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溝河之戰朱棣絕地後生,並非大風相助,而是這位超級臥底的功勞

我們知道,在明朝歷史上,朱棣發動靖難之役,經歷艱苦的四年征戰,最終奪得瞭皇位。在整個靖難戰爭時代,南北兩軍對峙瞭好一段時間。直到白溝河之戰後,建文帝朱允炆強大的軍事優勢才得以瓦解,再也難以組織起大規模的軍事討伐,從此,燕王朱棣由守轉攻,開始走向勝利。

讓我們回到當年驚心動魄的白溝河,看看到底發生瞭什麼。當時,李景隆帶領明朝60萬大軍,轄手下先鋒官平安,都督瞿能父子等勇猛善戰之將,與朱棣20萬兵馬會戰於白溝河。從兵力對比上看,一場力量懸殊的屠殺即將展開。

戰役打響第一天,朱棣的軍隊在蘇傢橋就遭遇明軍伏擊,先鋒官平安及大都督瞿能父子率兵沖殺,所向披靡。朱棣所部死傷慘重,大敗而退。

白溝河之戰朱棣絕地後生,並非大風相助,而是這位超級臥底的功勞

朱棣

第二天,朱棣再次整合軍隊,渡河求戰。平安率領明軍擊潰燕大將房寬所部,瞿能父子從燕軍背後形成夾擊之勢。形勢危急,奮戰中的朱棣射光瞭箭弩,寶劍也已砍鈍,眼看就要被俘,幸得朱高煦領兵救出,這一仗又損失慘重。

到瞭傍晚時分,瞿能父子再次帶兵圍住燕軍進行追殺,這時的燕軍全無鬥志,面對明軍的犀利進攻驚恐不已。眼看全線潰敗即將發生,明軍統帥李景隆軍帳大營的帥旗突然折斷,按明史說法,吹斷中帳大旗的,是一股強烈的妖風。

中軍大旗倒下後,明軍以為指揮部已被燕軍攻破,頓時不戰自亂,四散逃竄。喜出望外的朱棣馬上率領精兵四處放火,猛烈反攻。這一仗下來,明軍死傷數十萬,參戰的瞿能父子及俞通淵、滕聚等將領盡被誅殺,身處後方大賬的李景隆率殘部逃向濟南。

白溝河之戰朱棣絕地後生,並非大風相助,而是這位超級臥底的功勞

白溝河之戰

在反復查閱《明史》有關李景隆的記載後,我驚訝的發現,原來所謂旗桿妖風吹斷之說,隻是朱棣利用古人迷信心理,渲染其靖難之役天意所向的故弄玄虛,真正導致朱棣行將全軍覆沒之際,旗桿折斷明軍不戰自亂的真正原因,不是天意,而是人為。

沒錯,李景隆,就是這位憑借近親深得建文帝寵信,被封為征討總指揮,面對兵弱將寡的朱棣,卻屢戰屢敗,不斷消耗明朝精銳兵力的“長敗將軍”。一直作為朱棣的超級臥底,幹著賣主求榮吃裡扒外的勾當。

我之所以認定朱景隆是朱棣安插在建文帝身邊的臥底,是有充足歷史證據的。

白溝河之戰朱棣絕地後生,並非大風相助,而是這位超級臥底的功勞

李景隆

李景隆和朱棣有勾結的感情基礎

首先,李景隆的父親李文忠,是朱元璋的外甥,朱棣的表兄,這樣李景隆就是朱棣的表侄,隻不過朱棣雖然輩分高,被一口一個四叔的叫著,但是年齡並不比李景隆大多少,倆人從小撒尿和泥光屁股長大。有著共同的童年美好記憶。

建文帝削藩時,李景隆負責削藩的具體執行,應該就是在這個時候,和兒時玩伴朱棣達成瞭臥底協議。

李景隆臨戰朱棣每戰必敗故意消耗兵力貽誤戰機

朱棣發動靖難之初,缺兵少將,物資匱乏。建文元年,他帶著次子朱高煦遠征大寧,僅留下一萬多老弱病殘守軍,交由太子朱高熾守護北平。李景隆的50萬明軍精銳部隊,將北平城團團圍住。在這種前無勁敵,後無擾兵的壓倒性優勢下,居然長達一個多月沒有攻克北平城,令人不可思議。

白溝河之戰朱棣絕地後生,並非大風相助,而是這位超級臥底的功勞

朱允炆

後來老將瞿能攜瞿鬱、瞿陶兩子前來增援,帶領近千士兵,利用雲梯攀上城樓。擊敗守城燕軍,砍開城門,準備沖城。李景隆卻以恐有埋伏為由,下令退兵。瞿能隻能退出城外,深嘆錯失良機。

