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作者:咖啡裡的雲

聲明:原創文章,禁止轉載,抄襲必究!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知否》中有個人物很值得玩味。

他雖然不是主角但戲卻一點也不少,更主要的是這個人物本身就有很多“槽點”。

他就是盛傢老爹盛紘。

盛紘,演繹瞭一個普通的世俗中年男人,上有老下有小,傢裡事情瑣碎,工作上繁雜與壓力並存,夾縫中拼命維持下去的樣子。

盛紘這個人表面是個大傢長,上孝順母親,下寵妾壓妻,打罵管教兒女,可在朝中供職幾十年不出事情。

可見雖然盛纮的身上集合瞭膽小謹慎、死愛面子、有些虛偽這些特質,但他還是看重傢族名聲,在大是大非面前沒什麼差錯,也可謂是有韜略的人。

相比於明蘭和盛傢老太太的“白”,康王氏和小秦氏的“黑”,有黑有白的盛老爹被刻畫地有血有肉,是個立得住的人物。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盛紘有個灰色的童年,底色悲涼。

唯有奮起讀書,一舉中榜,才能挽回尊嚴並逐漸體面起來。

少年窮又滿懷上進的男孩子,大多極其敏感,內裡自卑,而且不自覺虛榮。

劇中我看到瞭一個真實的帶著原生傢庭傷痕的中年父親形象。

所以盛紘的最心底,一直有一個聲音,推動著自己向前——用加官晉爵,來證明給曾經看輕自己的人看,他們錯瞭。

這執拗,種在心裡生根發芽,蒙蔽瞭盛紘自己。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而在《知否》的這個大世界中,盛紘隻不過是個五品官員,整個盛傢也都是站在食物鏈的最底端。

盛傢的女兒除瞭追逐愛情的如蘭之外,剩下的都算是高嫁瞭。

盛傢曾經也輝煌過。

盛傢老太太是勇毅候的獨女,算起來與平寧郡主是一個級別的,在當時也有著很高的社會地位。

盛傢若沒有同等的地位,盛老太太也不能嫁過來。

但不知為什麼盛傢到瞭盛紘這一代開始沒落。

盛紘看不到自己能力可觸及的天花板高度,過著虛名頭銜和真實生活並不相稱的日子。

而這種差距帶來的張力每天緊拽著自己,盛紘痛苦而不得要領,不僅耽誤瞭自己去找適合自己的活法,也再無多餘精力給予身邊人以溫情。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但不得不說,盛紘的運氣非常好。

想當初王傢老太太一口一個“閑婿,人品貴重,幹練有為”,給盛紘帶高帽的時候,她的心裡盤算和現如今的很多丈母娘挑女婿也差別不到哪裡去。

我自己的女兒王若弗,脾氣秉性我一清二楚,並沒有駕馭世傢大族的命。倒不如低嫁個傢境單薄的上進舉子,保得一生平安也是很好的。

王傢把嫡女王若弗下嫁給盛紘主要有兩大原因:

其一,王傢勢大壓著盛傢,王若弗即使在夫傢強勢也可少受委屈。

其二,盛紘膽子又小又沒壞心眼,日子也許不能風風光光,但多壞的事肯定做不出來,確保其仕途穩妥。

往好聽瞭說,盛紘就是個老實人。

往刻薄裡說,盛紘有些軟弱,能力有限。

就像劇中展現的盛紘第一次跟著百官上朝面聖時,又新奇有忐忑,心裡念叨著:

上輩子積德祖宗保佑,才有瞭今天的成就啊,盛傢復興有望啊!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所以,對於盛紘來說,他一生擁有的已經是上天的恩賜瞭。

有一個能操持傢務,並且可以讓自己少奮鬥十年的妻子王若弗。

有一個能滿足自己感情需求的小妾林噙霜。

有一個能繼承傢族勢力並將其發揚光大的嫡長子盛長柏。

有一群能拿得出手的才貌雙全的女兒去聯姻。

前半部劇裡的盛纮,在外,為瞭撐起盛傢,光宗耀祖,謹小慎微。

在傢,卻寵妾mie妻,漠視明蘭,任由林噙霜母女在傢張狂。

後半部劇裡,盛紘從揚州混到汴京,五品混到四品,子女風光,但遇林噙霜母女的背叛。

在外,盛紘在權衡利弊的情況下開始敢於在惡親戚面前說話。

在傢,他雖依然偏心,但也開始倚重明蘭。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我們得承認,盛紘這個男人,並沒有顧廷燁和明蘭的高階戰鬥力和頭腦風暴。

實在是能力有限,傢裡傢外剪不斷理還亂的事情讓盛紘不勝其擾,經常唯有快刀斬亂麻力圖清凈。

不是不想做好,不想公平,而是自顧不暇。

盛紘,這個到瞭朝堂之上就腿腳發軟,近距離接觸政治核心卻每日聽天書一般打卡撞鐘,老子得看著兒子長柏的眼色行事的中年讀書人,大概就剩一個“優點”瞭叫做勤勤懇懇瞭。

盛紘其實更像生活中大部分的普通人,說好真的也不是那麼好,說壞也不至於有多壞。

他算是有基本的封建道德底線,並非是個完完全全的偽君子。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但是從明蘭的角度看,盛紘為人圓滑,有些自私,主要看中自己的利益,算是精致的利己者。

