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情散文:漢中印象

文:楊進榮

  《過秦嶺》

  中學時,地理課本上讀過你:南北地理分界線,動植物的樂園。

  長大後,數次經歷過你,那麼多的峪口,好似都不能把一條橫亙東西的山脈撕斷。

  閑暇時,遊歷過你,滿眼的翠峰雲團,仙境一般,羽化在我的眼前。

鄉情散文:漢中印象

  樓觀臺上放眼過你,從藍田縣出發,一路向西,逶迤起伏,似龍騰躍,如馬奔馳。

  多少人在你的懷抱裡尋覓,老子佈道,張良悟道。各色人等長隱短棲,尋一處清幽,找一方境地,安頓一次靈魂。

  有好多鄉民散居在你的崖下河畔,亙古至今,很少走出,靠你吃野菜粗飯,但活得不緊不慢,散淡閑適在那裡。

鄉情散文:漢中印象

  一個洞子連著一個洞子的隧道,在你的身姿上穿行,你容顏不改,雛雞羚牛熊貓你全部接受養育,大車小車動車,你也能夠包容,巖石支撐的路基橋梁,讓它們在你的崇峻裡,穿行鳴叫。

  春天的秦嶺,生動爛漫,春雨,不緊不慢地下著。滿山的霧和垂釣的雲勾連。雲蒸霞蔚,蔚為壯觀。缺少畫畫的天賦,不能將美色留於一尺素箋;沒有才學,無法用優美恰當的語言,把如畫的秦嶺,寫成動人的詩篇。少有禪意,無法透解終南山和那些聖者緣定終生,得道成仙。

  過秦嶺,歷紅塵。一個過字,情深無掛,隻算空有情懷;一個過字,情薄不留,隻能枉自嗟嘆。

鄉情散文:漢中印象

  《讀漢中》

  走進漢中,瞭解漢中,認識漢中,是我多年行走的心願。不隻漢中北依秦嶺,南瞰巴蜀,地理位置特殊,更因是漢高祖劉邦發跡稱帝的福地貴地,名冠青史。

  漢中的初春,不冷不熱,以農為主的地級市,氣候濕潤,空氣清新。皂角樹吐芽,古旱蓮展綠滴翠,玉蘭樹芬芳浸脾,楸樹葉展挺拔。沿街入村,春,已經暖瞭這塊風水寶地,人勤奮瞭一方的美麗。物價不高,老城街景依舊。人活得閑適自然,安逸地享受自然的饋贈。仿佛是上天對這方水土、這方人士的格外施舍,不然怎能恰到好處地存在在競爭相當激烈的當下?

鄉情散文:漢中印象

  行走的路上,細雨霏霏。旅店小坐一會,便雲開日出,晚露落照,射撲在拜將臺、漢土臺上,使我頓生感概,浮想聯翩。

  旅人春季來到漢中,大多是為那滿川滿坡的金黃色油菜花而去,很少有人為那麼多的歷史故事而來。

  漢中是油菜花遍地的地方。森林空穴處,死樹原山旁,陡坡斜岔上,平展良田中,油菜花片塊相連,從川到塬,似誰慷慨解囊,把無數的黃金灑在瞭地上。黃的十分純凈,開的十分輝煌。除瞭江西的婺源,再沒有一地的油菜花,如此一望無際地鮮亮。

  人在菜花中,遠望,像蜂蝶一樣;花在人腳下,近觀,如置身天女散花的仙境一般。

  澄凈的漢江兩岸,油菜花互不相讓,在所有能生長的地方,土地都被黃袍加身。塹新的黃色象兩條金色的絲帶,順著漢江,彎來繞去。

  秦朝的時候,漢中為郡。址在南鄭。依漢江北南,管轄幾經變革。漢中人自認這裡是漢人的發祥地。

  但有幾點,漢中是中國歷史,朝代更迭不可忘卻的地方。劉邦一位縣吏,從沛縣造反,涉水越山,在漢中紮穩腳跟,築臺拜將,封韓信為三軍統帥,借蕭何之忠,依張良之謀,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大軍越過秦嶺,東殺西戰,勢不可擋。

