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繪本《宋定伯賣鬼》開始喜歡上課本裡的古文瞭

還記得中學裡學過的各類文言文嗎?有些篇章要求背誦的估計記得牢些,比如《核舟記》《陋室銘》《愛蓮說》《桃花源記》……或許是總是要背誦要默寫,還真沒愛上古文,直到一個可憐兮兮的小鬼出現——

南陽宋定伯,年少時,夜行逢鬼。問之,鬼言:“我是鬼。”鬼問:“汝復誰?”定伯誑之,言:“我亦鬼。”鬼問:“欲至何所?”答曰:“欲至宛市。”鬼言:“我亦欲至宛市。”遂行。

數裡,鬼言:“步行太亟,可共遞相擔,何如?”定伯曰:“大善。”鬼便先擔定伯數裡。鬼言:“卿太重,將非鬼也?”定伯言:“我新鬼,故身重耳。”定伯因復擔鬼,鬼略無重。如是再三。定伯復言:“我新鬼,不知有何所畏忌?”鬼答言:“惟不喜人唾。”於是共行。道遇水,定伯令鬼先渡,聽之,瞭然無聲音。定伯自渡,漕漼作聲。鬼復言:“何以作聲?”定伯曰:“新死,不習渡水故耳,勿怪吾也。”

…………

從繪本《宋定伯賣鬼》開始喜歡上課本裡的古文瞭

2017年,我改編的《宋定伯賣鬼》圖畫書出版,希望能用繪本的方式讓更多的孩子喜歡上這個故事。

關於宋定伯捉鬼、賣鬼,相信很多學生在讀課文的時候都會為”鬼“打抱不平,網上這方面有很多“精彩言論”,不過好像都是在批評“人”:

—-人類隻要夠臉皮夠厚,心夠黑,就能把鬼都賣瞭還讓鬼背著。

—-鬼對人遵守契約,以誠相待,背著人走路,一是一,二是二。宋定伯沒有誠信。

從繪本《宋定伯賣鬼》開始喜歡上課本裡的古文瞭

瞅瞅這“人”得意洋洋的樣子

從繪本《宋定伯賣鬼》開始喜歡上課本裡的古文瞭

這“人”畫成這樣,也夠財迷的

我的學生苗子老師,他近期重點關註傳統故事在小學課堂上的應用,讀瞭這本書,有不少感想——

搜神記裡老故事 創改之後新經典

——賞原創繪本《宋定伯賣鬼》有感

喜聞李一慢老師創作改編的繪本《宋定伯賣鬼》被中學語文課本收錄,網上速定一冊,輾轉到傢,愛不釋手。

繪本《宋定伯賣鬼》的精彩和完美,個人覺得在於“創作改編”,其中有對鬼的創改;有對宋定伯的創改;有對故事情節的創改;亦有對語言的創改……

從繪本《宋定伯賣鬼》開始喜歡上課本裡的古文瞭

對“鬼”的創作改編更形象

繪本《宋定伯賣鬼》的精彩和完美之一也正在於對鬼的創改:

首先文言文裡那鬼是個說實話的“老實鬼”,自始至終從未騙過宋定伯,還將自己的弱點和忌諱毫無保留和防范地告訴瞭宋定伯,對鬼的介紹,也隻有四個字“夜行逢鬼”,並未對鬼進行細致地刻畫和形象地描繪。

而繪本裡的鬼是個帶著點兒“不靈光”的——青面獠牙的可怕“猙獰鬼”,繪本裡未見其鬼,先聞其聲——

“忽聽得‘嗷’的一聲叫,這聲音冷不丁地嚇人一哆嗦。”

再看這鬼

“嚄!

這傢夥面孔青的青,白的白,

沒有一丁點兒血色,

兩隻眼‘突突’得好像冒綠火,

又張嘴來又吐舌,

兩隻獠牙像尖刀,

一邊一個刺啦著”

初次見面,就“惡狠狠地撲過來要掐宋定伯,還說:

“我是鬼!我要把你的命來奪!”

其次文言文裡的鬼是個講禮儀的“謙虛鬼”,繪本中是“兇殘鬼”。

在相互背著趕路懷疑宋定伯時所言:

“卿太重,將非鬼也?”

“卿”也就是“您”,雖然懷疑,還用敬稱“您”,那鬼生前也定是個謙虛禮貌的君子書生吧。繪本裡同樣的情景卻大不相同,除瞭同宋定伯首次見面就要索命外,這鬼在輪流背著走路的環節,沒走幾步心裡就開始說:

“莫非你是人在欺騙我?我立刻掐死你,讓你不能活!”

原文裡的“鬼便先擔定伯數裡”(鬼就先背宋定伯走瞭幾裡路)文言文裡的鬼是“走瞭數裡”之後疑惑,既沒恐嚇也沒說索命,還用“卿”這個敬稱字。而繪本裡這鬼卻是“沒走幾步”便起瞭疑心,且立馬要索命讓宋定伯不能活,兩鬼形成瞭強烈的對比和反差。在趟水過河的環節,也亦是如此。

最後那文言文裡的鬼某些程度上和角度上來說是個招人憐惜的“善良鬼”;繪本裡則是個思想糊塗並且狂妄自大的“奪命鬼”。

本來“奉命去收他(宋定伯叔叔)的魂和魄”,但在途中遇到宋定伯,狂妄自大、節外生枝地主動暴露動向,在面對宋定伯的精心步步誘導下,稀裡糊塗地賣弄瞭“鬼怕陽光怕雞叫,最怕有人朝他吐唾沫”的致命法門。以至於最後“奪命鬼被活捉”。

