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體公司花七年做電影,奈飛高價買入卻在國內遇冷,值嗎?

一傢成立10年,擁有2億粉絲的網絡漫畫公司,下一步是做什麼?加大網生內容的投入,聚攏更多粉絲,賣更多廣告?暴走漫畫(以下簡稱“暴漫”)的選擇,是死磕大電影。

2013年,暴漫就開始立項做動畫電影,五年後被奈飛3000萬美元購入版權。誰知好消息宣佈沒幾天,暴漫就經歷瞭全網下架的風波。開弓的電影不得不拉瞭回頭箭,更名、撤檔,從大眾視野中消失瞭整整一年。

新媒體公司花七年做電影,奈飛高價買入卻在國內遇冷,值嗎?

上周五,這部名為《未來機器城》的動畫電影,終於在國內院線上映。相比海外的煊赫戰績,這部電影在國內遇到瞭大部分動畫電影的問題,首周末排片不到5%。但在暴漫團隊看來,他們現學現賣從0開始做電影,現在的結果也許並不算太壞。

新媒體公司做大電影,究竟有多難?海外獲獎無數的電影,為何在國內市場遇冷?近日,我們專訪瞭暴漫CEO任劍和該片的編劇兼制片人郝雨,試圖呈現電影幕後的苦與甜。

制作:300萬美元打水漂

暴漫是從中國社交媒體上“長”出來的。2011年,任劍回國創辦暴漫中文網站。次年,暴漫在中國的著作權被註冊下來。暴漫漸漸從一種漫畫形式,變成社區和平臺。

2013年,暴漫推出App。這是暴漫發展最快,也最難熬的一年。一方面,平臺要花大筆資金采購原創IP;另一方面,曾經做內容的團隊,對做平臺沒有太強的成就感。所以在2014年,暴漫開始嘗試PGC視頻,推出膾炙人口的《暴走大事件》等系列節目。

新媒體公司花七年做電影,奈飛高價買入卻在國內遇冷,值嗎?

與此同時,暴漫也在秘密策劃電影項目。當時暴漫有兩個選擇:一是以王尼瑪等知名IP為核心,迅速推出網絡大電影;二是重新做人設和IP,精心打磨一部院線電影。團隊選擇瞭後者,並在社區裡選瞭《7723》這則條漫做改編。

社區是暴漫的特色之一。公司典型的IP成長之路是:一個概念誕生於UGC社區,經過社交媒體放大獲得二次反饋,加工為多種形態後,再多渠道分發獲得三次反饋,最後通過廣告、電商、影視等方式變現。

暴漫社區裡的條漫都比較細碎,300多格的《7723》相對完整。漫畫講述瞭機器人7723與叛逆女孩小麥相遇和相伴的故事。受記憶卡容量的限制,7723隻能擁有一天記憶。而它之所以存儲空間不夠,是因為有一段關於女孩的記憶不願意清空。

這則漫畫最多隻能改成10分鐘短片,暴漫團隊要為其豐富世界觀,讓更多人物立起來。沒有電影圈資源,找不到合適的編劇,郝雨決定自己上。她自學英文編劇教材,磨瞭整整兩年劇本。2015年,她在美國待瞭一年,把劇本交給一傢工作室制作。

新媒體公司花七年做電影,奈飛高價買入卻在國內遇冷,值嗎?

節選自條漫《7723》

這傢工作室所有人都是迪士尼夢工廠出身。郝雨說自己當時有些“盲目相信”好萊塢,主動放棄瞭創作主導權。最後投入300萬美金,拿到瞭一個半成品,“刪掉瞭我們最喜歡的記憶的核,隻保留瞭陪伴這個話題。”

郝雨覺得,暴漫的創意不差,隻是不會套公式而已。迪士尼的模式也並不適合暴漫,因為它們有無限的錢和時間,同時啟動無數項目,最後成一個就好瞭。但暴漫隻有有限的荷包和精力,隻有《未來機器城》這一個項目。

一年多的努力白費瞭。暴漫拿著第一版劇本,又找瞭一個加拿大團隊。郝雨介紹,加拿大政府有很多優惠政策,可以節省成本。而且加拿大的城市結構、語言和美國類似,制作水平已經接近好萊塢一線水準。買過一次教訓的暴漫,更適合這種團隊。

發行:170份PPT石沉大海

就這樣又過瞭一年。電影經過瞭八個大的版本修訂,每個大版裡還有十幾個小版本。

不同於寫段子做短片,動畫電影的制作發行,難度上瞭幾個臺階。“鏈條很長,每個環節都很磨人,難的點不一樣。”

郝雨表示,動畫電影的制作周期很長,因為不能無限次補拍和剪輯。每一幀都是畫出來的,意味著一個地方動瞭,後面就得跟著修改。不過,動畫電影好的一面在於,可以有天馬行空的想象。沒有演員和拍攝的限制,以上帝視角創造一切,這個過程在郝雨看來“很爽”。

新媒體公司花七年做電影,奈飛高價買入卻在國內遇冷,值嗎?