鄉情散文:漢中印象

  韓信是一位頗有爭議的戰神,劉邦若無韓信,最大隻能稱王,何來帝王之座?自幼孤兒的韓信,聰慧英俊,乞討寄居,有"胯下"之辱,受過婆婆的戲弄,若無人推薦從事小招待員的韓信於劉邦,韓信可能沒有三旗王之位,也不會被呂後殘害地那麼悲壯。因緣相系,終成大漢一統第一位被祭旗的開國功臣!重復的悲劇是帝王的錯,還是功臣的過?史學爭論千年,沒有統一的答案。

  站在拜將臺前,韓信巨大的石刻雕像威武高大。四周柱廊上,歷代文人的挽聯,皆以國士無雙等字眼鑲嵌,撫今追昔,隻剩憂傷,飄溢在這座庭院。

  拜將臺斜對面的漢土臺,原建築已毀,現三層樓閣系清代重修。稱王的劉邦攜傢眷住此地多年。乃至攻破咸陽,都要把一個朝代定名是漢朝。

  漢人漢朝漢服漢字漢語言,成瞭歷代國人驕傲的表示。

  登上劉邦住過的望江亭,秦嶺如屏,漢江似練,菜花入眼,張良曹操等將帥帝王石刻的遺筆都成瞭漢中的寶藏,歸於一館。

  漢中,北國的南方。漢中,南方的北國。邊走邊讀,深厚且輕盈,在時光的隧道裡,充滿吉祥!

鄉情散文:漢中印象

  巜可愛的黃與瀟灑的江》

  黃色,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始終代表著高貴和吉祥。皇傢園林的翅角廊簷,大多以沉黃為底色的琉璃瓦做墊。故宮墻簷及殿門,大都以黃色的金線走邁。陵寢宮殿上的祥獸瑞鳥,大都以黃色為主色調。帝王皇子皇孫,皆戴黃頂穿黃衣,繡飾各種吉祥有等級的鳥獸圖案。皇上出行,萬民傘和車帳,都要用黃絲綢裝扮。文臣武將,不管多有才有功,非皇帝賜賞,決不能也不敢,黃馬褂加身。為一件黃馬褂,有的人奮不顧身。有的人死瞭百年以上,拿出珍藏先人獲贈的黃馬褂,他人立馬會露出謙卑而恭敬的目光……

  說實話,這些黃我不喜歡,因為那上面沾滿瞭無數蒼生的血汗。刻滿無數真正無名英雄的姓名。

鄉情散文:漢中印象

  我喜歡來自大自然的黃,直白一點說是油菜花在春季裡,滿山遍野的黃。這種黃,質樸,自然,生動,養眼,養身。

  而觀賞油菜花,除瞭去江西的婺源,北國的漢中也不一般。

  漢中的油菜花,純金般鮮亮。山坡、梯田、江邊、門前,油菜花都不挑不揀,生長的金光四射,美不勝收。宛若金色玉帶,仿佛畫龍點睛,好似一件袈裟,每一處長的正好,開得正艷。蜜蜂和蝴蝶,飛飛停停,立於葉,棲在莖,深入蕊,抱著花瓣,輕松自如,靈動非凡。間有茶園點綴其間,采茶的人,背背背簍,三指一掐,恰巧掐下瞭茶樹鮮嫩的芽尖。

鄉情散文:漢中印象

  霧從半山腰爬出,在山巔和白雲相挽,雲山霧海,水出石縫,匯流成溪,冰涼清甜。此種水泡本地茶,沁人心脾,定魂安神。

  黃色把漢中的春天裝扮得生機盎然。它不光寓意漢中是有靈氣風水的寶地,更讓一方百姓靠它生存,依它供子女上學。如此說二來,這黃色在百姓心目中,每一株,都放射著含金量爆棚的生命之光。

  漢江的源頭就在漢中和安康兩市的石峰群巒之間。漢江的清澈,在北方的河流中並非很多,它是長江北面的第五大支流,流經漢中市,讓三百八十萬漢中兒女,得此恩澤,受其滋潤,盛產的稻米清香粘柔,生產的蔬菜,鮮嫩甘甜。