對宋定伯的創作改編更完美

首先是宋定伯出場設計的創改更形象,同樣是出場,與原文幹練的出場“南陽宋定伯年少時,夜行逢鬼”一句瞭之不同。繪本版先是對宋定伯的介紹“膽子大,心眼活”,采藥晚瞭就睡在墓園裡,“鬼不鬼的就沒往心裡擱”……俏皮、豐滿的語言背後,宋定伯的形象躍然紙上。

其次是宋定伯騙鬼環節的創改更曲折,原文“鬼言:‘卿太重,將非鬼也?’定伯言:‘我新鬼,故身重耳。’定伯因復擔鬼,鬼略無重。如是再三。定伯復言:‘我新鬼,不知有何所畏忌?’鬼答言:‘惟不喜人唾。’”。同原文簡單的對話騙鬼不同,繪本版的宋定伯在“騙鬼”環節,可謂是煞費苦心、挖空心思的“套路”:“一路走一路琢磨”,“假裝跟鬼嘮嘮嗑”,“宋定伯問東又問西,假裝心裡有很多疑惑”,越來越熟絡之後,“見鬼不在意,把最想問的問題說……”,最後終於成功,心裡樂開瞭花:“太好瞭,這樣我就能把鬼捉”。

最後是對宋定伯賣鬼意圖的改編更完善,雖然都是“賣鬼”,但明顯意圖不同,原版是“得錢千五百,乃去”。而繪本版強調的是“救叔叔”,“奪命鬼被活捉,宋定伯的叔叔病全好,一傢人見面樂呵呵。”繪本版更富於瞭宋定伯機智、勇敢而無爭議的完美形象。

對故事環節的創作改編更完整

文言文《宋定伯捉鬼》表面寫鬼,實則寫人,遇鬼、騙鬼、捉鬼、賣鬼、得錢。而繪本版的《宋定伯賣鬼》則考慮到幼兒的閱讀審美,宋定伯探親、遇鬼、騙鬼、捉鬼、賣鬼,得錢的同時更是為瞭“救人(叔叔)”和“自救”,有因有果,有背景,有情由,想象奇特,構思巧妙。使宋定伯之沉著、機智和勇敢躍然紙上,更加符合瞭兒童的審美情趣(鬼並不可怕,人的智慧定能戰勝它)。

對語言的創作改編更特色

通篇看完繪本版的《宋定伯賣鬼》,有一種輕松的緊張感,輕松的是語言,緊張的是繪畫。

提到語言,不得不提的是“聲律”,該繪本版的語言,聲韻協調,朗朗上口,運用合轍押韻的快板形式(例如每句話的尾字:說、伯、活、擱、鍋、過、嗦、夥、喝、奪、磨、多、魄、轍、捉、握、惑、馱、坡、策、嗑、則、絡、沫、河、膜、膊、呵……)通篇讀起來如同“說書”一般,詼諧有趣的同時又驚心動魄、引人入勝……

這冊繪本不單單是以新形式呈現老故事,而且配以美圖,好的繪本故事會從孩子的角度詮釋故事、演繹故事,這篇傳說故事,通過繪者的妙筆,融古典繪畫的寫意與現代漫畫的誇張幽默於一體,使千百年來所流傳的、可怕的“鬼”形象躍然紙上,我想,這繪本裡的“鬼”形象,定會在無數讀者內心深處烙上難以抹面的印記。

教育的核心素養之一是創新,兒童文學更是需要不斷的成長和開拓

繪本《宋定伯賣鬼》, 從童趣出發,回到童心,將文言文創作改編之後更加適合兒童閱讀的文本。期盼這本能成為同類故事中的經典作品——不僅僅隻因她繪畫美,也不僅僅隻因她語言美,還不僅僅隻因她改編美,更不僅僅隻因她創意美……

我還改編瞭一本《秋翁遇仙記》,即將出版。

我還想說,

這些經典文本的繪本化,會更早地讓孩子們接近經典,埋下種子。

這個種子也埋在紀曉嵐的腦子裡瞭,於是他有一篇“守鬼賣羊”的後續故事——

景城有薑三莽者,勇而戇。一日,聞人說宋定伯賣鬼得錢事,大喜曰:“吾今乃知鬼可縛。如每夜縛一鬼,唾使變羊,曉而牽賣於屠市,足供一日酒肉資矣。”於是夜夜荷梃執繩,潛行墟墓間,如獵者之伺狐兔,竟不能遇。即素稱有鬼之處,佯醉寢以誘之,亦寂然無睹。一夕,隔林見數磷火,踴躍奔赴;未至間,已星散去。懊恨而返。如是月餘,無所得,乃止。蓋鬼之侮人,恒乘人之畏。三莽確信鬼可縛,意中已視鬼蔑如矣,其氣焰足以懾鬼,故鬼反避之也。

紀曉嵐的故事說的是有位膽大的哥們,聽說此事後,每天晚上如守株待兔般待墳地,希望能一天抓一隻羊,可惜總也碰不上。後來他改變策略,裝成醉鬼倒在墳地,鬼還是不上鉤。紀曉嵐總結說,鬼也是欺軟怕硬的,這哥們胸中有浩然之氣,足以震懾鬼魂,反而一隻也抓不到(《閱微草堂筆記》卷八)。

說起來,此人還是過於莽撞,畢竟抓鬼也是需要技巧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