抗日戰爭剛剛結束,國內兩黨之爭漸漸露出苗頭,國內開始實行收緊的政策,由於戰爭的影響,連西藥也不從國外進口瞭。

然而這正是國內西藥崛起的大好時機,王康年看準時機,決定關掉百貨店,搬到北京西路434號的景星裡,開瞭一傢名為大康的西藥行。

店面開起來瞭,店裡的夥計也找好瞭,但是在批藥上,卻出瞭點問題。當時國內西藥的大廠銷量極好,以新亞,信誼為代表的大廠,一定要付現金才能批藥。

長久地奔走,仍然沒能被批到藥品。此時的他,面臨著兩個選擇,一個是關掉店鋪,第二個則是依靠其他手段獲得資金。

所謂狗急跳墻,在此之前,王康年也隻是投機取巧得些小錢。但是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小偷小摸不在意,日後逐漸發展成大奸大惡指日可待。

西藥的巨大利潤誘惑著他一步步走向深淵。

志願軍無辜受過,無良奸商售賣假藥,毛主席聽聞震怒:“該殺!”

王康年靠著在電臺裡聽到的商業“經驗”,想出瞭一條絕佳的妙計。空手套白狼!

於是他演瞭一出戲,先將店面遷到漢口路456號,改名為大康藥房,再放出開業大酬賓的消息,藥品以極其優惠的價格賣給顧客,但是得先交定金。

古有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今有康年開業,意在定金。

定金有瞭,這時候可以進貨瞭。但是事與願違,老天不會讓他過的如此順利。

定金雖交上去瞭,但是藥品卻遲遲批不下來。而且因為戰爭的原因,國內的通貨膨脹不斷加劇,藥品的價格暴漲,原來的定金根本不夠藥品的采買。隻能不斷拆補顧客的錢款與貨物,欠款如雪球一般越滾越大。

與此同時,王康年還靠著棧單,替他人存藥品來賺錢。面對著越來越多的欠款,還有唾手可得的藥品,他沒有絲毫猶豫,選擇瞭把他人寄存的藥品拿來補欠款。

這種投機的事情,在初期如此順利,會讓人產生一種錯覺,一種讓王康年覺得自己很有能力的錯覺。

它不需要花費力氣,隻需要在黑暗中,神不知鬼不覺地出賣自己的良心。

建國初期,通貨膨脹,找到一份工作已是不易。為此,看不慣的夥計被王康年開除,繼續著艱難的生活,餘下的,也隻是敢怒不敢言罷瞭。

此時的他已經後退無路,而且他也堅信這隻是賺錢的一種方法而已。如果此時他隻是在出賣良心的邊緣徘徊,那接下來的事情,就足以證明,他人品的低劣。

拆東墻補西墻隻是一時的辦法,交定金存藥品的客人並不是傻子,王康年一再拖延交貨日期,使得客人們大為光火。

王康年眼看著前來要貨的客人越積越多,於是便歪心大起,以次充好,無中生有,以相似的東西代替藥品,這使得藥行得以喘息。

但是這終究沒有逃過客人的眼睛,徹底地激起瞭客人們的怒氣,頃刻間雪片般的訴狀,遞上瞭上海國民政府。憤怒的客人則將他的藥行圍瞭個水泄不通。可藥行裡,卻人去樓空,隻剩瞭幾個懵然無知的小夥計。

以次充好,制造假藥,逃避責任,人品之低下,令人不齒!

志願軍無辜受過,無良奸商售賣假藥,毛主席聽聞震怒:“該殺!”

在這些訴狀裡,有一張訴狀最引人關註。因為此時新中國剛剛成立,上海還未解放。但這張訴狀是上海政府唯一一個受理並且判決的。

原告名為嚴文俊,訴狀時間是中華民國三十八年五月三日,即1949年5月三日。嚴文俊在1948年11月便在大康藥行寄存藥品,名單有十張紙之多,結果到瞭取貨的日期,藥行卻一拖再拖,而後又被告知大康藥房倒閉,致使藥品無法取出。待嚴文俊報警後,卻怎麼也找不到王康年本人。涉案金額竟達到2億餘元(舊幣)!

王康年先是侵吞客人財產,再是欺騙客人,後又避而不見。三連招可謂無恥至極!

