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碌碌人世,茫茫人海,最令我們為之動容的莫過於偉大的父母之愛瞭。父母可以為子女傾盡所有,像蠟燭一樣燃盡自我,用盡全部力氣照亮子女前行的路。孫墨涵是一名神經母細胞瘤患兒,他是不幸的,又是萬幸的。10年前,4歲的孫墨涵被建議放棄治療。然而,恰恰是父母不離不棄般的大愛,才使得他生命的長度得以延長瞭10年。父母咬緊牙關堅定地說:“愛到不能愛,才放手!”圖為6歲時的孫墨涵帥氣十足。(圖\文 北疆記錄者)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孫墨涵傢住安徽省淮南市鳳臺縣毛集鎮花傢湖煤礦,爸爸孫雁是一名退役老兵,也是一名煤礦下井工人,媽媽朱苗苗在傢相夫教子,父母是一對恩愛的80後夫妻。如果沒有疾病長達10年的困擾,孫墨涵一傢的生活一定是幸福又安康的。然而在無情的病魔面前,他們這種普通之傢那點對風險單薄的防禦力是微不足道的。十年間,孫雁夫婦為瞭讓兒子康復已用盡瞭力氣,用他們的話說,就連哭泣的眼淚都流幹瞭。圖為孫雁在部隊服役時的瞬間。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2009年9月5日,4歲的孫墨涵因持續高燒在當地醫院被診斷為心肌炎,一周未見好轉後又住進瞭安徽某省立醫院,但醫生表示束手無策。隨後,孫墨涵又被千裡迢迢轉院到上海兒童醫學中心,經骨穿等檢查後被診斷為“神經母細胞瘤四期”,並伴隨多處骨轉。“這個病是兒童腫瘤之王,花費大、治療難、周期長,還是帶孩子回傢吧,陪他開心地走完剩下的人生路!”醫生勸孫雁夫婦放棄治療。圖為6歲時的孫墨涵帥氣十足。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隻要有一線希望,都請你們救救孩子,求求你們瞭!”朱苗苗聽完醫生的話後瞬間淚崩,跪在地上哭求著面前的醫生。此時,孫雁邊安慰妻子邊悲壯地表示:隻要兒子有一口氣在,就是砸鍋賣鐵也要給他治療。在孫雁夫婦的堅持下,孫墨涵開始瞭求生路上的第一次化療,惡心、嘔吐成瞭傢常便飯,頭發也很快掉光瞭。看著兒子受罪的模樣,他們心疼的直掉眼淚。圖為4歲的孫墨涵住院化療時的樣子。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三個療程結束後,孫雁被醫生告知:孩子好轉不少,可以接受腫瘤切除手術瞭。“爸媽,等我出來,手術完我們一起回傢!”進手術室前,孫墨涵懂事地鼓勵著父母。4個小時後,醫生從孫墨涵體內取出一個腫瘤,直徑5厘米,如一個雞蛋大小,這也宣告著孫墨涵的治療取得瞭階段性勝利,死亡離他越來越遠,好運離他越來越近。經過12次化療、15次放療後,孫墨涵在2010年9月初愈後回到瞭盼望已久的傢中。圖為5歲的孫墨涵在醫院玩耍。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三個療程結束後,孫雁被醫生告知:孩子好轉不少,可以接受腫瘤切除手術瞭。“爸媽,等我出來,手術完我們一起回傢!”進手術室前,孫墨涵懂事地鼓勵著父母。4個小時後,醫生從孫墨涵體內取出一個腫瘤,直徑5厘米,如一個雞蛋大小,這也宣告著孫墨涵的治療取得瞭階段性勝利,死亡離他越來越遠,好運離他越來越近。經過12次化療、15次放療後,孫墨涵在2010年9月初愈後回到瞭盼望已久的傢中。圖為5歲的孫墨涵在醫院玩耍。