2016年年底,暴漫要開始考慮發行瞭。因為國內缺乏成熟的動畫工業體系,郝雨決定尋求海外發行。“動畫電影是各種內容產品中,最難做的一種。海外有完善的授權體系,發行電視、DVD都有很多收入,但國內動畫電影隻有票房這一個收入來源。

如果終端的票房體量不大,就隻能削減制作預算。成本低瞭,就更不會有好的票房收益。出海是暴漫摸索出來,打破惡性循環的方法。隻有海外穩定的體系、充分的消費,才能給暴漫更大的試錯空間。

為瞭賣電影,郝雨奔波瞭一整年。她曾一個月跑瞭四個大洲,坐瞭六趟超過10小時的飛機。郝雨的電腦裡至今存著176個不同版本的PPT,其中170份發出去都石沉大海。好萊塢制作公司一傢傢去跑,電影節攤位一個個去問。關於《未來機器城》的故事,郝雨講瞭差不多1萬遍。

新媒體公司花七年做電影,奈飛高價買入卻在國內遇冷,值嗎?

2018年,Netflix以3000萬美元高價買下《未來機器城》的海外發行權,創下奈飛史上動畫電影成交價的最高紀錄。2019年,《未來機器城》還參與瞭素有“動畫界奧斯卡”之稱的第46屆安妮獎評選,獲得最佳動畫效果、最佳角色設計和最佳配音三項提名。

國內票房遇冷,更驗證瞭暴漫此前的判斷。“國內那麼多動畫公司,如果票房不好瞬間就死瞭,人才流失到其它行業,所有經驗都無法傳承。”大傢常說做動畫的很有夢想,郝雨覺得這不是個褒義詞,她希望有一天大傢不打情懷牌,也能很好地活下去。

談及出海經驗,她提到兩點:一是制作水準超過平均線,這得靠高預算支撐;二是正視中外文化差異,盡量讓兩邊觀眾都看得懂。

比如海外觀眾看《大聖歸來》,沒有被影片感動,反而會產生疑問:那麼厲害的孫悟空,為啥要跟著一個羸弱的唐僧?國外團隊早期在做《未來機器城》時,曾給小麥加瞭20多句“I love you”的臺詞,這也是中國人所無法理解的。

上映:一個“三無產品”有多難?

拍完《未來機器城》,暴漫團隊收到瞭很多意想不到的贊譽。

比如有個來自巴西的網友,他兒子有自閉癥,看任何東西不超過半小時——但是看《未來機器城》看瞭八遍。郝雨說,制作團隊經常收到社交媒體的私信,感謝電影帶給他們溫暖,其中很多並非暴漫的粉絲。這讓團隊覺得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新媒體公司花七年做電影,奈飛高價買入卻在國內遇冷,值嗎?

電影的負面評價,主要來自人設不討喜、劇情套路。郝雨回應,人設討厭不能和爛片劃等號。主角蘇小麥的角色靈感源於團隊接觸過的青少年抑鬱癥患者,團隊力求將她的叛逆刻畫得真實,並終於被7723無條件的包容所感化, 學會與世界和解。

“片中蘇小麥的叛逆來源於原生傢庭的淡漠和校園霸凌,這些現實問題讓親子人群更有感觸。20多歲的年輕人對此不太能產生共鳴,卻比親子人群更具有互聯網話語權,這或許是《未來機器城》國內遇冷的原因之一。”

對此,郝雨坦言自己有些失落,最近一直在總結復盤。在她看來,《未來機器城》是一個“三無產品”:無IP、無明星、無廠牌。沒有神話傳說或國產漫畫作依托,沒有流量明星小鮮肉,也不是出自迪士尼夢工廠。

雖然電影取材於暴漫社區,但成片時間太長,正片裡也沒有暴漫形象。這就導致團隊在宣發時,才發現沒有一個特別好的抓手。雖然有萬達、阿裡巴巴的助力,觀眾對《未來機器城》的印象還是比較模糊。

經此一役,暴漫團隊得出一些經驗:比如寫全新的原創劇本,就要提前做運營的鋪設。又比如電影名稱上,國外喜歡抽象的《未來機器城》,國內還是具象的《暴走吧,失憶超人》更好。

新媒體公司花七年做電影,奈飛高價買入卻在國內遇冷,值嗎?

對暴漫來說,這部電影順利上映,就已經是一種證明。

任劍表示,新媒體的含義越來越廣。外界以為暴漫隻會做網絡內容,但他們是抱著“要做不一樣的東西”的心態來的,一步步走下去,就會發現新媒體能做的事還有很多。

“十年前剛創業的時候,我們不會想這麼遠,也不會預料路上有多少坑,都是頂著一腔熱血往前沖。可能會有些自以為是,但這個過程中我們也學習瞭,知道接下來要在哪些地方發力,知道應該有些成熟的管理模式。”

七年間,接觸過這部電影的,前前後後有七八百人。最忙碌和沮喪的那年,郝雨曾在機場買瞭本寓言小說《煉金術士》,當時她覺得那本書很雞湯,可後來卻一直記得書中一句話: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的時候,日月星辰也會連成一線來幫助你完成。

暴漫還有兩部動畫電影正在制作。感慨過後,團隊成員又要投入新的戰鬥。隻不過,所有第一次都變成瞭下一次的經驗,接下來他們會更有底氣。

Published in News by Awesom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