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曾有一篇關於希區柯克誕辰120周年的文章的標題是《他不是在拍懸疑片,而是在拍城市宣傳片》。希區柯克對城市有一種執念,喜歡用鏡頭展現都市幻影。“在《後窗》中,詹姆斯·斯圖爾特用長筒望遠鏡穿透那棟由31間公寓組成的聯邦風格磚房,抵達格林威治村裡每戶人傢的隱私地帶。”70年之後,在上海Prada榮宅中,藝術傢李青再造瞭很多“後窗”,用它們去窺視上海這座城市的過往與當下。

歷史是一個永恒的主題。落成於1918年的宅邸隨著時代的變遷,從榮光到破敗,再到修舊如舊,如今成為藝術場所,對公眾開放。時間流逝,榮宅依然記錄著不同社會背景條件下的專屬符號,承載著接觸過它的不同點人與物的精神。這是個創作的理想之地,“後窗”策展人Jérôme Sans在策劃展覽時,希望找一個能運用更多媒介創作的藝術傢,榮宅不同於常見的“白立方”類型的藝術畫廊,在這裡的展覽可以將榮宅與周邊社區,以及整座城市的氛圍有所聯結。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後窗”展覽現場,上海Prada榮宅,2019

攝影師:朱海

Jérôme Sans覺得他要做的不僅隻是做一個作品的集中呈現,而要塑造一種情境,觀眾將被作品的時間線引導著,走過一個個房間,感受每一個房間所營造出的氛圍,因而考慮過每一個房間原有的用途,重新通過作品還原這種過往。戶外的光與風對展覽本身而言非常重要,當它們能夠透過榮宅的窗戶進入室內,意味著空間中有瞭人的存在,因而顯得生機勃勃。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後窗”展覽現場,上海Prada榮宅,2019

攝影師:朱海

榮宅正門上方的作品《後窗霓虹燈牌》(2019)是李青專為榮宅而創作,上面閃爍著展覽的中英文名稱。這種燈牌一度在上海掀起新潮流。色彩斑斕的碎片文字的設計構形瞭城市的空間格局,文字與視覺效果彼此共謀。在亞洲的大都市中,霓虹燈牌是頗具特色的城市景觀。於榮宅來說,霓虹燈牌的介入,改變瞭榮宅的孤立,它對外部世界有瞭一種召喚。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上海Prada榮宅入口裝置《後窗霓虹燈牌》(2019)

攝影師:朱海

李青將榮宅想象為一個仍有人或者前居住者幽影居住的空間。他用作品重塑瞭舞廳、臥室、浴室和練歌房等重要房間,例如312房間壁爐上方的肖像畫,融合瞭榮宅前主人榮宗敬先生和想象中的孫女形象。李青將兩幅繪制出的肖像相互摩擦粘印,直至彼此融合。壓合後的圖像是模糊的記憶,所以在不同情形下會有不同的含義。這幅作品喚起瞭傢族歷史和譜系的概念。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後窗”展覽現場,上海Prada榮宅,2019

攝影師:朱海

《樓上的新主人》(2019)是一個聲音裝置,在走廊模擬人的腳步聲,仿佛樓上總有人走動,如幽靈一般存在。觀眾並非孤身一人,而是逐漸成為故事中的角色。

《迷窗》(2018-2019)系列作品使用瞭李青比較典型的表達語言,借用錯視手法,真實的舊木窗窗框在前,在玻璃後繪制油畫,相比起普通的繪畫視角,呈現出更為強烈的真實感和戲劇性。這個系列的描繪物主要取自上海殖民時期到社會主義初期和社會轉型後期的建築。李青將窗戶後的景物做瞭解構,重新拼貼。他覺得城市的轉換與更新像俄羅斯方塊,不斷有新的東西落下,又不斷有舊的東西消失不見。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迷窗》系列作品,木、金屬、有機玻璃、油彩、丙烯酸、衣物、印刷品、鋁塑板,212 x 106 x 9.5cm,2018-2019

攝影師:朱海

“臨窗”也是李青的重要作品系列。在作品《臨窗·榮發》(2016-2019)他選擇瞭漢字“榮發”和其它霓虹燈作為窗外的風景,這些漢字和霓虹燈在中國城市街道上很常見,是民眾對香港或上海的典型印象。從現代角度重新審視這些元素,它們的功能、性質和意義已經發生瞭變化;似乎很熟悉,但由於時間和空間的變化,它們已經變得不那麼醒目瞭。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鄰窗·銀行》木、有機玻璃、金屬、油彩、馬克筆、鋁塑板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後窗”展覽現場,上海Prada榮宅,2019

攝影師:朱海

通過李青新舊作品系列構思而成的敘事故事,如電影場景般徐徐展開。從“後窗”我們可以窺視到的,是歷史前進的車輪滾滾、城市景觀新舊更替產生的錯位、人們價值觀的變遷。上海這座城市的復雜歷史造就的城市氣質,策展人Jérôme Sans甚至比大多數中國人更為看重。當他2005年第一次來到上海時,覺得同在中國,上海與北京如此不同,“是個非常獨特的城市。這裡有黃浦江、很多綠色、小小的房子,還有很多歐洲建築。在上海你可以看到1930年代的房子和2000年代的房子並排站在一起。這點非常好玩”。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後窗”展覽現場,上海Prada榮宅,2019

攝影師:朱海

“榮宅是座非常特殊的建築,隻可能有這麼一棟。Prada把一棟民國的宅邸重現瞭它的生命力,而且完全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它成為上海的一個象征,無論是過去的上海還是現在的上海。在這裡做展覽的藝術傢可以將過去、現在以及未來都聯系在一起。”李青的“後窗”不僅是通過榮宅窺視上海,同樣也讓進入其中的人窺視榮宅自身。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後窗”展覽現場,上海Prada榮宅,2019

攝影師:朱海

李青個展“後窗”

2019. 11. 07 – 2020. 01. 19

Prada 榮宅

上海市靜安區陜西北路186號,近南京西路

文/Lynn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李青“後窗”,窺視榮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