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志 | 遠古心臟學

史前人類的一幅古老巖畫

人類對心血管系統的認識,甚至可以追溯到原始的史前時代。距今約3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晚期的克羅馬農人(Cromagnon man),就已經意識到動物“心臟”器官的存在。在西班牙阿斯圖裡亞斯的品達爾大洞窟中,人們發現瞭這些聰明而敏銳的原始人藝術傢用赤鐵礦中的紅赭石歲繪制的猛獁象輪廓。這些原始藝術傢在它的胸部,畫上瞭一個塗成紅色的桃形圖形,考古學傢認為這代表著心臟,這可能是至今人類最早繪出的關於心臟形狀的第一副解剖圖。

博物志 | 遠古心臟學

博物志 | 遠古心臟學

3萬年前的古老巖畫–繪有心臟的猛獁

描述心臟的最古老文稿

至今為止,我們所知道的最早的醫學文稿記載,發現於古埃及。19世紀的考古學傢,在埃及發掘時,發現瞭7份與醫學相關的紙草文稿,其中有3份與心臟和血管相關,可以看作是最古老的心臟學書面描述。考古學傢認為這些文稿是完成於公元前17世紀(約為我國殷商時代)手抄本,而作者原始手稿完成與公元前3000~2500年。

這些手稿中,埃德溫·史密斯紙草文稿(Edwin Smith papyrus)被認為是古埃及醫學中至今發現的最為重要的一部古老文獻。其中記載瞭關於脈搏、心臟、血管的描述,甚至還記錄瞭古埃及醫師通過計數工具記錄患者脈搏並評估心臟狀況。另一部名為埃伯斯紙草文稿(Ebers papyrus)的文獻中,描述瞭50根血管,這比埃德溫·史密斯文稿中列舉的22根血管還要詳細,並且作者一再重復心臟是血管之源,並且血管分佈於全身各部位。

博物志 | 遠古心臟學

艾德溫·史密斯紙草文稿

古埃及人的醫學知識,可能是在制作木乃伊過程中進行人體解剖觀察而來,也使埃及成為最早描述心臟及血管的解剖學和生理學的文明。

偉大的醫學之父——希波克拉底

博物志 | 遠古心臟學

希波拉底雕像

當時間來到公元前5世紀時,西方文明的核心時代在希臘迎來瞭高潮。在這個時期,科學與醫學從巫術、迷信和科學的桎梏中解放出來。實驗醫學的開山祖師——希波克拉底,從諸多偉大的人物中脫穎而出,對人類醫學發展作出瞭重要的影響。希波克拉底的傳世之作中,最負盛名的有《希波克拉底誓言》(The Oath of Hippocrates),這是醫學道德倫理的集成與規范,數千年來對醫界最具影響的著作。他完全實現瞭一位醫生的偉大責任,並在歷史上第一個羅列記述瞭醫學倫理道德的高標準,以此來保護患者並維護醫生的尊嚴。

近數十年的研究進一步表明,他不止是“醫學之父”,他也無愧心臟學的奠基者,甚至有人提出應將希波克拉底稱為“心臟學之父”。從他的傳世著作中,研究者發現他對心血管解剖學和生理學的描述,已達到相當精確的水平。他的名著中,專門有一篇《心臟》討論瞭心臟的解剖學,其中對心包、4個心腔、4個心瓣膜及大血管的記述,可以說是現存文獻中最早的記錄。他的名著中,還說明他已經有瞭血液在一個環狀的徑路中流動的循環概念。他對臨床心血管疾病也有詳細記錄,包括心血管原因的猝死、心絞痛、心臟瓣膜病和心力衰竭等。他還多次描寫認為冠狀動脈疾病與心絞痛特征有關。

當然如果用現代的科學水平去評估歷史上的人物,偉大也會變成渺小,傑出就可能變成愚鈍。我們從《心臟》中,仍然可以看到這為先賢的錯誤推論。例如他認為心臟是人體熱源,即心臟左室是產熱之源,並認為左室內腔較右室內腔粗糙,是由於左室內的熱力所致。這一觀點一直影響瞭其後1500年間對心臟功能的認知觀念。心臟學的發展,一直到17世紀威廉·哈維循環理論的建立,才進入第二個時代。

參考資料:

1.富維駿. 心臟學簡史——開拓者與裡程碑事件. 第二軍醫大學出版社, 2015年.

2.石川光昭. 醫學史話[M].3版. 沐紹良譯. 北京:商務印書館.1951.

3.El PINDAL CAVE guideboo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