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士詩人——憶共產主義信仰者魏巍

◎ 文 法治日報《法人》全媒體記者 李遼

今天,當我們在和平年代再次談起魏巍這個名字,依舊感覺如同巍峨高山。他筆耕不輟的人生和無數文學作品感染召喚瞭幾代中國人。他的報告文學《誰是最可愛的人》為中國人民志願軍寫下瞭最壯麗的贊歌,至今讀起來依舊蕩氣回腸。

從加入中國共產黨開始,他始終堅守共產主義信仰,無論是在槍林彈雨的戰爭年代,還是在社會主義建設的和平時期,他從不彷徨,從不猶豫,流淌在他體內的英雄血脈直到生命最後一刻依然炙熱,他早已成為瞭人們心中“最可愛的人”。

2021年2月,魏巍去世13周年後,《魏巍全集》正式出版上市,這對於思念他的千萬讀者來說是莫大的安慰和鼓舞。今年3月6日是魏巍101年的誕辰紀念日,為此,《法人》記者專程采訪瞭魏巍的兒子魏猛,跟隨他重新回顧魏巍充滿革命英雄主義和浪漫主義的一生。

走向革命

“父親最喜歡,也是與他最貼切的兩個身份,一個是詩人,一個是戰士。”魏猛說。

自少年時代起,魏巍就酷愛詩歌、寫作。從15歲起,他便在老傢河南鄭州的《國風晚報》上發表詩作。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17歲的魏巍隻身赴西安投奔革命。在黃河南岸,眼望奔騰的河水,遙想著北國煙雲,他憂心如焚,流著眼淚用三個晚上寫下瞭五百行長詩《黃河行》。

戰士詩人——憶共產主義信仰者魏巍

▲著名軍旅作傢魏巍

1937年10月,魏巍由西安輾轉山西趙城縣加入八路軍,1938年他進入延安抗日軍政大學。在這所特殊大學中的所見所聞,堅定瞭他的信念,決定瞭他的一生。1938年5月1日,魏巍正式加入中國共產黨。

抗大畢業後,魏巍被分配到晉察冀敵後抗日根據地。其間,他隨部隊轉戰冀中、冀北一帶,一邊打仗,一邊積極參與晉察冀詩歌運動,同時與三五同事共同進行著部隊的宣傳工作:創作寫在巖壁和詩傳單上的街頭詩,負責《抗敵報》《抗敵三日刊》的采、寫、編、刻、印、發,真正將詩人與戰士的身份合二為一。

晚年魏巍曾與傢人聊起過1942年的艱苦歲月,他說那是抗日戰爭最困難的時期,他每天饑腸轆轆,還要走很多路,感覺永遠也走不完,每一天都格外漫長。有一次,他餓得眼冒金星、渾身發軟,一位戰友給瞭他一塊鍋巴,這塊鍋巴讓他記瞭七十多年。在這樣艱苦卓絕的歲月,魏巍寫下瞭長詩《黎明風景》,滿懷豪情,以必勝的信心期待著民族解放。

“1945年8月15日是父親一生中最美好最難忘的一天。”魏猛說。這一天,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中國人民終於結束瞭八年抗戰,同時,上級通知魏巍被提拔為晉察冀軍區七分區政論部宣傳科科長,並安排他連夜到七分區報到,傳達抗戰勝利的消息。也正是在這一天,魏巍在前線報社見到瞭之前便認識並互有好感的安平縣羽林村婦女自衛隊指導員劉秋華,兩人坐在一起吃瞭一頓熱氣騰騰的餃子。這晚,他們沿著華北平原的河堤相伴而行,久別重逢的相聚和萌芽的愛情讓他們無話不談,而遠近村莊因為抗戰勝利的喜訊燈火通明,鑼鼓聲、歌聲、歡呼聲響徹整個大地,抒發著人們勝利的喜悅和對新生活的熱望……

三次赴朝

抗戰勝利後,經過4年解放戰爭激烈的戰火,1949年1月北平解放。為改造傅作義的部隊,魏巍被任命為晉察冀野戰軍騎兵第六師第十六騎兵團政委,不久後參與到解放大西北和剿匪的鬥爭中。

