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鋼投訴就是輸不起?話說的太早瞭

12月28日,CBA常規賽第25輪,首鋼在主場迎戰深圳隊,最終首鋼以83比93告負。那場比賽裁判的不少不利於首鋼的判罰引發爭議。

不過,CBA有爭議判罰也不是一次兩次瞭,其實誰也沒太當回事。

但首鋼在賽後得知,在該場比賽前半個小時的時候,深圳隊總經理王玨曾前往裁判員休息室,CBA公司賽事運營總監、該場比賽的競賽巡視員方偉從休息室走出後,跟王玨一起到旁邊的房間單獨接觸瞭1分鐘。

首鋼投訴就是輸不起?話說的太早瞭

首鋼認為,上述行為違反瞭CBA的相關規定,因此球隊將依照投訴程序正式投訴。

隨後,深圳隊官方微博發佈內容澄清此事,深圳隊稱,方偉和王玨二人談話主要是考慮到深圳隊有20名超編人員在替補席就坐,方偉擔心這些人與主隊球迷發生言語沖突,因此約談王玨,加強管理,控制好情緒,不要有過激行為。

深圳隊還在官方聲明後面譴責某些自媒體斷章取義、指鹿為馬、刻意抹黑。

首鋼投訴就是輸不起?話說的太早瞭

出現此事後,CBA官方尚未給與回應,首鋼的申訴結果也沒有出來。但很多球迷又坐不住瞭,說首鋼的申訴是“輸不起”。而知名體育人楊毅還在個人微博裡說,“這事不違規”。

首鋼投訴就是輸不起?話說的太早瞭

北京主場(ID:bjzhuchang)在這裡說句公道話。首先,首鋼針對該事件投訴是首鋼的行使自己的權力,任何人都不能無端指責首鋼的申訴。這就好像法律賦予瞭每個人向法院提起訴訟的權力一樣。

其次,深圳隊做出的回應隻是深圳隊自己的單方說法。無論從媒體報道角度來講,還是從司法實踐角度來講,這都叫“供述”。至於方偉和王玨到底說瞭什麼,應該以監控視頻、錄音資料為最主要的根據,而如果沒有,那麼根據“疑罪從無”的原則,也無法認定雙方有過錯。

第三,楊毅說“這事不違規”,實在欠妥。既然大傢都知道因為馬佈裡續約的事情,楊毅一直對首鋼不滿。這個時候楊毅站出來說話,多少有些考慮不周。當然楊毅願意評論,這也是他的權力,外人無從指責。但要說“這事不違規”那就不太合適瞭。畢竟若真如深圳隊所說,事情起因是深圳隊替補席人員超編,那麼請問,為何會超編?超編是不是違規?所以,楊毅說“這事不違規”,深圳隊說“刻意抹黑”,其實都錯瞭。別人對你的指責和懷疑並不是無端的,而是你自己違規在先。

第四,那些說首鋼“輸不起”的,不妨先把嘴閉上。免得過幾年自己扇自己的嘴巴。

在體育圈裡,北京首鋼和北京國安是經常被各地球迷諷刺為輸不起的。原因就是,國安和首鋼經常會向主管部門投訴、申訴。

但這是輸不起嗎?還是剛才那句話,這是國安和首鋼在行駛自己的正當權益。難道認為自己遭受不公就必須忍耐?或者隻能在網上謾罵撒潑耍賴?還是認為自己遭受不公瞭,就要“花錢買公平”?

首鋼投訴就是輸不起?話說的太早瞭

國安和首鋼都代表著北京,北京這座城市為什麼會吸引那麼多外地人來京,因為很多外地人認為北京是一個相對機會公平的地方。就因為在這裡你必須懂法、守法。所以,相應的,國安和首鋼就是守法,也懂法。國安和首鋼知道怎麼合理合法的去表達自己的訴求。

至於結果是什麼,首鋼也相信有關部門會給一個合理合法的解釋。哪怕這個解釋現在不是真實的,但早晚都會是真實的。“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記得,老早就有人說北京的球隊“輸不起”。最開始是國安罷賽,有人說國安輸不起。後來是豐體雨夜,也有人說國安輸不起。但過瞭幾年真相大白,周偉新和萬大雪都進瞭牢房,這個時候那些說國安輸不起的人,不知道會不會有一絲絲臉紅。

所以,今天這個事情,我們都等待著CBA官方給出的調查結果。不管結果是什麼,先姑且信之。反正真的假不瞭,假的真不瞭。

深圳隊也別說什麼保留法律途徑解決。話別說的太滿,也別說的太早。

以前有個叫陸俊的足球裁判就說過。而且陸俊都不是保留使用法律途徑,人傢真的使用瞭法律途徑。但那又怎麼樣?

深圳隊既然說:清者自清。那就先請深圳隊這個清者,先清清替補席上的人,別再超編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