志願軍無辜受過,無良奸商售賣假藥,毛主席聽聞震怒:“該殺!”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按照舊律,王康年應當被判進監獄。但是,上海解放之後,新政府有意恢復經濟發展,於是便頒下新政策,對王康年的事情采取瞭調解的做法。這使得他驚喜異常,在政府與新藥業工會的調解之下,王康年所欠的藥品,都折合成瞭錢款,而他可以在背負債務的狀態下,繼續經營。

這究竟是福是禍?王康年經此一事,會幡然悔悟嗎?

這件事之後,王康年似乎已經悔改。他積極的參與老閘區的工商聯,並且成為大康藥行所在大樓的居民委員會主任和肅反委員會副主任。聽起來威風凜凜,風光無限。

而大康藥行的經營也有瞭好轉,在復工到1951年間,銷售額達到瞭350億元。

皖北軍區采購人員葉海清前來購藥。王康年先是好吃好喝招待著,然後請客看戲送表,極盡諂媚之事,拿下訂單之後,竟然把過期變質的止咳糖漿賣給瞭軍區。

軍區發現後派人責問,王康年卻絲毫沒有愧疚,並振振有詞“這有什麼關系?又吃不死人”。

這句話清晰地映出瞭王康年那洋洋得意的小人嘴臉。原來在政策救瞭他一命之後,他絲毫沒有悔改,還歸結為上天的旨意。

藥行重新開業之後,他並沒有覺得自己做得有多麼不妥,而是反思瞭之後,積極的尋找“保護傘”,就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員們。

請人吃飯看戲送東西,伏低做小拍馬屁。利用行賄,嫖妓等手段,使得機關人員利用職務之便,為他謀取利益。

三年的350億,並不是誠信經營得來的,而是靠著王康年的卑鄙手段換取的。

這次政策給一些誠信卻又不善經營的商傢一次喘息的機會,卻也給瞭王康年這種投機倒把的小人繼續啃食國傢的機會。

人心不古,王康年在這條路上,一去不回頭。

志願軍無辜受過,無良奸商售賣假藥,毛主席聽聞震怒:“該殺!”

人民無辜慘遭蒙騙

三年間,王康年靠著行賄做下瞭太多喪盡天良的事情。

1949年,蘇北淮陰某機關到上海采購藥品,被與王康年“相好”的人員推薦到大康藥行購買藥品。王康年請哥哥王康慶幫忙,私自制作瞭假藥,以次充好。將無數人的生命陷入危險之中。

1951年,王康年向人民銀行上海分行押匯,用兩桶300公斤重的海克山名冒充藥品消發滅定,共獲得瞭15000萬元貸款。並且逾瞭兩期都沒還。

1951年10月,平原省志願軍榮康醫院來上海X光機,因為國營的醫藥公司沒有貨品,經介紹到瞭大康藥房,王康年聲稱能從香港買到英國的進口機器,並且承諾瞭5天到貨,還提供瞭樣本。於是就簽訂瞭合同,價格為25000萬元。榮康醫院在5天內就付清瞭貨款。但是大康藥房卻遲遲不肯交貨,用盡各種理由拖欠貨品,最後終於在4個月後交付瞭貨品。

而且大康沒有按照合同上所寫的那樣安排人來安裝,機器也是殘次品。其實X光機的市值才18000萬元。

如此這般,不勝枚舉。藥品本是救人的東西,可是因為王康年的一己私欲,把它變成瞭牟取利益的工具。

志願軍無辜受過,無良奸商售賣假藥,毛主席聽聞震怒:“該殺!”

造成這種現象的罪魁禍首,不止王康年一人。更有無數的被腐蝕的機關人員,收受賄賂,中飽私囊。

據統計,王康年曾向分屬37個國傢機關等單位的工作人員85人行賄,其行賄款達到人民幣2億餘元之巨。

本是人民愛戴的忠仆,但是卻搖身一變,成瞭不法分子,成瞭國傢的蛀蟲。

國傢層層選拔的機關人員,曾經的你,也是充滿著理想踏進機關,想著為人民服務的對嗎?何以在人生的分岔口上,做出瞭令人唏噓的選擇。

天理昭昭,報應不爽。

王康年的罪狀還遠遠不止如此,接下來的事情,讓無數的國人恨不得將他挫骨揚灰,方能止心頭之恨!