盛傢祖母含辛茹苦地將盛紘撫養長大,為瞭他和娘傢鬧翻不再往來,幫他娶王太師嫡女。

結果,老太太被下藥,盛紘隻想息事寧人,不關心她的安危,隻顧自己會不會受影響。

王若弗下嫁給她,這是恩情,給他生瞭一兒兩女。

長柏那麼優秀,結果呢,盛紘寵妾mie妻,大娘子和孩子都受林噙霜欺負,他熟視無睹。

其實顧廷燁身上,是有著盛紘年輕的影子的,以為曼娘是可以陪伴自己到老的女人。

顧廷燁的幡然醒悟不僅僅在於身邊有有明蘭、常嬤嬤這種“鑒biao能力滿分”的人,更在於他自己的清醒與自信。

而盛紘,骨子裡缺乏那份自信,即便清醒,他也裝睡。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但盛紘看似糊塗實際上又很精明,自帶一種小狡猾。

表面看這盛紘是個專寵妾侍,對主母陽奉陰違的“妻管嚴”。

嫡女華蘭出嫁,王若弗不滿親傢的安排大鬧,盛紘一面假裝和妻子同仇敵愾,一面背地裡又安排下人給對方通風報信。

在意外得知明蘭生母衛小娘被虐待以至吃不飽穿不暖,盛老爺暴怒,含著一句“這傢裡我還做不瞭主瞭”跑到王若弗房裡大鬧。

如果你以為盛紘是個一味怕老婆的窩囊男人那就錯瞭。

當溫柔體貼又懂得示弱的林小娘林噙霜和大娘子王若弗狹路相逢時,這盛紘可是一點不慫。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盛紘不是梁晗,背後有大靠山,可以寬著心長成瞭個花花公子。

他需要溫情,所以他一頭跌入的林噙霜的“溫柔鄉”。

但盛紘可不是真的眼瞎心盲,說白瞭在他與林噙霜的關系裡,不過是各取所需。

在“山無棱天地合”的感情戲裡,盛紘隻不過找不到比林噙霜更好的演員而已。

林噙霜是懷孕入府的,人人都覺得她不是個好東西,但別忘瞭,她也不是自己弄大的肚子。

盛紘縱然是被勾引的,但也是他自制力不夠。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兩相情願的事情,說白瞭也不過是利益交換。

隻不過兩個人都自以為聰明。

結果林噙霜最後一把賭大瞭,走上瞭毀滅之路;而盛紘呢,直覺自己的幾分真心原來都是錯付,心有不甘和後怕。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在盛紘的心裡,整個盛傢的利益是最大的,這個大,不包括林噙霜。

林噙霜就是觸碰盛傢的最大利益才栽跟頭的。

從這個意義上說,盛紘是完全分得清大事小事的。

在古代,傢族利益牽一發而動全身,在朝中為官的男子都會謹慎,從不敢隨便折騰,損傷傢中利益。

盛紘雖然常常揣著明白裝糊塗,但是在盛傢利益這件事上,他在任何時候都是很清楚的。

祖母每次與他談話時,總是能很恰當地拐到傢族利益上,每次祖母一拐,盛紘立馬如夢初醒。

盛紘在朝中雖懦弱膽小不敢多言,卻也不站隊,正是為瞭護著自己的官位和盛傢盛傢不受牽連。

官傢和太後爭權,每次上朝盛紘都是靠混挨過每一天,生怕這些事牽扯到盛傢身上。

你可以說他慫,但對於小官員來說,一整個盛傢都在他的言行中挨著過日子,慫點未嘗不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這才是大多數人生存的現狀吧。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在盛傢祖母中毒,明蘭收拾康姨媽時,也是很好地利用瞭盛紘的這個si穴。

祖母被康姨媽下毒,明蘭和王老太太鬥法的過程,是盛紘第一次以當事人身份參與一場高手過招的過程。

在這個過程中,盛紘的硬實力在一老一少兩個女人面前,相形見絀。

當康姨母強大的娘傢勢力出面幹涉,王老太太威脅盛紘事情搞大會影響盛傢官運後,盛紘嚇得連連退縮,便想息事寧人瞭。

在明蘭的威逼下,盛紘才不得不出面追究康姨母的責任。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之後王老太太又打感情牌,打得盛紘美滋滋地感恩嶽母大人。

