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書表演藝術傢劉蘭芳:我愧對兩個兒子

點擊關註,每天都有名人故事感動您!

評書表演藝術傢劉蘭芳:我愧對兩個兒子

演藝界誕生瞭一批又一批“星二代”,很多重量級人物想方設法培養自己的子女,為他們成才鋪路。

然而,著名評書表演藝術傢劉蘭芳,卻對兩個兒子疏於管理,以致他們連大學都沒有考上。回首往事,劉蘭芳內心滿是愧疚……

01

劉蘭芳說的評書,影響瞭幾代人。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她播講的長篇評書《嶽飛傳》《楊傢將》《呼傢將》等,引發萬人空巷。

評書表演藝術傢劉蘭芳:我愧對兩個兒子

劉蘭芳

許多人下班後第一件事,就是打開收音機,收聽她的評書。很多聽眾聽一期不過癮,紛紛給劉蘭芳寫信,要求她每天連播三期。但這是廣播電臺安排的,劉蘭芳無法滿足聽眾的要求,她為此有遺憾。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為收聽劉蘭芳的評書,商店裡的收音機一時被搶購一空,有媒體將這稱為“劉蘭芳現象”。

劉蘭芳1944年出生於遼寧省遼陽市,原在鞍山市曲藝團工作,丈夫王印權在鞍山廣播電臺工作。夫妻倆育有兩個兒子,大兒子王巖出生於1966年,小兒子王玉比哥哥小兩歲。

劉蘭芳自小拜師學過評書,在特殊年代裡,她被安排到工廠當電鍍工,直到70年代末才回曲藝團。

評書表演藝術傢劉蘭芳:我愧對兩個兒子

劉蘭芳與丈夫王印權整理《嶽飛傳》

1979年,鞍山市廣播電臺找到劉蘭芳,說想推出一檔評書連播,希望她來電臺錄傳統評書。

劉蘭芳曾跟西河大鼓演員楊呈田學過《精忠說嶽》,可當時那類書都被銷毀瞭。她和丈夫好不容易才在圖書館一個黑暗的角落裡,找到瞭一本《說嶽全傳》,且是發黃的小冊子,根本無法播講。

於是劉蘭芳與丈夫一起再度創作,夫妻倆經常工作到天明。

劉蘭芳上半夜寫大綱,然後上床休息,下半夜由王印權起床潤色。經過7個月的努力,劉蘭芳夫婦終於創作出長篇評書《嶽飛傳》。

評書表演藝術傢劉蘭芳:我愧對兩個兒子

劉蘭芳

1979年9月1日,《嶽飛傳》在鞍山市廣播電臺進行首播,很快紅遍全國。劉蘭芳也成瞭傢喻戶曉的名人。

當時她錄一期節目隻有3塊錢,1塊錢給單位,兩塊給自己。《嶽飛傳》共120回,劉蘭芳隻拿到240塊錢。成名後,劉蘭芳被調入北京的中國曲藝團工作,舉傢遷往京城。

02

這時她的兩個兒子剛剛上初中,王巖與王玉遺傳瞭父母優良的藝術基因,希望跟母親學說評書。可劉蘭芳那時一年到頭在外面演出,根本沒有時間和精力培養兒子。

丈夫王印權也很忙,王巖兄弟倆隻得跟著沒有文化的姥姥姥爺生活。一次劉蘭芳從外面演出回來,大兒子對她說:“媽媽,我想考專業藝術學校,將來也像你一樣說評書。”

