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色山東丨德州父子檔“麥客”:從河南出發,一路向北追逐麥浪

“麥客”解秀政正在通過對講機接收任務。

記者註意到,這個小團隊一共配備瞭5部對講機,操縱收割機的父子兩人、兩輛農用運輸車的駕駛員以及解秀政的母親每人一部。喝水的間隙,解秀政告訴記者,自己這幾年剛配備的對講機,一臺幾百塊錢,卻提高瞭不少效率。

配備對講機,是“95後”的解秀政給車隊帶來的新氣象之一,父親解光波笑言:“這是老馬配新鞍!”。

“別看現在我爸很認可對講機,剛準備買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解秀政拆起臺來,為瞭這幾臺對講機,父親解光波還跟他生過氣。“一臺對講機就好幾百,咱割一畝地才收人傢幾十塊錢。”解光波曾不止一次跟兒子抱怨,不值得。

可等車隊真正用上瞭新設備,父親解光波才發現,這東西太好使瞭。碰到分散的地塊,四臺機器視野裡互相都看不見,靠手機溝通十分麻煩。有瞭對講機,再加上解秀政母親的統籌調度,整個車隊的效率幾乎增加瞭一半。

聲色山東丨德州父子檔“麥客”:從河南出發,一路向北追逐麥浪

中午12點,解秀政的妻子送來瞭午飯,三大袋包子。

“也不知道餓?”

中午12時,頭頂著的太陽毒辣辣地,解秀政光著膀子操縱著收割機依舊在麥田裡來回穿梭。地頭上,解秀政的妻子舉著一隻手不斷搖晃,一次次想引起丈夫的註意。可解秀政的註意力全在翻滾的麥浪裡,哪裡瞧得見。

“你看不見我送飯來瞭嘛,也不知道餓?”等妻子打通解秀政的電話就是一通“數落”。解秀政嘿嘿一笑說:“這就來。”爬下收割機,解秀政接過妻子送來的一袋包子,也不多說,轉身就又鉆進駕駛室,收割機再次忙碌起來。

“可不是我對他們不好!是真沒時間吃飯,隻能給他們買包子,方便一邊吃一邊開車。”妻子給記者解釋道,一個地方的小麥收獲就那麼10來天,收早收晚都會減產,種植戶們催的急瞭,隻能搶時間、趕進度。

早上6點出門,中午不休息隻在車上簡單吃一口,一直忙到晚上8、9點。這個狀態,解秀政的車隊已經持續瞭10多天瞭。

聲色山東丨德州父子檔“麥客”:從河南出發,一路向北追逐麥浪

“今年麥收一畝地平均收60塊錢,刨除農用運輸車10塊錢的費用,還剩50元。這50元包括一傢三口的人力成本、兩臺收割機的折舊、為數不少的油費。”解秀政算瞭算,今年收一畝地的純收入,能有個二三十塊錢,掙得是個辛苦錢。

聲色山東丨德州父子檔“麥客”:從河南出發,一路向北追逐麥浪

母親喊46歲的老伴兒解光波下車休息一下。

從河南出發,一路向北

晚上8點多,還剩最後一塊麥地收割,對講機裡卻傳來瞭不好的消息,父親解光波的車水箱壞瞭。

“秀政,趕緊過來支援,我水箱糊住瞭。”解秀政趕緊開著另一輛收割機,完成當天最後的收割任務。忙完後,在解秀政母親的調度下,車隊開始集合回傢。此時,已經是晚上8點30分,黑夜中伸手不見五指,整個大地上隻有車隊的燈光明亮且耀眼。

聲色山東丨德州父子檔“麥客”:從河南出發,一路向北追逐麥浪

解秀政正在替父親收割最後一塊麥田。

簡單地洗去一天的塵土,解秀政一傢人才來到村口的小飯店吃口飯,記者才真正有時間瞭解這隊“麥客”更多的故事。

解秀政一傢是地道的德州人,住在德州解莊村。其實早在6月1日,解秀政一傢三口就開著聯合收割機,到瞭麥收比較早的河南,之後從河南一路向北,經過菏澤、濟寧,邊走邊割,回到瞭德州老傢。

“今年這一路走的很苦,機械太多競爭太激烈,刨去成本沒賺到啥錢。”吃飯的間隙,解秀政跟父親嘮叨起來。解光波卻安慰他說:“掙錢少沒事,今年機器沒出啥大問題,還是能剩些錢的。不行咱再往北走走,等傢裡割完,去河北再看看。”

一頓飯,幾句話,這個傢庭就又將踏上征途,一路向北追逐麥浪。

聲色山東丨德州父子檔“麥客”:從河南出發,一路向北追逐麥浪

記者離開時,解秀政說:“我們拍張照吧,回頭我掛到收割機駕駛室的玻璃上。”

聲色山東丨德州父子檔“麥客”:從河南出發,一路向北追逐麥浪

睡前,不放心的解光波又檢查瞭一邊機器。

聲色山東丨德州父子檔“麥客”:從河南出發,一路向北追逐麥浪

滿倉金黃的麥粒,是解秀政一傢的幸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