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赴朝參戰,拉開瞭抗美援朝戰爭的序幕。12月,已從西北調回北京的魏巍時任解放軍總政治部學校教育科副科長,為執行“瞭解美軍戰俘”的任務,他第一次奔赴朝鮮。與他一同前往的還有新華社處長陳龍,新華社顧問、英國共產黨員夏皮諾。

完成任務後,夏皮諾與陳龍去瞭漢城,魏巍則留瞭下來,在前沿陣地上采訪瞭三個月。這三個月,讓魏巍終生難忘。他親眼見證瞭志願軍戰士的英勇無畏、親自感受瞭敵人遠超我軍的先進武器……

1951年4月11日,《人民日報》頭版頭條刊發瞭魏巍的戰地通訊《誰是最可愛的人》。這篇文章描寫瞭朝鮮戰場上最壯烈的戰鬥——松骨峰戰鬥,魏巍深情地在文章中記下瞭13名犧牲戰士的姓名。毛澤東閱後批示:“印發全軍。”朱德讀後連聲稱贊:“寫得好!很好!”而周恩來在1953年第二次文代會上講話時,竟推開瞭講稿,對著話筒大聲感謝魏巍為人民子弟兵取瞭“最可愛的人”這樣一個稱號。後來,魏巍坦言,“誰是最可愛的人”這個題目不是硬想出來的,而是在朝鮮戰場上從情感的浪潮中“蹦”出來的。

這篇文章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極大地鼓舞瞭前方戰士的鬥志,也激發瞭後方人民的支前熱情。當時,寫給“最可愛的人”的慰問信從全國各地像雪片般飛向朝鮮前線。後來,此文入選中學語文課本,感動瞭一代又一代中國人。

1952年6月,魏巍主動申請第二次赴朝,在前線待瞭8個月。其間,他曾執意去離美軍隻有幾百米的坑道待瞭15天。這次,他發表瞭《二次赴朝日記》。2018年,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的“誰是最可愛的人”一書,將魏巍的《二次赴朝日記》收入其中,這些深入戰場、身臨其境的歷史記錄引起瞭巨大轟動。第三次赴朝時,魏巍在志願軍撤離朝鮮時寫瞭一篇文章《依依惜別的深情》,同樣被選入當時的中學語文課本。

小說《東方》

從朝鮮戰場回來之後,魏巍成為傢喻戶曉的作傢,約稿的人越來越多。當時,《中國青年雜志》和《中國青年報》在全國有幾百萬發行量,影響力巨大,邀請魏巍進行瞭多次關於青年人生觀的討論。

戰士詩人——憶共產主義信仰者魏巍

▲魏巍與小讀者在一起

此時的魏巍還不到40歲,正值壯年,人生閱歷已然豐富,便開始構思一部全景反映抗美援朝這場偉大戰爭的鴻篇巨制《東方》。魏猛說,“父親覺得光描寫朝鮮戰場的場景是不夠的,這隻是一個側面,還需要有國內工廠、農村建設的大背景。”於是,魏巍一頭紮進位於北京長辛店的二七機車車輛廠,代職車間黨支部副書記。“他覺得這裡是‘二七’大罷工的發生地,是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工人革命運動的地方。自己作為無產階級的一分子,需要腳踏實地瞭解工人的生活。”一年間,魏巍和工人一起上下班,與工人一起排隊打飯,工餘時間和工人們玩撲克、下象棋。老工人去世瞭,他去參加葬禮,小青年結婚瞭,他趕去賀喜。魏猛露出微笑,“工人們都親切地叫他‘魏頭兒’。”

此時的魏巍甚有名氣,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鄧中夏烈士的夫人夏明點名希望魏巍來完成鄧中夏的傳記撰寫工作。接受瞭這份中宣部下達的任務後,魏巍赴上海、海南等地采訪瞭很長時間,同時查閱敵偽檔案,找到很多老工人瞭解瞭早期工人運動的情況,最後完成瞭著名的人物傳記《鄧中夏傳》。

魏巍動筆寫《東方》之前,魏猛說,“他覺得必須深入研究這個時代,拓寬生活領域,深入農村,在小說中需要體現與朝鮮戰爭交織的國內‘農業合作化運動’。這樣,父親又在河北農村住瞭很長時間,1955年開始著手創作《東方》。”