不法分子悉數落網

建國初期,百廢待興。然而內憂外患,新中國的成立註定不會如此平靜。

美國入侵朝鮮,周總理發言:中國人民決不能容忍外國的侵略,也不能放任帝國主義對自己的鄰國侵略而置之不理!於是,正義之士朝鮮志願軍出發瞭。

戰爭中,後方的軍需補給是重中之重。

1951年,朝鮮戰爭志願軍後勤人員到上海采購急需藥品,經人介紹到瞭大康藥房。王康年此時對於後勤人員又是一番殷勤,對後勤人員需要的藥品更是大包大攬。

可當時大康藥房並無藥品,期間王康年也並無購置藥品的意圖,大康的會計董淵問老板怎麼辦,王康年說:“朝鮮路遠,沒啥關系,這事我拿的穩”。

到瞭12月中旬,大康無貨可供,又耍起瞭老伎倆。用爛棉花,舊紗佈制作急救包,用生銹的器具當作醫療物資,應付一般的運往瞭前線。

可憐戰士在前線拋頭顱灑熱血,最終奪去他們性命的,卻是他們後方的無良商人。

志願軍無辜受過,無良奸商售賣假藥,毛主席聽聞震怒:“該殺!”

這樣的事件並不止一起,像王康年這樣的人也不止一個。

武漢電機藥棉廠的李寅廷,他通過采購人員承包瞭一批志願軍所需要的急救包。

救人如救火,在戰場上,急救包就是戰士們一條條鮮活的生命。但是這個人承包瞭這些生意之後,把領來的一萬斤的好棉花,竟換成瞭黑心棉!

這些黑心棉都是從垃圾堆裡弄來的,既沒有衛生保證,又不符合戰場用棉標準,根本無法保證安全。戰士們用著這樣的棉花做成的紗佈,傷口感染以致於死亡!

而李寅廷卻獲得瞭18億元的巨額利潤。

志願軍無辜受過,無良奸商售賣假藥,毛主席聽聞震怒:“該殺!”

行軍打仗,哪能一日三餐都有熱食供應。戰事吃緊時,還要枕戈待旦,徹夜不眠。這就要求平日裡吃的東西,既有營養又能充饑。但是一些奸商們,卻拿這些來做文章。

濟南盛昌蛋場,供應志願軍壓縮餅幹的蛋粉。老板安景遠,劉雲生在蛋粉的制作過程中,混進7600多斤的臭雞蛋。這些臭雞蛋變質發臭,混起來不易嘗出異味,但是臭雞蛋本身百害而無一利,吃下去會使志願軍腸胃出問題。但是二人卻全然不管,任憑這些摻瞭料的食品運往前線。

蘇州劉盛興負責給志願軍們做豆腐幹。他為瞭獲取利益,壓低成本,往豆腐裡摻瞭不少的鹽和醬油。而且制作的時候也極其不用心,豆腐沒有曬幹就運往前線,導致豆腐幹發黴發臭。這樣的食物怎麼能吃呢?

志願軍要求他重新制作,他卻忿忿不平,認為自己損失瞭利益,但是面對志願軍卻敢怒不敢言,又偷偷的把先前退回來的發黴的豆腐幹往新作的豆腐裡摻。

除此之外,在提供給志願軍的牛肉上,也有著令人作嘔的做法。牛肉莊的張新根和徐苗新在提供牛肉時,用水牛肉和馬肉冒充黃牛肉。更加令人憤怒的是,他四處收購別人不要的發臭的牛肉摻進去。試問,人吃瞭這樣的牛肉,怎麼可能會身體健康呢?

志願軍無辜受過,無良奸商售賣假藥,毛主席聽聞震怒:“該殺!”

還有武漢大型米廠的石麗如,在志願軍的大米裡,摻進瞭兩千多斤發黴的陳米。

不僅如此,在志願軍用的器具上,也有著不同程度的摻假與粗制濫造。

在戰爭中,與敵人對壘,需要鐵鍬來挖戰壕,這一工程被承包給瞭武漢的周澤信和劉文清,一共有7萬把的軍用鐵鍬。但是二人桑心並款,竟然把其中的24300把鐵鍬,用廢棄的汽油桶鐵皮制作。志願軍在挖戰壕的時候,根本無法使用。

上海軍裝店的胡恒慶,承包瞭志願軍的軍用鞋。志願軍靠著鞋子東奔西走,與敵人廝殺。但是胡恒慶為瞭多得些利潤,想盡辦法地降低鞋的成本,志願軍在前線穿著這些鞋子,沒幾天就壞瞭。沒有新鞋補給,光著腳與美國兵交戰。

南京全球汽車材料行的老板朱立成,負責提供志願軍汽車需要的零部件。他去市場上買回來各種老舊便宜的零件放置在汽車上,汽車沒走幾公裡就壞掉瞭,輕則軍需運不及時,重則延誤戰機。

志願軍吃的米是發黴的,吃的肉是臭的,豆腐幹是變質的,壓縮餅幹是壞的,用的鐵鍬是脆的,汽車是舊的,鞋子是壞的,受傷瞭用的急救包是會感染致死的,可他們保護的,是包括這些商人在內的千千萬萬個中國人民!

