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宵一:這風暴的旅程,走起來很苦,想起來很甜

華宵一:這風暴的旅程,走起來很苦,想起來很甜華宵一:這風暴的旅程,走起來很苦,想起來很甜

華宵一:

風暴的旅程結束瞭,不舍、刻骨、難忘。還記得第一次站在通向圓形舞臺的通道上是心裡的瑟瑟,還記得第一次在小黑屋裡接受采訪時言語的無措。最後的最後,隻記得時光之須臾、收獲之豐裕。這旅程,走起來很苦,想起來很甜。

感謝伴我一路的編導呂梓民@呂子民明 為我編創的《長相思》、《見自己》、《風聲》、《古建築下的浪漫》、《挽歌》和《人間》,還有呂呂和小超的《漫畫清風》、蛇男哥的《如影》、高成明老師的《滑》。

一路上,一直在努力嘗試突破自己舒適圈,但又不想舍棄自己過往的積累。每一步的努力,讓我真切體會到瞭什麼是難。

還記得《挽歌》排練的時候,一直尋找不到那種柔弱中堅忍的表達。突然聽到導演說:“嗯好多瞭,看到希望瞭,小妞!”那一刻我轉身哭瞭……說不清這眼淚的滋味,有時候真覺得自己怎麼努力也做不出想要的樣子。

記憶中《風聲》的那次排練更是這樣,到凌晨四點十分,連導演都急得轉身用力去捶墻,我和一旁的艷超都屏住瞭呼吸。導演們真的是愛我們的,在短暫的三天裡絞盡腦汁想怎麼把我們變得更好。

記得我跟高老師說,我想跳《滑》,起初他不那麼贊成。畢竟一個九分半的作品濃縮在三分半難度可想而知。後來他縱容瞭我的倔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