《東方》是魏巍一生的文學事業追求,其創作可謂一波三折,雖處在他創作力最旺盛的時期,卻斷斷續續拖瞭十幾年。1974年秋,他把中斷9年半的《東方》的創作又揀瞭起來,每晚熬夜到兩三點,1975年秋終於完成瞭75萬字的初稿,1978年9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問世。這部取得偉大藝術成就的作品眾望所歸,在1982年獲得瞭首屆茅盾文學獎。

重走長征路

1978年,魏巍被任命為北京軍區文化部長,後來擔任北京軍區政治部顧問、聶榮臻元帥傳記組組長。這一時期,魏巍文學作品盛出。

參與瞭《聶榮臻傳》其中10章撰寫的魏猛說,“在《聶榮臻傳》組織撰寫過程中,因為裡面有相當重要的歷史進程發生在長征途中,父親考慮重走長征路,一方面獲得風土人情、山川風貌的感性認識,另一方面也考慮將長征這個人類歷史上的偉大奇跡呈現於筆墨之中,於是開始構思《地球的紅飄帶》這個長篇小說。”

戰士詩人——憶共產主義信仰者魏巍

▲作傢魏巍一生筆耕不輟

為生動地藝術再現中國工農紅軍的二萬五千裡長征,1981年,61歲的魏巍第一次重走長征路,從福建福州出發走到江西贛南蘇區;1982年,第二次重走長征路從湖南出發,途經成都,走到四川天全縣時,因為在下雨天的田埂中步行參觀當地紅軍祠堂,不小心摔倒導致小腿骨折,拄著雙拐繼續探訪當年紅軍走過的棧橋,之後此行被迫中斷;兩年以後,魏猛陪著父母從甘肅蘭州反向走到四川成都,老兩口又繼續相伴走到貴州、湖南等地。

《地球的紅飄帶》幾乎反映瞭長征的全過程,真實感人。聶榮臻在此書的序中寫道:“讀完全書,我仿佛又進行瞭一次長征……”

繼《地球的紅飄帶》之後,高齡的魏巍開始撰寫反映抗日戰爭的長篇小說《火鳳凰》以及大量散文和文論作品。在《火鳳凰》中,魏巍以獨特的方式,站在社會主義中國前途和命運的高度,同當代青年展開親切對話和心靈交流,滿腔熱情地關註著青年一代的成長,被看作是他的絕唱之作。據魏猛回憶,“父親在創作這篇小說時,數次因為情緒激動而流下熱淚。”

“戰鬥”到最後一刻

解放後,魏巍一直心無旁騖,在北京軍區文化部創作室虔心文學創作。“父親對我們的期望也是這樣”,魏猛回憶,“我從中國人民大學新聞系畢業後,在《人民日報》做記者,父親十分欣慰。”

曾經參軍10年、做過文字工作的魏猛對父親的文學作品有著很深的瞭解。“父親著墨最多的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這支由毛主席等領導人締造的軍隊真正是一支人民軍隊,與人民利益一致,是人民最能指望、最能依靠的力量,永遠是‘最可愛的人’。”魏猛說。

讓人振奮的是,2021年2月,《魏巍全集》正式出版,共10冊、500萬字,收錄瞭魏巍革命戰爭三部曲《東方》《地球的紅飄帶》《火鳳凰》及其詩歌、散文、中長篇小說、傳記、文論、日記等。魏猛介紹,“在已有的《魏巍文集》基礎上,《魏巍全集》搜羅瞭更多與父親魏巍有關的文字,內容更加豐富多彩。”

一直以來,很多文學評論傢歸納魏巍的文學風格和思想,一致認為他筆下的人物形象充滿瞭英雄氣概,不怕死、不怕苦、不怕敵人,最能體現中華民族百折不撓、不屈服於外來侵略的光輝形象。這與魏巍的為人處世風格不謀而合。

“父親是一名真正的共產主義戰士。”魏猛總結道,“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這份信念他從未動搖,從未懷疑,從未彷徨,直到生命的最後一刻。”

END

|編審:白 馗 |統籌:王 茜

|責編:惠寧寧 |版式:王思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