當他們沖向敵人時,地上的沙礫硌的腳鉆心的疼;當他們與敵人對戰而饑腸轆轆時,打開罐頭,卻是一股惡臭襲來;當他們戰術撤退,新換完零件的汽車,突然拋錨,敵人就在身後,死亡向他們逼近。

絕望,心酸,無助。

而這些黑心商人,賺著國傢的錢,享受著國傢的保護,卻吸著國傢的血!

這些奸商,死一萬次都不夠!

志願軍無辜受過,無良奸商售賣假藥,毛主席聽聞震怒:“該殺!”

當負責志願軍作戰的聶榮臻元帥收集瞭證據,找到瞭毛主席的時候,志願軍因為這些假藥和壞掉的食物,已經死傷過萬。

毛主席聽過後,震驚地看著桌子上的假藥,內心仿佛刀絞一般的痛。志願軍們過的日子,簡直比長征還要苦!

“該殺!”毛主席重重的一掌拍在桌子上,驚雷一般的聲音響徹整個屋子。很快,毛主席命令上海市委書記陳毅徹查此事,堅決要將違法犯罪的不法分子繩之以法。

聽說中央派下瞭人來徹查假藥之事,店員們生怕被牽連,於是便爭先恐後地向中央揭發瞭他的罪行。自此,王康年的數條罪行才公之於眾。

《解放日報》隨即報道瞭大康職工等檢舉出來的王康年更多經濟犯罪行為,歷數有 :

一、蓄意騙取志願軍購藥款。員工董淵自述,志願軍來大康藥房購藥。王康年假借犒賞志願軍的名頭送禮,拿到訂單後,根本沒有購買藥品,而是把錢款用來投機,這是蓄意騙取志願軍錢款。王康年洋洋自得,稱大康藥房是‘幹部改造所’。

二、大康職工滕仲年和馬維善對王的揭發。在快要交貨的時候,王康年先是拖延,後來就以低價冷門貨搪塞,志願軍需要的藥品,一概都不采買,部隊來信催促,王康年視若無睹,把信拋諸腦後,利用志願軍的3億貨款一部分來補他的窟窿,一部分用於做投機生意。

三、大康職工王祖蕃揭發,1950 年皖北軍區采購人員葉海清來購藥時,王將過期發酵變質的止咳糖漿300 磅,賣給瞭解放軍。

四、平原省志願軍榮康醫院揭發。1951 年 10 月該院來滬購買 X 光機,拖到 4 個月後才收到貨。

五、一批被王腐蝕過的幹部檢舉交待。如中南軍區衛生部藥政處長徐某經另一受賄人介紹,到大康購止血鉗,王康年以次充好,用一般器械冒充德國蛇牌獲暴利 2 億元。還有解放軍某部采購外科器械,王竟用產科器械冒充外科器械來代替。還有如皖北衛生處累計向大康購貨達 25 億元,許多藥品不按訂單交貨,有的藥品拖延至案發仍未付貨。這類由受害方檢舉的案例,當年報紙披露的有 10 多起。

志願軍無辜受過,無良奸商售賣假藥,毛主席聽聞震怒:“該殺!”

在這次的事件中,直接受害的是中國千千萬萬的人民。毛主席決心要下令整頓,開展對待危害中國的不法資本傢的“五反運動”。精準打擊那些違法犯罪的不良資本傢。

志願軍無辜受過,無良奸商售賣假藥,毛主席聽聞震怒:“該殺!”

人生中會面臨著許多選擇,當你選擇瞭一己私利而罔顧他人時,當你受到瞭誘惑而被漸漸腐蝕時,深淵在凝視著你。

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貪污腐敗,都是點滴陷阱,最後深陷不能自拔。

擇一城而居,擇一業而勤,擇一生而付。王康年選擇的這條路,那麼,這條路會給他應有的結局。

參考文獻:

《中國打假調查》

《人民網》

《舊聞新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