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14歲生下繼父的孩子,丈夫泄欲的工具,黑人女性的隱痛

誰要遊戲人生,他就一事無成,誰不能主宰自己,永遠是一個奴隸

——歌德

有人曾這樣形容黑人女性的生活:是世界上的騾子,是最苦的人,她們在夾縫中生存。

電影《紫色》根據艾麗斯·沃克同名小說改編而成的,美國電影史上第一部黑人題材的電影。電影描述瞭一位受舊思想束縛的黑人女性的轉變和成長過程,充分展現瞭黑人女性深受性別和種族雙重壓迫的生活遭遇,以及展現瞭她們在雙重壓迫下的反抗和對完善自我及完美生活的渴望與追求。

《紫色》14歲生下繼父的孩子,丈夫泄欲的工具,黑人女性的隱痛

一對手足情深的黑人姐妹花和一個殘暴的繼父

一片花海中,懷有身孕的西莉和奈緹正在開心地玩拍手遊戲。這時,他們的繼父走來喊她們回傢吃飯。繼父兇巴巴地朝著笑意未消的西莉說道:“西莉,你有全世界上最醜的笑容”,西莉下意識用手捂住瞭嘴巴。

《紫色》14歲生下繼父的孩子,丈夫泄欲的工具,黑人女性的隱痛

轉眼到瞭1909年的冬天,寒風刺骨。在一間簡陋的小屋內,14歲的西莉正在忍受生子之痛。奈緹在一旁焦急地幫助西莉生產。已經破舊不堪的房門隨著大風的飄動來回晃動,我們依稀可以看到房門外繼父拿著煤油燈,不耐煩地說:“還沒好嗎?”

隨著孩子的一聲啼哭,西莉順利產下瞭一個女兒,當她還沒來得及抱抱這個剛出生的孩子時,一個大手躲過瞭西莉懷中的孩子,任由西莉的苦苦哀求,繼父抱走瞭孩子。

《紫色》14歲生下繼父的孩子,丈夫泄欲的工具,黑人女性的隱痛

這已經是西莉第二次生下繼父的孩子瞭。第一個孩子被繼父狠心地賣掉瞭,第二個孩子也將面臨同樣的遭遇。繼父對西莉的辱罵,顯然是對西莉人格尊嚴的踐踏。不僅如此,繼父還任意蹂躪西莉的身體。電影的開頭就展現瞭一個不諳世事的無助少女,以及夾雜著一種骯臟的殘暴的“親情”關系。

黑人少女做“繼母”,成為丈夫泄欲的工具

繼父不僅把西莉當做泄欲的工具,他還對奈緹存在非分之想。一天,一個叫亞伯特的男人看上瞭奈緹,他表示,前妻死後,傢裡的孩子需要有人照顧。父親為瞭私欲,把長得醜陋的西莉許配給瞭亞伯特。

沒有任何婚禮的儀式,亞伯特就把西莉帶回瞭傢裡。當西莉踏進傢門的那天,就被淘氣的孩子用石頭砸出瞭血。白天,西莉扮演著“後媽”的角色,收拾傢務、照顧孩子。晚上她就變成瞭丈夫泄欲的工具。

《紫色》14歲生下繼父的孩子,丈夫泄欲的工具,黑人女性的隱痛

一天,奈緹因為受不瞭繼父的騷擾,來到瞭西莉的傢裡,她們度過瞭最美好的時光。面對孩子的無理取鬧,奈緹建議西莉要反抗,可是西莉卻說:我不知道如何反抗,我隻知道如何生存。

《紫色》14歲生下繼父的孩子,丈夫泄欲的工具,黑人女性的隱痛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西莉甘願成為傢庭的犧牲品,甚至她做得稍微不合丈夫的心意,都會招來丈夫的非打即罵。在丈夫眼裡她隻不過是一個免費的傭人。男權社會下,黑人女性地位的卑微淋漓盡致地展現瞭出來。 猶如人心中的成見就像一座大山,任你如何努力都不可能搬動,最讓我們痛心的是,她卻不懂得如何反抗。

西莉與社會“同流合污”的同時,也讓她看到瞭反抗的力量

亞伯特霸占奈緹無果時,狠心將奈緹趕瞭出去。西莉苦苦哀求可以留下妹妹,可是亞伯特鐵瞭心想拆散她們。他一把抱住奈緹,把她扔瞭出去。夕陽下,奈緹含著眼淚,向西莉大喊:“隻有死亡才能把我們分開。”

《紫色》14歲生下繼父的孩子,丈夫泄欲的工具,黑人女性的隱痛

西莉懷揣著對妹妹的思念,門前的信箱成瞭她每日的期待。可是亞伯特每次都說沒有妹妹的來信,絕望的西莉潸然淚下,她以為妹妹死瞭。多年後,昔日的西莉已經完全適應瞭這種不堪的生活,她熟練地解決丈夫棘手的問題,尤其是對繼子的“出手相救”。

一天,繼子哈波帶回瞭未婚妻索非亞,索非亞與西莉是完全相反的兩種人格。她索非亞性情暴烈,敢於反抗。身材魁梧的索非亞面對不公平待遇,她不但以無畏的個性來抗爭,而且還會對丈夫拳腳相加。

