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新聞:冠心病用藥要找到發病機理和病因

說起冠心病,人們首先想到的是支架、搭橋手術。其實,在所有冠心病患者中,需要支架和搭橋手術的畢竟占少數,更多的患者需要依靠藥物治療,然後加上生活方式和飲食的改變,來維持身體的健康,不到迫不得已,還是以保守治療為佳。

青島有這樣一位心內科專傢,32年專註於心內科臨床,累計接診5萬餘心血管病患者,在藥物治療方面培養臨床思維,有著自己獨到的方法和理念,深受廣大患者好評,他就是曾獲青島市市立醫院優秀資深醫師獎、市立醫院老年內科副主任、碩士生導師趙新聞。

趙新聞1997年開始從事心內科臨床,讀研究生專業的方向就是心血管內科,在市立醫院東院急診科曾擔任副主任11年,累計救治上千例重癥急性心衰患者,在頑固性心衰、心律失常、高血壓診斷和治療方面有很深的造詣和研究。 2020年,他赴北京阜外心血管病醫院心衰中心學習進修半年,多次參加國傢級、省級、市級學術交流並做學術報告,在省內急診學會已有一定的影響。

2019年他榮獲青島大學臨床醫師專業認證工作優秀教師、教書育人品牌教師,市立醫院優秀技能培訓教師,2020年獲 AHA(基礎生命支持)專項獎勵。

趙新聞還擔任美國心臟協會(AHA)初高級生命支持培訓導師、中華醫學會急診醫學分會感染組委員、中國醫促會山東省心臟重癥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國傢心力衰竭醫聯體山東省執行委員、山東省醫師協會急診醫學分會委員、山東省醫師協會急診重癥分會委員、山東省中西醫結合急診分會委員等。承擔省級和市級課題各一項。

心衰死亡率高於腫瘤

如果有患者查出腫瘤,病人及傢屬會無比重視。但如果得瞭心衰,由於人們對其知之甚少,很多病人聽之任之。趙新聞說,目前,全國有1350萬心衰患者,發病率達到1.1%,死亡率高於腫瘤,五年生存率低於腫瘤。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裡,心衰是沒有很好的藥物治療的。最近兩年不同瞭,治療心衰的藥物改天換地,不斷有新藥問世,延緩心臟的衰竭。趙新聞善於在臨床使用新藥,在多次學術研討會上,他都是新藥使用第一人。

趙新聞在急診工作時接診一位42歲女性患者,擴張性心臟病,心臟停跳過三四次,搶救過來後,一直跟著趙新聞定期服藥,現在已經可以日常活動。

還有一位86歲老人,高血壓、糖尿病,意識模糊,呼吸困難,一直用呼吸機,找到趙新聞會診。趙新聞認為病因是心力衰竭,而且是舒張功能不全的心力衰竭。用上對癥的藥物,病人拔掉呼吸機,病情穩定。最長的心衰患者跟著趙新聞用藥20年。他除瞭給患者開具藥物處方,同時,指導患者如何管理自己的生活方式和飲食,來幫助患者延緩心臟衰竭。

無癥狀心動過緩無需治療

人的一生心跳次數是有限的,大約27億次,心跳慢的人,往往壽命越長。有的人心跳次數過快,有的人則過慢。如果心臟跳動的頻率過快或過慢影響瞭日常生活,那就是一種病,這種病叫心律失常。

記者認識一位朋友,常年心跳次數在每分鐘52次,他從未服藥和治療,生活如常。趙新聞說,無癥狀的心動過緩,無需治療。因為個體已經習慣這樣一種心臟頻率。美國有一位運動員,心跳次數每分鐘才36次。如果感覺頭暈、乏力、眼前發黑,要用藥物或其他治療手段幹預。

對於心律失常的治療有多種方法:藥物、起搏器、射頻消融。有一些患者不能耐受創傷性手術,隻能依靠藥物。

有一位78歲房顫患者,經常心跳到每分鐘170次,患者不願意接受射頻治療,幾乎每個月半夜發作都要到急診室治療。趙新聞給患者開具兩個處方:一是平時預防吃的藥;一個是病情發作時服用的藥,結果現在患者明顯好轉。

並非所有降壓藥都須早晨服用

很多高血壓患者都知道,降壓藥一般都是早晨服用。其實,要根據病人的個體情況而定。有一位高血壓患者,一吃降壓藥就降得太厲害,不吃藥又頭暈,很痛苦。來到趙新聞門診,趙新聞經過跟蹤病人的血壓發現,病人的血壓都是下午過高,而病人一直是早晨服藥。於是,他選擇瞭一種保護心腎功能的降壓藥,囑咐病人下午服用。病人果然血壓正常瞭,不良癥狀隨之消失。

趙新聞說,現在降壓藥有六大類,上百種,病人適合哪種藥是有講究的。高血壓患者切勿自行亂用藥。高血壓患者性別、年齡,甚至飲食習慣不同,選擇的藥物也不盡相同。另外,對於原發性和繼發性的高血壓,用藥也有分別,甚至有的患者需要聯合用藥。總之,不能一概而論。降壓藥降壓是它的基本功能,它還需要兼具保護心、腦、腎功能的作用。今年5月,國傢藥監部門將允許一種最新降壓藥進入中國,很快將應用於臨床。

觀海新聞/青島晚報 記者 張麗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