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縮水,新勢力的情緒還穩定嗎?

來源:中國汽車報網 王金玉

3月25日,蔚來汽車股價報收36.96美元/股,較最高值的66.99美元,下跌瞭44.83%;小鵬汽車的股價則來到30.85美元/股,較最高點的74.49美元/股,下跌瞭58.59%;理想汽車的股價則下跌至22.89美元/股,較最高值的47.70美元/股,下跌瞭52.01%。造車新勢力“三兄弟”市值大幅縮水,對正在面對更激烈市場競爭的造車新勢力將產生怎樣的影響值得關註。

股市波動 市值回落在所難免

造車新勢力的股價為何在新年伊始就紛紛跳水,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認為,造車新勢力股價下跌符合資本市場規律,高估值後的市值回落是不可避免的。“資本市場的跌蕩起伏很正常,車企在市場上的反應往往與企業自身實際運營狀態沒多大關系。昨天高出天際,今天大幅下跌,明天可能又會看漲,這是經常發生的事。尤其是這些造車新勢力去年創造的市值奇跡是有大量‘泡沫’的,當熱情退去,它們的股價下跌也是必然。”全聯車商投資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總裁曹鶴則認為,2020年在特斯拉的帶領下,造車新勢力實現瞭一輪突破,但隨著資本熱情退去,“特斯拉沖不動瞭,後面的新勢力三兄弟自然也就很難再進一步。”曹鶴說。

事實上,對於造車新勢力的市值奇跡,業內外對其可持續性並沒有太大的信心,這些造車新勢力的天價市值,有很多資本炒作的因素。有業內人士透露,去年資本市場對造車新勢力的估值過高,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它們回歸理性、開始回調,導致這些企業市值下跌。同時,雖然疫情的影響正在減弱,但全球經濟依舊低迷,這不僅影響汽車市場,也必將給資本市場帶來很大的消極因素,股市低迷在所難免。短期看,這種震蕩或還將持續。

不過,造車新勢力的市值是否會繼續回落,也存在很大不確定因素,正如崔東樹所言,股市的起起落落很正常,甚至有時候並沒有太多規律可言。但從目前整體發展態勢看,去年的天價市值或難再現。

面臨更大競爭壓力

“造車新勢力市值大幅下跌,對那些參與早期投資卻未能在高位脫手的股東而言,肯定是莫大的打擊。”在曹鶴看來,市值下跌肯定會影響股東收益,而且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一些投資者對這些公司長期投資的判斷。不過,新能源汽車作為汽車產業未來發展不可逆轉的大趨勢,總體而言具有很好的發展前景,但短期的震蕩不可避免。尤其是隨著傳統車企在新能源汽車領域大舉發力,造車新勢力將面臨更激烈的競爭。在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2021年造車新勢力或將遭遇嚴峻的考驗。

不過,股市的波動,或不會對這些企業的實際運營情況產生太大影響。小鵬汽車副董事長、總裁顧宏地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曾表示,車企在股市上的表現跟其自身的實際運營狀況並沒有太大影響。“之前蔚來瀕臨破產,當時的市值就是零嗎?如今蔚來前景光明,它的市值就鎖定在幾百億美元嗎?我覺得哪個都不是正確的答案。”在他看來,“與很多創新行業類似,新能源汽車也存在爆發期、增長期、低谷期。市場會有波動,但長遠來看,行業的發展前景如果夠好,那就值得去做。”事實上,當前,蔚來、理想、小鵬也都在按照既定計劃推進各自的市場進程。蔚來即將在4月迎來10萬輛的交付量。但面對激烈的市場競爭,這些車企的銷量能否持續攀升,還存在很大不確定性。

崔東樹認為,隨著我國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實施,汽車行業減排的任務很緊迫,新能源汽車將迎來新的發展機遇。傳統車企、跨國巨頭也都將加大在華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爭奪。當市場競爭變得更為激烈之後,造車新勢力靠“炒概念”和新鮮的營銷模式所獲得的優勢將被減弱,2021年的市場表現將很難預估。尤其是當前,受疫情等多重因素影響,新能源汽車的市場體量並不大,而參與其中的企業卻非常多,競爭之下新勢力的競爭力有多大還很難說。中國汽車工業協會原副會長張書林並不看好今年造車新勢力的發展。在他看來,在最初的熱情之後,造車新勢力進入常規造車的軌道,在技術積累不夠深厚、資本結構不是很穩定的因素影響,它們很難繼續輕松獲得更多的支持。“相較於傳統車企成熟的研發體系、制造能力及完善的售後服務網絡,造車新勢力在很多方面還存在不足。”張書林表示,尤其是造車新勢力大多還僅有1~2款量產車型,這在中國市場競爭中是個不利因素。而且它們普遍不具備快速推出多款新車型滿足消費者不同需求的能力,這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他們的發展。

要想獲得更好的發展,增強自身發展實力,造車新勢力還需要更多投入。消息顯示,在美股上市的蔚來、小鵬、理想仍面臨不小的融資壓力,甚至有企業透露出回歸港股的意圖。不過,曹鶴判斷,綜合目前國內國際各種因素看,這些企業要想再回歸港股或A股有一定難度。

融資之路更艱難

在曹鶴看來,從目前的市場判斷,造車新勢力的上市之路並不是很明朗。首先是國內,在吉利、東風率先取得在A股IPO先機之後,其他排在後面的造車新勢力很難再短期內在A股上市。“中國股市就是這樣,緊一陣、松一陣,至少今年上半年,造車新勢力要想登陸科創板,可能性不太大瞭。有些企業的資料已經撤回來瞭。”曹鶴甚至判斷,今年之後,造車新勢力在科創板上市的可能性會更低。去年不斷傳出將在科創板上市的威馬、零跑將面臨困境。而在海外上市,目前來看可行性也不是很高。“此前在美國上市的三傢車企的表現在某種程度上並不十分理想,尤其是在此輪股價下跌之後,很多前期投資的資本還未撤出,這必然會影響資本對中國造車新勢力的信心,再想謀求海外上市很難。”曹鶴如是說。在資本市場,存在抱團“炒概念”的因素。過去,以特斯拉為領頭羊,中國的幾傢造車新勢力跟著在美股掀起一輪高潮,但這股風潮過去之後,很多參與其中的股東並未獲得太大的收益,這必然影響其他企業的上市進程。

除資本市場“先行者”的影響因素外,中國的其他造車新勢力企業表現得也並不盡如人意,這或將從根本上影響他們融資的腳步。“我們仔細梳理這些造車新勢力的發展不難看出,除幾傢頭部企業外,其他企業並沒有表現出太強的競爭力。”張書林表示,目前,大多跟在後面的造車新勢力的表現並不理想,從某種程度上看,要遠低於預期,在這種情況下,資本自然不會持續看好,其融資進程自然會受到影響。

更為關鍵的是,目前的中國新能源汽車市場,產能過剩危機已現,重復投資泛濫,一些地方政府已經開始發出通知遏制盲目投資。而早在2019年,造車新勢力的主要支持者就是具有政府背景的資本,有些造車新勢力甚至嚴重依賴地方政府支持才得以暫時續命。當地方政府不能持續給予足夠的支持之後,它們的融資將更艱難。在頭部車企市值跌宕起伏之際,更多的後來者上市融資之路將更困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