面對索非亞的強勢,哈波不知所措。就在這時西莉給出瞭自己的建議“打她”。此時西莉的悲劇已經開始瞭戲劇化。面對性別的不公平待遇,西莉的淪陷讓她把矛頭指向瞭另一個女人的不幸。同時索菲亞發誓要用一生來抗爭的信念,對西莉有瞭潛移默化的影響,這也是她第一次有瞭反抗的意識。

《紫色》14歲生下繼父的孩子,丈夫泄欲的工具,黑人女性的隱痛

秀格的到來,直接引發瞭西莉的反抗

秀格,是亞伯特的情婦,她自由而放蕩同時也是社會制度下的犧牲品,這時西莉不顧及她情婦的身份照顧她,理解她。而秀格也漸漸地接受並喜歡上瞭西莉。她為西莉唱歌;她讓西莉穿上漂亮的衣服;她告訴西莉要大膽地微笑。

《紫色》14歲生下繼父的孩子,丈夫泄欲的工具,黑人女性的隱痛

一天,亞伯特的父親氣沖沖地來到傢裡,對著亞伯特說,秀格是一個出格的女人,他讓亞伯特和秀格保持距離。亞伯特父親對秀格的不滿讓西莉內心極度不滿,她走到廚房,在倒好的一杯冷水中,吐瞭一口吐沫。

一個始終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識別善良,也最能珍惜善良。——《芳華》為瞭秀格,這是西莉對男人的第一次反抗。當秀格把妹妹奈緹的來信遞到西莉手上時,西莉喜極而泣,妹妹沒有死,原來妹妹的所有來信都被亞伯特藏瞭起來。

《紫色》14歲生下繼父的孩子,丈夫泄欲的工具,黑人女性的隱痛

親情讓西莉的內心開始堅定起來,她開始瞭對丈夫的反抗。她厲聲載道:“我現在要進入上帝的高級生活。”“這些笨蛋(指先生的孩子們)。”“你們都是不幸的小孩。”“你父親是狗屎。”“我很窮,又是黑人,甚至還很醜,但是上帝,我在這裡。”

《紫色》14歲生下繼父的孩子,丈夫泄欲的工具,黑人女性的隱痛

秀格雖然與社會格格不入,但是她追求自由的信念,以及對不公平待遇的反抗意識,讓西莉有瞭覺醒。懦怯囚禁人的靈魂,希望可以令你感受到自由。強者自救,聖者渡人。——《肖申克的救贖》,在親情的感染下,西莉的反抗意識徹底爆發出來。

親情的完美回歸

西莉離開後,傢裡又恢復瞭昔日的狼藉,亞伯特的生活也越來越糟糕。一天傍晚,他站在西莉的縫衣店外,深情地註視著那微弱燈光下的西莉,亞伯特的內心對西莉充滿瞭復雜的感情。第二天,他到移民歸化局做瞭奈緹身份的合法化。

同樣在一片花海中,西莉見到瞭闊別多年的妹妹。兩個一出生就被抱走的兒女已經長大,他們脫口而出的一聲“媽媽”仿佛整個世界都感動瞭,她們相擁而泣。

《紫色》14歲生下繼父的孩子,丈夫泄欲的工具,黑人女性的隱痛

夕陽的餘暉下,西莉和奈緹又做起瞭兒時的拍手遊戲,此時的亞伯特牽著馬在她們的身旁經過。一個男人的自私導致一對姐妹分散瞭多年;一個男人的獨斷專行,讓一個女人失去瞭大半生的幸福。令我們欣慰的是美好的親情完美回歸。

《紫色》14歲生下繼父的孩子,丈夫泄欲的工具,黑人女性的隱痛

有人說,一個社會中男性跟女性社會地位的差距,是這個社會文明程度的反映。身體侵害、賣子、童婚、傢暴,這些都是男權社會下施加給女性的災難和痛苦。以西莉為代表的黑人女性遭遇的不僅僅是性別歧視。

這主要從索菲亞的遭遇開始說起。白人市長的夫人看中瞭索菲亞,希望她到傢裡做傭人。索菲亞叫囂道:見鬼的不要。這時市長過來就給索菲亞一巴掌,索菲亞在和一群白人的叫囂中尋求警長的幫助。

《紫色》14歲生下繼父的孩子,丈夫泄欲的工具,黑人女性的隱痛

不曾想警長上來就把索菲亞的一隻眼睛打瞎瞭。索菲亞因此被囚禁瞭五年,她出獄後不僅成為瞭市長夫人的傭人,還變成瞭一個沉默寡言、跛足、一頭白發的老女人。

從索菲亞的遭遇中,我們看到瞭種族歧視的根深蒂固。白人歧視黑人,黑人女性又在黑人男性的“制度”下委曲求全,她們仿佛在夾縫中生存。

值得慶幸的是西莉從一個驚恐無助的少女,成長為瞭一個強大的女性;她從堅信神的存在和接受神的庇佑,到改變信念,勇於鬥爭的過程,她代表瞭黑人女性的覺醒和成長。

《紫色》14歲生下繼父的孩子,丈夫泄欲的工具,黑人女性的隱痛

甘地:在這個世界上,你必須成為你希望看到的改變。心若改變,態度就會改變;態度改變,習慣就改變;習慣改變,人生就會改變。

我們一路奮戰,不是為瞭能改變世界,而是為瞭不讓世界改變我們。

——EDN——

關註我,每日情感故事陪伴你。(圖片來源於網絡,如有侵權聯系刪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