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燒紙:送給冥界的豪華別墅和私人飛機

在線燒紙:送給冥界的豪華別墅和私人飛機

作者:郭儒逸

來源:商業人物(ID:biz-leaders)

一套“豪華別墅”288孝愛幣、一輛“豪華轎車”88孝愛幣、一瓶“茅臺高檔白酒”28孝愛幣……又到清明時節,某在線祭祀平臺上,隨處能夠看到類似字眼。

為瞭表達對親人的哀思,用戶可以花費相應的虛擬貨幣,在上述系統內購買各種祭品。這些祭品無所不包,從普通香燭到鮮花鞭炮,從衣食住行到新興電子產品,令人眼花繚亂。而表達哀思的價格也大不相同,從幾孝愛幣到幾百孝愛幣不等——似乎隻要願意花錢,另一個世界的人便能得到“高級的享受”。

由於傳統線下祭拜帶來的環境和安全問題,尤其疫情持續造成的沖擊,線上祭祀這一形式正逐漸被更多人嘗試。所謂線上祭祀,大意是將線下的紀念館或公墓搬遷到網絡,借助互聯網的各種技術手段,用戶可以隨時隨地通過手機、電腦進行遠程祭拜活動。

這是一項技術活——系統需要支持用戶上傳逝者影像資料、發表紀念文章、在線祭拜留言;還要能獻花、點歌、上香、點燭;有的甚至還要提供VR手段,由計算機生成實時動態的三維立體逼真墓園圖像,“讓掃墓者切實達到身臨其境的感受,以彌補不能親自去墓園的遺憾。”

在線燒紙:送給冥界的豪華別墅和私人飛機

圖源:視覺中國

“商業人物”接觸瞭幾傢從事這一行業的平臺,它們在服務用戶遠程祭祀之餘,也在摸索這門“夾雜瞭特殊感情”的生意。線上祭祀能走多遠,能在多大程度上抗拒或扭轉傳統觀念,是一個有意思的話題。

“現在國傢是鼓勵在線祭祀的,它可以緩解傳統祭掃的一些問題。”在江蘇經營一傢在線祭祀APP的劉立軍說。“目前市面上主要是一些商業公司在做,也有部分公益或官方性質的平臺,但它們做的比較一般。”

在從業者們的設計中,線上祭祀有著一套獨具特色的話語體系。比如“孝愛值”、“雲墓皮膚”、“香火值”以及“供奉值”等,這類詞匯多數與祭品購買相關。消費的金額越多,系統顯示的數值也就越高。

“孝愛幣”就是上述某平臺推出的虛擬貨幣。用戶購買祭品需要花費“孝愛幣”和福幣(1孝愛幣等於10福幣),而這些虛擬貨幣則需要真金白銀充值兌換。在該平臺上,1元人民幣等於1孝愛幣,福幣則是根據充值情況來贈送一定數額。在幾種不同價位的套餐中,用戶最多可以一次性充值600多元,來獲得對應的孝愛幣。此後,虛擬幣便可用於供奉祭品、點燈、升級紀念館或購買其他增值服務。

一名客服人員表示,該平臺支持線上免費建館,祭掃則有很多供品可以選擇。充值購買之後,供品會擺放在紀念館中供奉,部分火供(如冥幣、金童玉女、服裝、香煙、羽絨服等)會在供奉時在紀念館內燒完。而成為VIP會員之後,紀念館還可以升級。除瞭專屬彈幕和閃亮昵稱之外,如果從“普通館”升到“至尊館”,還可以擁有更多的背景音樂以及專屬皮膚等。

此外,該平臺還推出瞭一個類似排名的“微妙”設計。根據“孝愛值”的高低,平臺會推出月榜和周榜。那些消費較多的紀念館會被置於首頁位置,甚至還會得到一個類似獎牌的顯眼標志。

哪裡有需求,哪裡就會產生供給。有相關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全國已有近千傢掃墓網站,其中有的提供單一的紀念館祭祀服務,有的則提供以網上祭祀為核心的延伸服務。清明祭祀,正在帶來更多的商業機會。

