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心》第4期回顧|曾被誤診差點失去雙腿,參軍後圓夢成為醫生

《仁心》第4期回顧|曾被誤診差點失去雙腿,參軍後圓夢成為醫生

方馳華,珠江醫院肝膽一科主任,博士生導師,中國工程院鐘世鎮院士的得意門生。

他是一個熱愛拍照的醫生,每次手術都是左邊拍照,右邊錄影,每次手術資料保存之完整,世所罕見。他所開發的“三維立體重建技術”,則更是將“攝像”與“解剖”完美結合。

打開他辦公室的抽屜,密密麻麻十幾個移動硬盤貼滿瞭標簽,“863”、“課題研究”、“項目匯報”……一字排開,蔚為壯觀。隨意打開一個,粗略估計,每個硬盤的存儲量在200G以上。

《仁心》第4期回顧|曾被誤診差點失去雙腿,參軍後圓夢成為醫生

方馳華的“影像人生”

方馳華他喜歡照相,每次做手術都需要左邊一位攝影,右邊一位攝像,遇到疑難病例,他會邊手術邊講解,精華部分還會提醒學生不要忘記拍攝。

手術完畢,相片和錄像歸檔。他經手的手術,保存資料之完整、圖片之齊全,在小編見過的醫生中,極為難得。

他喜歡留影。每次和傢人團聚、旅遊,或者年夜飯,都要留下“難得”的合影。他笑著解釋:“太忙瞭,太忙瞭,時不時地看幾眼傢人,工作才有動力……”

《仁心》第4期回顧|曾被誤診差點失去雙腿,參軍後圓夢成為醫生

也許是愛好相通,讓他在學術上取得巨大成功的國傢863科研項目《腹部臟器64排CT掃描數據三維重建及仿真手術研究》,與“攝影”頗有幾分相通之處。

以往的外科手術在刀口選擇、術中突發處理等階段,多依靠CT成像和醫生的個人經驗,在打開腹腔之前,醫生對病人體內的病變並不瞭解,容易發生意外,限制瞭許許多多外科手術的開展。

而方馳華主任另辟蹊徑,利用大型64排CT對人體進行精確掃描,而後,利用獨特的三維成像軟件模擬出虛擬的“數字人”,通過模擬軟件,醫生可以對“數字人”進行任意解剖,觀察每一個“剖面”,甚至在這個虛擬的“病人”身上進行模擬手術,模擬各種術中意外。

《仁心》第4期回顧|曾被誤診差點失去雙腿,參軍後圓夢成為醫生

於是,手術尚未開始,醫生已在“病人”身上模擬N次手術,手術風險直線下降,開口更加準確,出血更少,手術時間更短,其帶來的巨大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不言而喻。

“數字化手術”讓患者有機會重獲新生

自從有瞭手術治療疾病這種方法,外科醫生一直以來的期盼就是在診斷之前就能夠早期發現疾病,並準確診斷疾病。

《仁心》第4期回顧|曾被誤診差點失去雙腿,參軍後圓夢成為醫生

《仁心》第4期回顧|曾被誤診差點失去雙腿,參軍後圓夢成為醫生

但以往由於缺乏中國化的數字人體信息,這個設想一直以來都無法得到突破。2002年,在中國工程院院士鐘世鎮帶領的“數字人”研究團隊中,方馳華就是重要的參與者,對於“數字人”技術的重要意義,他有著自己的體會。

其中令方馳華印象最深的患者,是95歲身患重癥胰腺炎的柯老太太。

當時她輾轉三傢醫院,因為高齡和病情嚴重,無人敢醫治,萬般無奈下,柯老太太的傢人得知方馳華的新技術,來到珠江醫院抓住瞭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最終生命得以延續。出院後,柯老太太及其傢屬贈予方馳華的一面錦旗,被掛在瞭最顯眼的地方。

《仁心》第4期回顧|曾被誤診差點失去雙腿,參軍後圓夢成為醫生

曾被誤診差點失去雙腿,參軍後圓夢成為軍醫

1975年,念高中的方馳華在一場籃球比賽後,忽然右腿癱瘓無法走路。最初醫生診斷是“骨癌”,不但要鋸腿,命也隻剩短短6個月。

年少的方馳華“堅決不鋸腿”,回到傢後,方馳華的父親請來瞭當地的一名“打師”(既會武術又會看病的民間醫生)為他治病,結果20多副中藥和幾次火罐就治好瞭病。

因為年少時有過這一段經歷,方馳華在從醫後一直保持著科學、謹慎的態度。“病人大如天,一次誤診就會給病人帶來無法彌補的損害。”方馳華在一次采訪中說道。為瞭實現成為一名好醫生的夢想,方馳華一直努力著。

1976年當兵入伍,人傢去學開車,方馳華選擇去衛生隊。國傢恢復高考後,他考上瞭空軍醫學院,畢業後去瞭部隊醫院,成瞭一名軍醫。“在我小的時候,農村普遍缺醫少藥,醫療水平低,很多疾病得不到正確的診斷和治療!參軍後,我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名軍醫。”方馳華回憶。

經過十數年潛心研究,方馳華終得善果,他研究的數字醫學技術成果創造瞭一個又一個的生命奇跡,挽救瞭許多傢庭。

而在采訪間隙,39健康·仁心欄目組看到這位屢次創造奇跡的醫生,午飯也不過隻是一份簡單的燒鴨拼西蘭花。

《仁心》第4期回顧|曾被誤診差點失去雙腿,參軍後圓夢成為醫生

#清風計劃##健康2021#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