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仆桌遊館受追捧,顧客十幾歲到60歲通吃,9成以上是男性

北京海淀區某寫字樓內開著一傢女仆桌遊館,自2020年8月開業以來,這傢店便人氣爆棚,生意好的時候,“女仆”們要同時接待50名客人。

北京女仆桌遊館受追捧,顧客十幾歲到60歲通吃,9成以上是男性

“花鼠”是這傢女仆桌遊館的兼職員工,每周她都會來這裡兼職至少三次,在開店後的半年多裡,她總共陪伴瞭超過300名客人。據其介紹,這些客人年齡跨度極大,年輕的隻有10多歲,年齡大的已經有60多歲瞭,90%都是男性。職業也各不相同,有學生,有初入職場的“社畜”,也有經驗豐富的職場精英。

但他們身上都有一個共性,那便是孤獨。

花鼠說,來玩的客人大多都很靦腆,有一半人是來尋找陪伴的。他們有的希望拋下生活與工作中的瑣碎,花錢找人痛痛快快地玩幾把遊戲,有的則將女仆們當成瞭樹洞,向花鼠傾訴自己的職場壓力與感情故事,有的覺得在這裡找到瞭傢的感覺,為此甘願一擲千金。

對於這些客人們來說,女仆桌遊館是冰冷現實世界的中轉站,讓孤獨的自己能夠享受片刻的陪伴,即使這種陪伴是買來的。

女仆桌遊館的火爆程度,和國人的孤獨程度是成正比的。

北京女仆桌遊館受追捧,顧客十幾歲到60歲通吃,9成以上是男性

民政部的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總共有2.4億單身成年人口,其中有7700萬人獨自居住。近三年過去瞭,據估計,2021年,中國獨居成年人口將增長至9200萬人。三年裡,這一問題變得愈發嚴重瞭。

近億獨居人口撐起瞭一個千億規模的龐大市場,有人將其稱之為“孤獨經濟”。

和獨居沾邊的任何行業都因此變得極為景氣。

電商平臺的數據顯示,一人份的米、小瓶裝的酒等“一人食”商品銷量增長瞭30%。某電商平臺促銷活動期間,適合一個人食用的自熱小火鍋銷量增長瞭80%,方便米飯銷量增長瞭800%。針對獨居者專門設計的迷你傢電也變得人氣爆棚,現如今不僅有一人用的單人電飯煲,有一人用的小型電冰箱和洗衣機,這些單人版電器的銷量數以萬計。女仆桌遊館的火爆自然也搭上瞭孤獨經濟的東風。

是什麼讓當代中國人如此孤獨呢?

《職場數據白皮書:孤獨經濟》中的數據顯示,上萬名受訪者中有61.47%的人覺得孤獨,而讓他們感到孤獨的原因則大體是貧窮、忙碌及背井離鄉。

現在的年輕人們大多傾向背井離鄉來大城市尋找工作。

北京女仆桌遊館受追捧,顧客十幾歲到60歲通吃,9成以上是男性

初來乍到的他們,尚未找到合適的工作,居住地也很不穩定,因此難以維持穩定的關系,社交意願在城市裡也慢慢減退。找到工作後,快速的生活節奏使得他們不得不將大量時間投入到工作之中,寥寥無幾的業餘時間大多用於恢復精力休養生息,難有充足的時間用來社交,孤獨幾乎成瞭唯一的選擇。簡而言之,對於在大城市拼搏的年輕人們來說,孤獨就是城市生活的常態。

在城市化與工業化上先行一步的日本,年輕人同樣是孤獨的。

日本國傢人口與社會保障所的數據顯示,在日本現有的5300萬戶傢庭中,超過1/3的傢庭都是所謂的“獨身戶”,也就是互助一個人生活。據估計,到瞭2040年,40%左右的日本人都將獨自生活。

“孤獨經濟”對中國來說還算一件新鮮事,對日本人來說早已是司空見慣的事情。

現如今在國內人氣爆棚的“一人食”觀念便起源於日本,日本不僅有一人火鍋,還有一人拉面、一人烤肉、一人壽司,為瞭應對日本人喜歡獨自吃飯的問題,日本政府還曾發佈過《食育白書》,警告日本國民一人吃飯不利於身體健康。

女仆咖啡館和女仆桌遊館同樣起源於日本,除瞭女仆服務之外,還有日本商傢專門提供出租傢人、子女甚至戀人的服務,這種店鋪正是為瞭讓獨居者們體會到“傢庭的溫暖”而設立的。

該行業的著名品牌Family Romance甚至允許客戶根據自己的客戶挑選演員,客戶們可以指定演員的相貌、年紀、身高甚至性格。

發展至今,Family Romance旗下已經雇傭瞭2500名員工,營業額高達7.5億日元。

北京女仆桌遊館受追捧,顧客十幾歲到60歲通吃,9成以上是男性

這些案例在國人聽來甚至有些搞怪獵奇,但和日本類似,我國老齡化程度同樣很高,婚育率也在連年降低,而且孤獨經濟已經在中國紮根,日本的現在,或許就是中國的未來。

孤獨經濟雖然可以創造不小的市場,對經濟發展有一定的益處,但人類畢竟是社會性動物,孤獨的時間久瞭對身心健康無益,

對社會來說,獨居人口不斷上升便意味著婚育率降低,孤獨經濟的火爆某種程度上是在透支一個國傢的未來。

孤獨經濟到底是弊大於利還是利大於弊仍有待商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