明蘭又提點盛紘,不要忘瞭嫡母真正的養育之恩,所謂“生娘不如養娘大”,更何況隻是嶽母。

盛紘幡然醒悟。

盛老太太是一個最烈性不過的人,因為盛紘,因為盛紘的父親,一個是不孝子,一個是負心郎,她拖垮瞭自己一生,隻為瞭支撐起盛傢的門楣。

盛紘在明蘭和嶽母王老太太眼裡,戰鬥力有多渣渣,不言而喻。

盛紘每被打臉一次,自尊心就又傷一分,好在自救意識也跟著慢慢覺醒。

隨著王老太太的手段被明蘭一次一次掰清,盛紘對王傢,也從懼怕、討好、感恩到清楚、不爽和憤恨。

而同時,盛紘也突然意識到,原來明蘭以前在傢裡是最乖巧聽話的一個,其實明蘭是一直隱忍。

再加上盛紘開始把整個辯論打到報官對誰傢最不利的高度上時,明蘭吐槽一句:“您總算想到這兒瞭”,對盛紘也是個刺激。

那個哄得自己迷迷糊糊幾十年的嶽母,竟是一步一步規劃,把整個盛傢包括自己,隨意擺弄,從來沒有給予過真正的尊重。

如果說之前盛紘是被明蘭脅迫著操心康姨母下毒事件的,到此時,已經發展為盛紘想要主動參與這場激烈的爭鬥瞭。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盛紘一生做得最錯的事,最不應該做的事,我覺得是對明蘭的忽略。

墨蘭被他捧在掌心長大,如蘭單純善良被大娘子保護得很好。

隻有明蘭,經歷生母慘si,做小伏低地活著。

這些委屈盛紘看在眼裡,卻懶得去管,去給明蘭最基本的一些父愛與溫暖。

虧欠越多,越不敢去愛,盛紘對明蘭就是如此。

因為虧欠太多,自己壓根不敢承認。

他本可以有很多次機會去愛,去關心,可真正等到明蘭長大後,他覺得越來越遠時,也就失去瞭最佳的挽回機會,以至於兩個人越走越遠。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盛紘和明蘭關系最好的展現,就是盛紘桌下夠棋子的那一場戲。

那一幕真是絕瞭,用很隱晦的拍攝手法,把盛紘對明蘭的虧欠,寓意完美表達瞭出來。

那是面對看透瞭自己的虛偽和冷漠的女兒明蘭離去的背影,盛紘陷入瞭沉思。

他想要撿起掉在地上的棋子,然而用盡全力卻依然夠不著。

仿佛明蘭就是那顆棋子,之前被不經意遺棄瞭。

明蘭原本可以不用落單,好好的和其它棋子們待在一起,不用被區別對待。

可盛紘卻從未註意過明蘭,讓她含恨長大。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等到盛紘醒悟過來,伸手去夠明蘭時,才發現遲來的關愛,把明蘭越推越遠,最後都觸及不到瞭。

他想彌補時,猛然發現一切都回不去,他坐在那,老淚縱橫。

這個執拗瞭整個前半生的男人,用最蠢笨的方法,終究還是夠不到他想夠的,為自己編織的世界裡的夢想。

終究不願意拐個彎,用沒嘗試過的方式生活,比如到桌子這邊來撿起棋子。

一個人的孤獨失落和挫敗感,讓盛紘再也控制不住自己而掩面哭泣瞭起來。

一道光,一顆棋子,正如他看到的明蘭,隻有表面,從未瞭解。

一個清流世傢的虛偽和悲哀的形象被演繹地淋漓盡致。

人生如棋,父女也是一場對弈。

盛紘一生為瞭盛傢的榮辱興衰將臉面困住,也許他曾經真愛過,可是他卻將這些美好遺失瞭,就像這顆棋子。

盛紘的這個強忍,或許是這個混亂瞭大半生的男人最後的堅強吧。

往事閃回,真相完全浮出水面。

真的勇士,終於要直面自己的內心瞭。

盛紘的這段戲值得反復回味。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盛紘這個人物算是相當有層次和復雜性瞭。

往淺瞭說,眼神和小動作都相當抓人,貢獻瞭不少有趣的表情包。

往深瞭說,乍看“軟核”,實則拎得清。

盛紘原本隻是盛傢的小小庶子,父親不寵,生母卑微,最後能夠將這麼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也著實難得。

《知否》:“慫人”盛紘,卻將一手爛牌的命運,打出王炸的效果

~END~

(圖/網絡)

作者:咖啡裡的雲

一直一直

在文字的陪伴中傾訴一顆不曾叛離的心

堅信成長才是女人最終的歸宿

願你能在我的文字裡感受溫暖和深情

推薦閱讀:

《知否》林噙霜:缺乏眼界與格局支撐的聰明,終究成瞭愚昧至極

《知否》盛傢祖母:她的睿智豁達是熬過薄情時光後的釋然與沉淀

《知否》:可恨的曼娘從來不是可憐之人,她是真正毫無底線的惡人

《知否》:顧廷燁是如何從風流不羈到“弱水三千隻取一瓢”的?

《知否》盛明蘭:她如冬日裡的臘梅,雖質樸隱忍,卻暗香流動

《知否》申氏:她才是他餘生“互執黑白子,對弈棋幾局”的知音人

《知否》齊衡: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