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時間來到瞭2016年4月12日,孫雁夫婦聽到兒子總是說腿疼後,如驚弓之鳥般帶著他來到淮南市中心醫院,磁共振檢查結果顯示:可能是腫瘤轉移。為驗證真偽,更為瞭搶先抓住治療的黃金時機,孫雁夫婦連夜帶著兒子再次來到瞭上海兒童醫學中心。“千萬不要是復發,老天保佑我兒子!我們傢再也經不起折騰瞭。”前往上海的途中,朱苗苗跪在車廂連接處虔誠地祈禱。圖為因為難受,孫墨涵趴在火車站內的椅子上睡著瞭。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病情復發,伴隨轉移,造血幹細胞移植是救孩子的唯一辦法。”孫雁夫婦雖做足瞭心理準備,但醫生的話仍像刀子一樣紮的他們的心生疼,令他們不知所措,欲哭無淚。考慮到當時兒子11歲已懂事,為不影響其情緒,孫雁夫婦極力抑制著內心的失落和傷感回到瞭旅店。面對兒子一次次的追問,他們異口同聲地撒瞭個“你沒事”的善意謊言。等兒子睡著後,孫雁夫婦偷偷來到旅店外抱頭痛哭。圖為2019年7月6日,朱苗苗在照顧被出院的兒子。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為瞭專心照顧兒子,孫雁無奈下讓老父親幫他辦理瞭待崗手續,孫墨涵也再次重復著六年前的化療之路。2016年10月,孫雁夫婦瞭解到北京某醫院移植效果不錯後,隨即來到瞭北京。住院後,面對100萬的移植費,他們因幾乎身無分文而慌瞭神。舊債未清,又需新債。無奈下,孫雁隻好連夜返回傢中籌錢。圖為2019年5月21日,孫雁從礦井下上來後接到瞭妻子的電話,當瞭解到兒子因沒錢又停療後,他使勁兒抽著幾塊錢一盒的香煙。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令孫雁感動的是,雖然他們傢6年前借的錢還未還清,但多數親朋好友並沒太介意,而是表示“先救孩子,還錢以後再說”。尤其是孫雁跑貨車的表哥,每跑一趟貨結賬後,都會第一時間將錢打給孫雁,這讓孫雁全傢格外感動。借錢雖難,但親情的溫暖和友情的珍貴幫助孫雁借到瞭70多萬元,再加上賣房的錢,孫雁總算湊夠瞭兒子的移植費。圖為2019年5月21日,掛斷妻子的電話後,身為五尺大漢的孫雁著急的淚流滿面。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返回北京後,孫雁考慮到妻子身體不好,決定陪兒子進倉移植,他的想法與孫墨涵不謀而合。“爸爸,你陪我進倉吧!媽媽的頭發剪掉需要很長時間才能長出來,我不舍得她剃光頭,我們倆都是堅強的男子漢,無所謂!”孫墨涵簡短的幾句話,把朱苗苗感動的潸然淚下,她摟著兒子幸福又苦澀地哭著說:“兒子,媽媽再累,再苦,再難受!有你這句話,一切都值瞭!”2016年11月10日,孫墨涵在爸爸的陪同下進倉移植瞭。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令孫雁夫婦料想不到的是,兒子剛進倉十天就因藥物反應引發心臟和肝腎功能衰竭等多種並發癥,先後三次病危,一個多月高燒不退,全身浮腫,皮膚像被火燒過一樣,每天便血40餘次,短短一個月全身就掉瞭一層皮。33天後,躲過一次次死神後,孫墨涵總算出倉瞭,但他刻意躲避著一切。在隨後的一個月裡,孫墨涵不但嘴巴爛到不能講話,左臉腫的眼睛都睜不開,全身皮膚又先後掉瞭兩層皮,朱苗苗心疼的眼淚直打轉。