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置房應該“停收物業費”?2021年起,新規下一律“這樣”交

“我就算不服務,你也得交費!”

這是2020年安徽某城市一個小區物業經理的原話。一時間,讓眾人驚掉瞭下巴。你沒有聽錯,現在的物業,就是這麼豪橫,在對待業主的問題上,聲稱“可以不提供任何服務,但是業主還必須得足額繳費。”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

這位年輕的業主(大約27歲-29歲),到物業辦公室找到物業經理,就繳納物業費的事情與物業經理發生瞭爭執。這位年輕的業主說“我傢那些問題,都已經反饋瞭6次瞭,你們說解決,但是拖瞭2年沒有任何動靜,這物業費該怎麼交?你們提供什麼服務瞭?”

空置房應該“停收物業費”?2021年起,新規下一律“這樣”交

對面一位中年物業經理(大約48歲左右)說到,不是我們不給你解決,這些問題都是開發商的問題,要麼是城市建設部門的事情,還有一個是其他業主的事情,我們物業完全沒有能力解決,也無法協商,實在不行,你可以直接找他們解決。

舉個例子,一個小區房子交付15年瞭,由於是連廊式房子,所以走廊鋪設的水管在冬天很容易上凍,在寒冷的時候,經常會出現水管凍裂的情形。業主找到物業要求解決問題,物業認為這是自來水公司的事情,讓業主找自來水公司,經過兩個月的協調,最終自來水公司說這不是供水段,屬於質量問題,讓找物業,最後物業說,這種質量問題,業主應該找開發商。

空置房應該“停收物業費”?2021年起,新規下一律“這樣”交

這其實是一個死循環,最終把事情推給瞭“根本找打不到,甚至早已破產”的房地產開發商。

面對這種情況,多數業主隻有一個應對方式“咱們不交物業費瞭,你啥時候解決,我啥時候交費”。最終出現瞭文首這句經典的話“我們不服務,你也一分錢不能少。”

物業和業主之間的關系,說白瞭就是“服務和費用”的關系,物業公司想多收錢,不幹活;業主想不交錢,讓物業白幹活。放在任何時候,這件事情都比較難辦。

空置房應該“停收物業費”?2021年起,新規下一律“這樣”交

在物業費繳納方面,還有一種特殊情形:空置房究竟該不該交物業費?

最近,炒房客大明對這件事格外關心。大名是一位資深的炒房客,截止2021年3月份,大明在5個城市擁有超過20套房產,在上海有1套80平米的房子,價值500多萬元,在二線省會城市,有10套房子,總面積1000平米左右,價值也達到瞭1500多萬元。三四線城市也有8-9套房產,總面積達到800多平米,總價值700多萬元。總計算起來,大明手握房產面積1880平米,房產價值高達2700萬元。

大明說,在2018年之前,我根本不在乎物業費這個問題,因為那個時候房J上漲很快,物業費簡直等於毛毛雨,在房產增值的背景下,物業費九牛一毛,我從來沒拖欠過物業費。但是2019年到2021年,我已經超過50%的時間沒交物業費瞭,經常被物業公司催收,甚至接到“各種催收單子”。

空置房應該“停收物業費”?2021年起,新規下一律“這樣”交

為啥現在不想交物業費呢?大明算瞭一筆賬,自己的房產總面積1880平米,按照物業費均價2元/平米計算,那麼手中這些房子每個月就要產生物業費3760元,每年總物業費達到45120元。這不是一筆小數目,很多城市的房J漲不動,甚至出現陰跌情況,物業費屬於房產持有成本,房子即便不住人,也要交。

大明有一個疑問:既然我的房子沒住人,那麼就沒有享受物業服務,按理來說,是不是應該不交物業費呢?

空置房應該“停收物業費”?2021年起,新規下一律“這樣”交

空置房全部“停收物業費”?2021年起,新規下,一律“這樣”交。

對於這個問題,相信很多炒房客都很關心,畢竟手中擁有的房子面積越多,產生的物業費就越高,根據以往的規定,即便房子不住人,那麼物業費一分錢也不能少。2021年之後,空置房真的可以不交物業費瞭?新的《民法典》從2021年開始執行,這其中就明確瞭這一點,新G讓很多人吃瞭閉門羹。

例如,在《物業篇》944條就做出瞭明確,物業公司和物業管理人員按照《物業合同》提供瞭相應的小區服務內容,業主與買房人不能憑借“我沒享受到服務”等接口,拒絕交物業費。

空置房應該“停收物業費”?2021年起,新規下一律“這樣”交

這一點,其實也不難理解,物業服務具有“小區范圍的公共性質”,就拿衛生打掃來說,一棟樓如果是兩梯十戶的話,其中有4戶房子長期沒有住人,但是還有6戶長期住人,物業工作人員依然需要每天對這棟樓的每一層進行衛生打掃,不能說有4戶房子空置,就減輕瞭物業工作人員的工作量。所以,J費是應該的事情。

話題:空置房究竟該不該交物業費?你怎麼看,評論區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