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批獨立學院,被“賣”瞭

2020年5月,教育部發佈《關於加快推進獨立學院轉設工作的實施方案》,要求年底前所有獨立學院必須擬好“出路”,並提出瞭轉為民辦、轉為公辦、停辦三種基本路徑。隨後,全國各地獨立學院開始緊鑼密鼓拿轉設方案。

據教育部2020年5月發佈的《2019年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公報》,全國共有257所獨立學院。截至目前,僅有68所獨立學院轉設獲教育部通過,有數十所已獲教育廳公示,還有上百所獨立學院未有轉設消息。

除少數獨立學院在政府支持下轉為公辦外,多數獨立學院的命運是成為民辦高校。與“母體學校”脫鉤,對轉為民辦高校的獨立學院來說,需要承受不小的壓力。“分手”時,獨立學院需要為母體學校在辦學期間的校名品牌支持等各方面投入,以合法形式支付一筆補償金,也就是獨立學院院長口中的“分手費”。不少獨立學院就卡在高達數億元“分手費”上,轉設陷入僵局。

資本“出獵”,民辦高校湧現並購潮

獨立學院轉設風口下,民辦高等教育公司紛紛把目光投向瞭這些高校,出資收購獨立學院作為旗下的獨資高等學校。“本科院校的黃金並購時期並不長,現在獨立學院的轉設,意味著很多原來的舉辦者,可能投入不足,需要引進投資者。”希望教育董事總經理黃忠財介紹。

對於民辦高教公司篩選收購對象來說,獨立學院相較於其他高校的優勢凸顯。獨立學院接受知名母體高校的指導,在課程及師資的儲備上在起點上有著明顯優勢。此外獨立學院在辦學條件及設施方面,經過社會資本的沉淀後,基本已經形成完善的配套體系,加之獨立學院在當地已經形成一定的品牌認知,短期內的持續招生不會受到太大影響。

近幾年,越來越多的民辦高等教育公司赴港上市,港股市場上民辦高等教育公司已近20傢。通過上市後的持續兼並收購,這些公司旗下學校數量不斷增加。據不完全統計,近兩年來,國內至少有10所高校被上市公司收購,其中至少有7所為獨立學院。

一批獨立學院,被“賣”瞭

近期,一些獨立學院的轉設動態中,也傳出瞭被上市公司收購的消息。

新華教育即將獨立運營安徽醫科大學臨床醫學院

2021年3月4日,安徽省教育廳發佈公示,同意4所獨立學院轉設為獨立設置的普通本科學校報請省政府向教育部申報。其中,安徽醫科大學臨床醫學院或將轉為中國新華教育全資控股的民辦高校。

早在2019年10月17日,中國新華教育集團有限公司發佈公告,宣佈以人民幣2.27億元購入安徽省合肥市一處地塊,用於建立安徽醫科大學臨床醫學院新校區。2017年11月20日,中國新華教育與安徽醫科大學訂立協議,共同運營臨床醫學院,最終目標是將臨床醫學院轉設為一所完全由中國新華教育擁有及運營的學院。

一批獨立學院,被“賣”瞭

圖源:安徽省教育廳

青島農業大學海都學院舉辦者變更

2021年2月,教育部批準青島農業大學海都學院舉辦者由“青島農業大學、青島海都集團有限公司”變更為“青島農業大學、青島啟迪海都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一批獨立學院,被“賣”瞭

圖源:教育部

早在2020年6月,就有官方新聞稱“啟迪教育已並購瞭青島農業大學海都學院,將其遷址到青島,圍繞啟迪控股所打造的環保、新能源、大健康、數字經濟等戰略性新興產業,設置專業方向,籌建啟迪科技大學。”

民生教育支付2.8億元推動雲南大學滇池學院轉設

2020年9月,民生教育公佈瞭一項關於雲南大學滇池學院的轉設公告。根據轉設協議,滇池學院(轉設後學院)向雲南大學支付補償款總計人民幣2.8億元。自轉設協議簽訂之日起,雲南大學不再按合作辦學協議收取合作辦學費用,滇池公司(民生教育附屬公司)和滇池學院不再按合作辦學協議向雲南大學支付合作辦學費用。除上述補償款外,滇池公司和滇池學院無須再向雲南大學支付其他款項。

一批獨立學院,被“賣”瞭

圖源:民生教育公告文件

2020年年底,教育部正式批復雲南大學滇池學院轉設成功,更名為滇池學院,為獨立設置的民辦普通本科高校。

教育部公示民辦高校舉辦者變更信息

此外,教育部近一年也發佈瞭不少民辦高校舉辦者變更的公示,包括獨立學院和其他民辦高校在內,陸續被民辦高教公司並購。

一批獨立學院,被“賣”瞭

圖源:教育部

民辦高教資本為高校發展註入新活力

民辦高等教育的資金主要來自於民間資本,上市後的民辦高教公司,有瞭更多資金“跑馬圈地”。經過近幾年的發展,港股市場上多傢民辦高教公司的規模得以迅速壯大,旗下學校眾多,一些頭部企業旗下的院校已超過20所。據介紹,近幾年民辦高教公司集中上市,與政策有關,2016年修訂後的《民辦教育促進法》,對營利性和非營利性民辦學校實施分類管理,為民辦高等院校證券化提供瞭支撐。在這之後,宇華教育、民生教育、新高教集團等民辦高教公司相繼於2017年在港股上市。

