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小姐和富傢公子聯姻轟動全城:丫鬟大鬧婚禮,說出其中醜事

陳府的丫鬟林畫然在小姐的婚禮上大鬧一場,眾賓客驚得一片嘩然。眼看著貌美丫鬟哭得梨花帶雨般傷心,不知道的還以為是新郎欺負瞭她。

千金小姐和富傢公子聯姻轟動全城:丫鬟大鬧婚禮,說出其中醜事

這周府和陳傢的聯姻轟動全城,千金小姐傢富傢公子的婚事,原本就是門當戶對一段佳緣。怎麼這丫鬟如此不懂事,居然在自傢小姐的婚禮上大鬧一番。

“這是怎麼回事?周陳兩傢的聯姻大喜之日,陳傢的丫鬟來鬧成這樣,這陳傢是什麼意思?”眼看今日婚嫁之禮被鬧得不可收場,一直端坐在高堂上的周仲業終於忍不住動怒起身,眼神冷冷地看著堂下鬧成一片的陳傢婆子和畫然。

“周老爺,請恕罪!這丫頭自小跟著小姐長大,今日小姐出嫁,她心裡是百般不舍,所以才會這樣胡鬧,我這就讓人帶她回去好好管教。姑爺和小姐的婚嫁之禮繼續,還望周老爺體諒,”宋媽媽是跟在陳夫人身邊多年的婆子,見周仲業動怒瞭,她倒也不慌,連忙不動聲色的命人用手帕捂住林畫然的嘴,然後就要委身退出去。

“嗚嗚嗚,謹天公子……,”畫然被陳傢幾個身強力壯的婆子一路拖行,渾身被鉗制的疼痛讓她使不出半點力,但是她卻仍舊不停地哭喊搖頭,眼角的清淚落瞭一地。

“宋媽媽,你和畫然都是陳府的人。既然周陳兩傢已經是親傢,這事既然發生在我周府,就讓我問個明白吧。”周謹天說完就朝管傢周成使瞭個眼神,示意他上前救人。

管傢周成得令,一揮手,周府的幾個下人立刻上前將陳傢的幾個婆子和林畫然團團圍住。

“周……周公子這是做什麼?一個丫鬟胡鬧而已,周公子何必動怒,”宋媽媽一慌,說話都變得結結巴巴瞭起來。

千金小姐和富傢公子聯姻轟動全城:丫鬟大鬧婚禮,說出其中醜事

“宋媽媽莫擔心,公子既已經是陳府的姑爺,這陳府丫鬟鬧事,姑爺是好心幫忙問問怎麼回事,”周成淡然一笑,直接一把拉過被陳府婆子媽牽制住的丫鬟畫然。

“唔唔唔,謹……謹天公子,詩詞小姐被……,”被周成救過來的丫鬟畫然,頃刻間噗通一聲跪倒在瞭周瑾天面前。

眼看林畫然就要說出其中醜事,陳傢的婆子媽急得上前就要去堵人。可是周傢下人將她們團團圍住,她們亦是奈何不瞭什麼。

“畫然,你是詩詞身邊的人,我知你一向穩重,不會無緣無故鬧事。你有什麼冤屈,且說便是,我周府定當你為主持公道。”周謹天見一臉清淚的林畫然欲言又止,心中還是有著隱約的擔心。

“周公子,畫然冒死前來,是因為這事事關周陳兩傢。但是其中醜事,畫然不便為外人道,眼下,畫然隻能告訴周公子一人,請公子相信畫然,畫然是小姐身邊的人,我一心隻為護小姐生死,絕對不會做出什麼對不起她的事!”林畫然一邊說,一邊對著周謹天不停地磕頭。

“死丫頭,我看你就是故作玄虛來鬧事!你是不是嫉妒小姐找瞭好人傢,你心裡不服氣,所以故意來婚禮鬧事,”宋媽媽生怕林畫然說出什麼,於是轉身對周謹天說道:“周公子,請莫相信一個丫鬟的胡言亂語,這婚禮正常進行吧,若是耽誤瞭及時就不好瞭。畢竟詩詞小姐和您的婚禮最重要,其他的算什麼呢。”

宋媽媽故意提起陳詩詞,為的就是阻止周瑾天參與這件事。果然,當周謹天聽到陳詩詞的名字時,心裡擔心誤瞭婚嫁行禮及時,於是瞬間沉默瞭,一時不知如何好。

“有什麼事等行禮後再說,一個丫鬟鬧事而已,還能有你和詩詞的行禮重要?”周謹天的母親忍不住上前皺眉,揮手示意管傢周成盡快帶走鬧事的丫鬟林畫然。

“不,我沒有鬧事,畫然真的沒有鬧事!周公子,今日之禮不可行,你若是行禮瞭,日後必定後悔!”眼看自己就要被周成和下人們拖下去,林畫然開得急得大哭大叫瞭起來。

千金小姐和富傢公子聯姻轟動全城:丫鬟大鬧婚禮,說出其中醜事

“詩詞,”周謹天見林畫然哭得如此撕心裂肺,心中隱約感到事情不對勁,於是他低聲對站在身旁一直沉默不語的新娘問道:“這件事你怎麼看。”

新娘依舊不語,沉默一會後,她輕輕拉住瞭周謹天的手,且搖頭示意他不要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