李景隆久圍北平城不下,回援的朱棣卻分兵五路,展開反擊。將沒有後翼防守的南軍殺得丟盔棄甲。

在整個靖難之役中,李景隆的各種反常表現層出不窮。白溝河之戰後,李景隆在逃往濟南城過程中,在德州又被追擊的朱棣再次擊敗。德州失守,而作為征虜統帥的李景隆,逃到濟南後,不僅沒有率領殘兵共同守城,相反帶領所部,一路逃回瞭應天。

白溝河之戰朱棣絕地後生,並非大風相助,而是這位超級臥底的功勞

朱高煦

超級臥底李景隆最終現身為朱棣獻城

李景隆潰逃之後,朱棣將濟南城團團圍住,他沒有想到的是,失去李景隆的濟南城,卻成為他靖難之役的噩夢,濟南城守將盛庸、鐵鉉率領守城士兵,不僅多次粉碎瞭燕軍的進攻,還利用詐降差點用鋼板將朱棣砸死。

心有餘悸的朱棣,聽說明將平安率二十萬兵馬正在趕來,隻得撤軍,濟南城中的盛庸、鐵鉉又趁其不備突襲瞭朱棣的撤退大軍,收復瞭被朱棣侵占的德州。

可以看出,沒有朱景隆的亂指揮,明軍中並不乏能征善戰之士。

此後,李景隆不斷故伎重演,把精銳軍隊一次次葬送於朱棣之手,最終將明朝的軍事實力消耗殆盡。但建文帝不顧眾臣的彈賅,認為李景隆隻是不善用兵,卻不願從心底承認李景隆和朱棣有問題。

白溝河之戰朱棣絕地後生,並非大風相助,而是這位超級臥底的功勞

明成祖

在朱棣將南京城團團圍住後,超給臥底李景隆終於不再隱藏,和谷王朱穗迅速打開金川門,迎接朱棣及燕軍進城。防守南京城的20萬明軍見大將軍李景隆獻城,自然作鳥獸散,不戰而降。

朱棣對李景隆最高封賞坐實瞭他的臥底身份

朱棣奪取皇位後,對靖難功臣論功封賞,李景隆受到第一功臣的最高賞賜。如果沒有暗中給予朱棣奪得天下的巨大幫助,以一個開門降將是不可能受到如此厚賞的。

白溝河之戰朱棣絕地後生,並非大風相助,而是這位超級臥底的功勞

朱允炆

據《奉天刑賞錄》記載,李景隆受到的封賞為:“特進光祿大夫、左柱國、太子太師曹國公,加事祿一千石”,而為朱棣立下赫赫戰功的第一猛將朱能,受到的封賞為:“特進榮祿大夫、右柱國、左軍都督府左都督、成國公,食祿五千二百石”,相比之下,李景隆的封賞要遠高於朱能。李景隆是左柱國,朱能是右柱國,“太子太師”頭銜也隻有李景隆才有。食祿上面,朱能享有五千二百石。李景隆在曹國公五千二百石基礎上增加一千石,多達六千二百石的食祿。

白溝河之戰朱棣絕地後生,並非大風相助,而是這位超級臥底的功勞

李景隆

李景隆雖然一直打敗仗,被人譏為常敗將軍,但善於識人的朱元璋一直非常欣賞他的才幹。證明他並不是那樣不堪重用不善用兵,唯一的解釋就是,李景隆從削藩開始就成瞭朱棣安插在建文帝身邊的臥底,他們早已建立瞭同盟關系。

朱棣登基後,大加重用李景隆,多次北征都帶上李景隆參與指揮,如果兩人當年沒有勾結,朱棣不可能放心把軍隊交給多次的手下敗將李景隆指揮。

白溝河之戰朱棣絕地後生,並非大風相助,而是這位超級臥底的功勞

朱允炆

在《明史紀事本末》中,有這樣一句話, “成祖稱曹國公李景隆有默相事機之功,因此厚賞。”,所謂 “默相事機?”,就是指李景隆私下裡見機行事,幫助明成祖。

隻是,建文帝朱允炆對於群臣早有懷疑的這樣一個臥底,卻不以為然。這足以說明,李景隆就象西楚項羽的叔叔項伯一樣,既是一個吃裡扒外的內鬼,又是一個善於偽裝的高手,在決定明燕雙方戰略勝負的白溝河之戰中,面對結盟的朱棣行將覆滅之際,獨守大賬的李景隆抽劍斷旗,直接導演瞭明軍的慘敗和建文帝時代的滅亡。

參考史料:《明史·卷三·本紀第三·太祖三》 《 論“靖難之役”的性質》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