  漢江不隻是一條養育萬千生靈的生命之河,更是睹千年風華絕世,無數英雄豪傑驕健容姿的瀟灑之河。

  劉邦它遇過,蕭何它見過,張良它度過,韓信它迎過。諸葛孔明更是幾度蒞臨,曹操也是把"滾流"二字的灑脫,刻在瞭江邊的石崖之上,十三貼的真跡都能在漢江的摩崖上尋到真跡石刻……

  文武故事都在江邊上演,蕩舟吹簫彈箏的才女詩郎,讓曾經的漢江充滿豪情,光焰萬丈。

  我沉迷漢中,那裡是歷史的故鄉。我垂青漢中,那是一處養生的天堂。我熱愛漢中,那裡的人如漢江水一樣奔放熱情,好客大放!

鄉情散文:漢中印象

  《登龍首山》

  龍首山,距漢中市五十八公裡,車子沿漢江源頭行駛,蒼山秀嶺,溪水飛流。有心曠神怡之感,無牘案勞累之苦。

  清流似銀鏈,掛在隨處的石崖砂溝上,叮咚有聲,涮涮有響。鳥鴉遊弋在積水潭中,覓食小蝦小魚。茶樹齊整地種植在叫茶寺的村子裡,采茶人,制茶人,各自忙碌地制作春茶——漢中毛峰。

  坐在農傢小院,盛一壺山泉水,煮一杯自傢茶,故土本真,漢中春芽茶的清香,是走出漢中,特別漢中山區,再也品嘗不到的自然之味。

鄉情散文:漢中印象

  沿途綠樹黃花、小溪流水相伴。不到秦嶺以南的地方,這種景觀無法尋覓。特別在漢中山區,南方,在北國的山鄉,有瞭被安頓的條件,存在的這麼稀罕。

  龍首山是漢中旳寶山,也是漢江的水源涵養地。遠遠望去,萬山歸此,峰頂似龍,正欲昂首長吟。脖頸處懸崖絕壁,龍骨外露。屹立山巔,群山歸宗,皆依附在龍首山周圍。山下看叢林生滿的一座座石山,大多高大聳立,登龍首山後,那些沿途的山原來都很矮小。

  龍首山是一尊佛,生發的清流,不隻養育瞭漢中兒女,生生不息,還為南水北調的北方,送去瞭豐沛的水源。

  龍首山是一樽涅槃的金剛。接生千百種植物,吸的是塵是碳,吐的是無限的氧。天然氧吧,養生的天堂。

鄉情散文:漢中印象

  龍首山很高,高的山頂的樹木花草,才剛剛發芽。窘迫的樣子,孤兀冷瘦。山腰以下,都被溫柔侵占;山巔還是蒼茫黯然。石峰一座,景色兩樣。

  那一條蜿蜒曲折的通山之路,還不允許遊人開車登頂,但它如龍蛇一樣,爬行穿越!

  龍首山,一個來瞭不想離開的地方;龍首山,一座古韻十足的青峰秀山!

  作者簡介:楊進榮,曾用名綠雲、羅巴、走天涯、西北星,甘肅省會寧縣人。本科學歷。甘肅省作傢協會會員。中學時代起在《中學語文報》《詩歌報》《散文林》《詩人》《駝鈴》《白銀晚報》《白銀文藝》《甘肅日報》《首都文藝》《鄉土文學》《鄉韻》《隴上風情》《天南地北會寧人》《中華詩詞》中國網、神州網、《今日頭條》《隴上風情》、鳳凰網等網絡報刊發表小說詩歌散文遊記多篇。有《抱樸》散文集出版。現供職央企,從事管理工作。

  本圖文屬作者原創,未經授權拒絕轉載。歡迎文友原創作品投稿,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本號收錄鄉土、鄉情、鄉愁類稿件。隨稿請附作者名,帶圖片最好,請標註是否原創。鄉愁文學公眾號已開通,歡迎您搜索微信公眾號:xiangchouwenxue,關註我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