而專為這些祭祀平臺提供軟件支持的公司,市面上也並不少見。

一位網上掃墓系統開發者就告訴“商業人物”,他的公司可以根據客戶需求定制此類系統,“什麼樣式的都可以做。”他出具瞭一份“雲祭祀”系統的功能草圖,並稱這套系統售價超過8000元,如果誠意購買可以優惠到6000元左右。他進一步介紹稱,這套系統的基礎維護由其公司負責,客戶可以登錄網頁版後臺查看用戶數據信息,“其餘隻管放心使用就行瞭。”(見下圖)

在線燒紙:送給冥界的豪華別墅和私人飛機

在吸引用戶“孝愛”和“供奉”之外,在線祭祀會不會成為一門好生意,劉立軍的感觸頗深。

他的公司是在2019年轉型做這方面業務,“一開始是出於情懷做這個事情,但後來感覺還是有很多人有這方面需求,所以就決定做下去。”

他舉瞭兩個印象深刻的例子。一個是有一名深圳的用戶,以往每年都要花費上萬元回老傢祭拜,“這對他來說其實是不小的壓力,畢竟還要工作和生活。但如果不回去,又擔心傢鄉人議論。(使用瞭在線祭祀之後),幫他解決瞭這個問題。”第二個例子是關於一位名人用戶,她的丈夫在早些年去世,如今遠在海外的她便經常通過這個平臺來表達哀思。

在劉立軍看來,在線祭祀是一個新興的產業。一方面是國傢有意識地在變革祭祀風俗,倡導從傳統祭祀轉移到線上祭掃;另一方面,這種模式的確能夠給用戶帶來便利,也能夠減少對昂貴墓地的需求(比如可將骨灰集中寄存),並減輕集中祭掃的壓力。

創業兩年左右,目前其公司推出的APP下載量達到百萬規模,“我們做的應該是比較好的,即使談不上行業第一,也是很少有人能超越。”

即便如此,談盈利仍然是一件有難度的事情。就現階段的行業狀況而言,雖然各個平臺均在維持運轉,但尚未真正打開市場,也還未出現真正獲得口碑的頭部公司。

“線上祭祀這種模式盈利比較慢,前期還是需要靠情懷來做,想要馬上賺錢不太容易。”劉立軍認為,這個行業不應該成為一個暴利行業,否則用戶交瞭錢買祭品,最後也會怨恨你。要讓有錢的人可以用,沒有錢的人也可以用。

“雖然不怎麼賺錢,但這事可以做很長久。以後科技越來越發達,做五百年都可以。”他感慨說。

除瞭提供線上服務之外,線下代客祭掃,也成為不少平臺挖掘到的另一個“贏利點”。

與線上購買虛擬祭品不同,如果用戶有線下實體祭奠的需求(但本人無法到場),也可以通過線上下單完成。

一傢位於上海的淘寶商鋪向“商業人物”稱,在公司展開業務的地區,可以接受客戶委托代替其前去祭祀。它所提供的服務分為兩類:一是墓葬、壁葬收費代客祭掃,一是寄存收費代客祭掃。而服務的流程大體是:現場查看墓碑、綠化、道路狀況,用毛巾擦拭瓷像、墓碑,敬獻鮮花並鞠躬致禮,最後拍照/視頻發給客戶。

“有很多墓地就靠這個維系收入。比如客戶說今年清明節沒有時間,希望能夠代祭祀一下,上個鮮花、錄個視頻等等。”劉立軍解釋說,這樣的模式收費是比較高的,比如一束花需要兩三百元,花籃可能就更貴。此外,跑腿費一般是六七百元。如果是海外訂單,那價格就更高。這種業務類似於美團派單一樣,隻要公司在當地有業務,就由當地派人給客戶完成服務。

對潛在的龐大用戶而言,無論心理層面的接受程度如何,互聯網概念下的線上祭祀都日益成為一種“新奇體驗”。在民政部針對今年清明節發佈的通知中,就再次鼓勵網絡祭掃等文明低碳的祭掃方式,表示要“引導樹立移風易俗的新風尚”。

而這也仍然是一門新鮮的生意。在這些平臺上,一邊是感人肺腑的文章留言,一邊是根據“供奉值”高低而赫然排列的紀念館——置身其中的訪客或許會感慨技術的進步,或許會感慨眼前畫面的違和。

真是一種復雜的況味。

*題圖購買於視覺中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