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何在?為什麼唯物主義最實用?

王建平:每日一文:《感知論第六部》(感知對話錄、78)

生存者:

理論的實用性,這是極為重要的概念。過往的思想與哲學都不註重甚至蔑視這個問題,思想傢、哲學傢們都在一味地、刻意地追求終極的真理,他們不屑於理論的實用化,或者他們的理論無法實用化,這就給實用性第一的唯物主義留下瞭機會,這給人造成瞭一種印象,唯物主義的世界觀和方法論是不可替代的。這也難怪,確實沒有任何理論能夠從實用性和有效性上超越過唯物論,難怪它在邏輯上不講道理、漏洞百出、悖論不斷,卻仍然能為我們所用,這情形難道不是我們至深的悲哀?

真理何在?為什麼唯物主義最實用?

感知者:

的確如此,這好比蓋天說一直在運行,在實用地有效地指導著我們的農耕活動和日常生活,連地心說也不見出臺,更不用說其後的日心說與相對論,這是什麼情形?這就是唯物論一統天下的局面,沒有任何理論在實用性上能與唯物論匹敵,唯物論就隻能被我們當作指導現實生活的“相對真理”,直到數千年以後的今天,這情形絲毫沒有改變。這一定不能怪唯物論太霸道,是我們太無能,我們沒有能夠創造出可以全面置換唯物論的有效理論體系,連與唯物論相同體量的理論都沒有出現過,我們隻是在修修補補、敲敲打打地將就著用唯物論過日子,即使有某些不同的觀點,或頗具新意的理論出現,其體量不足以同唯物論相抗衡,其實用性,建設性更不值一提。於是,久而久之,唯物論就更加根深蒂固瞭。

我們是刻意忽略瞭實用性,還是本來就沒有實用性?比如中國哲學傢王東嶽的遞弱代償理論,具有對生命進化現象的新認識,同時也不乏對現實生活的尖銳批判,並得出瞭人類沒落的必然性結論,若幹人對此表示瞭贊同。但是,這種理論有什麼用處呢?其實用價值在哪裡?是讓我們避開遞弱的趨勢,還是讓我們加強代償?我們怎麼對待不可逆轉的遞弱代償?這個遞弱代償的原理對我們的現實生活有什麼指導意義?至關重要的是,這個理論建立瞭什麼新的可供實踐的理念?有什麼樹立和建設?

真理何在?為什麼唯物主義最實用?

其實也就是,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我們能夠用它來替代正在使用的唯物觀念嗎?它能夠全面置換我們正在運行中的主流意識嗎?王東嶽理論的擁躉們恐怕沒有底氣來回答。由此可見,檢驗某種理論和某種理念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看它是否有用,是否能夠作用於現實生活,是否能夠有效地作用於人的思想觀念。更重要的是看他與唯物觀念有無區別,而這些區別之處是否能夠顛覆唯物觀和取代唯物觀,還要看它們是否具有實用性、建設性和再造性,這才是與古老落後的唯物觀抗衡的理由與底氣。

理論創新的弱處就在於它的實用性,如果出現一種實用性超過唯物論的思想觀念,唯物論就會和蓋天說一樣被放棄和淪為笑談,可惜,直到如今也沒有任何一論在實用性上超越唯物論,這雖然並不證明唯物論的正確,但確鑿無疑地證明瞭我們的無能,眼睜睜看著無理又悖反的唯物論正在將苦難深重的人類推向不歸路,我們卻束手無策,這是智慧者最徹底的悲哀。

宗教信仰的理念以及眾多修行者們的精神追求都是薄弱的、局部的、片面的甚至是個別的,不具有普遍性和切實有效的可行性,不具備現實能力的思想觀念和精神意識經不起現實生活的遮蔽與壓迫,要麼邊緣化,要麼圈子化,要麼個人化,它們都經不起實踐的檢驗和時間的磋磨,往往是熱鬧一陣子,熱情一下子,最終的結果都是煙消雲散,不瞭瞭之,就如同不曾出現過一樣。人類數千年歷史不知有多少這樣的理論和精神覺悟發生,結果都無一例外地淹沒在時間波濤中。我們看到的,仍然隻有唯物論這隻漏水的破船載著我們在風浪中顛簸,我們當然渴望著有另一隻強大的足以取代唯物論的大船出現,讓它載著我們全人類到達幸福的彼岸。

真理何在?為什麼唯物主義最實用?

可是,因循守舊的我們、固執己見的我們、獨自修習的我們、不敢擔當不願擔當的我們、不敢顛覆舊思想、不敢樹立新思想的我們、不敢開先河創世紀的我們,能站在原地伸長脖子等來這條載得動全人類的大船嗎?(接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