評書表演藝術傢劉蘭芳:我愧對兩個兒子

劉蘭芳與田連元、連麗如合影

平心而論,王巖的個人條件不錯,聲音洪亮,吐字清晰,接受能力很強。劉蘭芳也希望兒子成才,可她分身乏術,實在沒有精力教自己的兒子。

常常她回傢隻待一兩天,整個人精疲力竭,而且團裡還有很多事要處理,連安安靜靜與兒子待一個小時的時間都沒有。

母親不管自己,王巖隻得自己報考北京的一傢藝校。分數出來後,他隻差兩三分。當時憑劉蘭芳的影響,她完全可以通融一下,兒子的命運也許就會改變。

然而生性耿直的劉蘭芳,不願意搞小動作,結果王巖沒有被錄取。他一度對母親有怨言,認為她不將自己的前途放在心上。

評書表演藝術傢劉蘭芳:我愧對兩個兒子

劉蘭芳

王玉的處境也差不多,他儀表堂堂,想學表演、學唱歌,但媽媽也沒有精力管他。結果王巖、王玉都隻是上的普通高中,兄弟倆文化成績都很一般,沒有考上大學。

此後,兩個大小夥子在傢裡待業。見一些同行想方設法為子女鋪路,下一代都有瞭好出路,劉蘭芳心裡有愧疚。

如果在兩個兒子成長的關鍵時候,自己能夠分出一些時間和精力,對他們進行刻意培養,他們也許都會事業有成,也不至於成待業青年。

評書表演藝術傢劉蘭芳:我愧對兩個兒子

劉蘭芳與丈夫

因心裡有怨言,王巖兄弟不與母親說話,經常在傢裡昏睡。劉蘭芳一度與兒子起糾結,母子三人在一起理論,結果他們都流淚瞭。

03

兩個兒子20出頭時,劉蘭芳才送王巖學快板,讓小兒子拜師學相聲。經過系統刻苦的學習,王巖後來考入二炮文工團,王玉則考入煤礦文工團。

在團裡,王巖是普通的快板書演員,王玉是默默無聞的相聲演員。劉蘭芳傢風嚴謹,很早就給兩個兒子打過招呼,不準他們在外面說自己是劉蘭芳的兒子,不準他們搞特殊。

評書表演藝術傢劉蘭芳:我愧對兩個兒子

王印權

因此兩個兒子在單位謙遜低調,從不說媽媽的名字。直到工作幾年後,同事才知道他們是劉蘭芳的兒子。

2007年,劉蘭芳高票當選中國曲協主席,演出機會很多,她完全可以捎帶兩個兒子一起演出。而且那時全國曲藝系統每年也有很多晚會,她讓兩個兒子參加演出不是什麼難事。

然而劉蘭芳卻沒有這樣做,兩個兒子理解媽媽,沒有怨言。

2010年,媒體邀請王巖兄弟做節目,讓他們將母親也請過來。兄弟倆回傢跟媽媽一說,劉蘭芳不同意,兩個兒子沒有勉強。

評書表演藝術傢劉蘭芳:我愧對兩個兒子

王巖王玉同臺表演

其實這是宣傳兩個兒子的好機會,但劉蘭芳天生反感炒作。在她看來,如果兩個兒子真的有才華,會脫穎而出。要是才華一般,那就做普通演員吧。

因此,王巖與弟弟出道這麼多年,一直默默無聞。他們靠工資生活,住的是普通住宅,出門開的是普通轎車,生活與普通百姓無異。

盡管如此,兩個兒子敬重疼愛媽媽,欣賞她身上的高風亮節,也以高標準要求自己。

2021年,劉蘭芳77歲瞭,步入暮年。兩個兒子很孝順,經常過來陪伴媽媽,陪她去醫院體檢,給她測血糖血壓。

評書表演藝術傢劉蘭芳:我愧對兩個兒子

劉蘭芳夫婦

有時劉蘭芳應邀去外地參加活動或演出,一定會有一個兒子在身邊陪伴照顧。劉蘭芳對老傢有很深的感情,幾乎每年都要回去。每當這時,兒子都陪在身邊,給她準備好禮物,讓她分發給親人。

沒能將兩個兒子培養成明星,是劉蘭芳的愧疚。好在兩個兒子理解她,體諒她,不再耿耿於懷,這讓劉蘭芳倍感欣慰!

-END-

原創不易,敬請點贊關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