這些上市高教公司的快速擴張,為旗下民辦高校的發展帶來瞭新的生機。

加強高校建設,擴大招生規模

建橋教育2020年初在港股上市,公司旗下運營有上海建橋學院。建橋教育投資者關系總監胡志鵬介紹,上市之後,公司品牌知名度得到瞭提升,有利於招生和宣傳;另外,上市後學校能夠及時掌握前沿政策信息,對於公司的發展非常有利;在公司治理以及與資本市場的溝通交流上,上市也起到瞭促進作用。

而最顯而易見的變化是,建橋教育上市後,公司使用募集資金用於學校二期、三期工程建設,增加瞭大量宿舍,擴大瞭學校招生規模。“學校二三期擴容目前在穩步推進,二期新增的4000個宿舍床位已投入使用,另外我們還在探索在上海建設分校區。”胡志鵬表示。

獨立招收研究生

2020年3月25日,國內民辦高等教育集團中國新華教育發佈2019全年財務業績報告稱:截至2019年12月31日,新華教育共新增本專科專業共14個,並於2019年11月獲批“碩士學位授予立項建設單位”。三年建設期內可與相關高校聯合培養碩士研究生,建設期間滿通過驗收後,可獨立招收碩士研究生。

截至目前,新華教育投資經營的高等學校包括:安徽新華學院、安徽醫科大學臨床醫學院、南京財經大學紅山學院、昆明醫科大學海源學院等。

提升辦學質量

希望教育在並購南昌大學共青學院時表示,未來會註重校間協同以驅動辦學質量提升,打造旗艦學校。集團層面,公司目前旗下運營17所學校,此外擁有4所高職學校建設項目,有望挖掘學校間協同效應,開展專科+本科、國內本科+海外碩士等項目。通過旗下馬來西亞英迪國際大學,公司將海外大學優質優價的辦學理念引入旗下國內大學,提升辦學的軟硬件標準,驅動學生規模提升和學費增長。在學校數量、單校規模、辦學質量三步走的戰略規劃下,公司後續有望憑借自身整合能力,提升並購學校的在校生規模,並提升成熟學校的辦學質量。

“建橋教育上市後,依然做瞭很多工作來提升教學質量和水平,這些並不以上市為轉移。”胡志鵬介紹。“提升辦學質量才能提升競爭力,達到良性循環。如果沒有回歸本源,等行業進入存量競爭的時候,分化會非常明顯,辦學質量差的院校,價格競爭力也會很差,逐漸走向惡性循環。”胡志鵬認為,近兩年,國內高校持續擴招,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快速上升,在現有數據下,可以預料,未來幾年國內大學的招生紅利將逐漸減少甚至消失,民辦院校也將逐漸回歸到品質的競爭中。

多數民辦高校依然面臨挑戰

能被資本選中,比起那些陷入“生死局”的獨立學院來說,是幸運的。但無論是長期發展,還是招生和教學,轉設成民辦高校後,依然面臨不少挑戰。

失去“名校光環”,招生壓力倍增

獨立學院轉設之後,首先面臨的問題就是與合作院校的“剝離”帶來的代價。在之前,由於有當地“知名”學院的背書,獨立學院的招生比其他學校容易許多。而由於合作院校參與辦學,獨立學院在土地使用方面也有諸多優惠。但是,當獨立學院轉設為民辦學校後,不僅要承擔土地等一系列成本支出的補足,還要面臨使用“名校品牌”的“冠名費”支出,以及在未來沒有品牌背書帶來的招生壓力。

當資本的浪潮襲來,失去“名校光環”獨立學院的未來將要經受市場的考驗。

民辦高校學費上浮

民辦高校的主要營收來源是學費和住宿費。據某投資基金發佈的《民辦高校並購研究報告》中提到,民辦高校收入以學費和住宿費為主,占其總收入的90%以上。

轉民辦的高校學費,總體上一般會維持穩定或稍有增加。比如,西安明德理工學院(前身為西北工業大學明德學院)轉設前的學費為21000元/年,轉設後變為25000元/年;成都銀杏酒店管理學院(前身為成都信息工程大學銀杏酒店管理學院),2019年在四川招生學費為12000元/年,2020年學費變為15000元/年等。

學費問題被很多傢長和學生關註,一定程度上可能會影響招生。如何平衡招生和收益,靈活調整費用,是民辦高校面臨的挑戰之一。

此外,獨立後的民辦高校,還面臨著政策變動、公立高校的競爭、企業盈虧的影響等挑戰。

民辦高校是中國高等教育的重要部分。民辦教育資本的擴張,推動著高等教育向多元化、靈活化、規模化發展,培養更多適應社會發展的不同領域和層次的人才。高校並購潮之後,對民辦高校來說,最關鍵的還是提升高校質量和競爭力,為當地輸送更多優質的高等教育資源。

本文轉載自軟科公眾號,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刪,謝謝品閱

綜合整理自:鳳凰網財經、新浪財經、證券時報網、億歐、教育部、各省教育廳、各高校官網官微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