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值得一提的是,孫墨涵出倉的第三天因鼻腔突發噴血而休克病危,嚇壞瞭父母和醫護人員,醫生坦言從沒遇到過像他這樣嚴重的案例。三個小時後,在多名醫生的聯手搶救下,孫墨涵終於醒瞭。因嘴巴潰爛無法說話,孫墨涵在手機上打字寫到:“醫生叔叔,我什麼時候能好啊?等好瞭讓爸爸媽媽帶我去迪士尼玩可以嗎?”孫雁夫婦和在場的醫護人員都忍不住潸然淚下。圖為2019年7月6日,孫雁在照顧兒子。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媽媽,你別碰我,不然皮又要掉瞭!”每當朱苗苗照顧孫墨涵時,他都這樣囑咐著媽媽。2016年11月23日,孫墨涵突然耳朵失聰瞭,當他看到媽媽嘴巴一張一合而自己卻聽不到時,哭著在手機上打字寫道:“媽媽,我聽不到你說話瞭,是不是以後我再也不能叫你媽媽瞭?媽媽救救我!”慶幸的是,兩個月後孫墨涵的聽力逐漸恢復瞭正常。2017年除夕夜,孫墨涵回傢休養瞭。圖為2019年7月3日,朱苗苗無奈下背著兒子出院回傢瞭。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當孫雁夫婦認為兒子移植後就會苦盡甘來時,厄運又一次捉弄瞭他們。2018年6月12日,孫墨涵再次住進上海兒童醫學中心,檢查結果為“病情復發,已轉移到骨髓”,醫生歉意地坦言沒有太好的治療辦法瞭,建議放棄。“不,絕不放棄!9年我們都熬過來瞭,我相信孩子還有很多個9年!”朱苗苗聲淚俱下地為兒子抗爭著。雖然醫院最終接收瞭孫墨涵,但他們因沒錢隻能住在出租屋,定期到門診化療維持生命。圖為朱苗苗在照顧孫墨涵。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為節省開支,孫雁返回老傢繼續下礦,常常為多掙點錢而沒日沒夜的加班。即使這樣,孫墨涵的化療也是斷斷續續。今年5月,在醫生的建議下,孫雁讓兒子當“小白鼠”進行瞭免疫治療,但不幸失敗瞭。7月6日,朱苗苗母子無奈下回傢瞭。此時,有人建議孫雁夫婦要二胎,但被他們婉拒瞭,“傢庭中在乎的不是成員是誰,有多少,而是是否有愛!隻要我兒子還有一口氣在,我們就一定會愛到不能愛,才放手!”孫雁夫婦信誓旦旦又倔強地說道。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孫雁夫婦介紹,漫漫十年一路走來,他們隻為瞭一個目標而堅強,而奮鬥,而不屈,那就是盡最大的能力讓兒子康復。他們說從不後悔傢裡十年沒有置辦過一件新傢具,彼此也沒有買過一件像樣的衣服,他們的無私付出隻是為瞭愛,他們要做合格的父母,要對得起兒子。“有時候,放棄很容易,堅守和苦熬也許會很難,但值得,隻因為他是我兒子!”朱苗苗淚流如註地說。圖為孫雁傢的床墊都泛白瞭,他們依然不舍得扔掉。

4歲帥寶寶患重癥被建議放棄治療,爸媽堅守10年隻為等待一份希望

雖然孫墨涵上次的免疫治療失敗瞭,但醫生說他還可以在8月份繼續嘗試下一次治療,如今眼看著兒子再次住院的腳步越來越近,孫雁一傢卻因再也籌不到錢而著急的抱在一起痛哭。“我是一名退役軍人,也是一名一線煤礦工人,更是一個有尊嚴的父親,如果還有一點辦法,我絕不會面向社會求助,我求求大傢救救我兒子,幫幫我們一傢人!餘生,我希望我兒子能陪著我們兩口子一起走!”孫雁這樣求助道。圖為孫雁下礦井上來後疲憊的背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